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无意识的放水-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19 无意识的放水

  她的毒她最清楚不过了。

  圣伊杰不是炼药师,只是用他的修为暂时帮她压制了毒素,压制的时间长短还不知。

  若是现在毒发,而她又完全没有解毒的方法,她的脸就彻底毁了!

  她要做的是抓紧时间回去解毒!

  让戚宝儿用她的容貌为代价去弄死那个女子,不值得!

  戚宝儿愤恨地瞪了夜月魅一眼,咬牙切齿地道:“好吧!我们走!”

  那些未出世的宝物,比不上她的容貌重要。

  至于这个女子,只要她敢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她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夜月魅静静地看着这一波人离去,眼看着圣伊杰对戚宝儿万般的呵护,脸上浮出清淡的冷笑。

  不愠不怒,若即若离。

  这就是她那个未婚夫的人品,以前的她是瞎了眼么?这样的人居然也看得上!

  乍一看,的确是个正人君子,但他的所作所为……

  夜月魅轻哼一声,红色的身影消失在空中。

  这个婚,是时候退了。

  其实,就算是她没有见到过圣伊杰,这个婚,也得退!

  卧龙山的偶然相遇,只是坚定了她的决定而已。

  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解开身上的寒香草之毒。

  否则,下次毒发,她的行为会被寒香草加倍控制,这种毒会更加的厉害。

  她要再想将寒香草的毒素压制住,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她得赶在寒香草的周期来临之前,将解毒的药材凑齐。

  这些药材,夜月魅心里隐隐有了一个轮廓,其它的都好找,但是有三味药,却是稀世少有,非常的罕见。

  夜月魅离开不久,地底下的君燃就睁开了眼。

  该死的!

  君燃揉着他几欲暴走的额头,那个女人居然乘他不备暗算他!

  要不是他对她没有防备,怎么会着了道?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暗算。

  还是被一个灵体二阶的人族暗算了!

  真是……

  丢脸至极!

  君燃站起身,周边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激荡起无数的漩涡。

  他一定要抓住那个女人,然后狠狠地惩罚她!

  卧龙山中的断壁残垣,残枝落叶随着狂风飞舞。牧云在这乱风中,心翼翼地飞了过来。

  从刚才开始,他就跟丢了尊主,现在终于又有了尊主的消息。

  还好尊主没事。

  牧云带着大群的人落在君燃身边,一双眼睛到处转悠,“尊主?”

  尊主不是找到了那个女子么?那个女子呢?

  怎么没见人?

  牧云非常的疑惑,眼神不停地往四处飘飞。

  尊主看起来还有些怒气,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个残破的阵法。

  有着圈禁尊主的功能,还能保证外面的人不发现尊主。

  不是很高明的手段,但在人族,能摆出这样的阵法的人,还真是少。

  所以尊主这是……让那个女人跑了!

  牧云觉得很不可思议,以尊主的能力,怎么也不能让一个灵体二阶的人族女子跑掉啊。

  那个阵法,禁锢一般的人还可以,用来禁锢他们家尊主,那简直会让人笑掉大牙!

  这不,他们尊主一抬脚,就毁掉了阵法,让它变得残缺。

  可是,那个女子,真的不在这里了。

  牧云的感官四处打探,最终确定,这里除了他们与尊主,再无其他人。

  君燃平复下了胸中的怒火,宽大的衣袍一挥。

  “再!给!我!找!”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再让她跑掉了!

  强有力的音调几乎冲破虚空,在牧云等人的脑海里形成了强烈的震撼。

  似是不这样发泄,就代表不了君燃的怒气。

  “找!”

  “一定要找!”

  魔域的人受不住君燃的言诫,纷纷离开,再次出动去寻找夜月魅。

  他们尊主的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说句话,一般的人也承受不了!

  现在尊主正在气头上,能离开就尽量离开!

  牧云大起胆子打量了君燃一番,他的修为比其他人高多了,君燃的言诫他还算是勉强能撑过去。

  他上前问道:“尊主,您的伤……好像好了许多……”

  君燃的伤势减缓,所以他的言诫威力就变大了。

  让他们绝大部分人不能承受。

  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君燃闻言,大约查了一下他的身体。

  果然如牧云所说,他的伤,好了许多!

  灵魂与肉体的契合度提高了一丁点。

  就算是那么一丁点,也足以将他的修为发散出来。

  刚才,是他太愤怒了,所以没有注意到。

  因此也没有收敛力道。

  君燃拧起眉,是这样吗?

  他与烛龙大战后,伤势复发,又是那个女人过来了,所以他的伤好了许多。

  这次,就连灵魂与身体的契合度也提高了一点。

  契合度越高,身体的爆发力越强!能使用的修为就越多!

  君燃有着绝顶的实力,由于受到了位面的压制,他的灵魂与身体的契合度几乎为零!

  他的本事在人族完全施展不开。

  这也是君燃的灵魂经常离体的原因。

  邪医在他的身上花了许多的功夫,最终也是减缓了他的病情恶化而已,而他跟那个女人接触了一两下,他的契合度就已经提高了至少千分之一!

  虽然很少,但这已经是奇迹了!

  “是她……”

  君燃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夜月魅璀璨的笑。

  魅眼如星光,笑容妖娆皎洁。

  让他很想将她抓住狠狠惩罚一番。

  那个女人,两次见面都在替他疗伤,成效很细微,却比他千辛万苦挖来的邪医好多了。

  君燃冰冷的脸渐渐变得不再那么硬邦邦地。

  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止能治他被位面压制所受的伤,还能从他手里溜掉!

  君燃是什么实力?!

  就算是来个天渡的修为,也不可能从他的手里安全逃离,那个女人偏偏做到了!

  还毫发无损。

  君燃没有考虑到的是,在有意无意中,他放水了……

  所以夜月魅能够跑掉。

  君燃勾起唇角,“真是,狡猾如狐呢……”

  “是谁?”牧云云里雾里的,摸着脑袋问道。

  那个能治好尊主伤势的人,是他们的福星,要是能找到那个人就好了。

  以后他们就不必担心尊主的伤,更不用像现在这样心翼翼地,生怕一个不注意,尊主伤势复发,就被仇家给咔嚓了。

  “还能是谁!当然是那个女人了!”君燃斜眼一睥,眸中的寒光让牧云双腿打了个哆嗦,“不然我找她干什么!”

  牧云抹了一把冷汗,弱弱地想到。

  尊主,你找她,当真是因为你伤势的原因?

  而不是因为其他的……

  貌似你也是刚刚才发现她让你的契合度提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