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再见飘雪-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七十九章再见飘雪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东郭雨等了好久,着急得不得了,看见上官兰回来后,连忙扑到她的怀中,大哭道:娘,你回来了,雨儿好害怕,雨儿真的很怕你会,你会。她泣不成声,终究还是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上官兰知道她的担心,看见东郭雨她的心情变好了一些,已经没有那么沉重了,安慰道:雨儿,不哭,娘亲不会想不开的。

    东郭雨问道:真的吗?看见女儿在干嘛关心自己,上官兰露出幸福的神情,微笑道:当然是真的。只要女儿幸福,她做什么都无所谓。东郭雨应了一声便从她的怀中出来,肩膀还是一耸一耸的颤动着。剑无痕过轻轻抱住她,温柔道:放心,不会离开了,她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东郭雨幸福的道:真好!她听不出剑无痕的意思不代表上官兰也听不懂,什么永远都不会放开就是说给上官兰听的,他已经认定她是他的女人了,他要她和她的女儿一起嫁给他,做他的小妻子,这样她们就可以永远不分开,永远的在一起了!上官兰能感受到剑无痕语气的坚定,心中不由一颤,但她也给剑无痕一个坚定的眼神: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但世事总是难料!后来她也不得不委身于剑无痕,之后也渐渐喜欢上了剑无痕这个冤家,后来更是情根深种……

    四大护法听闻东郭雨说上官兰不见了,也大为着急,众所周知,上官兰视贞洁如命,醒来发现自己被女婿侮辱了,受不了这种刺激去做傻事是完全有可能的,于是便发动了人手去寻找,但冥水帮的人在这里人生路不熟,怎么找?而刚刚收服的黑手帮又没有人见过上官兰,根本不知道上官兰长什么样子,一时之间竟是没有任何作用。只好干着急,这时看见剑无痕后,连忙问道:怎么样,找到帮主没有?

    剑无痕笑道:不用担心,她细已经回房休息了,她只不过是出去散散心而已,没有什么事的。

    四大护法闻言,纷纷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害怕上官兰做了傻事。狂风护法一阵后怕,道:幸亏不住想得开,否则我们哪里有脸面去见老帮主啊!

    剑无痕肃然道:对了,黑手帮收服得怎么样了?

    狂风护法正色道:大致已经归顺了,黑手帮的人本来就讨厌何勇,只是惧于他的残酷刑法等,其他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再加上何灿的为人更是令人讨厌,反而大家都比较尊重李……韵夫人,有韵夫人的号召,他们都投靠了我们。

    剑无痕满意的点点头道:嗯,我们尽量保密,不让外人知道我们已经收复黑手帮,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柔雨护法道:少主说得有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且这也是将来对抗岳中群的底牌。

    其他护法皆是点点头应是。

    自从鸿门宴之后,何勇三父子的死讯是遮掩不住的,所以就像风一样飘到五湖四海。

    江湖传言:何勇、何惧以及亲生儿子何灿,均死在上官兰的手上,而何勇的妻子女中诸葛李韵接受黑手帮的烂摊子,成为新的黑手帮帮主,当然杨逍也会跟在李韵身边。李韵为了替何勇和自己的儿子何灿报仇于是投靠岳中群。

    “伯通啊,这次你立了大功啊!”,岳中群笑呵呵的对剑无痕道。

    剑无痕道:弟子办事不力,还请师傅告罪。

    岳中群道:这次,你不但破坏了冥水帮和黑手帮的联合,还让他们反目成仇,现在连黑手帮也向我们投靠了,你何罪之有啊?

    剑无痕道:这次弟子没有将东郭雨的心俘虏,也没有成为冥水帮的乘龙快婿,有负师傅原来的嘱托。

    岳中群和蔼可亲道:其实师傅原本也不想你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既然现在黑手帮已经投靠我们,冥水帮已经不成问题,他们在我们的势力之下只能够苟且偷生,为师料想不用多久,他们也会投降的。

    剑无痕道:只是到时候不知道师傅该如何处理两帮的关系?

    岳中群道:既然他们都为我办事,就不能再为以前的恩恩怨怨闹委屈了,否则岂不是让人笑话?

    剑无痕道:但李韵向我们投降的唯一条件就是把上官兰交给她,如果我们这样做反而会让她韩寒心的。


宠物少女机器男全文阅读
   岳中群道:这个倒是一个问题,伯通既然提出来,想必是有什么办法解决吧?

