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驱逐-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29 驱逐

  敢情她费了那么大的力,魔域尊主最后只扫了她一眼,看她就如看萝卜白菜一般!

  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平庸了?!连她的美貌,也吸引不了魔域尊主的注意。

  反倒是准备开溜的诡医圣手得了魔域金牌!

  这是本末倒置了啊!

  戚宝儿很生气,但又不敢太放肆,只好将那口气咽在肚子里,紧紧地捏着拳头。

  对方只是个老头子而已,对她够不成威胁。

  她虽然很任性,一般的眼力见还是有的。

  一次吸引不了君燃的注意,那么就只有等下次机会了。

  再胡闹下去,很可能鸡飞蛋打,到时候只怕会引起魔域尊主的厌恶。

  在所有的人中,除了戚宝儿生气郁闷,镇仙派的弟子心惊胆颤,围观的人震惊,剩下的就是拍卖行的人最高兴了。

  就在方才,掌柜的还在为他们这边的人没有魔域令牌而憋屈,只能受镇仙派的人欺负。

  现在,诡医圣手得了金牌!

  比铜牌的等级高多了!

  铜牌只是能让他们以礼相待,而金牌的拥有者则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指使他们办事!

  恰恰这事还是他们非常想办的。

  只要诡医圣手一声令下,他们一定将这群镇仙派的弟子打得连爹妈都不认识。

  夜月魅接住君燃抛过来的魔域金牌,在手里掂了掂,不错,含金量挺高,估计能值点钱。

  不过,这个牌子这么好拿?

  这男人不会是见人就给吧?

  所以她也得了一块。

  夜月魅疑惑的扫了君燃一眼,这男人在打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牧云与邪医阙也赶来了,两人刚好撞上君燃赐夜月魅魔域金牌的一幕。

  牧云只是奇怪的看了夜月魅一眼,不是说那个女人来了吗?怎么来者并不是她。

  如果君燃赏赐了魔域金牌给那个女子,牧云不会大惊怪,毕竟那是有可能成为他们主母的人选嘛。

  可是,他们家尊主竟然将可以调动魔域势力的金牌给了一个不认识的老头儿!

  重点是:

  男!的!

  老!头!

  要知道,建立魔域的几十年来,尊主还从来没有将权力外放过!

  也就是说,在天圣朝得到魔域金牌的人根本就没有!

  魔域金牌只是传说中的东西!

  牧云落在夜月魅与君燃身上的眼光渐渐微妙起来。

  尊主千百年来都不近女色,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哪个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难不成竟然是因为好这一口?

  邪医阙就更加惊喜了,围着夜月魅转了好几圈。

  “嗯,不错不错。”

  “是个好苗子。”

  “酱紫玉液是你炼制的?女娃?”

  邪医阙的声音极,就只有夜月魅能够听见。

  不过,君燃的眉眼还是挑了挑。

  这些人中,除了夜月魅,怕只有他才能听到邪医阙的话了。

  女娃……

  夜月魅将她身上的衣袍裹了裹,压低了嗓门,“你眼神不好,我是跟你一般的老者,名号诡医圣手。”

  邪医阙捋了捋胡须,哈哈大笑,夜月魅炼制的那点子易容药在他面前可不够看,她原本是什么模样,他看一眼便知。

  只不过他并不想拆穿她而已。

  “好一个眼神不好!我还真是老了,看不太清楚。正好,我有瓶来路不明的高级药液,拿出来我们一起斟酌斟酌如何?”

  “来路不明?高级药液……,”夜月魅低头沉思。

  无论对什么阶层的炼药师来说,神秘的药液总是能勾起他们一探究竟的欲望。

  夜月魅面前的老者有着能看穿她伪装的本事,那么炼药级别一定不低。

  连他都觉得神秘的配方,夜月魅自然也想见识一番。

  她此时正想着怎么摆脱君燃,跟着这个炼药师离开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刚好名正言顺的将君燃甩开。

  夜月魅丢给刘老一粒丸药,“吃了这个,你身上的毒就解了!”

  君燃到了,他是魔域尊主,违反了魔域规矩的人他自然会处理,刘老已经用不着她来惩罚了。

  况且,刘老的双手已废,今后也不能再炼药了,这对于一个炼药师来说,是莫大的痛苦。

  刘老已经对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夜月魅也不再追究,跟着邪医阙离开。

  君燃对着牧云挥挥手,“刘老私自带走幽都拍卖行的药品,你将他带下去处理了吧,不必再向本尊汇报。”

  刘老刚刚还沉浸在得了解药的喜悦中,忽地听到君燃如此说,顿时白了脸。

  尊主对使者的吩咐,很明显是要绝了他的后路!

  处理?

  魔域的处理方式还有他不知道的吗?!

  一百二十种刑罚极其残酷,每一种都能让人生不如死,直到折磨得人油尽灯枯!

  进了魔域监狱,只有等死的份!

  “尊主,尊主,饶命啊!尊主……”

  刘老才喊出几声,就被牧云点了哑穴,带下去了。

  君燃这才转向圣伊杰等人。

  “你们冒犯了魔域最尊贵的客人,魔域不再欢迎你们,看在你们曾经拥有魔域铜令的份上,赶紧离开魔域,从今以后不能再踏足魔域一步,若有违反,魔域之人皆可以对你们赶尽杀绝!”

  君燃下逐客令,让圣伊杰等人一瞬之间从魔域的客人变成了魔域的仇敌,这是何等的屈辱!

  镇仙派的弟子不敢吭声,这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了。

  都是师妹惹的祸。弄丢了大师兄的魔域铜令,还连累他们成了魔域的敌人,从今以后都不能再到魔域来了!

  虽然他们是修仙门派的弟子,魔域这种地方来的很少,但这里的资源毕竟很多不是?天圣朝没有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来寻找,难保他们以后不会有这种需求。

  不过,戚宝儿是戚钟威的掌上明珠,谁也不能得罪她,要是惹火了戚宝儿,以后他们还会有好日子过吗?!除非不想在镇仙派修仙了!

  镇仙派的弟子们只有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戚宝儿双眼直直地盯着君燃,不太相信眼前的一幕。

  这个男人不但没有看上她,现在还要驱逐她!

  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

  她可是镇仙派最美的弟子,居然会有男人看不上她。

  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她的容貌出了什么差错,都怪卧龙山中的那个女子!让她中了毒!改变了她的容貌!

  如果不是她,她也不会错过如此好的一个时机!

  魔域尊主啊,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都想要见到的。光是他在外面的名声,就足以让一众女子倾心了。

  而她,居然白白的错失了这么个良机!

  戚宝儿被气得身形有些不稳,好不容易才站住。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子和诡医圣手造成的!

  下次遇到他们,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