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想与谁退婚,就与谁退婚-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104 想与谁退婚,就与谁退婚

  “像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关鸟笼!”

  君燃眸色一暗,正准备一巴掌挥过去,却被夜月魅拉开了他放在她腰间的手。

  “这是我的事,我希望我自己来处理。”

  夜月魅没有依赖别人的习惯,就算是她最亲近的人也不行,更何况君燃与她也还没达到那种地步。

  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前些天还在对她喊打喊杀,现在又贴上门来提亲,夜月魅实在是看不懂。

  若是君燃出手,此事应该很快就了结了,但那样她又会欠下一个人情。

  她不愿意君燃插手。

  君燃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夜月魅,猛地撤了手,哼了一声,一甩衣袖,大步走向殿中主位上,坐下。

  看在月月的面子上,就暂且绕过这群人!

  但若是月月处理不好,他不介意背后下手!

  端木燕霓当即就绿了脸。

  按理说,这里权势最大,地位最高的人应该是她这个皇后吧!她还没坐呢,这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跳梁小丑居然就上去了!

  这显然是没将她放在眼里!

  “大胆!你到底是谁?竟敢如此目中无人!本宫乃天圣朝皇后,这里哪里有你坐的份!”

  端木燕霓刚上前两步,就被风魂拦住了。

  他指了指魔域的人,道:“无论是在哪里,都是强者为尊,就凭你,打得过我们这里的谁?”

  君燃只是淡淡的瞟了端木燕霓一眼,不语。

  要找茬的人,自然有牧云和风魂收拾,哪里轮得到他!

  别说在人族了,就算是上三界,他想怎么样有人拿他有办法吗?

  一个人族的蝼蚁也敢在他面前叫嚣,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经过风魂这一提醒,所有人才注意到,这个刚来的霸道男人所带的仆人,每一个的修为都深不可测。

  特别是他身边的两侍卫,更是已经达到了巅峰!

  至于是天渡什么级别的,尚未可知。

  就算是人皇出动,也不见得会有这样的队伍护驾!

  所以,这个男人有他狂妄的资本!

  能与天圣朝皇族比肩!甚至隐隐有着超越之势!

  特别是圣优果,在意识到这一点时,看向君燃的眸光更加炽热了。

  也不知道这男子是哪个帮派的?或许是这些年隐世的门派,所以没有人知道。

  这样的人,正好能配上她这个天圣朝最尊贵的公主。

  除了她,谁也攀不上他!

  她是天圣朝除了她母后外最尊贵的女人!

  风魂制止端木燕霓的同时,也对端木燕霓施加了精神压力,让她不得再上前。

  端木燕霓出来,身边并不是没有护卫,相反的,除了明里的人,还有暗处的高手!

  可是,那些高手还没反应过来,风魂已经将端木燕霓控制在手中了!

  端木燕霓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的修为可以完全碾压她所带来的人,天圣朝皇族的暗卫,至少都是灵尊级别的,她能怕谁?

  除了魔域的那一位,天圣朝没有人能与皇族圣家的实力比肩!这也是端木燕霓肆无忌惮的最主要的原因!

  这个男人算哪根鸟!

  她愤愤地转身,怒道:“无论你们是谁,也无权干涉皇家内部事宜!夜月魅是三皇子定下的妾,如今失了身,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

  君燃神色淡淡,依旧没有言语。

  好吧,看在月月的份上,他先忍了!

  再忍一下!

  牧云也觉得奇怪,按照他们家尊主的脾气,这女人早就应该被拍成渣渣了,怎么到现在还由她在这里乱放屁!

  他看了看君燃,又看了看夜月魅,有些不明所以。

  好吧,他承认,自从诡医出现,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们家尊主了,而这口气,凭着诡医的血气方刚,应该不能忍吧!

  不过……

  主子不说话,不代表他也哑了。

  牧云与风魂并肩而立,冷哼一声,道:“三皇子定下的妾?夜老爷子不是还没答应吗!凭实力,你带来的人比不过我们。聘礼?麻烦让人出去清点清点数量,你带来的聘礼会让夜老爷子心动吗!”

  “你们那点子订婚信物,我们家主人随手都能赔得上,夜大小姐最后是谁家的,还不一定呢!”

  “你说是也不是?夜老爷子?”

  君燃点点头,换了个坐姿,赏了几个赞赏的目光给牧云。

  月月不让他插手,他的手下总可以吧。

  见端木燕霓被君燃的两个仆人拦住了,圣优果也上前去帮端木燕霓。

  论财力,绝对没有人能超过皇族!

  这个男人的实力虽强,但他的财力肯定比不上她们家!

  更何况,她母后刚才要的可是百件仙族之物!

  谁能瞬间拿得出来!

  “先不要说聘礼,一百件仙族之物,你们能拿出来吗?如果拿不出来,夜家与皇族的婚姻是退不了的!就算是你们有再多的聘礼,也无济于事!”

  圣优果笑得开了花,这个世上,没有谁能拿出一百件仙族之物!

  就凭这一点,夜月魅就死定了!

  她始终逃不出她的掌心!

  “你们皇族失德,还要什么赔偿!这也太不要脸了!就算是我们有,也不会赔!”牧云一边说着,一边指使魔域的人打开他们带来的小部分聘礼。

  “这是我们家主人送给夜家的聘礼!数量比你们多了十倍!至于质量么——”

  “自己看!”

  “唰——!”

  一个箱子被打开。

  顿时,整个房间都被祥云照亮。

  箱子里每一件物品都是高于人族的宝物!

  灵气充裕!举世罕见!

  牧云冷笑道:“这个箱子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夜老爷子若是收下了我们家主人的聘礼,想与谁退婚,就与谁退婚!”

  “谁也不能逼迫夜小姐!”

  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觉得不可思议。

  箱子里装着的都是高于人族的宝物,也就是妖魔仙三族之物了!

  还都是上三界的极品!

  这个箱子里任何一件物品拿出来,都足以搅起一方风云!

  拿来抵一百件仙族之物,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而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箱子而已,是所有聘礼中的冰山一角!

  后面,还有浩浩荡荡的好几百马车!

  这足可以买下整个天圣朝了吧?!

  这个坐在上位上,容色淡淡的男人,到底是谁?!

  居然有如此大的手笔!

  圣优果手中的帕子都快被拧断了。该死的夜月魅,居然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勾搭上如此财大气粗有实力又有姿容的男人。

  怎么她就遇不到呢!

  嫁给这样的男人,该多风光啊!

  足可以站在天圣朝的巅峰了!

  可惜,他看上的不是她,而是夜月魅。

  那样的话……

  “啪!”

  圣优果手中的罗帕终于碎成了渣渣,她的眼光泛出恶毒的光。

  她是天圣朝最尊贵的公主,是她的,跑不了,不是她的,她也要得到!

  她就应该占有世上最美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