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不戳破-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30 不戳破

  不踏足魔域倒是事,但是魔域铜令对他的意义非凡,若是丢了,那人生气了该怎么办?他以后还要靠着他提拔呢……

  圣伊杰刚表明态度,如果魔域尊主亲自收回铜令,他绝无话说。这边刚说完,那边魔域尊主就现身,收走了他的令牌!

  这是约好了的吗?世上怎会有如此碰巧的事!

  圣伊杰认定了魔域尊主不会来管这种事情,所以他才如此威胁掌柜的,让他交出魔域铜令。

  谁知道向来行踪神秘的魔域尊主竟然真的来了,还管了这件事!

  对于此事,圣伊杰还不能有任何的异议!

  话是他放出去的,他不能反悔。

  可是魔域铜令……

  圣伊杰咬咬牙,愤恨地道:“我们走!”

  要不回魔域铜令,那就只有另外想办法了。

  圣伊杰等人离开,君燃也消失在原地。

  邪医阙将诡医圣手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他得赶紧跟过去看看,那个诡医圣手真是个女子?

  那样的话,会不会他就是他要找的人……

  ……

  邪医阙带着夜月魅来到幽都大殿,将刘老拿来的酱紫玉液放在桌面上,“这个东西是你炼制的?”

  夜月魅原以为邪医阙会拿出什么药液出来呢,没想到竟然是她的药液!

  她揉了揉眉头,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了,君燃过来,一定是发现了酱紫玉液炼制的端倪。

  而刘老肯定是将酱紫玉液拿来献给君燃了!

  她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种药性的药液,本就是按照君燃疗伤的药液配制出来的,君燃能看出来很正常。

  所以刚才他看她的眼神那么不友善。

  他是发现什么了吗?

  “不是我炼制的,是我的一个好友炼制,她托我过来帮她卖给拍卖行。”

  君燃已经起了疑心,夜月魅就更不能认了。

  绝对不能让君燃发现她的行踪!

  夜月魅的话邪医阙才不信,他早就看出夜月魅是炼药师了,之所以问,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没想到这女娃还真的不打算承认。

  不过,这个自称诡医圣手的女娃还真是个好苗子,如果好好加以培养,以后定能成大器,她比仙族那些炼丹师的资质好多了!

  邪医阙不知道她与君燃有什么渊原,想必诡医最多也只是将他的特制药液拿回去分析了。

  就算是如此,能够知道他药液里面的配方,还能炼制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

  要知道,邪医阙给君燃的药液早就融为一体,一般的炼药师想要看出端倪都很困难。

  无论这个女娃用了什么手段,最后的结果是她做到了!

  不止知道了药液中的成份,还炼制了出来,并且加以改良,成为了她的酱紫玉液。

  这就说明了她举世难寻的绝斌天赋!

  邪医阙将几上泄出蓝光的盒子合上,递给夜月魅,“炼出酱紫玉液的炼药师与我一见如故,这是地狱火莲,你将它带回去,算是我送给她的见面礼。”

  邪医阙诡异地笑起来。

  诡医圣手身上中了寒香草,他一开始就闻出来了。

  这也是他如此看重夜月魅最根本的原因。

  能够压制寒香草毒素的人,仙族没有!

  就连他,虽然能压制一丁点,但绝对做不到如此完美!

  诡医圣手是怎么做到的?

  况且,她的修为还那么的低!

  炼药水准,可是直接和修为挂钩!

  邪医阙无法想象,就凭诡医那么低的修为,是怎么炼制出如此高难度的药液的!

  这个诡医圣手简直就是奇才!

  诡医现在还年轻,当她的修为继续提升下去,前途不可限量。

  邪医阙之所以送出地狱火莲,完全是因为地狱火莲有着压制寒香草毒素的功效,诡医应该会很需要。

  送礼嘛,需得投其所好才有意义。

  夜月魅在看到那个盒子时,果然双目一亮。

  地狱火莲正是她在寻找的三味药材之一!

  居然就这么送上门来了。

  夜月魅掩饰住眉眼中的惊喜,淡淡地接过地狱火莲,“多谢,我一定将它交给我的好友。”

  邪医阙点点头,“如此,甚好。”

  夜月魅刚离开,君燃就回来了。

  大殿内早已没了诡医圣手的气息,倒是邪医阙,乐呵呵的坐在几旁边。

  “他人呢?”

  邪医阙故作高深地转过头。“谁?这里有什么人吗?”

  看君燃那副捉急的模样,邪医阙就能肯定,他与那个诡医圣手之间有猫腻。

  但是,他并不打算多说。

  这些感情上的事,还是让年轻人去折腾吧,他才管不了那么多呢!

  对了,他只管传八卦。

  “诡医圣手!”君燃果然沉不住气了,直接就吼了出来。

  紧接着,他又揉着眉心。

  该死的,只要遇到与那女人有关的事,他就控制不住他的情绪!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失控过。

  “唔,你是说他啊,”邪医阙气定神闲的站起身,理了理袍子上的褶皱,往外走去,“他已经离开了。”

  邪医阙走到门边,又转过身来对君燃道:“不过嘛,我已经问清楚了,那药液不是诡医圣手炼制的,乃是他的一个好友所炼制。并且,他的好友中了寒香草,现在急需要解毒……”

  “所以,我将地狱火莲送给他了。”

  邪医阙躲在阴影里暗笑一番,溜了出去。

  君燃久久地站在大殿正中,她中的毒原来是寒香草,传说中没有解药的寒香草。

  那么剧烈的媚毒能解吗?

  地狱火莲对她有帮助……

  君燃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怎么办?

  寒香草可是人妖仙魔四族最厉害的媚药,真的有解?

  又是谁对她下了毒手……

  “牧云。”

  “什么事?尊主。”牧云从门外转进来。

  “去叫阙回来,炼制寒香草的解药!”

  “这个,尊主。”牧云颇有些为难,就在刚才,邪医阙出门的时候就告诉他了,他有事要办,最近都不会回来,让君燃不要找他。

  “邪医阙外出云游去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他什么时候云游过!去给本尊找!”君燃想了想,又道:“对了,诡医圣手去了哪里?”

  “他又去了拍卖行,我已经按照尊主的吩咐给拍卖行掌柜说了,如果诡医圣手再回去,就将刘老的住宅送给他,想必现在他正在刘老的宅子里。”

  君燃深吸口气,闭上眼。

  还好这个诡医圣手没有那个女人那么难缠,只要他人还在幽都,他就不怕找不到那女人。

  “将药效接近地狱火莲的药材都准备一份,给诡医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