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榕树下的秘密 四-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九十二章榕树下的秘密 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哼,虽然我们只有天龙会三分之一的势力,但已经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是时候了!我等了二十年,终于要把这笔账算一下了”聂磊沉吟了好一会才缓缓道出来。

    聂云问道:“爹爹这话何以见得,以我们目前天龙会三分之一的力量和他们夫妇三分之二的对抗,谁都知道这是稳输的,如果失败了,我们这些年来的部署不都白费功夫了吗?”

    聂磊狠声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何况只要岳中群死了,天龙会群龙无首之下,我们掌握的三分之一已经足够号令整个天龙会了,至于独孤飘雪她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武功平平,不足为虑,识相一点还好,否则,我要她受万人。”

    聂云道:“爹爹是要杀了岳中群?”

    聂磊道:“不错,我们支持里了他这么多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也风光了这么多年了,是时候去见见阎王爷了,二十年前我就预料到他回反口不认账,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就把你送到他的身边,一来是为了取消他对我的疑心,而来是想通过你来掌握他的天龙会,现在看来,我的眼光是正确的,否则我们起事就难了!我们的势力,不能过早暴露,二十年来,那人一直都以为我没有死,没有一刻不在名擦暗访,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被会被他发现的,以他宁愿杀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人的性格,我们绝对是不能幸免。所以我们起事想要成功就必须暗中掌握了天龙会,因为天龙会几乎是江南的老大了,控制了天龙会江南就垂手可得。到时候,以此为据点,再直上京师,那就大事成矣!现在天龙会人多势众,在江南已经是只手遮天的存在,本来我以为还要等几年,现在已经不用等了,只要收服了天龙会,再加上我们本来的势力,成事并不难。所以岳中群一定要死,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岳中群把天龙会借给我用,如果他借给我,那我还能让他做会主,不过他现在明显是想不认账了,他要找死就怪不得我了。我等了二十年了,我们现在羽翼已丰,如果不把那撕拉下台,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聂磊说得意气风发,却不知道,就在他的这间石房的隔壁,他的妻子正任剑无痕为所欲为。

    紫萱夫人的已经被剑无痕调拨到了极点,但当看到剑无痕把那活儿淘出来后,身体不禁打了一个激灵,顿时微微清醒了过来。但也只能在剑无痕的怀里无力的挣扎,刚才被剑无痕弄到,她已经全身酥软,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听到聂磊父子说出了那么多的秘密,剑无痕也很好奇,而且从那一句“如果不把那撕拉下台,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看样子,聂磊现在的势力已经很大了,但却还不足以对付“那厮”,那证明了聂磊要对付的人,必定不是简单之辈!对于那厮是谁?剑无痕心中微微有了一个答案,而且听起来,聂磊可能不是他的真名,他应该是为了逃避那人的追杀,所以干脆隐姓埋名起来默默发展势力。而过了二十年,势力终于初长成。

    “紫萱姐姐,原来,聂伯伯是坏人呢,他居然要杀了我师父,夺取我师父的天龙会,你说我该怎么办?”剑无痕似怒非怒的道。

    “我——我”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剑无痕,因为她也根本不知道丈夫为什么会这样,她现在才知道自己真的根本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丈夫,丈夫和儿子策划了这么久,却将自己瞒在鼓里,难道丈夫和儿子都把自己当成外人吗?想到这里她,心酸不已,而且丈夫二十年来都没有宠幸过自己,是不是他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以前她还可以安慰一下自己,不是的,丈夫很爱自己的。但现在她终于发现丈夫还有很多东西是瞒着她的,如果夫妻之间有太多的秘密的话,那还做什么夫妻,她顿时心灰意冷了起来。

