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榕树上的秘密 一-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八十三章榕树上的秘密 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吃过饭后闲来无事,就在天龙会里走走,不知不觉走到了后山,放眼望去,一颗巨榕树盘根于岩石之中,巨榕树高数丈,小榕树不盈尺,破石而生,苍劲挺拔,那姿态,美得让人称奇,奇得让人叫绝。榕树千姿百态,或耸立挺拔,似擎天巨人;或翠枝舒展,如流水行云;或虬根盘结,如苍龙凌波;或矫健威武如猛虎归山——迎客榕树,送客榕树,陪客榕树,让人倍感亲切;竖琴榕树、连理榕树、探海榕树、让人浮想联翩……而最为惊叹的还是那巨榕树之上飞泻下来的银链,在阳光下闪烁,使银链更明亮。巨大的榕树树就像一把雨伞,挡住了飞泻而下的银链。而银链的宏伟,大于任何一个饰物;而银链的庞大,又大于任何一个无形的气墙。走到瀑布跟前,只见银白色的水流像老爷爷的白胡子,一缕一缕地倾泻下来。风吹过来,把水吹成轻雾洒在剑无痕脸上,凉丝丝的。有几道水流好像有急事,匆匆地往下冲,一不小心,撞在岩石上,水花四溅,如飞珠碎玉般晶莹可爱。剑无痕想不到天龙会还有这般美景,一时不由叹为观止,忍不住吟道:“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面对如此美景,用李太白的诗来形容最好不过了!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如空谷轻灵的声音“好诗,好诗”剑无痕回头一看,正是紫萱夫人,只见她迈着小步姗姗而来,莲步犹如翩翩起舞的人间精灵,身材婀娜多姿,曲线曼妙。她穿着极为简易的浅蓝色罗裳,对于这种衣服,剑无痕脱掉的时间不会超过三秒。她的很吸引人,胸前两座雪峰高高的直耸而起,像是发怒的狮子要破衣而出。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与胸前的硕大形成鲜明的对比,弧线极为完美,随着她的走动里面胸衣的痕迹若隐若现,更是风情万种,看得剑无痕口水直咽口水,眼神炙热无比。

    “你——”紫萱夫人忽然愣,看着眼前呆呆的男人,她突然笑了起来,娇道:“姐姐根本难以想象,那么美的诗句是出自你口!”

    剑无痕回过神来,笑道:“那都是因为紫萱姐姐太美了,让我都丢了魂。”

    紫萱娇笑道:“你就是懂得公讨姐姐开心。”

    剑无痕吟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大概就是说姐姐的美吧!姐姐可知道你美得叫人窒息呢?”眼前的这一个美妇人虽然已过而立之年,可是她那晶莹白玉的俏脸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犹如二八年华的小姑娘,她最令人迷恋的是,她比起那些青春少女,又多了一种成熟的独特气质。因为出身青楼,更是当时的头牌自然知书达理,气质婉约,温柔大方。而嫁给聂磊之后,长年生活在富贵之家,养尊处优,这又为她增添了端庄文雅的出尘之气,让人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之外又多了一种不可亵渎之感。

    紫萱夫人喃喃自语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这诗很美呢”随后想到这诗是剑无痕用来形容自己的,又害羞了一下,连忙低下俏首,娇俏的玉颊之上忽然浮现了两朵红云。

    剑无痕笑道:“姐姐是我见过最妩媚的人了,这首诗最适合姐姐不过了”香紫萱夫人一接触到剑无痕的眼光,不由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无耻,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引诱吗?难道自己就那么容易被他的几句甜言蜜语给迷昏了?想到聂磊,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丝幸福的微笑。虽然她在上却一直未曾得到满足过,不,应该说是自从生了聂磊之后就一直未曾有过欢爱,但她每次都会想起与聂磊缠绵的那些日子,那种滋味,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但还是那样的深刻,难以忘记。只要她想到聂云曾经给她的幸福,还有现在的嘘寒问暖,虽然两人是相敬如宾,但她也已经觉得自己很幸福了!不过现在她看着别的男人想着那些羞人的事儿,还是让她产生了一丝丝背叛丈夫的罪恶感,小心肝不由自主的砰砰砰乱跳,似乎现在就是背着丈夫和剑无痕偷情似的。

