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榕树上的秘密 二-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八十四章榕树上的秘密 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看到近在咫尺的美妇人,那双充满的眼睛越来越炙热了,似是要喷出火气来。剑无痕听着美妇人那小心肝砰砰砰的乱跳声,呼吸着美妇人急促呼出的幽气,闻着美妇人散发出来的体香,这都让他陶醉无比,而更加的炙热了,身体渐渐涌出了一股火气,鼻孔里也快要喷出火了,手上的力度也大了一些让紫萱夫人与自己更加接近一些。紫萱夫人委实是一个绝世,眼睛会放电,眉毛如画,肌肤是雪白的,脸蛋是的,樱唇是的,耳垂是晶莹的,玉颈是修长合度的,下颚尖尖的配合整张脸蛋,仿佛是鬼斧神工之作。而这么一个角色美妇人就在眼前,就被自己搂住,这让剑无痕备受煎熬。紫萱夫人皓齿紧咬着下唇,对于剑无痕那种极具占有欲的目光感到了十分不自在,那种眼神充满了占有欲,曾经混迹青楼的她当然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而且丈夫就在不远处,虽然自和他还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但自己和他如此亲密的躲在这里,她就一阵羞涩,就像背着丈夫偷情一样。何况此时自己的动作是这般的暧昧,为不掉下去,自己只能搂住她的脖子,而他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也搂住了自己的细腰,如此亲密的姿势如果被人看见,不以为自己是在偷情才怪。

    岳中群和聂磊并肩而走,一直来到了剑无痕跟紫萱夫人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聂磊羡慕道:“中群老弟啊,你这次收的这个徒弟不错嘛,竟然以一己之力破坏了黑手帮和冥水帮的联姻,而且还让李韵率领黑手帮全体投降,这可都是他的功劳啊。江南武林三足鼎立的状况,没想到被一个年轻人给破解了。”

    说到剑无痕,岳中群就心悦不已,他也为自己收到了一个足智多谋的弟子而光荣。可是他并不知道剑无痕是为了他的娇妻才愿意做他的弟子的,而且他的娇妻不知道和他的所谓怪徒弟通奸了多少回!岳中群笑道:伯通这孩子,确实有一点谋略,就是有点傲气。

    聂磊笑道:“年轻人嘛,都这样,想当年你不是一样的狂妄自大么?”

    两人皆笑了起来。

    聂突然不经意问道:“我说中群啊,我们俩都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你可知道,你知道我此次我为何事前来么?”

    岳中群想了想,他终究不明白聂磊为何在这个时候来天龙会,也不知道聂磊为何要来天龙会,因为以往日的情况来说他根本就不会来,而且据说他是足不出府的。如果说他来的话,就只有六年前聂云出事的那一天,他才急急忙忙的带夫人紫萱过来。

    “紫萱姐姐,你知道聂伯伯这次来做什么么?”

    紫萱夫人有点紧张而又愕然的回答道:“啊!我怎么知道,黑手帮刚刚宣布投靠天龙会之后,他就说要来天龙会了,只是我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平时他做什么事我也不知道的,这一次他本来也不打算带我来,只是我说想云儿了,所以他才带我一起来。”紫萱夫人觉得自己的芳心竟然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自己这么亲密的抱着一个男人,如果被人看
欲火焚身 (禁忌之一)笔趣阁
见会有什么感想?他们肯定会说自己耐不住寂寞,出去偷人吧?想到偷情这个词,她就一阵眩晕,丈夫就在不远处,而她居然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搂住,而且自己也暧昧的搂住男人的颈项。自己都四十多岁了,想不到还有这种小姑娘般的感觉,多少年了,自己的心一直是心如止水,没有一丝波澜,却没想到今天和这个男人躲在一棵榕树上会心跳加速。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冲击她的心房,就好像自己真的是背对着丈夫在偷情似的,想到自己的儿子是他的师兄,就更加感到一阵心慌以及刺激,她甚至发现自己心慌这种离开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刺激!在她的心底深处的黑暗一面却变得异常兴奋,虽然还没有发生过什么,但她已经想象到后果了!

    越是想象,她就越是羞涩,渐渐的脸蛋已经布满了红晕,双腿更是紧紧的夹住剑无痕的腰,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样一来就苦了剑无痕了,一个似是动了情的美女搂着自己的脖子,双眼更是在放电,一双修长的美腿缠在自己的腰上,而且因为她吊在自己的身上,剑无痕居高临下可以看到她衣服里的一条,里面的雪白最是令他舌干口燥,暴涨。试问这种姿势又有谁能够忍受?何况是剑无痕这个色胚子?

    剑无痕无意中的一瞥,眼球就离不开紫萱夫人胸前的那对挺翘高耸的,而且随着她的急促呼吸而一晃一晃的,里面的若隐若现,看得剑无痕的眼珠子都要跳进去一探究竟,那对大大的、白白的、嫩嫩的雪峰无时无刻不在勾起剑无痕的!的美妙强烈的冲击着剑无痕的神经,让他完全不能满足于视觉的欣赏,他还需要触觉的感受,他要将自己的大手伸到里面去,抓住那一对嫩球,轻轻的揉捏,细细的抚摸,感受着她的弹性、体会她的柔软,他就只是想想都一阵火气,而且心底深处的已经是越烧越旺,在美妇人喷出一口充满芳香的兰气之后,剑无痕就爆发了,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手伸到紫萱夫人的之上,隔着衣服细细的感受着她的美妙!

    岳中群说道:“请恕中群不才,我还真不知道聂大哥为何前来天龙会,如果说聂大哥纯粹是为了看看聂云,要不是没有道理。”

    “中群啊,现在你的天龙会终于要将江南武林统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是要出手了?”聂磊语气一转,淡然道:“你可否记得,我说过的话?”

    岳中群沉吟了一会,才说道:“这个,聂大哥说的话可多了,我还真不知道聂大哥所指的是什么?”岳中群听聂磊问起这个,他忽然想起了两人曾经的约定,不过他还是继续装愣,毕竟岳中群最善长的就是装愣,隐居末后。

    聂磊不为人知的看了岳中群一眼,他知道岳中群是在扮傻,以岳中群的智谋,自己都说得那么白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看来他是想不认账了,不过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聂磊笑道:中群老弟就是善忘啊!想当年我助你当上天龙会的会主之位,中群老弟答应了我一个条件,我想中群老弟你不会忘了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