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上官兰的惨叫声-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七十七章上官兰的惨叫声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看到上官兰那种空洞的眼神,绝望的表情,剑无痕非常愤怒,他不是因为上官兰的绝望,而是因为他的死鬼岳父东郭铁郎,他真的想臭骂东郭铁郎一顿,都死了这么久还缠着我美丽的岳母,否则岳母早就从我了,搞得岳母那么伤心。

    剑无痕银笑道:“兰儿,我的丈母娘,你的**果然妙不可言,不愧是天仙榜的美女。兰儿,你知道吗?你真的好美,好迷人,叫人恨不得一口吞了。你瞧瞧这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雪白的又嫩又滑。比起你的女儿一点也不逊色!如果你们母女俩走到街上,人们还以为你们是姐妹俩呢”其实这也的确是剑无痕肺腑之言,她的弹性、光滑、柔韧性,一点不比花轻语和东郭雨这些小美女她们差!甚至更胜一筹,成熟的散发出的芬芳!

    此时听到楚霸王的无耻之语,上官兰已经没有挣扎了,因为她知道挣扎是没有用段少,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已经被女婿再次侵犯了,她剩下的只有无声的哭泣与落泪,只是听到剑无痕的调笑她恢复了一丝神采,但除此之外她没有其它的表情了!

    说的同时,剑无痕的下面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手上还在玉肌上游滑,“我剑无痕何等荣幸,竟能享受丈母娘如斯美妙的身子,兰儿,你是我的,我要一辈子占有你,我要替岳父安慰你”瞅到她脸上绝望的神情,似乎是对剑无痕刚刚的一番话有了一丝丝的反应,眼睛微微恢复了光彩。剑无痕又作急色道:“兰儿,莫要怪你的女婿好么,小婿实在是忍不住了,你的实在是太美妙,太**了!只要一看见你,小婿总是会想起昨晚缠绵的滋味,想起昨晚的滋味,小婿肯定是忍不住要进去了,何况你出来时也不换一件衣服,你不是在诱惑小婿么?所以你一定要原谅你的女婿啊!小婿也想忍住不进入的,但小婿实在是忍不住是,要怪你就怪丈母娘你长得太美了,试问面对这么美丽动人的娇躯,小婿怎么忍得住不去占有呢?”剑无痕果然是无耻之人,这样的借口,只有他说的出口。

    剑无痕再次进入丈母娘那美根妙的后顿时感到≈≈被暖暖丈母娘那美妙的紧紧的包围着,很是温暖和紧迫。丈母娘那紧窄的水帘洞完全被剑无痕的大家伙撑满贯通,那根坚硬如铁的≈≈强势的迫张着四周荆棘,一路势如破竹的开山劈石。那种美妙感觉简直是无法形容。剑无痕双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和之间的部位,紧紧大力的压向自己的下腹,剑无痕再次感受到岳母的美妙,心中大荡,差点大声呻吟出来,心道:真是太爽了!

    “兰儿,我的丈母娘,你感受到了么?你的正在被我的大家伙占有呢,那种感觉好温暖,好舒服,自从昨晚进入你的之后,我就一直念念不忘,没想到老天对我这么好,这么快就能再次享受岳母大人美妙的身体,谢谢老太爷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丈母娘你放心吧,小婿会使出浑身解术让你快乐的”

    上官兰虽然可以对剑无痕的话无视,但却拒绝不了身体上的感觉,她已经感到自己的开始有了一丝丝感觉了,而且下体已经感受到一股空虚,很是难受!但因为身份的限制,让她不敢呻吟出声,她始终是被道德束缚着。

    剑无痕虽然舍不得浪费一点时间,但他想让丈母娘也欢喜起来,并没有抱着岳母的翘臀立刻展开战斗,而是将龙头在她的水帘洞摩擦着,让她产生一阵阵的瘙痒和快感,使得她的身心皆要向剑无痕臣服。剑无痕相信总有一天丈母娘会为他唱征服的,虽然现在丈母娘很难上手。但为了还有很久不是么?只有人还在,那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本书,翠微居居cuieiju首发。

    “兰儿、兰儿,我可以这般唤你么?”剑无痕期盼的道。

    自从来到冥水帮和东郭雨鬼混的第一天看见上官兰时,他没有一刻不想唤自己的丈母娘一声兰儿,然后把她拥入怀中深深的痛爱,虽然昨晚他已经得到了上官兰,但那毕竟是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像现在她是完全清醒的,剑无痕喜欢清醒的丈母娘,喜欢像现在这样和丈母娘深深的结合,因为昨晚让他感到不真实,那毕竟是在药力的作用下。

    “你……你……你要就快些……”上官兰被剑无痕磨得受不了了!也有快感,地球人都明白,而且还有一句经典名言:既然反抗不了,就享受吧!也许这也是上官兰最终放弃反抗一个小小的原因,虽然被奸银着没有谁会承认。眼睛里虽然还在流淌着无助和悔恨的眼泪,但是鼻翼随着呼吸的加速,上官兰是动情了。

    “兰儿,相信我,我会好好待你和雨儿的,我要你和雨儿为我剑家开枝散叶”

    “嗯”上官兰忍不住嘤咛一声,随后睁开眸子,淡淡的道:“别说那些风凉话,你也不要妄想,你要就快动一下”。说完,丈母娘吐出一声柔媚入骨的低哼后两只柔软的臂膀缠上剑无痕的脖子,令人心动的紧紧贴上他的胸膛。

    剑无痕当然不会忤逆她的意思,何况现在丈母娘是如此是顺从,所以他很是卖力的种起田来!

