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榕树下的秘密 一-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八十九章榕树下的秘密 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紫萱夫人惊呆了,此时他们俩的姿势实在是不堪入目,无他,此时两人的姿势正是无比消魂的六九式。剑无痕一只手抱着紫萱夫人的美臀,头往下吻着,一只手将她压到身下,逼她练习吹箫的功夫。

    而紫萱夫人正是垂倒于半空,只要剑无痕一放开,她就会跌下去。

    但她为什么会惊呆了呢?因为她看见了她的丈夫又回来了,而且向自己的方向走来,这简直吓得她六神无主,如果被丈夫看到自己如此不堪的样子,她不敢想象自己还没有勇气活下去!可是聂磊越来越近了,她的快感瞬间被木然代替。但剑无痕并不想放过她,而且更加大力的抱着她的头部快速的活动着,舌头也快速的收缩着。遇到这种情况,她哭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剑无痕突然的加速居然让她感到了强烈的快感,而聂磊就要到了,被聂磊亲眼看见她这种模样,她怎么敢面对二十年了对她嘘寒问暖的丈夫,所以她惊吓得忍不住哭了,无声的哭了出来,泪水顺着脸蛋流到口中,眼泪混合着剑无痕的丝丝的以及山上的水滴,她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似乎有点苦,又似乎有点甜!这时聂磊已经走近,但剑无痕的动作还没有停止。无奈之下她连忙紧紧的抱着剑无痕的双腿,不让他活动,同时用绝望而又期望的眼睛望着剑无痕,那是一种恳请的凄然的眼神。看到她的这种表情,剑无痕心有不忍,于是忍着巨大的,就是憋住,动作暂时停止在这一刻!

    聂磊已经来到,紫萱夫人大气不敢呼,眼睛更是紧紧的闭上不敢睁开,只能期盼聂磊不是知道她在这里特意来找她的,也期望聂磊只是路过或许呆一会就要离开,因为此时聂磊的头顶离她不过两丈的距离。幸亏紫萱夫人不是学武之人,并不明白,像聂磊这等高手,方圆百米的风吹草动都是瞒不过他的,除非她心脏停止呼吸,否则聂磊也会发现。如果她知道的话,羞不可耐之下,当场自杀也不是不可能。不过紫萱夫人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一个武林高手,而且是一个顶级武林高手。那为什么聂磊并没有发现他们呢?那是因为剑无痕此时再次进入到了那种金丹之境,早在聂磊返回之前他就了然于心。他以前都要进入女人的体内与她们双修才能达到这个境界,却没有想到这次只是六九式也可以达到,看到双修之道真是奥妙非常,吾将上下而求索啊!进入了这个境界,剑无痕就能很好的掩饰掉自己与紫萱夫人的气息,只要聂磊不向上看,都不会发现他的头顶上有人,但如果他要往上看,那谁都没有办法了,只能说是聂磊的悲剧了,以剑无痕的做法,必然是毁尸灭迹了!

    聂磊来到榕树下,并没有注写意到头上已经形成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这一棵巨大的伞形榕树就是他的绿帽,剑无痕不禁心道:所谓的戴绿帽可能也是因为有人在树上偷情被人发现才有这个词的吧。只是这些聂磊全然不知,只是他心中忽然有一种沉闷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很丢脸的事一样。

    “奇怪,怎么忽然会一种闷闷慌的感觉呢?”聂磊自言自语道,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妻子的身体对他儿子的师弟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秘密,剑无痕已经摸过他妻子的任何神秘景点,吻过他妻子的每一寸!而且他妻子此时就在他的头顶上
寻攻记笔趣阁
偷情,他却完全不知情。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见,但他就是没有抬头,自己的儿媳妇和妻子都被自己儿子的师弟给上了!而他这一个作为丈夫的男人却什么也不知道!只见他再树上某个不起眼的地方轻轻拍了拍,然后那颗巨大的榕树便出现了一个仅容得下一人的树洞,聂磊进去后,树洞便迅速关上。看来聂磊有不少秘密,剑无痕心道。在聂磊进入树洞之后,剑无痕便将紫萱夫人的身躯正横抱起来。而此时,紫萱夫人的心却无比的沉重,刚才那种偷情强烈的刺激感一方面让她感到了兴奋,另一方面让她感到绝望,她虽然还没有被剑无痕占有,但已经与被真正占有没有多少区别,该摸的他摸了,不该做的他也做了,就差最后一步了!而且他还将自己每一片都吻遍了,甚至还在自己那羞人的地方着,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她居然在丈夫的头顶上和别人做出这种事,如果刚才她的丈夫不介意的微微一抬头的话,她是不想活下去了!因为她本来就有想死的心了,试问,这让身为人妻人母的她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甚至,现在她的身体却依然在微微抽搐着,刚才剑无痕吻向她的造成的快感还在,那种强烈的电流还在连绵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心房,让她感到悲愤绝望之余还感到一种深深的羞意,这种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她甚至希望剑无痕还能用她的舌头吻她的,就算她也用舌头为男人做那事也无所谓!她越是这样想就越是害羞,她居然开始埋怨为什么丈夫要突然回来,让她不能继承享受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想到自己居然是这种把不知廉耻的人,她就一阵惊慌,脑袋一阵空白:不是的,我怎么是那种人?我怎么是哪种人?剑无痕抱着她跳到地上,将衣服穿上之后,

    便见到一丝不挂的紫萱夫人抓紧了自己的衣服,没有穿上,而是蹲了下来依靠在榕树旁绝望的抽泣着:“呜呜!你叫我以后如何面对他?……”

    剑无痕蹲在了她的面前,双手扶着了她的肩膀便搂进了自己的怀抱,温柔道:“我们并没有做出那事,你还是清白的!就算我们如此,刚刚……你不也是也感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幸福,不是么?难道你这些年来就不过要享受到这种滋味?你是骗不了我的,因为刚才看你兴奋的挺动着自己的翘臀迎合着我的石头,我就知道你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

    “你这个混蛋,不要碰我”紫萱夫人顾不得自己的羞意,粉拳不断的向剑无痕身上招呼去,他都那样竟然还要这样凌辱作践作践。虽然她自己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但当被刚刚想要她的男人说出这种话来,她还是感到无法接受,虽然他最后“悬崖勒马”没有对她做出最后的一步侵犯,但他已经将她的自尊磨得一点也不剩了,可以说在他的面前,她感动作践已经没有任何的尊严,她竟然用舌头着他的火热。她极是不相信自己是这种不知羞耻的,可是她知道他说的不错,所以她只好大力的用袭击的粉拳向剑无痕的身上招呼,来发现心中的羞愤。甚至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是,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种姿势会对男人产生多么大的吸引力,试想,如果一个貌似天仙的美女,裸的在你的怀中乱颤,你会怎么样?难道你会坐怀不乱?特别是那对波涛汹涌在居委会的胸膛压来压去。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还有什么比这更具诱惑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