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紫萱夫人-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八十二章紫萱夫人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刚刚在师娘那里爽了一夜,便出来走走,经过大厅时,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爽朗的笑声!

    “师傅,有客人吗?”剑无痕疑惑地走了进去,却见此时岳中群正跟一名年纪相仿的中年人正相谈甚欢,剑无痕认识的是聂云和林碧瑶,而不认识的是一个极品熟妇,熟妇挨坐在中年人的身边,看来那中年人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男人年约五十,身材略显肥胖,一双眼睛看上去似是平平淡淡,但不时有精光闪过,如果不是剑无痕怕且没有几个人能看得出此人会武功,隐藏的如此深,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心绝对是应该野心勃勃之辈。不过,对于男人,剑无痕一般是当他透明的,只是此人有点怪异,剑无痕才对他略微看多几眼。对于一些隐藏的极深的人,剑无痕通常都会注意一下,因为这种人在最后往往会给你最后一击,让你永远不能翻身。

    今天的林碧瑶已经不同往常那样带着幽怨的眼神了,整个人看上去都似是容光焕发,恢复了青春的光彩,她今天看上去真的很漂亮,似是精心刻意打扮了一下,剑无痕转过头去嘿嘿一笑,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鼻子,还有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和娇艳欲滴的脸蛋,真是让人心生怜爱,直让剑无痕想不顾众人的眼光去咬上一口。林碧瑶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礼服,往常那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细削光滑的小腿都看不见,这让剑无痕心中大呼:可惜!那青春、高耸的一双裳裹着,让剑无痕想起那天搓揉的美景,很想现在就将她就地正法。林碧瑶看见剑无痕的眼神里的炙热,想起了那天的疯狂,慌慌忙忙的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剑无痕嘿嘿一笑开始细细打量那个熟女,瞥了一眼,震撼,剑无痕发明她真是美得让人心跳:粉面桃腮,薄施铅华,弯弯的柳叶眉,扇形的长睫毛,衬托着一双令人心弦狂震的水汪汪大眼睛,微隆的瑶鼻下,一点恰到利益的珠唇,两旁的小梨涡深浅合度,再配上“鸳鸯比翼”的面花,统统,媚态撩人。薄沙罗的背子虽不是薄如蝉翼,但内藏干坤却是若隐若现,桃红色的坎肩色泽流转,胸前插云般的,把坎肩上垂下的金丝苏挤向一旁垂挂,显得那更是圆润。她似乎看到剑无痕的打量,还有那火辣辣的目光,那美妇人娇媚地向他一笑,送来**的眼波,差一点让剑无痕当场。亏杀剑无痕这七尺男儿了,被美妇人这一笑,竟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不是剑无痕胆小,实在是在岳中群、聂云以及聂磊这些阴谋家面前与聂磊的妻子、聂磊的老婆眉来眼去的,不被人发现才怪。而且最敏感的就是林碧瑶了,这小妞总是给自己抛媚眼,然后就害羞的躲起来。而美妇人并不像剑无痕那样,而是落落大方的含情脉脉地打量着剑无痕,发明他竟然与自己无数次梦牵魂绕的梦郎不差分毫,她的脑海突然涌出了一个想法;他应该比起聂磊要厉害点吧!想到这里她不禁娇羞的低下俏首,不过随后却是一丝又一丝的怅然,无穷无尽。想到聂磊在自己生出聂云就没有和自己同房,她更是幽怨,她不知道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很努力的做好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本分了,而且这些年来都是她在操劳着这个家,她只不过是想聂磊不过宠幸自己而已,但每当自己谈到这个时,他都避而不谈。本来以为自己嫁了一个狼君,却没有想到聂磊只让自己过了一个月的甜蜜生活。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了,不过聂磊确实对她很好,她为此感到幸福,也安安分分的坚持了做好一个贤妻良母,她是想过,只要自己爱聂磊,聂磊也爱自己,自己就什么都可以忍受。而今天看到剑无痕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那么多!

    “伯通,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似,还不过来拜见你聂伯伯!”楚扬见到儿子呆在门口,心中想到他一定是被这两个成熟妖娆的尤物给迷住了,暗骂了一声,马上开声叫他喝醒!

    “聂伯伯?”剑无痕低头沉思一会,姓聂?看到聂云恭恭敬敬的坐在那中年人的身边,剑无痕立刻释然了,看来这个聂伯伯就是聂云的父亲了聂磊了,据说岳中群是靠聂磊的帮助才当上了天龙会的帮主之位,并且把天龙会发展成现在的规模,现在看来聂磊并非是真心帮助岳中群的,隐藏的这么深没有有点猫腻,那才是怪事了!不敢剑无痕还真没有想到聂云的老娘竟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十足一个绝世。

