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温泉风波-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31 温泉风波

  掌柜的原本就被夜月魅的炼药水平所折服,现在又有了君燃的话作为前提,对她提出的条件百依百顺。

  尽管如此,夜月魅也没有占拍卖行多大的便宜,那三具身体是实验品,直接送给拍卖行了。剩下的酱紫玉液,留下一些让拍卖行往外卖,最后六瓶也送给了拍卖行。

  掌柜的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诡医这般看淡名利与钱财的人。

  如果是一般人得了尊主之令,那还不狠狠地敲他们一笔啊!偏偏诡医就没有,还与他们签订了许多互惠互利的条约。

  这让掌柜的对夜月魅刮目相看。

  不趁火打劫,还身怀奇技,这样的人现在不多了。

  夜月魅与掌柜的商量好了继续合作事宜,又拿出了一张药单给掌柜的,让拍卖行帮她寻找那几味药材,便动身回拍卖行送给她的宅子。

  据说是刘老在拍卖行时住过的宅子,虽然不是全新的,但好歹夜月魅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块地方!

  刘老的宅子坐落在幽都东面,属于幽都比较繁华的地段。

  夜月魅过来的时候,刘老的仆人已经被拍卖行的撤走,重新换了一批侍女,将整个宅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

  夜月魅四处转了一圈,对这个宅子还比较满意。

  刘老虽然是个老头,但是在生活享受方面,什么都没落下,不比一般的纨绔子弟差。

  宅子大而且豪华,处处都十分的精致,特别是在后花园里,还有一个温泉。

  夜月魅稍作休息后,就去了温泉泡澡。

  她的易容药药效差不多也过了,此时的她乃是一个清纯绝丽的姑娘形象。

  夜月魅泡在温中,尽情的舒展着她的身躯。

  为了解寒香草的毒素,找到那三味药,夜月魅在各大城池中不停的奔波,此时的她已经累得浑身抽筋了。

  想泡个澡?那是在做梦呢!

  寒香草一刻不解,她就一刻不得安宁。

  离下次寒香草复发的时间,不多了!

  说起来,夜月魅还挺感激刘老将她的酱紫玉液卷跑的。若不是刘老,她怎么会得到这么舒服惬意的一所宅子!

  夜月魅从来都不是贪图享受的人,但绝不能亏待自己,送上门的福利还是要享受的!

  这个温泉就正好满足了她此时的需求。

  就是有一点不好。

  刘老的人虽然被换走了,新来的侍女又都是拍卖行送来的。

  只是侍女,没有护卫。

  这些侍女不知道如何,但是护卫是万万不能缺少的。

  少什么也不能少了安全感啊!

  夜月魅打算抽空去奴隶市场看看,能不能弄些现成的奴隶回来。

  她静静的泡在温水中,闭目养神。

  自从来到天圣朝后,夜月魅就一直在外奔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回定国公府去看看呢,也没有回去见见她那个名义上的爷爷。

  那个传说中爱护原主夜月魅爱护到命里的夜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在夜月魅的记忆中,夜钰的修为只有灵圣三阶,这在天圣朝,也算是高修为了。

  夜钰对夜月魅简直可以说是宠溺。只要夜月魅想要的,夜钰都会满足她。

  不过,原主夜月魅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需要,傻傻地听着夜清欢的指挥,视夜清欢为她最亲密的姐姐,将她能拿到的所有修炼资源都拱手让给了夜清欢,到最后,却差点让夜清欢那个女人杀了!

  还要毁了她的清白!

  她身上的毒,不就是拜夜清欢所赐么。

  不过,夜月魅可不认为夜清欢能拿到寒香草这样的高级媚药,夜清欢的背后,肯定还有人。

  那人会是谁呢?

  居然会对夜月魅这样的一个傻子出手!

  原主夜月魅身上,又有着什么她不知晓的事情,竟然让一个能拿到寒香草这样的大人物来操心?

  夜月魅总觉得,这一切不会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氤氲的雾气中,夜月魅放下了全身的戒备,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忽地,翠绿色的眸子绽放出光芒,夜月魅从水中一跃而起,岸边的黑袍同时飞来,将她从头到尾罩住。

  “谁?!”

  略微苍老的声音响彻在温泉中。

  刚才她明明察觉到了一丝能量波动,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在夜月魅入水前,她可是在周边布下了阵法,一般的人进不来。

  是谁闯了她的阵法?!

  黑袍将夜月魅玲珑的身躯完全挡住,只露出双了眼眸在外,与诡医圣手在外的形象差不多。

  只是,暗黑的袍子难掩少女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淡淡馨香。

  从水中出来的夜月魅,全身都充满了活力,自有她独特的魅力。

  装扮成诡医圣手,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

  与此同时,银灰色的身影从角落中掠了出来。

  君燃心中纳闷,这个诡医圣手是怎么发现他的?!

  他隐藏了行踪,还是被发现了。

  他是魔域尊主,修为深不可测,在天圣朝无人能及,这个诡医居然能察觉到他的到来!

  君燃从上到下打量着夜月魅,越看越觉得,对面的老者与那个女人有着密切的关系。

  诡医察觉出他的行踪与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手法都很神秘,让人防不胜防!

  他们俩之间,到底有着什么联系?

  夜月魅在看到君燃的那一刻,就已经无语炸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阴魂不散,无论她走到哪里都能遇见他!

  他不是魔域尊主么?怎么这么闲!

  像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物,不是应该被百事缠身吗!怎么君燃还有心思到他地盘上的一个炼药师的住宅处来逛逛!

  没有了易容药的加持,夜月魅身体上的气息正在缓缓地变回她原本的气息。

  夜月魅现在异常的担心,她会被君燃看穿。

  这个男人很不好对付。

  她紧了紧身上的袍子,问道:“尊主到访,不知道有何事?”

  君燃将夜月魅浑身上下都看了个遍,也没有发现那个女人的影子。

  原本他在怀疑诡医就是那个女子,现在可以确定,这两人不是同一个人。

  邪医阙说诡医是个女娃,也不知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君燃眯起双眸,周身散发出丝丝的危险气息。

  事情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酱紫玉液是谁炼制的?她人现在在哪里?”

  夜月魅抬起头,与君燃直视。

  幽深暗黑的眸子绽放出犀利的光,君燃一步步逼近夜月魅,气势如山般的浩荡,振人心神!

  夜月魅坚强地挺直了身板,倔强而执拗。

  妈呀,这男人太可怕了。

  光是他的气势,就已经让夜月魅想要退缩,说出所有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