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炼药师身份-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27 炼药师身份

  对夜月魅的话,圣伊杰不是很相信,但他不能保证对方真的有那个本事!

  他不能拿戚宝儿的容貌来打赌。

  万一戚宝儿真的毁了容,他怎么给他的师父交代!

  “大师兄,你别信他胡说,我的脸没事!”戚宝儿指着夜月魅,“雕虫技而已,到底是谁怕谁啊!你的令牌也没有要回来,我们怎么离开!”

  戚宝儿在这里受了委屈,在没有找回她的面子之前,她绝不能走!

  “大师兄,你不要你的令牌了吗?那可是那人送给你的!”

  “再说了,你还真的相信那老头儿很有本事吗?!”

  反正她是不信!

  跟在圣伊杰身后的一众弟子跟着点头。

  师妹说的话很有道理,那老头儿定是耍了什么花招!

  解瀚海鞭上的毒若是这么轻而易举,那他们人人都是炼药师了!

  圣伊杰沉思一番,转向掌柜的,魔域铜令对他来说比较重要,不能丢。

  这些事还不都是戚宝儿惹出来的。

  带着戚宝儿这个大姐出来,真是失算!

  圣伊杰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对掌柜的道:“这个令牌是我的一位友人所赠,还望归还。”

  “吾家师妹刚才有冒犯之处,请念在她年幼的份上,多多包涵。”

  夜月魅双眉一挑。论无耻,再也没有人有圣伊杰那么高明了吧。

  刚才是谁任由戚宝儿在拍卖行前胡搅蛮缠的?!现在一句年幼,就想将所有的责任撇清,他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平地刮起阵风,跌跌撞撞的身影从风中飞奔而出。

  “救命啊!救命啊!”

  “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老,现在罪有应得,麻烦您赐解药!”刘老举起他正在不断腐化的手,趴在夜月魅脚边,痛哭流涕。

  这个毒实在是太厉害了,刘老完全看不出一点端倪,所以,他连压制毒素都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腐烂!

  眼看毒素就要蔓延至他的胳膊,他的这双手,到现在为止算是完全废了!再往上就是身体,刘老不敢想象,他拿不到解药的后果。

  为了求得解药,刘老可谓是什么脸面也不要了,从一出来,就在朝着夜月魅哀求。

  夜月魅静静地看着刘老,“你中了毒,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救你?”

  擅自带走她的酱紫玉液,就要付出些代价。

  刘老点头如鸡啄米,连连承认,“是是是,与您老人家没有关系,都是的一时贪心,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这才倒霉遭殃,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拍卖行前的一幕早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看热闹的渐渐都围了起来,刘老一出现,就有人惊呼议论。

  “那人不是拍卖行的刘老吗?他是幽都最厉害的炼药师,这里居然有他解不了的毒!”

  “听说拍卖行丢了东西正在找,难道与刘老和这位老者有关?”

  “看样子,是刘老拿了老者的东西,现在烂了手,不得不回来认错!”

  “这个刘老,还真是不要脸!亏他还是幽都最厉害的炼药师呢!”

  “卷了拍卖行的东西逃离,他的胆子得有多大!接下来的日子怕是难过喽!”

  谁都知道魔域的刑罚厉害,这也是魔域能在短时间内崛起的重要原因,因为管理苛刻,所以没有人敢背叛魔域!更不会打魔域的主意!

  这个刘老的下场可想而知!

  不过,炼药师在天圣朝稀缺,就算是刘老犯了这种大错,也有人认为他不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刘老是炼药师,魔域尊主或许不会拿他怎么样。不就是拿了那个老头儿的东西吗,还回去不就得了,况且他已经得到了惩罚!”

  “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老者的东西是在拍卖行丢的,刘老拿了人家要卖给拍卖行的药品,也算是给拍卖行抹黑了!陷魔域于不义!”

  “也不知道是拿了什么东西,这世上还有刘老觊觎的药液?”

  “对啊,刘老的炼药级别应该挺高的了,一般的药液怕是看不上,那位老者的炼药级别肯定在刘老之上!”

  “刘老中了老者的毒都不能解,他肯定不如老者了!”

  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不止是刘老面上无关,镇仙派的一众弟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刘老一心求药,对这些言语早已不介意。这种时候,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面子里子这些东西,哪里有性命重要!

  对于镇仙派的弟子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们才诋毁了夜月魅,说她是冒牌货,说她没有能力,还都认为她并不是靠真材实料解的戚宝儿的毒。

  这不,刚刚说完,就被趴在夜月魅脚边哭诉的刘老啪啪打脸了。

  这个老头儿还真是有些本事!他居然拥有让刘老垂涎,冒着被魔域通缉的风险偷盗的药液!还让刘老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就中了毒,并且解不了!

  那就说明,他的炼药技术,比刘老高了不下一个档次。

  或许,这两人根本就没法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而他们刚才都干了什么?

  将这个绝世炼药师得罪了!

  戚宝儿更是心慌。那老头儿的实力得到证实,说明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十有八九是真的,那她的容貌……

  戚宝儿抖抖瑟瑟地摸了摸她的脸颊,声对圣伊杰道:“大师兄,我们快回镇仙派吧,我的脸……”

  圣伊杰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老者说的话是真的!

  两个时辰后,戚宝儿的毒还会复发。

  到时候,她可就真的毁容了。

  让老者来帮忙解毒,很明显不可靠。他们已经将人家得罪了个彻底,人家不生气翻脸,就是万幸了。现下唯一的办法只有回镇仙派想办法。

  镇仙派中奇人无数,有能力的人比比皆是,应该能解毒。

  这口气,他们不咽下也得咽下,时间不等人啊。

  以后要是有机会,再来讨回公道不迟。

  但是,圣伊杰的魔域铜令还在拍卖行掌柜的手里,就这么放弃了,他不甘心。

  他们现在身处魔域,不能乱来,抢了令牌打出去,那是下下策。

  况且,凭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在魔域动手。

  圣伊杰再次彬彬有礼的对着掌柜的道:“这块令牌是一个高人所赠,万不能丢失。若是掌柜的真要收回,也得先禀告你们家尊主,他若是说收回,我绝无怨言!”

  “如果掌柜的自认为你能代表你们家尊主,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但若是不能,那这块令牌就请掌柜的归还!”

  魔域令牌由魔域尊主签发,自然也只有魔域尊主才能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