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魔域铜令-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24 魔域铜令

  要知道,这个老头可八卦得很!

  邪医阙瞟了牧云一眼,看他那犹豫的样他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十有八九是君燃那子的桃花开了!

  所以……

  邪医阙试探性的问道:“给他疗伤的人是个女的?”

  牧云点点头,复又摇摇头。

  他该怎么回答?

  说是个女的,就变相承认了他们家尊主对人家有意。

  才有了那女子的消息,就跑得那么快。

  难道说她是个男的?

  牧云摇头摇的更狠了。

  “算了算了,我还是跟过去看看吧!”

  邪医阙负手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有那时间问牧云,还不如赶紧跟上去看好戏!

  邪医阙刚一离开,刘老就叫了起来。

  “啊!我的手!”

  “我的手!”

  “我的手——!”

  刘老的手,正以肉眼能够看得清楚的速度腐烂,慢慢变成蚀骨血肉,露出里面森然的白骨。

  他的手,很明显是中了毒。

  刘老也是炼药师,竟然对此毫无察觉!

  他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这又是什么毒?

  刘老摸不清楚头脑。

  他只知道,若是不及时解毒,他很可能就此变为一滩脓水!

  “一定是那个老头儿!”

  刘老猛地缓过神来,夜月魅似笑非笑的眸光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老头儿那一双眸子,有着十足的把握与自信。

  怪不得他拿走酱紫玉液的时候那么顺利!原来那瓶子上有毒!

  刘老也顾不得为什么这几人中就只有他中了毒,而其他人安然无恙,直接就冲了出去。

  再不去找那老头儿,他的身体就毁了!

  ……

  君燃路过一片树林,里面落叶飞花无数,四处鲜花绽放。

  他停下脚步,盯着天空中的虚空处,“你怎么来了?”

  空中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大朵大朵的鲜花凭空盛开,将之前的飞花落叶悉数掩盖。

  绝美的女子从鲜花中穿梭而出,身着绿色的花衣,耀眼却不杂乱,艳丽中带着清纯。

  她的眼角处泛着五彩缤纷的色彩,看起来妖媚至极,妩媚至极。

  婕生花的身段婀娜,她捂着唇,妖媚的眼角上扬,娇滴滴地道:“你不是来人族寻找能够看懂语录天书的人吗?怎么把天书忘在我这里了,还真是粗心大意!”

  婕生花扬起手中的书,“我这不是替你拿来了。”

  君燃伸出手,淡淡道:“拿来。”

  婕生花赤裸的双脚落地,身后的翠绿色缎带四处飞扬。

  “给你。”

  那本书,破旧不堪,有些泛黄,上面的符号字迹勉强能看得清。

  君燃接过天书,身形腾地一下消失。

  纤细如玉的手指划过婕生花娇嫩如花的脸蛋,她的嘴角勾起抹媚笑。

  “这么多年了还是那副德行,见了我跟见鬼一般。”

  “不过,我还真是喜欢呢……”

  ……

  夜月魅与掌柜的等了半天,也不见刘老回来。

  眼看天色渐晚,夜月魅叹了口气。

  看来她还是太高看这个幽都拍卖行了,也不过如此。

  夜月魅抬起手,准备收了她带来的三具身体。

  既然这里行不通,那么就再换个地方。

  掌柜的也有些心焦。按理说,刘老不应该这么久了都没有消息,这其中定是有些缘由。

  真正的缘由,掌柜的心里大约清楚,刘老多半是在整些幺蛾子。

  这个老头炼制的药液的确是极品,他带来的三具身体也是上上等资质,怎么能就这样让他带走?

  掌柜的拦住夜月魅,“你不卖了吗?”

  夜月魅斜眼睨了掌柜的一眼,冷笑。

  “不卖了。”

  “没想到魔域中竟然有如此不讲信用的拍卖行。”

  夜月魅指了指掌柜的心窝,又道:“你应该最清楚这里面出了什么事,那瓶酱紫玉液,就当做送你们了,属于我的东西,我自然要全部带走。”

  “天圣朝需要这些东西的势力多着呢,我不怕找不到下家。”

  夜月魅意有所指,掌柜的急了。

  这些事并不是他搞出来的,而是刘老啊!

  就在刚才,他已经叫了好几波人去催促刘老了,结果连他的人影也没找到。

  不排除刘老私揣了那瓶药液跑路了!

  若真是如此,这事情可就闹得大发了。

  魔域规矩森严,对拍卖行更是要求苛刻。

  刘老如此做,无疑是给他们抹了黑。

  试想,一个没有信誉的拍卖行怎么与同行竞争?!

  他们这个魔域分城出了问题,使者肯定会问罪!到时候……

  掌柜的一把拉住夜月魅,“你的东西,你开个价!这三具身体以及刚才被刘老拿走的酱紫玉液,我全都要了!”

  只有他将这些货物吞下,才能免除这次麻烦。

  掌柜的下定决心要全魔域通缉刘老。那个该死的炼药师,不止是得罪了他如此大的顾客,还拿着宝物跑路了!

  本来他可以拉拢这个无名老者,然后大赚一笔的,现在连讨价还价的资格都没有了!

  只能让他坐地起价!

  夜月魅微微一笑,这个掌柜的看来还挺懂事。

  不过,现在还不是妥协的时候。

  夜月魅抬脚就往外走。

  “我现在不高兴,不想卖了。”

  她行走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闪到了拍卖行的大门边。

  掌柜的一方面着急夜月魅要离开,一方面又在惋惜他错失了这么一个良机。

  早知道他就不去叫什么刘老来看看了,直接将这些东西买下来多好!否则也不会惹出这么大一摊子事。

  “老爷子,你等等,说不定刘老的资历有限,鉴定酱紫玉液需要这么多时间呢。”

  “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你再等等,半个时辰内定然会有消息。”

  “我们拍卖行,说一不二!绝对不会欺骗顾客!”

  “那个刘老只是个意外!”

  “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他计较了!”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门边,却没想到,这里更加的热闹。

  “我们有魔域铜令,赶紧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接待!”

  戚宝儿手里晃着一块青铜令牌,趾高气扬的站在拍卖行大门边。

  “你们掌柜的有什么事?有比接待魔域客人更重要的事吗?!”

  二在戚宝儿身边陪笑。

  不是他不去喊掌柜,而是这魔域铜令的权力只是到此为止。

  仅仅是可以在魔域任何地方同行而已!

  再多的特权,那就不能给了。

  他们家掌柜在接待客人,不能就这样前去打扰。

  那个老者,一看就很有料,掌柜的又如此看重,二说什么也不会为了一张魔域铜令前去打扰掌柜的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