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先解毒还是先杀人-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18 先解毒还是先杀人

  这一架,戚宝儿可谓是打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其所以然。

  她已经使出了她所有的绝招,最后却好像那个女子才是灵御一阶,而她是灵体二阶一般!

  不止是被那女子捉弄,简直就是吊打啊!

  戚宝儿胸中有口气咽不下去。

  无论怎么打,结果都不该是这样的!对方不止一点伤也没有,反而还在不断地升阶!

  她比那个女人的修为高出那么多,最后居然被她强势碾压了!

  连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脸上的疼痛让她无比的不安。

  那是她的毒在她脸上蔓延!

  原本戚宝儿是想让夜月魅毁容的,最后却成了她被毁了容!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毒的解药就是她的血液,按理说,她是不会中毒的。

  对面那女人一点事儿也没有,她却中毒了!

  就连她的血也没用……

  戚宝儿尖声的叫唤声终于引起了一个弟子的注意。

  “师妹,你怎么了?”

  戚宝儿被气得差点气结,她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她的这一群师兄居然没有发现她,还在那里兴奋地观看她的对手升阶!

  将她完完全全放在了一边。

  这得是有多憋屈啊!

  戚宝儿是戚钟威的掌上明珠,从来也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忽视,可是今天,她什么滋味都尝到了。

  被低等级的人强势吊打,脸面丢尽,还毁了容,最后,居然没有人关心她……

  甚至连看都没人看她一眼。

  现在终于有人注视到她了,戚宝儿愤恨地尖叫起来,“师兄!我……我的脸毁了!”

  “大师兄……你要替我报仇……”

  “师兄……”

  众人都陆陆续续去回过神来,圣伊杰尤为难堪。

  戚宝儿是他师父的爱女,这次出来,戚钟威千叮咛万嘱咐要他照顾好她。

  他不能得罪戚钟威,更不能放任戚宝儿不管。

  若是戚宝儿出了什么事,他没法给戚钟威交待,在镇仙派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现在,戚宝儿的容貌毁了,当务之急是要控制住她脸上的毒素蔓延,圣伊杰当机立断,上去止住了戚宝儿脸上的伤势恶化。

  只要想办法控制住毒素的蔓延,再慢慢来解毒,不是难事。

  再不济,等他们回到了镇仙派,凭镇仙派的力量,怎么也能帮戚宝儿恢复容貌。

  但是,那个女子……

  戚宝儿确实是先出手,最后反而被别人将了一军,她自己中了自己的毒,还解不了!

  这事就有点难办了。

  圣伊杰察觉到,那女子的修为虽然低,但手段不少。

  不但生生地让戚宝儿吃了暗亏,他们还没有理!

  圣伊杰冲着戚宝儿摇了摇头,将她安抚下来,然后,转身对着夜月魅,与她商量道:“姑娘的手法着实奇特,在下的师妹对您冒犯在先,确实不对,这个解药……您看看能不能商量下?”

  夜月魅几个旋身落在地上,轻笑道:“我没有用什么手法,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她自己的毒她难道不清楚?来问我,我也不知。”

  夜月魅在抓住瀚海鞭的时候,就轻微地改变了一下瀚海鞭上毒素的够成。

  药物与药物之间,有时候只需要稍稍加以改动,便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就如戚宝儿现在!

  她鞭子上的毒的效用未变,但是解药却不再是戚宝儿的血液了!得重新配!

  想让她中毒,那她就让戚宝儿先尝尝中毒的滋味!

  要解药?

  夜月魅冷冷一笑,当她是做慈善的么?

  “这个……”

  遭到夜月魅婉言拒绝,圣伊杰的面上有些泛白,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拒绝他!

  特别是当他还这么低就,对对方还有好感的时候!

  因为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实力,还有天才的名号,天圣朝哪个女子不对他倾心?!

  只要他稍微示意一下,就会有无数的女人匍匐在他脚边听他的指挥。

  有时候,只需要他的一个笑容,就能使崇拜他的那些女子高声兴奋尖叫,对他百依百顺。

  而这个女子,偏偏不吃他那一套。

  圣伊杰有些愠怒,却拿夜月魅无可奈何。

  夜月魅瞟了戚宝儿一眼,又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几人无缘无故闯入这里,我就不追究了。要救她,就赶紧离开此处去寻高级炼药师,否则晚了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我不是炼药师,自然不懂她的毒。”

  “耽搁了时间,到时候毁了容别来怨我。”

  圣伊杰抿了抿唇角,原本他还有点疑虑,想要将这女子制服带回镇仙派。

  只要将她控制住了,不怕戚宝儿的毒解不了!

  重要的是,他会有机会接近她!

  凭着他的相貌风度,让一个女子倾心很容易!

  那个傻女不就是对他白般的讨好么!

  就在他连一个脚趾头都不想给对方的情况下,他那未婚妻都已经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了。

  可想而知,圣伊杰对女子的吸引力之大!

  征服红衣女子,他很有信心!

  不过,此时他不得不替戚宝儿考虑了。

  这红衣女子说得很有理,她不是炼药师,而戚宝儿中的毒是她自己的毒,至于戚宝儿为什么解不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红衣女子不会解毒是正常的。

  若她是炼药师,还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

  炼药师可是各大势力争抢的极品人才!

  所以,她不会是炼药师,更不可能解毒!

  而戚宝儿脸上的毒耽误不得了!要是戚宝儿真的因此而毁了容,他可就麻烦了。

  圣伊杰彬彬有礼地对着夜月魅拱了拱手,“既然此处是姑娘的地盘,我等就先行离开,不打扰了!后会有期!”

  先处理了戚宝儿的毒,再回来找她又有何妨!

  圣伊杰要离开,戚宝儿不愿意了。

  “大师兄!那个女人把我害得这么惨,你不替我报仇?”

  “她毁了我的脸,你帮我杀了那个贱人!”

  “我要她魂飞魄散!”

  “大师兄!”

  圣伊杰停下了脚步,负着手淡淡地扫过戚宝儿。

  卧龙山藏龙卧虎,这个女子身份不明,还非常的神秘,现在来浪费时间与她周旋?

  说实话,圣伊杰挺想与那红衣女子周旋一下的,可是戚宝儿……

  他冷冷地问道:“你的脸真的不想要了?”

  现下最迫切的是回去解毒!解毒!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