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33

  凭着君燃的实力,随便一掌都能够送夜月魅上西天。

  想躲,夜月魅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

  可是他并没有,而是手下留了情。

  夜月魅又躲开了君燃发起的几记攻击,终于明白了君燃在干什么!

  他的目标不是她,而是她身上的袍子!

  要知道,夜月魅身上除了这一件袍子,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君燃来得突然,裹胸内衣这些,哪里有时间穿!

  要是再来几次攻击,她的袍子非得被君燃轰掉不可。

  夜月魅刚意识到这个问题,迎面就来了强风,还是让她无法躲开的强风!

  这次,君燃是下了死心了,要看清她的真面目!

  无懈可击的攻击!

  就算是夜月魅开启了瞳术,也看不出君燃这一攻击中的漏洞!

  让她避无可避!

  怎么办?

  夜月魅心下一紧。

  让君燃逮个正着也没什么,不过是今后的日子悲催点。

  以后再找机会逃跑就是了。

  可是,无论以什么方式被他逮,那也不能什么都不穿啊!

  夜月魅难以想象她对君燃坦诚相见的情形。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这道风定要将她的袍子吹掉!

  到时候她的身份可就露馅了!

  在卧龙山,君燃可是见过她的真面目的。

  夜月魅双眸一眯。

  既然躲不开,那就只好顺着他来了。

  她飞身而起,朝着君燃打过来的气流而去。

  “尊主,您原来如此心急,老夫来也!”

  “我身上就这一件袍子,剩下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你也知道,我刚才在沐浴~”

  “哎哟~,真是的,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们就一起了……”

  “这温泉的景色还真是宜人。”

  夜月魅兴奋地扑向君燃,大有着马上就要脱去袍子与君燃共浴的架势。

  她在赌。

  赌君燃会被她恶心到。

  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一个无耻的老人赤果着身体扑过来时,绝对会退缩!

  谁想要与老头儿那个啥啊!

  君燃果然及时的收了手,转身就走。

  他还真是被恶心到了。

  谁要跟他一起了!

  虽然他知道诡医不是个老头儿,但万一他真是个男的,那不是……

  就算是女的也不行!

  绝对不行!

  况且他还只穿了一件衣裳!这道风一过去,他马上就什么都不穿了!

  君燃并不打算看诡医的果体,他只是想弄掉诡医外面那件装神弄鬼的袍子,看清他的真面目而已!

  但他刚才显然忘记了,诡医在沐浴。

  经过夜月魅那番话提醒,他才意识到,诡医很可能只穿了一件袍子!

  没了那件袍子,他们两可就尴尬了!

  君燃转身就朝外面飞去,逃得比兔子还快。

  他才不要看其他人的身体呢!

  特别还是个男人的!

  谁稀罕!

  那么多送上门的女人他都不屑一顾,就算是她们使出十八般花样在他面前,那也不够看,三下五除二全都被他解决了。

  今天他算是栽在了诡医手里!

  再不离开,他的清白可就要没了!

  君燃无语地抽搐着嘴角,他最近这段时间到底怎么了,自从遇到那个女人后,处处都彰显不出他魔域尊主的威武。

  那个女人就算了,遇到诡医也是如此!

  还真是……

  君燃无语透了。

  只要与那个女人挂上钩的,铁定没有好事情。

  夜月魅紧跟其后,接着双足轻盈落地。

  “哎呀,尊主你走那么快干嘛,你不要看人家的身体了?”

  “尊主~”

  “人家刚脱完,你怎么这么不尽人情呢!”

  “尊主!”

  夜月魅全果着身体,站在一滩清水中。

  少女妩媚的躯体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光芒,娇羞可人。

  就好比清晨的玫瑰,艳丽的绽放。

  娇艳欲滴。

  可惜了,这一幕注定没有人看到。

  夜月魅说出来的语调很粘人很妖媚,她的眼角,却展露出另外一番肆意的笑。

  她说得越难听,君燃离开得越快。

  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样,跟她玩,还嫩了点!

  ……

  外面,牧云等人望眼欲穿,等来的却是温泉中山石被砸的声音。

  再加上夜月魅的言语,牧云的脸瞬间变青了。

  我滴个天!

  他们家尊主还真是用强了!

  诡医圣手那老头儿对他们家尊主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啊!

  让一向洁身自好的尊主都忍不住了!居然用了强!

  那些打砸的声音就暗示了里面的画面有多么的激烈,有多么的耐人寻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云捂着脸。

  他以后该怎么面对尊主啊!

  这个消息,要不要与风魂分享呢?

  牧云正惊异着,君燃就从温泉中冲了出来。

  “走!”

  君燃铁着脸,怒气冲天的喝出一个字。

  这个诡医圣手还真是淫荡至极!

  他就进去站了那么一会,就被诡医搞得如此狼狈!

  他他他……

  君燃气不打一处来。

  此行什么也没问出来,反而被调戏了!

  他魔域尊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不过,看在那女人的份上,他就先忍了!

  下次要是再这样,他定然不会放过诡医!

  牧云跟在君燃身后,“尊主,怎么样了?”

  谁能告诉他,尊主这个样子,到底是得手了还是没得手啊!

  他与那个诡医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啊?

  牧云一面跟着君燃,一面往着温泉里面瞅。

  战况不是挺激烈的么,尊主怎么就这样出来了?

  还怒气冲冲地,莫不是诡医没给尊主给伺候好?

  他们家尊主什么时候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啊!

  反正牧云伺候君燃的这千年来没见过他这么明显的动过气。

  有时候生气那也是冷面而动,暗地里坑人,绝不会表现出来。

  这个诡医也真是厉害了。

  才与尊主见了一两面,就有如此大的威力。

  “什么怎么样了?我们走!”君燃强忍着胸中的怒气。

  除了那个女人能给他这样的气受,诡医还是第一个!

  真是见了鬼了!

  他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随便出来个人都能让他火冒三丈呢!

  “那这些药材……”

  牧云慌忙跟上君燃,尊主带来的与地狱火莲药性相仿的药材要带走吗?

  这点子药材对魔域来说不算什么,但要是放在天圣朝,随便一点可都是笔巨大的财富。

  尊主这副模样,是与诡医闹翻了吗?!

  反正他不高兴就对了。

  也就是说,里面发生的事不如尊主的意。

  “先放在这里!就当做送给诡医的见面礼!”

  一行人急匆匆地离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君燃的气息平稳了不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诡医张扬肆意的笑,诡医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似曾相识。

  那个女人,也如此笑过……

  世上会有手段气质如此相像的人?

  君燃拧起眉,忽地顿住脚步。

  “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