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大战-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14 大战

  是那个男人。

  远远地,夜月魅看着他的俊容上有些氤氲的怒气,连容貌也没有遮掩。

  不过她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刺玫的追杀近在咫尺,她体内君燃的灵气也即将用完。

  等到灵气彻底用完的那一刻,就是刺玫追上她之时!

  君燃抬眼就看见了朝着他疾驰而来的夜月魅,那一刻,他的心情异常的愉悦。

  这女人跑这么快,是因为看见他了吗?

  他比起那些死尸,比起那个被她带走的子来说,的确是最合适的。

  她还算是知趣。

  他微微勾起唇。

  “你体内的毒……”

  话还没说完,只见夜月魅从他身边飞速掠过。

  “帅哥!救命啊!”

  “你要是不救我,我就宣告世人你两腿之间的那玩意儿有隐疾!”

  夜月魅逃跑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从君燃身边刮过,她的声音亦湮灭在残风中。

  紧接着,强烈的劲风就冲着君燃迎面扑来,他根本来不及多想,也顾不得夜月魅说了什么,本能地上前拦住了刺玫,与她打在了一起!

  这女人是在被人追杀!

  还是个人族不可能存在的强者!

  一条烛龙而已,对于他来说算不了什么的。

  但是,这女人怎么惹上的这么一个强者?

  身后没有了追逐,夜月魅体内的灵气也宣告用完,便躲开两人在不远处观看。

  夜月魅不由得感叹。

  我滴个天!

  这男人的实力当真是变态。

  他面对的可是上古烛龙,那可是天渡以上的存在!人族的顶级修炼者都不能奈何的角色!

  他居然能够轻松抵挡!

  若是夜月魅没记错,龙是由有奇缘的蛇修炼蜕变而成,汇聚天地灵气,修炼极其不易,能够修成人身的龙更是少之又少。

  龙这个物种,在九州很特殊,是妖魔仙三族之外的存在。

  它们能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一般来说,这种物种都是非常的强大。夜月魅游历遍了妖族,见过的龙族,也只有白龙霄云一人而已。

  当时,霄云刚修成人身,修为已经深不可测。

  像这样的龙族再无第二者。

  如今,夜月魅在人族不止遇到了一条能化为人身的烛龙,还遇到了能与之匹敌的人!

  况且,那个男人的伤才刚刚稳定下来,实力不足一成,居然也能抵抗上古烛龙之威!

  夜月魅不敢想象他实力鼎盛时期的状况。

  只怕是当年的妖王,也不能与之抗衡。

  他会是什么人?

  真的是人族?

  在夜月魅震惊期间,卧龙山的山头已经被刺玫与君燃打斗掀起的灵气波动削平了方圆千里。

  自然,跑得慢的修炼者早已尸骨无存。

  山头与山头之间,毫无生气可言。

  无论是修炼者,还是邪灵亡灵死灵,都销声匿迹。

  夜月魅勾唇浅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邪魅的眼角露出一丝温暖之色。

  看来她没有找错人。

  这男人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般恶劣。

  她的身上,浮着一层淡淡的光芒,正是这一层光芒,保护了她。

  那个男人留下来保护她的结界,让她不至于在这一场大战中受伤殒命。

  夜月魅原本可以乘机跑开,无论是刺玫,还是那个男人,到时候都找不到她。

  因为她身上披着的霞光,夜月魅留了下来。

  经过此等恶战,男人的伤势十有八九会复发。

  到时候,无论是他胜,或是刺玫胜,男人都会很危险,她都不能走!

  她要坚持到最后。

  况且,直觉告诉她,那男人不会输。

  君燃与刺玫的战况已经接近尾声,刺玫明显不是君燃的对手,几个回合后陨落在了卧龙山中。

  君燃也消失不见。

  夜月魅身上的霞光消失,这说明那个男人加在她身上的结界没有了,他也许是故意撤了结界,也许是伤势复发,力气用尽,不得不如此。

  夜月魅不禁担心起来。

  她开启瞳术,在附近的山头上疯狂的寻找。

  终于,在一个幽暗的地下洞窟内发现了君燃的身体。

  君燃已经万全失去了知觉,躺在乱石堆中。

  周边环境的凌乱,丝毫不影响他的惊世容貌与高贵气质。

  仿佛,他就一颗明珠,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发光。

  就算是再黑暗,他的光芒都不会逊色。

  夜月魅上前探了探君燃的气息。

  果然如她所料,他的伤势复发了。

  好在她上次替他疗伤时稳固了他体内的经脉,不至于让他身体的血液与经脉混为一体。

  这样的情况,比之前好多了,身体的损伤不是太大,灵魂也没有离体。

  夜月魅不做多想,就开始着手治疗君燃的伤势,同时,将他的经脉再次加固。

  无论哪个族修炼,经脉都是根本。

  只要经脉的资质好,修炼自然水到渠成。

  不过,这个男人的经脉,夜月魅探测不到。她能到达的,只有他经脉的边缘而已。

  再往里走,就是混混沌沌一片,无论怎么看都看不清。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经脉强大异常,且灵气充沛,才能支撑他此等残破的身躯。

  “君燃……”

  君燃睁开眼眸,缓缓吐出两个字。

  夜月魅心一惊,慌忙从他体内退出。

  原本以为他至少还要一个时辰才会苏醒。

  毕竟夜月魅体内的力量不足,治疗起他的伤势来也没有之前那么顺畅。

  他的伤还没好,他居然醒了!

  夜月魅不知道的是,君燃根本就没有完全昏睡过去,早已察觉到了她的到来。

  正因为是她,所以他没有动。

  他想知道,她会对他干什么。

  原本以为会有意外发生,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开始给他疗伤!

  君燃心里有些不甘。

  但还好,她至少还有些良心,没有溜掉,或是对他不利,否则,他分分钟将她……

  君燃咽下了胸中的气,又道:“本尊君燃。”

  夜月魅翠绿色的瞳眸睁开,他在说他名叫君燃吗?

  “嗯,知道了!”

  君燃是吧?

  夜月魅站起身,却没想到给君燃疗伤用力过猛,体内气血不足,一个踉跄朝着他扑了过去。

  好死不死地,她不止直直地将君燃扑到了,还将她的唇贴在了他的唇上。

  四目相对。

  冰冷的唇瓣相触碰。

  一时之间万籁俱静。

  夜月魅浑身僵硬了。

  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与君燃相接触。

  但她上次完全是无意识的!

  这次,是在两人都很清醒的情况下!

  她的一举一动,无不是对君燃天大的冒犯!

  眼看着君燃幽深沉稳的黑眸刹那间变了色,风起云涌。

  夜月魅在心中哀嚎。

  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下,可怎么办?

  她又将君燃非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