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谁调戏了谁-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32 谁调戏了谁

  君燃一只手放在夜月魅的肩上,两人的身高差距让夜月魅瞬间觉得矮了一头。

  原本就底气不足,现在更有要缩到地底下去的趋势。

  君燃凑近夜月魅的脸颊,两人彼此靠拢,近在咫尺。

  谈吐呼吸之间,能直直地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夜月魅刚从水中出来,她的容貌虽说被掩盖了,但那一股浓浓的青春气息无端地泄露在外,让人忍不住想要酌一口。

  一身黑袍也挡不住她的活力四射。

  君燃的眼眸深深地聚拢在一起,这个诡医圣手,很明显不是老头儿,而是个年轻人。

  邪医也并没有完全乱说。

  诡医的年纪很!

  但是……

  君燃问道:“你是男的?”

  诡医圣手身上散发出气息让君燃失望。

  他不是那个女人,而是另外的人。

  诡医与那个女人的气息太不一样了。

  可是这个诡医,到底是男是女?

  若是女子还好,如果他是男的……

  他与那个女人走得那么近,连她炼出的药液都要拜托他来卖!

  他们俩又是什么关系?竟然如此的亲密!

  君燃觉得他有点接受不了。

  真是见鬼了!

  那女人与什么人打交道与他有什么干系!

  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知道她的一切,想要了解她接近她。

  夜月魅下意识的又将黑袍裹紧了点,翠绿的魅眼一转,“我是男的。”

  紧接着,她忽地拨高了音调,猛地倒向君燃,摇着脑袋恍然大悟道:“啊,尊主,原来你好这口,正好啊,我也是这样的人。”

  夜月魅加重了语气,反复强调,“我是男的!货真价实的男人!”

  “不信你看看!”

  她的嘴角漫出一抹肆意笑。

  在夜月魅的阵法失效后,她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了,来的人不止君燃一个,他还带了人来。

  外面那群人,显然是君燃的手下。

  所以,要让君燃赶紧离开,最好的方法就是——

  ——让他绷不住面子,不得不离开!

  与他纠缠,就是最好的办法!

  夜月魅身段轻盈地主动靠近君燃,身边带起阵阵充满青春气息的香风。

  她的语调中亦充满了魅惑与挑逗。

  “尊主,看你的样子也是在上面的那个,正好呢,我天生就喜欢在下面,你我凑作一对,刚刚好!”

  “像尊主这样的人才,真是百年难得一遇!”

  “今日一见,还真是我的福气。”

  君燃放在夜月魅肩头上的手微微一抖,夜月魅又叫了起来。

  “尊主,你干什么呢,别这么心急好吗……哎呀,我还没准备好呢……”

  “呵呵,尊主还真是体贴……”

  “尊主~”

  原本温泉里面设有结界,在外面守护药材的牧云等人无法探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巧,在夜月魅说话期间,结界就消失了,外面的人将君燃与夜月魅在里面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当然了,大部分是夜月魅的自编自演。

  牧云站在一大堆药材边上,心里那个悲催啊。

  原来他们家尊主还真是对诡医有那方面的想法!原谅他不能接受他们的未来主母是个男的!

  还是个老头儿!

  尊主啊,你的口味能不能不那么重!

  找个少年也比诡医圣手那个老头儿好啊!

  说实在的,诡医有什么好?真的比起来,估计连他都比不上。

  尊主到底是看上了诡医哪点?

  牧云放开他的五感六识,好奇的打探着里面的情况。

  只听见诡医的阵阵娇吟,让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那个老头儿还真是……

  叫得出口!

  这是什么个情况!

  他们家尊主不会得手了吧?!牧云眼前浮现出了他们家尊主携手一个老者踏上魔域圣坛的景象。

  这是要让人喷血啊!

  这要让那些心心念念想要攀上他们家尊主的美女们情何以堪!

  真是造孽啊!

  对于夜月魅的触碰,君燃本能的避开。

  夜月魅倒向君燃的怀里,其实也扑了个空。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能说!

  只要君燃在里面,怎么说都是她说了算。

  “尊主,你这么看着我,是觉得我的身材很好吗?”

  外面的牧云等人一阵的恶寒。

  诡医大人您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呐!

  就你那身板,叫好?

  这是在羞辱他们的审美观吗!

  “放心,我并不是外面看着的那个样,其实,老夫的皮肤还是很好的!”

  噗!

  牧云几乎要喷了。

  还好,今儿个吃得不算多。

  喷也喷不出什么东西来。

  诡医大人,您能体谅体谅一下我们的心境么?

  咱能别那么豪放好吗!

  话说回来,尊主到底做到什么地步了?

  凭着尊主的实力,无论男女,都无法反抗的吧!

  牧云伸长了好奇的脖子往里面探,在他的身后,一个黑衣魔域人声咳嗽了两下。

  牧云讷讷地收回他的目光,一本正经地对着身后的人道:“今日的事,万不可外泄!”

  一众魔域人默默地点头。

  使者大人,到底是谁八卦,这还不清楚吗!我们可是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君燃躲开了夜月魅第一轮的投怀送抱,很嫌弃挥了挥衣袖。

  诡医原来是这样的人!

  真是……

  让他白担心一场了。

  喜欢男的嘛,很好。

  不错。

  不过,那个男人不能是他就对了。

  “你这个样子……”

  夜月魅一声娇喝,将君燃说到一半的话接了过来。

  “我这个样子怎么了?很美吗?很好看吗?很合你的意吗?哎哟,尊主你的眼光真是不一般,能看上我的人向来都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呢……”

  夜月魅说着,飞身而起,再次扑向君燃。

  君燃黑着脸额头上隐隐起了青筋。

  这个诡医真是……比那个女人难缠多了!

  他刚才是怎么觉得诡医比那女人好对付一点的!

  这两人虽然都无耻得没了下线,那个女人却只是趁他弱势的时候揩揩油。

  而诡医居然能够大起胆子在青天白日之下来勾引他!

  这两人能比吗!

  就算是诡医与那个女人的关系匪浅,也不代表他能够容忍!

  君燃抬起手就是一击,朝着夜月魅打过去!

  诡医说他是男的,到底是男是女还需要验证!

  也正好给他一点教训!

  他堂堂魔域尊主,是那么好调戏的吗?!

  既然不让他说话,那他就动手好了!

  只要不伤了诡医,那女人应该不会生气吧?

  在打出那一掌的同时,君燃又揉了揉额头,郁闷!

  他在乎那女人的感受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