040 给我脱了!-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40 给我脱了!

  “你要干什么?”护卫将他手里的药液拿得更紧了。

  诡医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主子,但他行事诡异莫测,让人出其不意,如今他被诡医单独调出来,他无法想象诡医想要干什么。

  让他替诡医办事可以!但要让他心甘情愿跟着他,就凭这点恩惠?

  休想!

  夜月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桔。”

  夜月魅点点头,一脸坏笑的指着青桔的上身。“脱了。”

  青桔一愣,如鹰般的眼眸渐渐变了颜色。

  他早就听说诡医有那方面的爱好,不会是真的吧?

  他看上了他?!

  “脱?”

  青桔反复思索,还是不肯相信。

  诡医真是那样的人吗?

  像诡医那样风华绝代的男子,必然会有许多女子爱慕,若真是断袖,着实有点可惜。

  若不是,他又想要干什么!

  让他脱衣服!

  夜月魅再次镇重的点头,“脱!”

  青桔终于知道诡医想要干什么了。

  他还真是……断袖?

  “不脱!”

  说什么也不脱。

  死也不能丢了气结!

  他又不是断袖,不能脱!

  绝不脱!

  青桔紧了紧身上略微破烂的衣衫,“你是我的主子,我可以为你办任何事,但这件事,不行!”

  男男共处一室,脱了衣裳干什么?!

  夜月魅坐在上位,歪着头盯着青桔,手指在几上不停的扣着。

  一下,两下,三下……

  声声入心。

  青桔更加的紧张。

  夜月魅每敲一下,他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一番。

  青桔甚至在思量着他要是从这里杀出去的概率会有多大。

  无论怎样都不能失身!

  只是辜负了诡医的好意了。

  窗外起了风。

  夜月魅瞟了一眼,没有管外面的人,她继续道:“你不脱,我脱!”

  那群人,自从跟着君燃来了后就没有离开过。

  别以为他们隐藏得很好,夜月魅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她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地。

  想要监视她,那就尽管来吧!

  青桔猛地将头拧向一边,不再看准备脱衣的夜月魅。

  他轻轻啐出两个字。

  “无耻!”

  趁着青桔害羞无措的瞬间,夜月魅飞身上前,“唰”地一下扯下了青桔的衣衫!

  “无耻?你是说我无耻吗?你将你的女儿身藏在一大群男人当中,就不无耻了?!”

  等青桔回过神来,她的上衣早就没了!剩下的是贴身的裹胸!

  诡医的修为明明只有灵体八阶,他是怎么办到的?

  居然能在她大意的时候偷袭她!

  她的修为可是在灵师以上!

  修为差得这么多,就算是她心不在焉,也不可能让一个灵体等级的修炼者偷袭成功。

  惊异震惊之余,青桔更多的是冷淡与防备。

  她静静地道:“我是女子。”

  诡医好男色,青桔承认了她是女子,应该就不会有危险了。

  所以,她说得异常的淡定。

  “很好,”夜月魅将衣衫还给青桔,“从今天开始,你就帮我看着点这个宅子吧,这么多的人,也需要个管家,这个位置先给你了!”

  “以后,你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青桔更加震惊了,呆呆地望着夜月魅。

  她没有听错吧?

  诡医将整个宅子都交给她打理了!

  就只见了她一面而已!

  他这么信任她,真的不怕她窝里反?!

  青桔还从来没有见过做决定如此坚决,还如此爽快的人!

  就算是如此,她也不会对诡医另眼相看!

  她的生命,她的所有,都是要拿来复仇的!

  而不是效命一个人!

  不过,暂时在诡医圣手这里停留,很有必要。

  诡医提供的资源,是其他任何一个家族都不能比拟的。

  她今日用了他的东西,来日定当双倍奉还!

  “遵命。”

  青桔依旧很清冷。

  夜月魅旋身而过,大片的红色衣衫宛如一朵盛开的鲜花,将她包裹,色彩缤纷。

  她的笑,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媚。

  就算是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未展现出来的面容的绝世芳华。

  她款款落于上位,注视着青桔。

  青桔也注视着夜月魅。

  她的风采,她的一举一动,无不惊世绝艳。

  这样的主子……

  青桔若有所思。

  夜月魅又道:“你不稀罕极品武器,也不想要魔兽蛋,独独拿了疗伤的药液,还不准备用,你是有牵挂的人吗?”

  青桔眉眼一跳,她的行为,被诡医看出来了!

  她的确很需要疗伤的药液。

  青桔抿着唇,一脸的坚毅,不说话。

  “他受了很严重的伤?需要治疗?”夜月魅顿了顿,接着道:“他对你来说很重要?”

  夜月魅一连串的疑问,让青桔变得温柔了许多。

  那个人,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一想到他,她就忍不住内心温暖,连带着外表的刚毅也打了折扣。

  青桔低下头,试图遮去眼中的泪珠。

  “是。”

  夜月魅将手放在青桔肩上。

  她第一眼看见青桔,就知道她所吃的苦所经历过的难不是一般的女子所能经历的。

  这也是她想要将她留在身边的原因。

  但凡这样的人,一旦你替她解除了后顾之忧,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带我去看看,或许我可以帮你!”

  夜月魅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好人,也不会没有缘由的施舍,她做的每一件事都会有目的。

  这是她前世今生总结出来的生存铁律!特别是在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

  你若好心,就会成为别人利用你的借口!

  你若善良,分分钟被人糟蹋得身败名裂!

  原主夜月魅就是最好的例子。

  青桔迟疑了一下,她知道诡医圣手是很厉害的炼药师,到底有多厉害,却不知道。

  至少,他比幽都的刘老要好得多。

  让他去看看,或许橘子真的有一线生机。

  只不过……

  青桔最终艰难地点头,“你如果救了我弟弟,你就是我们姐弟两的恩人。我会报答你,但不代表我会为你效忠一辈子。”

  “我曾经是你的奴隶,很感激你毁了我身上的奴隶印记,让我获得自由,但我不想刚从一个禁锢里面出来就跳入另外一个火坑。”

  “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的恩情,我会铭记!有机会也会报答!但是,让我做你的奴隶,绝对办不到!”

  夜月魅挑了挑眉,淡淡道:“随你。现在我们去看看你的弟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