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一定要毁了它-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25 一定要毁了它

  无论怎样,都不能进去通报。

  见二只是陪笑,没有任何的动作,圣伊杰挥挥手,示意戚宝儿先站到一边去。

  他彬彬有礼地道:“我们来贵宝地并不是有意找事,只是想请你们的炼药师看看我这位师妹脸上的毒能解否。”

  二看了看戚宝儿,为难道:“可是……掌柜的真的没空,你们能不能再等等?”

  炼药师稀少,他们拍卖行现在就刘老一个炼药师在,恰恰这时候消失了!随便怎么找都找不到他的踪影!

  若是刘老有空,让他出来替这一群铜令客人看看毒也无不可,这是他们拍卖行对待魔域客人最起码的待人之道。

  圣伊杰没有生气,继续说道:“听说幽都刘老是这附近最高级别的炼药师,既然你们掌柜的没空,就让他出来帮我师妹看看,至于酬金……我定然不会少你们的。”

  刘老在幽都的名气颇大,所以圣伊杰选择了来拍卖行,而不是去药店。

  如果连刘老都不能解的毒,那么他们就可以直接离开幽都回镇仙派了。

  二苦瓜着脸,刘老失踪的事还真不能外传,这是他们拍卖行的耻辱,绝不能让世人知道拍卖行的炼药师卷了顾客的药液跑路了!“不是酬金的问题,今日真是不便,刘老恰巧有事出去了,不在拍卖行。”

  圣伊杰又问道:“那你们还有其他的炼药师吗?”

  既然刘老不在,让其他的炼药师看看也行。

  拍卖行鉴定药液少不了需要炼药师,除了刘老,其他的炼药师应该也不错。

  既然都来了,也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二径直摇摇头,“没有了。”

  他抹了一把冷汗,没弄清楚这群人是什么来头之前,不能随意得罪,可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凑巧呢!

  刘老向来都在拍卖行炼药,从不外出。

  刚一出事,就有人点名要找他!

  戚宝儿再也沉不住气了,上前拉着圣伊杰撒娇,“大师兄,我看他根本就是在推脱!这么大一个拍卖行居然会没有炼药师!说出去谁信呢!师兄~,原来魔域就是如此对待他们的客人的,这个铜令,不要也罢!”

  戚宝儿佯装怒气匆匆地要上前毁了魔域铜令。听说魔域令牌都是由魔域尊主制作,里面暗藏封印,只要其中一块令牌有事,他就会有所察觉。

  获得魔域令牌的人与魔域尊主或多或少都有些交集,必须是魔域尊主看中的人才能得到此种令牌,这也相当于得到了魔域尊主变相的庇佑。

  听说魔域尊主现在就在幽都,她毁了铜令,魔域尊主应该就会现身!

  到时候,她就有机会见一见魔域尊主了!凭着她的美貌,肯定能得到尊主的青睐!

  届时……

  戚宝儿要毁魔域铜令,二连忙赶上去阻止。

  毁掉铜令,必定会惊动尊主,虽然只是一块铜令,谁知道铜令真正的主人与尊主有什么交情呢?

  拿着铜令的女子显然不会是铜令的主人。

  掌柜的刚跟着夜月魅出来,就看见了这一幕。

  居然有人要毁了魔域铜令!

  魔域铜令代表的是魔域的庇佑,这可是一般的人求之不得的东西,这女人竟然蠢到要毁了它!

  她到底知不知道魔域铜令代表的什么?!

  她手里的铜令不可能是尊主给她的,那就是说,她是通过其他渠道获得的了。

  毁了这个令牌,她就不可能再拥有。

  她抛弃的,可是魔域的保护。

  戚宝儿的一举一动,在掌柜的眼里,可是蠢到家了。

  这蠢女人就算不要魔域铜令,他们魔域也不能坐视不理。

  “住手,你若是不要魔域铜令,我代表魔域使者收回铜令,上交尊主!”掌柜的将戚宝儿手里的令牌夺过。“不稀罕魔域庇佑的人,我们魔域也不屑!”

  既然戚宝儿要毁掉魔域铜令,那么他就有权将令牌收回,保护好尊主封印在里面的力量!使其不受损伤!

  “你干什么?”戚宝儿面纱下的脸颊变得苍白,这是他大师兄的令牌,这人凭什么收回?!

  戚宝儿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掌柜的回收回令牌。“这令牌既然送给我们了,那就是我们的,我想怎么样轮得到你来管吗?!这个令牌我今天毁定了!”

  从到大,戚宝儿还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委屈。

  她的爹爹对她百依百顺,整个镇仙派的弟子对她都奉承有加,她想要干什么谁也拦不住。

  就好比现在,她说要毁了魔域铜令,那就一定要毁!

  掌柜的出手相拦,让她更加的想要毁了魔域铜令,用以引起魔域尊主的注意!

  到时候,她成了魔域的主母,一定要让这没有眼力见的掌柜倒霉!

  戚宝儿说着,就抽出了瀚海鞭,扬手就朝着掌柜的打过去。

  夜月魅微微看了戚宝儿几眼,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魔域拍卖行前面也敢闹事,就凭镇仙派吗?还是凭她那灵御一阶的修为?

  魔域,是连天圣朝皇族都得毕恭毕敬对待的一股暗黑势力。原主夜月魅虽然有些傻,这点子眼力还是有的!

  至少她不会如戚宝儿这般到处惹事。

  原主的记忆早已被夜月魅消化,所以她知道魔域铜令的重要,更知道魔域在天圣朝的地位!

  面对戚宝儿的鞭子,掌柜的一动不动,不躲也不避,瀚海鞭愣是没有机会落到他身上。

  一股强悍的力量突然发出,将戚宝儿掀翻在地。

  掌柜的高高地举着魔域铜令,向来乐呵呵的脸上带了些冷气。

  敢来魔域拍卖行闹事并大打出手的人,戚宝儿怕是第一个!

  魔域横行天圣朝,靠的实力,不是花架子!

  就戚宝儿那点修为,真真是不够看的!

  “现在你们已经没有了魔域铜令,赶紧滚离幽都,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拍卖行不讲道义了!”

  没有了魔域铜令,戚宝儿等人在掌柜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现在居然还如此的嚣张!

  圣伊杰飞身上前,稳稳地扶住戚宝儿,浓黑的剑眉深深拧起,他的这个师妹,太冲动了!

  魔域是什么地方?能是一般的人乱来的吗!

  魔域在天圣朝的地位,圣伊杰最清楚不过了。

  就算是镇仙派的长老来到魔域,也不能如此嚣张!

  更不用说他们这一群弟子了!

  但是,到底是镇仙派的实力强还是魔域的能力高,还没有人清楚。

  圣伊杰上前鞠了个躬,道:“掌柜的息怒,我们乃是镇仙派的弟子,因为师妹中了毒,刚好路过此处,就此进来求药,往掌柜的不计前嫌,归还铜令,请出炼药师帮师妹查看伤势。”

  圣伊杰的话说得客客气气,冠冕堂皇,刻意强调了他们是镇仙派的弟子一事,用镇仙派来压幽都拍卖行。

  貌似掌柜的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就是与他们镇仙派为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