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烦人!-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26 烦人!

  还真是不要脸的一群人!

  掌柜的是人精,在各种场合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圣伊杰话里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

  要不是因为这枚魔域铜令本就是他们的,他才顾不了那么许多,早就将他们打出去了!

  镇仙派的弟子又怎么?就算是他们的掌门来了,他照样不给面子!

  他能如此客气,完全是因为这枚铜令。

  恰恰是这枚铜令,人家还不稀罕!

  戚宝儿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的她,早已怒火冲天。

  什么狗屁拍卖行,掌柜的就是故意为难他们!

  连魔域铜令的面子也不给。

  戚宝儿拽着圣伊杰的袖子,“大师兄,不用跟他们多费唇舌,这幽都拍卖行如此对待他们的客人,想来魔域令牌的功能都是吹出来的,我们也不必客气!”

  戚宝儿指着夜月魅,“这里不就是有现成的炼药师么!刚才二说的什么?没有炼药师了!幽都拍卖行就是这么欺骗世人,不讲信誉!”

  担心得罪夜月魅,二连忙分辨道:“那位老者不是我们拍卖行的炼药师,他是顾客。”

  戚宝儿转身冷哼,“看吧,到现在了还在狡辩!你们明明就是不想给我看毒疗伤!还找借口收了魔域铜令!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什么魔域令牌,全都是骗子!”

  “他明明就是你们拍卖行的炼药师!否则的话,你们会对她那么客气?!”

  戚宝儿可是清楚的看到,拍卖行掌柜的对那老头儿陪笑弯腰。在幽都,除了拍卖行自己的炼药师,还有什么人能够得到拍卖行掌柜的如此尊重!

  这人一定是拍卖行的炼药师!

  夜月魅原本打算离开,忽地被戚宝儿点名指着,她的双眼向上一挑。

  用魔域铜令的是他们,不要魔域铜令的也是他们,现在,拿这件事来做文章的人还是他们!

  她是该说镇仙派的这群人脸皮厚呢,还是脸皮厚呢!

  既然指着她了,她也不能袖手旁观。

  是他们主动拉她进去的!那她就不客气了。

  夜月魅走上前,“我是炼药师,也能解你脸上的毒,可我就是不给你解,怎么样?”

  她微微一笑,旋即说道:“对了,我不是幽都拍卖行的炼药师,只是路过这里而已。”

  掌柜的被戚宝儿一席话噎得胸中梗咽,夜月魅这个时候出来,或多或少解了他的围。

  只是,对方是个姑娘,有着魔域铜令的庇佑,就算是他刚拿了她的铜令,在没有上报尊主前,他们仍旧是魔域的客人。这老者就这样出来,会不会吃亏?

  掌柜的暗暗担心夜月魅,要是能跟这个老者合作,他一定帮他申请张魔域令牌,到时候,就算是遇到这种不讲理的客人,他们也不怕了!

  戚宝儿冷哼一声,高傲的盯着夜月魅,“你在睁眼说胡话呢,谁不知道幽都最厉害的炼药师是刘老,你说你能解毒你就能解?当我们傻吗!”

  瀚海鞭上的毒有几斤几两戚宝儿清楚得很,并不是一般的炼药师能够解的!

  除了幽都刘老可能会有那个能力解毒外,其他人她早就不报希望了!

  让她来幽都试试,也是圣伊杰的主意。

  “我的毒只有刘老能解!你算什么个东西,在这里招摇!”戚宝儿冷冷笑道:“就你这副模样,多半是冒牌的,说什么能解毒又不愿意,多半是做不到!”

  掌柜的替夜月魅着急,这个女子不但不讲理,她的嘴还真是毒!这下老者难办了。

  掌柜的踌躇着,若是这个老者没办法下台,到时候他就算是破了规矩,也要将老者保护好。

  毕竟魔域最欢迎的是人才,而不是这种蛮不讲理的丫头。

  就算是她有魔域铜令又怎么样!只要与尊主解释清楚了,尊主一定会站在老者这边的!

  像老者这样的炼药师,天圣朝可没有几个。光是他拿出来的酱紫玉液,就足够所有的人疯狂了。

  夜月魅点点头,并不与戚宝儿争辩,她的双指一捻,耀眼的亮光从她指尖中飞出,直射戚宝儿蒙着的面纱之后。

  对付这种人,不必多说,直接上手就是!

  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只要她尝到了苦头,自然会闭嘴!

  戚宝儿脸上一凉,忽地惊叫了起来,“啊!你干了什么?!”

  夜月魅的动作极快,不过须臾间就做完了那个动作,连圣伊杰也没办法阻止。

  戚宝儿隔着面纱摸了摸脸,她脸上的毒好像真的没有了。

  不疼了,也不痒了,面上也光滑了许多。

  解毒,会如此顺利?

  就算是他们回到镇仙派,由仙宗有名望的老师来解毒,也不可能一瞬啊!

  她刚刚才骂了那老头儿一番,他有那么好心来替她解毒?!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的本事,真的会有那么高?

  “你不是说我不能解毒吗?我就解给你看看……”

  夜月魅一袭黑衣笔直挺立,就算是她的外貌看起来苍老,也挡不住身上散发出的幽兰之香,以及掩藏在内里的倾世风华。

  掌柜的揉了揉眼,刚才那一瞬,是他的错觉吗?怎么觉得老者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明明他很老,偏偏觉得他风采无双!

  但仔细一看,老者还是老者,什么都没有改变。

  在场的人都有了这种感觉,这奇怪的老头儿到底是什么来路!

  圣伊杰看着夜月魅的眸光也变得柔和起来,一晃眼,他又摇了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还是对一个老头儿产生的!

  真是奇了怪了!

  大风扬起夜月魅裹在身上的黑袍,她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震惊。

  “不过么,让我解毒是要付出代价的,两个时辰后,你的毒会再次复发,并且会比现在难受百倍。若是不想毁容,该去哪去哪,别在这里碍眼!”

  “你!”戚宝儿气得脸色铁青,“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办到!”

  先不要说她的毒难解,在天圣朝,就算是再厉害的炼药师也不可能手指一弹就将如此难解的毒解了!

  让它再次复发,根本就不可能!

  这老头儿,要么是在吓唬她,要么就是耍了什么鬼把戏!

  “信不信由你。”夜月魅也懒得与戚宝儿周旋了,这样智商的人还出来混,真不怕给爹娘丢脸!“反正脸不是长在我这里,你要是有本事,就继续在这胡闹下去。”

  夜月魅早就看出来,戚宝儿的纠缠,掌柜的已经很烦了,却碍于他们是魔域铜令的拥有者,所以没有下逐客令。

  那么她就帮他一把!

  将戚宝儿等人名正言顺的赶走!

  这群人,的确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