    剑无痕道:禀师傅,我们不妨举办一个公开赛,让她们打一场,生死不论,依弟子所看,上官兰的武功比起李韵要高不少,只要到时候我暗中让上官兰手下留情的话,李韵打不过上官兰而自己又受到了上官兰的留情之恩,自然是不会与上官兰做对了!

    岳中群微微一沉思,哈哈大笑道:伯通啊,你真是为师的智囊啊,好,这样为师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哈哈!岳中群顿了顿,继续道:你刚刚回来,这些天你师娘天天都在我耳边念着你,你先去见见她吧!对了,明天你师兄聂云的父亲会来,你也出来见见你伯父吧。

    剑无痕道:是,师傅,弟子告退了!

    想到师娘,剑无痕心情就好的不得了,他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见过师娘了,想到她的名器十重天宫,竟是大盛,这怪不得剑无痕,实在是师娘的十重天宫太美妙了,师娘的蜜壁上皱褶非常的多,层峦叠嶂,连绵不绝。而且它们的分布和形状形形异异,竟然肉钩,皱褶过数百,层数过三层,每次尝试都犹如披荆斩棘,弄得剑无痕差点半途而废,特别是,一旦碰触到师娘的花心时,她的花芯便会突然产生律动,收缩迅速,蜜壁有强烈的抽搐,强力挤压自己的命根子,在那时候师娘还会不断扭动她那不堪一握水蛇般的腰肢,发出梦艺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偏身蠕动,简直妙不可言。想到这里,剑无痕的步伐又快了几步。胯下的武器已经变成了一把伞,而且是一把大伞,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异样,剑无痕只好暂时把对师娘的意银放下,可是越是不想,就越是忍不住的想,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一想到师娘那美妙的花芯,剑无痕就心中一阵摇荡,耳边仿佛听了师娘的娇喘呻吟之声,彷佛自己已经在和师娘一同在享受闺房之乐似的。

    “师娘,你可否安好?弟子给你请安来了。”剑无痕银笑道。他已经想到待会和师娘大战三百个回合的事情了。

    “无痕……你怎么回来了”屋内的声音传了过来,师娘一阵惊讶,失声的问道。

    剑无痕微微一笑,道:“难道师娘不想看到弟子么?听到师娘这样说,弟子伤心不已呢。”

    师娘惊慌道:“不,不是,师娘今天有点不舒服,无痕你先回去,明天你再来见师娘好么?”语气有点恳求的味道。

    剑无痕有点纳闷,照理说,师娘应该和很是想念他才对,自己到来她应该是很开心的迎自己进房间打仗才对,怎么现在知道自己回来,居然要赶自己走?难道是师娘勾人了?想到这里借我玩会一阵火起,不过剑无痕还是不会相信对他情根深种的师娘会勾人,但剑无痕就是不舒服,任何人被拒绝都是会不舒服的,剑无痕更不例外,因为他就是一个醋坛子,就算是自己的醋,他也会吃。

    剑无痕道:“师娘你生气了,难得是弟子做错了吗?弟子知道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看你是弟子不对,弟子答应你以后天天都来看你好不好?你不要生气了!师娘你开门让我进去好吗,这么多天没有见过师娘,弟子也怪想念师娘呢?”

    、

    师娘啐道:“你……你哪里会想我,不就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一点便宜么,师娘今天不方便,我明天在给你好不好?”

    剑无痕笑道:“可是弟子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师娘了,弟子师傅说是也是很秀宁弟子的,而且师傅还说师娘你这些天一直闷闷不乐,这对于弟子来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弟子今晚前来,就是想要安慰师娘的心,所以弟子现在就想见到师娘,好好的安慰师娘,弟子要进来了哦”

    师娘道:“不,不要进来,什么安慰,谁不知道你打的歪主意,我告诉你,无论如何你现在都不许进来”

    砰的一声,剑无痕一脚把门踢开,便看见师娘瘫软在床上,浑身如堕火炉一般,脸蛋红红的滚烫无比,衣裳半遮半掩,一只波涛汹涌的**峰已经露出来,而是一只手放在之上,一只手放在仙境下面。师娘的神情十分复杂,本领已经是娇羞无比的她此时看见剑无痕闯进了更是羞不可耐,她惊慌失措道:“你,你怎么进来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