    “为师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师兄聂云的父亲聂磊,你聂伯伯虽然不会武功但乐善好施,是武林中的大贵人啊。剑无痕笑道:弟子见过聂伯伯。聂云笑呵呵道:“贤侄看起来当真是一表人才啊,看来贤侄的天下第一聪明人的名头名副其实啊!”聂磊摸了摸与年纪不相符的黑胡子,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摆明是笑死人不偿命。剑无痕分明注意到了他一
嫂子合集txt下载
闪而过的杀气,当下判断:他意图图谋天龙会。自己出来没有见过他,而他对自己的敌意这么深,除了这妨碍他的儿子夺取天龙会这个理由,剑无痕还真想不出其他理由,自己又没有睡了太多老婆。不敢在看到聂云那比起往常还要深的恨意时,剑无痕就纳闷了,难道自己睡了他的老婆?剑无痕明显是忘记了林碧瑶是他的老婆了,他分已经吧当林碧瑶是他的老婆而是占为己有才会忽略这件事。聂云牵起那个美妇人的小手笑道:“这是我内人紫萱,内人也是一个喜好文学的人,她的才学也算得上是天下无双啊,而且她整天都在唠叨想着见那个天下第一聪明人一面,没想到被岳老弟收为徒弟了,岳老弟真是好福气啊”

    “好!”剑无痕看到美妇人露出的嫩嫩素手,魂儿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竟然自称自己好。聂磊也被剑无痕的这一句话雷到了,他没有想到剑无痕竟是如此的不谦虚。他哪里想得到,剑无痕是说他的妻子好,好妙的人儿啊!不敢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而已。

    岳中群微怒道:伯通,说话不要太自满了!怎会成何体统,要知道你聂伯伯也是一个有名的才子。

    聂磊依然笑呵呵道:没事,年轻人嘛,都这样,认识轻狂,不过太骄傲也是不好的,想当年我也是太骄傲了,呵呵?聂磊没有说下去。

    紫萱夫人甜甜一笑,对着剑无痕说道:“不知道伯通贤侄可否当场吟诗一首呢!”

    美人有求,剑无痕怎会拒绝?何况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只要她喜好文学,笑道:紫萱姐姐开口,小弟就算胸无半点墨水也能即刻作诗一首。

    紫萱夫人略微一愣,随即娇笑道:你这个小滑头,我看你不但文采天下第一,而且连油嘴滑舌的功夫也是天下第一,不知道姐姐的年纪都可以做你的母亲了。紫萱夫人这一笑,几乎把剑无痕给迷住了,当真是风情万种,这一笑,她的眼里的幽怨立刻淡了不少。

    看来女人都是喜好别人赞自己青春美丽,至少剑无痕还没有遇到一个人不是这样的。剑无痕笑道:我说的是真的呢,如果姐姐和师兄一起出街,保证大伙都会认为姐姐和师兄是两姐弟,绝对不会认为师兄是姐姐的儿子。

    紫萱夫人笑得更开心了,中指轻指向剑无痕的额头,暧昧的道:看在你说话哄我开心的份上,如果待会你作不出诗来我就不惩罚你了。紫萱夫人娇笑乱颤的样子,使得那被包得实实的一颤一颤的,的遮掩在薄薄的罗裳之中,好像不甘寂寞的要跳出来,让人看了总想撕下衣衫,能好好的玩弄一下!在光线的照耀下,这一切融合起来,显的那么勾人心魄。紫萱夫人似是注意到了剑无痕那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心道:看来这个小鬼头是一个小色鬼呢。虽然她对剑无痕那充满的目光很不适应,但她也不是一般的夫人,居然面不改色的暧昧的看着剑无痕,似乎有点的意思,剑无痕心道:难道聂磊和聂云两父子都有一个共同点?剑无痕说得是聂云在性无能的那一方面。紫萱夫人的幽怨和对剑无痕的无不说明了她常年没有得到满足。

    嘿嘿,作诗?在这里有谁能比得上自己?盗版不就行了?只不过需要想想,哪有寿命诗比较威风而已。

    剑无痕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朗声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天生我材必有用?”聂云喃喃自语。“千金散尽还复来?”聂磊在深深思索。“人生得意须尽欢?”林碧瑶娇羞的瞟了剑无痕一眼。“朝如青丝暮成雪?”紫萱眼睛一亮,似是想不到剑无痕会做出如此惊世之语,随即想到自身,便无限黯然。岳中群则是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在剑无痕说出这些千古名句之后,大家一时失去了说话的意欲,只是静静地品味着其中的意思,一边思量着自身,对比起其中的言论。剑无痕很是满意众人的表情,随后便用充满秽的目光打量着紫萱,紫萱的美是高贵的,也是妩媚的,更是妖艳的,有时候看着她,她像一个大家闺秀,但有时候看着她,她却像一个狐狸精,深深的吸引男人的眼球。剑无痕不知道,紫萱原本是青楼出身,能歌善舞,色艺冠时,为苏州名妓,名冠苏州,响誉江南,后来遇到了聂磊,当时聂磊不忍看见这么一个奇女子被青楼污染,所以将紫萱赎身,随后紫萱便嫁给他,两人的婚后生活一直十分甜蜜,最后更是生出了聂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