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被修改的药液-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23 被修改的药液

  白发苍苍的老者从他身后的屏风中走出来。

  “你最近的气色好多了,急匆匆的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还以为你的伤势又复发了呢!”

  君燃漆黑的亮眸微启,周身流光颤动。

  “是好了许多,但不是你的药液的功劳,所以让你来看看。”

  “什么?”邪医阙震惊地叫了出来。

  君燃的身体好了一点,怎么会不是他的功劳?!

  难不成这个世上还有比他更厉害的炼药师?

  不,是炼丹师。

  人族不可能有炼丹师,更不可能有比他厉害的炼丹师!

  “让我看看。”

  邪医阙检查了君燃的身体,越看越兴奋,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君燃的身体契合度一直都很低,如果说他的实力是绝顶的,无人能比,那么他的身体契合度就是另外一个极端,差得不能再差了。

  邪医阙不知道君燃是怎么以万分之一的契合度来控制他这具残破的身体的!

  之所以称之为残破,是因为君燃的身体并不是他表面看起来那么光鲜。

  每隔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就会重组,经脉血液混在一起,分不出你我。

  重组之后,他的实力就会暴涨。

  每次重组,君燃都会承受巨大的痛苦,重组之后,他的身体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稍不注意伤势复发,魂魄就离体了。

  君燃本身就是个奇迹。

  他的存在,亦是不可能,有违天道。

  但他偏偏存在了。

  还是这么一个实力超凡,气度卓绝的人!

  邪医阙的面色变了又变。

  君燃的身体,还真是好了许多。

  经脉血液皆被加固,只要他好生养伤,不随意动用灵力,这个平衡就不会被打破。

  一旦他动用比加固力量更强的灵力,就会恢复原样。

  也就是说,治疗君燃伤势的人的修为太低,所以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一旦那人的修为提升到至高处,君燃的伤势很可能就被他治好了!

  邪医阙思考了半晌,觉得他连按照那人的手法来做,想要替君燃加固他体内分开经脉与血液的力量都做不到。

  人族竟然有此等炼药师!

  “那人是谁?”

  邪医阙看着君燃,对治疗他伤势的人起了极大的兴趣。

  “本尊也很想知道,她是谁。”

  一想起夜月魅,君燃就无法平静下来。

  直到现在为止,魔域也没有传来进一步的消息。

  离开了卧龙山,那个女人就好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般,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

  她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邪医阙颇有些失望,“你叫我来,仅仅是看看?好歹也得把人给我找回来啊!手法如此奇特,修为还这么低,这人也是个奇葩!”

  君燃眼神一暗,“本尊只是想确认一下,她……本尊的伤是不是好点了。”

  邪医阙双手拢在袖子中,撇了撇嘴,明显不相信君燃说的话。

  在人族,还有他魔域之主办不到的事?!

  还有他找不到的人?

  这是在哄孩呢!

  不想说就不说呗。

  邪医阙轻声一哼。

  牧云走了进来,递给君燃一个瓷瓶。

  “尊主,幽都刘老送了药液上来,说是能改善体质,提高灵魂契合度。”

  邪医阙踮起脚尖,毫不客气地将瓷瓶从君燃手中抢了过来。

  “这个……”

  他神色古怪的看着君燃。

  “这是……谁炼制的?幽都刘老?”

  刘老的本事邪医阙最清楚不过了,这瓶药液不可能是他炼制的!

  况且,这药的配方与效用……

  君燃道:“的确与你给本尊疗伤的药液很像。”

  那个女人!

  一定是那个女人炼制的!

  君燃心里竟然起了那么一丝儿的欣喜。

  她终于现身了。

  迄今为止,邪医阙替他炼制的药液只有那个女人尝试过!

  她在他的阵法中走了一道就能复制出差不多的阵法,这药液自然也只有她能炼制了。

  按照他资料伤势的药液配方进行炼制,再稍作修改,就变成了她的成果。

  与她当初复制他的阵法的手法何其相像!

  那个女人,还真是……

  “刘老在哪?”君燃问道。

  “就在外面侯着。”

  牧云转身出去,将刘老带了进来。

  君燃重新落座,在上位上盯着趴在地面上不敢妄动的刘老。“炼制药液的人在哪里?”

  刘老的身体有点发抖。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魔域之主,这可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荣幸。

  今天,他做到了!

  就算是他没有被尊主赏赐,这次经历也会成为他以后阔谈的资本!对别人炫耀的资本!

  他见过魔域之主,还为他疗过伤!

  刘老毕恭毕敬地道:“是我在机缘巧合下炼制的。”

  邪医阙下巴上的胡须翘了翘,刘老炼制的?

  复制的他的配方?

  他是在说笑吗!

  就算是在机缘巧合下,凭着刘老的本事,也不可能炼制出如此高浓度的药液。

  君燃眼神一凛,身上发出丝丝的寒气,“说实话!”

  “本尊没有心思来听你废话,那个人在哪?”

  刘老双腿一颤。

  他这么容易就被看穿了?

  怎么可能!

  他真的要将那个老头儿的事说出来吗?

  这样好的机会,放弃了可真是可惜了。

  刘老咬着牙,这是他的机会,他不想放弃,可是尊主怎么知道药液不是他炼制的?

  刘老自觉得,他说的天衣无缝。很多绝世极品都是在机缘巧合下才能诞生,无论是药还是法宝,一旦得了机缘,就是不可复制的极品。

  刘老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君燃一口咬定这不是他炼制的。

  在刘老犹豫期间,君燃的语调变得更冷了,“再不说实话,就按照魔域的规则来办事。”

  刘老猛地回过神来,“我说我说。”

  “那人还在拍卖行!”

  魔域的刑法可不是他这种细皮嫩肉的炼药师能够承受的!

  进去了他还能有命在吗?

  关键是,那个过程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忍受得了!

  刘老的话刚说完,上位上的银色身影就消失了。

  邪医阙慢吞吞地绕过刘老,“喂!你等等啊!是那个人出来了吗?你子跑那么快干嘛,尊老爱幼懂不懂!懂不懂!慢点啊!”

  路过牧云,邪医阙忽又停下来。

  算了,君燃那子估计跑不了多远,外面还有人在等着他呢。

  他对牧云道:“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君燃有点不正常。”

  就算是那个人能够替他疗伤,也用不着跑那么快啊!

  他跟着君燃这么久,一直替他控制伤势,按理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也没见君燃这么急迫的迎接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