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被非礼了的-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04 被非礼了的

  夜月魅直觉认为,问题应该出在男子的身体上。

  她翠绿色的眼底渐渐泛起红光,色彩斑斓亮丽,眼眸由绿变红。

  道道血芒闪过,幽瞳开启!

  男子的身体确实有问题!

  他浑身的经脉血液已经混为了一体,混沌一片,就好比一碗浆糊,分不清你我。

  这样支离破碎的身体,怪不得他的灵魂不敢进入。

  这个时候,灵魂若是强行进入,男子怕是立马就会爆体!

  身体不好,是魂魄不敢进入的主要原因!

  夜月魅勾唇浅笑。

  对于其他医者来说,可能会对这伤无可奈何,但对于她,简直就是菜一碟。

  夜月魅飞快地运转起她的眸光,将男子的血肉与经脉一点点分开,然后再加以固定。

  等她干完这一切,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关闭幽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男子的伤势算是稳定了下来,还需要休息调理,慢慢恢复,暂时不会醒过来。

  就算是醒过来,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攻击力,一旦动用修为,他的伤势就会复发,再次回到连魂魄都不能承受的地步。

  夜月魅仰天倒在花瓣之上,放心地与男子并肩而卧。

  由于有阵法的限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夜月魅抬眼可见之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

  治疗男子的伤势花费了她许多的精力,夜月魅一躺到,就觉得浑身乏力,昏昏欲睡。

  花香味弥漫在整个空间,汩汩的灵气不断地从温泉中往上冒,顺着花瓣攀爬而上,源源不断地注入在两人体内。

  身体上的舒适让夜月魅昏昏欲睡,同时,也越来越燥热。

  她不安的翻了个身,侧颜对着男子。

  也就在此时,男子深幽阴沉的眼眸猛地睁开。

  带着刀光剑影,血色纷飞。

  还有腾腾的杀气!

  冷若冬日里的霜雪,利若极品寒铁!

  坚韧不可摧毁!

  这个女人!

  君燃一想到她,就不由得火冒三丈。

  从她进入他的阵法,然后顺走他的紫金葫芦,然后将他的身体随意摆弄,他可是在上方看得一清二楚!

  谁要她多管闲事了!

  他在邪医老头儿配制的琼液中疗伤,就算是没有她,过不了多久也会醒过来!

  拿他的紫金葫芦当出诊费?

  这是在明目张胆的抢劫!

  他根本就不需要她来救!

  该死的!

  现在还躺在他旁边!当真以为他不能奈何她么?!

  君燃额头上青筋直冒。

  他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摸了,抢了,还……

  睡了!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就连他的衣角也没有女人能够触碰到!

  君燃很生气,若是他现在能动,一定将这女人……

  猛地,他的唇上被一片温热盖住,打住了他的思路。

  娇香温软,甜蜜芬芳。

  君燃寒冰般凛冽的眸子顿住了。

  这这这……

  他不止被睡了,还被强吻了!

  他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眸中嵌入了一抹深沉的光。

  这个女人是怎么进入他的阵法的?

  人族孱弱,天圣朝的人不可能有那个本事进来!

  那么这女子的身份就变得很可疑了。

  君燃的眸光越来越冰冷。

  她是谁的人?

  她来这里,是为了……

  勾引他!

  趁他不备怀上他的子嗣?

  无缘无故的被非礼,原本君燃心里有那么一点的不自在,但是现在,他的心已经被愤怒所填满!

  这女人一定是哪个势力弄到他身边来的!

  想到此处,君燃越发的不自然,越发的火大!

  他不近女色,身边从来不用侍女。

  但是却总有那么些人,千方百计的往他的身边送女人。

  这个女子不是心甘情愿的吧?定是有人给了她好处!

  况且,她的神智模糊,很明显是中了媚药。

  如果不行男女之事,必死。

  君燃沉着脸。

  趴在他身上的女子娇俏无比,双颊绯红,娇艳欲滴。

  她的身子软得如春水一般,就那样荡漾在他的怀里。

  君燃受了重伤,只得躺在这里,默默地承受着她的挑动。

  若是他与这女子事成,那接下来……

  是留着她还是杀了她?

  夜月魅不停的在君燃身上扭动,慢慢点起他体内的欲火。

  君燃抬起手。

  说实在的,他之所以远离女人,是因为本能地抗拒女子的触碰。

  他不喜女人。

  而这个女人,在她摆弄他身体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不抗拒,也不反感。

  若是她真的成了他的女人,他不介意给她留个很很的名分。

  就算是对他身体本能的服从,留她一条活路。

  这样想着,君燃的手缓缓落了下来,轻轻地放在夜月魅的脊背上。

  “唰!”

  就在君燃的手快要落下的时候,夜月魅忽地坐了起来,将君燃推开,挣脱了他的怀抱。

  她刚才干了什么?夜月魅醉眼迷离地望着君燃。

  对方已经衣衫不整,脸上脖子上,甚至是胸膛上,都留下了她的印记。

  他的唇上,还有她啃过的牙印。

  夜月魅额头突突直跳,她的身体中毒了!

  还是那种很霸道的媚毒!

  所以她才会在昏昏欲睡神智不清的时候将这个男人给非礼了!

  夜月魅飞快地调动起体内的灵气,在瞳术的帮助下,将毒素压制回去,暂时解除了身体上的燥热。

  从她接手这具身体以来,她就一直在逃命,所以也没仔细检查。

  现在她这样,定是之前种在身体内的毒发。

  夜月魅可没有忘记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绿衣女子,她的好姐姐夜清欢所干的事。

  这药应该是夜清欢下在她体内,让她好好与黑衣人享受。

  现在她来了,这毒倒是被压了下去,她的清白算是暂时保住了。

  而这个男人却是大问题。

  他的眼光犀利无比,浑身的杀气已经释放开来!

  天生的王者气息,霸气无双!

  让人心惊胆寒!望而却步!

  夜月魅后退两步,尴尬的笑笑,“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真的不是故意非礼他的!

  “你一个男人,应该不介意吧?出了这种事,吃亏的应该是我,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那种想要将她碎尸万段的眼神,看得她很不自在啊。

  “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的出诊费可贵了,”夜月魅指着君燃身上的痕迹,明显的底气不足,“这个就算是费用了!以后我们两不相干,天涯海角各自为营,就当从来也没有见过,后会无期,拜拜~”

  夜月魅说完,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