    她好不容易把心情平静下来,正抬起
大团结全文阅读
头来想要说话时,哪想剑无痕突然快步走到了美妇人身边弯腰直接将她横抱起来,施展出虚空无影,无声无息的飘到那棵榕树树里,偶尔有一两滴水声滴到两人的脸上。

    紫萱夫人完全没有想到剑无痕会只要无礼,竟然用双手紧紧的抱住她的娇躯,失去了平衡的她只好双手抓住他的,拉扯着剑无痕的衣服!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她的紧紧压在剑无痕胸膛。剑无痕顿生,紫萱夫人闻着剑无痕强烈的男人气息更是害羞不已,多年来没有任何男人接触过的身体,这时被剑无痕抱着,身体顿时起了反应,好像热乎乎的,下面也似乎有了一丝丝的水迹在润滑着干枯多年的幽谷,这让她更是羞不可耐,已经也紧紧的闭上。但她还是紧紧的抓住剑无痕的腰上的衣服。待剑无痕抱住她到榕树下的时候,她终于恢复了平衡,但还是躺在剑无痕的怀中,想要剑无痕给她一个解释时。抬头只见剑无痕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道:“有人来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有人来救有人来呗,我们又不是在做见不得光的事”听到剑无痕说得那么恐怖,紫萱夫人也神经兮兮的压低声音,但她还是不明白有人来有什么关系?他们光明正大害怕别人误会么?树上的空间不大也不小,那个容纳得下两人,但当两人移到时,都会避免吧了身体上的摩擦,异性的摩擦让她更是恐慌,因为她发现只见真的是有感觉了,这种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感受到的感觉让她心慌,她真的害怕会做出对不住丈夫的事情,看着眼前这个俊美而又文采出众的少年,她竟然产生了一丝丝心仪的感觉!在听到他对只见的赞美的之词时,她好像找到了年轻时候的青春感觉,心情很是轻榕树!他日后定会骗了不少女孩子的欢心吧?连只见都抵挡不住呢!她害羞的心道。

    剑无痕用一种揶揄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妇人,似笑非笑的道:“我们确实没有做出见不得光的事,但你说我们现在的姿势被人看到,别人会怎么想?”

    紫萱夫人低头一看,连忙道:“小坏蛋,快放开姐姐。”此时她的小蛮腰正被剑无痕搂住,两人的腰间几乎贴在一起,姿势极为暧昧。剑无痕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事情,笑道:“那我分开了哦?”

    紫萱夫人娇道:“快点放开我,真是个小色鬼,连姐姐的豆腐也敢吃。”剑无痕笑道:“这都怪姐姐太美了,何况圣人有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我为圣人弟子,自然要行圣人之云。”

    紫萱夫人嗔道:“油嘴滑舌,尽说歪理,没点正经。先放开我再说。”剑无痕再次笑道:“你真的要我放开你?不后悔?”

    紫夫人微怒道:“啰啰嗦嗦的,还不快点,难道你想一直占姐姐的豆腐么?”剑无痕心道:“我当然是想占你的豆腐咯。”他嘿嘿一笑,便放开她,但她的下面并没有支撑点,失去剑无痕的搂抱之后,便重新失去了平衡,就要做自由落体运动了,吓得她赶紧搂住剑无痕的脖子,这样一来,她就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剑无痕的身上,双腿也紧紧地缠在居委会的腰间。此时两人的脸庞几乎贴在了一起,美妇人的樱桃小嘴呼出的兰气更是刺激得剑无痕大涨。剑无痕放肆的视奸着眼前的这一个的人妻人母,细细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还是停留在她美丽的之上,察觉到剑无痕放肆的目光,她连忙嗔怒道:“小坏蛋,不许看。”这时已经有不少水滴从山崖之上留下来透过一层层的树叶滴下来,并且印在美妇人的身上,更有不少滴在她的之上,被水滴滴过的,那之上的衣裳已经遮掩不住那逼气的,剑无痕已经能够隐隐看见那一点晕红,这更加促使他的暴涨。发现剑无痕并没有理会她的话,娇羞的她只好别过头去。这样看上去也别有一番风情,她的胸前撑起了两座世间难得见的雪峰,雪峰之上的圆点在水滴的渗透之下,已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剑无痕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便看向远方走过来的人。来人正是岳中群和聂磊,似是在谈论一些隐秘的事情,声音都压得很低,而且来到这里说,肯定也是江湖上的隐秘之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