    剑无痕用力分开紫萱夫人的双腿跪在紫萱夫人两腿之间的地上,把他的家伙对准了紫萱夫人的洞口。可他并不急於插入,只是不断用磨擦紫萱夫人的口,弄得紫萱夫人一阵酸软,马上又兴奋起来,不争气
烟视媚行帖吧
的又流出了银水。这时紫萱夫人终于知道自己是摆脱不了被人奸银的命运了,顿时停止了挣扎,想到自己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洁身自爱,没有做出一点对不起丈夫的事情,现在却要在丈夫和儿子的隔壁被人施银,虽然她怨自己的丈夫没有宠幸她,也恨丈夫又很多东西都瞒着她,但这都不是她出轨偷人的借口,她是应该高贵端庄的淑女,她是一个贤妻良母,她不是无耻荡妇,要她欣然接受男人的奸银,这根本不可能。

    当剑无痕正想进去的时候,发现紫萱夫人的身子软了下来,似乎是想接受剑无痕的进入,剑无痕一时欣喜若狂,就要狂攻猛打,却看见了紫萱夫人心如死灰的事情以及空洞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死人,没有一点生气,要剑无痕奸尸,他真做不出这种事。看到紫萱夫人这种表情,剑无痕一方面感到了愧疚,因为是自己控制了自己的**才会忍受不了想要插她的小的,但另一方面剑无痕却感到无比的愤怒,不就是被我插一下么?用得着这样吗?何况自己还没有进去,难道让我爽一下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么?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有头面的人物(他是指自己被称为天下第一聪明人这件事),不过他的确是无耻,明明是盗版,也盗版得这么理直气壮。虽然剑无痕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样子,看到她漠然的准备接受自己进入的样子,他感到很愤怒,但他还是没有对紫萱夫人发怒,对一个女人发脾气,不是他的作风,在他的心中,女人都是用来“爱”的。)

    “紫萱姐姐,你不要这样,我答应你,只要你不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就不进去了,看到你心中这个样子,我比你还要心痛”剑无痕终于说出了自己不想说的话。放过面前这个绝色,需要多大的忍耐力以及多大的勇气,看剑无痕现在的表情以及滴血的心就知道了。他一想到自己要放弃紫萱夫人,他就一阵后悔,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他没有理由再反对吧!

    紫萱夫人听到剑无痕的话,眼睛终于恢复了神采,脸色也不在是没有血色的苍白,有了一个人的样子,但她没有说话,只是眼睁睁的盯着剑无痕,似乎是想剑无痕再说一次,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这个恶魔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剑无痕无奈的忍着快要焚身的说道:“你放心,我说不动你就不会动你,我是害怕你再那个样子了!”听到剑无痕这样说,紫萱夫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正想向剑无痕说声谢谢的时候,发现剑无痕脸部那狰狞的表情,以及那通红的眼睛,一时被吓了一跳,担心问道:“你怎么样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见到剑无痕总是在关键时刻,为了她着想而停下来,她当然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刚才在树上剑无痕就没有动她,而现在也忍着没有强行动她,证明剑无痕是关心她,在乎她的。现在看到剑无痕这个样子,她当然也关心。

    剑无痕无奈的苦笑道:“我还能怎么样,煮熟的鸭子飞了,我当然难受,难道你会同意吗?”说到这里,看完后极为难受的呼出了一口热气,喷到紫萱夫人的脸上。紫萱夫人能感受到剑无痕的痛苦,但又不知如何帮他,问道:“你为了我的感受这样,我——我很感动,但我真的不能和你——和你做出那种事的,我有丈夫,虽然他有很多事都瞒着我,但他总算是对我不错,而且我儿子又是你的师兄。说到这里她的脸蛋红了一下,因为她想到了儿子想要杀师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她也不知道在她面前衣服乖巧样子的聂云会是这种人,看来她是太单纯了!不过世上的母亲都这样。紫萱夫人继续道:“要我和你做那事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除了那件事,你要我坐什么,我都愿意,就算像刚才那样,我——我也答应你了!”想到刚才在树上,在聂磊的头顶上舌交的那种快感,她下边又开始了流水潺潺了!她这样说,不但是感激剑无痕对她(吊下留情)还是因为她也想要了!反正已经做过了,在再一次有何妨,只要不进去就行了,她这样安慰自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