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毒发了-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10 毒发了

  天邪子要教她功法,定会开出条件!

  夜月魅的幽眸渐渐变得深沉。

  她的前世,就是因为接受了前任妖王的好意,修炼了妖族王室的功法,然后……

  差点赔上她的一辈子!

  这种平白而来的好处,她有一次经历就已经足够了!

  “条件么……”天邪子嘿嘿一笑,原本堪比城墙般厚的脸皮竟然破天荒地薄了一次,说得异常的委婉,“没有条件,但是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事成之后可以帮我轰一轰这葫芦。”

  原来如此,夜月魅就知道,天邪子在打她的算盘。

  想出来,现在可不行。

  留着天邪子,她还有用呢!

  谁叫他强行让紫金葫芦契约了她!

  这个代价,他得付出!

  她夜月魅可是那种有仇必报,有过节必须追究的人!

  “我不想学。”

  夜月魅说完,双手一劈,大树被劈成了两半,其中一半分成了许多的块漂浮在她身边。

  木块经过她的改造与转化,瞬间变成了好几十把微型的手枪!

  夜月魅再一用力,将她体内的灵气注入手枪中,冲在前面的一批死灵就被灵气弹打得魂飞魄散。

  浪费灵气?

  那么她就有那么一种方法不浪费灵气!

  不使用任何功法也能做到!

  这下轮到天邪子咋舌了。

  九道宫,以炼器出名,千年前在仙族四大门派中占了一袭之地,甚至隐隐有独占鳌头的趋势。

  而天邪子,则是九道宫掌门!仙族最厉害的炼器师!

  女娃那一招,很明显是炼器!

  能瞬间制造出驾驭灵气的死物,连地级法器都比不上,却有着能轰死死灵的威力!

  这未免也太逆天了!

  要知道,刚才那被死灵追杀的子身上那么多的地级法宝都仅仅是能抵挡死灵一会而已。

  而夜月魅炼出来的普通物件居然能利用灵气打死死灵!

  这是何等的威力。

  我滴个天!

  天邪子觉得他有了个了不起的发现。

  他们九道宫后继有人了!

  对!

  九道宫有希望了!

  只要他收了女娃,还怕九道宫不会崛起?

  就凭她炼药的天赋,炼器的天赋,只要他好好的加以引导,将来一定能成大器!

  然后,振兴九道宫!

  天邪子在紫金葫芦底部激动地跺着步,盘算着怎么收夜月魅为徒,联想着九道宫的未来。

  夜月魅则在外面聚精会神的对付死灵。

  此时的她哪里有空去管天邪子在想什么!

  寒纪也见识到了夜月魅身边的那些不明物件的威力,她这么随便捏出来的东西,可比他身上的东西好用多了。

  重要的是,这么漂亮的仙女姐姐,一定是上天派来救他的!

  刚才他远远地就看见了她,只觉得她出尘的美丽。

  那样的女子,只可远观不可靠近。

  而寒纪身上有剧毒,身后又有死灵追逐,所以他选择了远离她!

  现在,她要他身上的所有法宝!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莫名的,寒纪就是觉得夜月魅特别的可靠。

  再说了,这些法宝已经没有了灵气,也就失去了使用价值,比一堆破铜烂铁还不如。

  他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给你!仙女姐姐!”

  寒纪抬头仰望着夜月魅,天真纯洁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

  夜月魅扯了扯嘴角,头上滑下一大滴汗水。

  仙女姐姐……

  这个称谓还真是……一言难尽……

  与她很不相符!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硬是要让她当什么仙女姐姐,她自认为她的脸皮没那么厚。

  不过,此时夜月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天邪子说的很对,节约使用灵气。

  逃出这个卧龙山,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在她的身体没有调理好之前,君燃残留在她体内的灵气可谓是弥足珍贵了,这一路行过去,说不定就会遇上危险。

  比如说忽然冒出来的被死灵追杀的寒纪。

  夜月魅也不多说,不客气的接过寒纪丢过来的各种法宝,紧接着就往里面注入灵气,然后,摆出阵法!

  刚才她进入了君燃所布置的阵,来回一趟已经将布阵的关键看得一清二楚。

  按照他的手法再摆一个出来,对夜月魅来说不是难事。

  关键是,那个阵拿来对付这些死灵,正合适!

  先是将他们圈禁,然后绞杀!

  夜月魅布置完阵法,拉起寒纪飞速向前。

  “快走!”

  寒纪缩了缩手,想要将他的手抽回来。

  他全身带毒,要是让仙女姐姐中毒了,可就是他的不对了。

  若是寒纪脸上没有绷带,就可以看出他的脸已经红得没了底。

  “仙女姐姐,我……”

  “别说话!死灵太多,那个阵法中的灵气有限,杀不完的,我们得趁现在赶紧离开此处!”

  夜月魅从君燃那里学来的阵法很厉害,她虽然能完整的照搬,并且加以改动,但是她不比君燃,可以在阵法中注入无穷无尽的灵力!

  她的阵法只是临时的。

  灵气用完,阵法自然就没了!

  那些托起阵法的地级法宝也就从此作废!

  而这一点时间,足够她与寒纪逃离了。

  “那个,仙女姐姐……”寒纪吞吞吐吐地。

  被仙女姐姐拉着的感觉很好,他真的要告诉她,他全身带毒吗?!

  “仙女姐姐!”

  “好了,别叫了!”夜月魅挥挥手,将她的芊芊五指张开在寒纪面前,晃了晃,“你是怕我中毒是吗?别担心,你的毒对我来说没用!”

  寒纪瞪大了眼看着夜月魅,怎么仙女姐姐不怕他的毒呢?

  对了,她是仙女姐姐,当然很厉害了!所以才不怕!

  寒纪这样想着,不再犹豫,跟着夜月魅往前飞奔。

  在两人拼命逃亡的空挡中,夜月魅找机会抹去了寒纪体内的扬生之气,以免阵法中逃出来的死灵再次跟上来。

  两人转过一个树林,天色募地暗了下来。同时,周边天旋地转,山体震荡着下陷,夜月魅与寒纪同时落入了一处黑暗中。

  这里是一处埋于地底的残破大殿,四处都破烂不堪,暗无天日。

  “仙女姐姐,我……”

  寒纪刚说出几个字,就一头载到了地上。

  此处虽然黑暗,并不影响夜月魅视物。

  她掂了掂寒纪的身体。

  幽瞳一暗。

  这子是毒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