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榕树下的秘密 三-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九十一章榕树下的秘密 三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紫萱夫人那曼妙玲珑的身材被衣服紧紧包裹着,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充满了无比的诱惑,看得剑无痕大流口水,眼神越发变得炙热了起来。剑无痕感受着那充满曲线美的魔鬼身材在怀中扭动所带来的阵阵快意,胯下的活儿更是暴涨三寸,顶在她的小腹之上。她的皮肤光滑细腻,透过她的无意间敞开的领口中,剑无痕更是看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嫩的硕大玉峰,而且那两只甚至在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是不是在想剑无痕招手,希望剑无痕再次攀上细细搓揉。但剑无痕没有思考过是不是这个问题,因为他已经认定她的就是在不甘寂寞,想让他再次揉捏了,他找到了一个很的借口,那就是刚刚经过他的之后,她的食而知味了,还想要他再蹂躏一次。剑无痕兴奋的再次攀上了她的酥胸……她的玉峰很美,浑圆,柔软异常,那种舒适感令剑无痕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与**。高耸雪白的**挤成了一道极深又紧密的,那阵阵扑鼻的**与那还没有散尽的靡香令他全身血液加速流窜!

    “啊!不要!放开我!”回过神来的紫萱夫人马上想要挣脱紧抱住自己的男人。她的芳心跳动得十分厉害,剑无痕那充满男人阳光的独特气息飘入她的琼鼻中。剑无痕的怀抱很舒服,让她感到很有安全感,剑无痕的大手似是有一种神秘的魔力,总是让她感到情难自禁,甚至忍不住轻轻呻吟出声。但她不得不推开这个男人。因为,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在隔壁,就算她的丈夫和儿子没有发现,但她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在丈夫和儿子的旁边和另一个男人欢爱,对于她这么一个端庄高雅的淑女来说是不可思议的,要是以前,她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知道世上还有这种事发生,在她的世界里根本没有这种事会出现。于是她努力推开剑无痕,发现无用后,便用自己的手抓住剑无痕的魔爪,意图拉开,但渐渐的她竟是改变了运动方向,不是向外拉而是向内压,她的手渐渐的由拉到压了,将剑无痕在自己身上施的手压在自己的之上,口中不时呻吟出声,很明显她动情了!

    发现紫萱夫人的异样,剑无痕更加兴奋了起来,一把抱起她那高挑柔美的娇躯,一手扶着她的柳腰,一手抓住她的玉足用力分开,并让其环住自己的虎腰!剑无痕脸上露出了十分得意的神色:我让你舒服吧!

    “你——你别这样!”紫萱论夫人慌道。

    “别这样?你要我哪样?这样不是很好么?我看你很舒服的样子呢!”剑无痕怎么会理会她的挣扎,这只能让他的**更加的炙热而已。紫萱夫人虽然刚才和剑无痕进行六九式这种羞人的姿势,但也是用自己的清白来换取的,此时让她当着丈夫和儿子的面前跟他这样亲密接触实在是让她感到了无比的羞愧,但她心中却另外浮起了一丝连她也没有察觉的兴奋感,同时她感到了一种心悸,她真的怕剑无痕不顾一切在这里要了她。身为人妻人母的她居然给一个比起自己的儿子还要小很多的小男孩这样羞辱,而且,丈夫和儿子就在隔壁的石洞里,这让她觉得就像是在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面前和别人偷情似的,心慌之余感到了一种巨
小红帽遇上大野狼无弹窗
大的刺激感,刚刚还没有消退的快感又重新袭击她的心房,她快要崩溃了!那是一种难堪,是娇羞,是愧疚,是紧张,是刺激……紫萱夫人此时的芳心就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各种滋味混合在一起,就是三原色能够化成所有的颜色一样,千般滋味袭击她的心房,幽谷之地又开始了动态美景,滋润出不少琼浆玉露,那种催情的芳香飘散在空气中,使两人都渐渐开始了意乱情迷。

    剑无痕凝视着她的眼眸,柔声道:“从你的身体我能够看得出,你渴望的是什么,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样你只会更难受,你也可以活的很幸福的,你应该享受这种幸福,你应该追随自己最真实的感受,给我,好不好?”

    “我……没有!”紫萱夫人娇羞无限地别过头去,双手有点无措,也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可是,在现在的这一种氛围之下,她浑身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剑无痕的话让紫萱夫人羞得满面通红,可是他的粗重的气息吐在紫萱夫人耳后让紫萱夫人产生一种酥痒难挠的感觉,让紫萱夫人生理上更加兴奋了。剑无痕身经百战,已经为何花丛老手,下手不轻不重,深有分寸,紫萱夫人多年没有经过滋润的娇躯自然是敏感无比,直被剑无痕弄得y水不断。说实在的紫萱夫人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上仍然十分厌恶,但紫萱夫人自己心理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开脱,羞辱感也就减低了不少。

    剑无痕又抠又摸了一会儿,伸手到紫萱夫人身上想解开紫萱夫人的肚兜,紫萱夫人下意识地紧靠住石墙使他并没有成功。可是有用么?剑无痕伸手到紫萱夫人之间,心剑默发,一道无声无息的心剑把那细细的带子一下就挑开了,就像是凭空被裂开似的。此时紫萱夫人的肚兜顿然向两边分开,白嫩的完全外露,这令剑无痕更加兴奋,紫萱夫人能感到剑无痕粗重的呼吸吐在自己的脸上,不由感到一阵眩晕。

    紫萱夫人感到胸前那冰凉的感觉更加惊恐了,起来,彻底失去了仅有的一点点反抗的斗志,任由那剑无痕从自己腰两边又把自己的小亵裤一前一后用心剑割成两片。她是惊呆了,想不到剑无痕居然还有这种脱衣服的无耻神功。

    这时紫萱夫人已近乎全裸,完全失去了反抗任由剑无痕随意蹂躏,内心一片空白,只是不时地发出一些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哼哼声。剑无痕一左一右地搓揉着紫萱夫人的,并轻捏紫萱夫人已变硬的,还不时低头用舌头舔。

    紫萱夫人被剑无痕搞得又痒又舒服。剑无痕看到紫萱夫人已差不多了,於是,那剑无痕把那满是酒味的嘴凑向紫萱夫人的嘴,紫萱夫人厌恶地转头避开,他粗鲁地抓住紫萱夫人的头发强行吻了上来,舌头迅速钻进紫萱夫人的嘴里,不停搅动紫萱夫人柔软的舌头。

    两手也没闲着,一只手不住地搓揉着紫萱夫人。另一只手也不甘示弱。

    紫萱夫人整个人一片空白,居然达到了极乐巅峰。**后紫萱夫人只觉得全身虚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剑无痕还不放过紫萱夫人,剑无痕迅速拉下他的裤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