    剑无痕大力带来的快感,让上官兰忍不住娇吟了一声,终于还是被侵犯了,女婿的≈≈再次进攻着自己的禁地,自己也再次背叛了丈夫,背叛了女儿。好大!上官兰痛的忍不住微微睁开了一双美目,只见剑无痕不断的着自己的嫩小,不断的进出自己嫩小,可是,仍然有很大的一截没有进去,而且嫩小已经快要被撑破了,一丝丝血丝在那破裂的嫩峰溢出来,痛的她眼泪直飙,哭喊道:“你的东西到底是不是要把我弄死了才甘心,真的好大,不要再弄了,快出来啊,快要撑破了,我恨你!呜呜!好痛啊!”

    顶到了,再次顶到了,这是岳母大人的花心,自从昨晚顶到之后,就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品尝了,而没想到现在又再次回来了,再次享受到岳母的娇躯,顶入岳母的花芯。剑无痕只觉得岳母紧窄的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那阵阵舒爽让他几乎要上天了,飘飘然的,什么也不想走。听闻唐玄宗曾经为了杨玉环而从此君王不早朝,看来不假,因为剑无痕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他用力一挺,已经顶进了岳母的花心里面,只感到……他几乎忍不住泄了!

    “慢…慢一点…啊…好痛…好痛啊…别再进去了…撑破了…求你快出来…”岳母痛苦的哀叫!

    剑无痕知道自己的家伙够力,为了减缓岳母的疼痛感于是每次事都只前进一点点,但岳母还是受不了这种痛苦,而且因为昨晚两人的疯狂,她的下面还一阵辣痛,现在更是痛上加痛了,昨晚在神仙也疯狂的药力的麻痹下,她一点也不觉得痛苦,而现在她全部承受了,连同昨晚的那一份痛苦现在也还给她。

    随着剑无痕的≈≈的逐渐深入,丈母娘的娇吟声渐渐变成了惨叫声,那是纯属痛楚的一种极度惨叫。因为剑无痕的巨无霸完全超过了岳母大人的的可容纳尺寸,他的≈≈正在无止境地将娘亲的不断地扩大,而岳母不知道是因为感受到了巨大的痛
一笑杀笔趣阁
楚还是无比的快感,不断地向上翻着白眼,嘴角也是流出了一道白沫,娇躯不停的颤动抽搐着,完全不能自已,欲罢不能!这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剑无痕因为强烈的快感像是没有听到岳母大人的惨叫,只顾着往前将自己的≈≈推进,不断地向他的丈母娘施暴。每前进一丝,丈母娘的惨叫声就提高一分,这时剑无痕已经进入到了尽头,可是仍然有一截在外面,就在这时,剑无痕忽然用力一顶,噗嗤的一声,外露的一截≈≈竟然全部插进岳母大人的里面去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构造,明明已经没有看见容纳自己的≈≈了,但当自己使用暴力时,岳母的嫩逼就是能够把自己的巨大≈≈全部容下。

    啊……!好痛啊!丈母娘拼命的翻着白眼,上面的嘴巴和下面的嘴巴同时溢出一缕血液,没想到岳母大人经过自己的一度开发还是那么的弱不禁风,嫩逼还是那么的狭窄紧迫,甚至比起昨晚还要小了,眼看就要晕过去,剑无痕连忙为她度入一丝心力,让她在巨痛之下一直保持清醒!

    岳母大人哪曾遭受过这种罪,东郭铁郎的家伙比剑无痕的差多了,尺寸起码小了几倍吧,这么巨大的塞进她那紧窄的,不被撑破已经万幸了,昨晚幸亏是神仙也疯狂起作用她才没有感到痛苦,否则四大护法甚至会认为剑无痕不是在为他们的帮主解毒是而虐待上官兰呢!不过,这也是迟来的痛苦了,昨晚因为神仙也疯狂的麻痹,让她感受不到痛苦,只有快感,而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她以为她第一次与东郭铁郎洞房时已经是一生中最痛苦的事了,而她只觉得现在比起她的第一次来还要痛上数十倍,简直是透彻心扉!

    剑无痕进入后,立刻感到了一阵无法言语的舒爽,龙头不知道被什么紧紧的吸允着,而龙头的底部则是被花芯紧紧的搅动压迫,这种感觉真是美妙无比。而但听到岳母撕心裂肺痛苦的惨叫后,便停了下来,笑道:“兰儿,我丈母娘,你忍耐一下,一下下就好了,你的乘龙快婿很快就会给你带来无穷快感的了,你再忍耐一下就会感到幸福的,你还记得那天我给雨儿的幸福么,你也看见的,你也想要吧!”说罢,把手攀上了上官兰的一双硕大无比的,狠狠的揉搓起来。

    “你……不要说下去了”

    上官兰听到剑无痕提起东郭雨,她更是羞愤难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痛苦,她想到那天女婿和女儿那般火辣辣的场面更是羞不可耐,那天看过女婿和女儿的之后,她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女婿的巨大火热,弄得她还以为自己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了,而没想到昨晚就亲身体会到了女婿的巨大,而现在更是切切实实的被女婿强奸了。

    上官兰的敏感处再一次被剑无痕玩弄,失神的她只能张了一下嘴巴,很快便合上了,不过幸亏剑无痕插入她处的≈≈一直没有抽动,这才让她渐渐的回过气来。本书,翠微居居首发,其他的网站均属盗版。请大家来,翠微居居支持本书!只有在,翠微居居才能领取不删合集

    喔!终于上官兰的小嘴终于传出来了一声娇吟,刚才痛彻心扉的比破处还有痛苦十倍的痛苦让她几乎要晕死过去了,现在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刚刚吐出的白沫,现在身体的敏感处忽然被玩弄着,让她有种如堕云雾的感觉,香汗淋漓的娇躯不由得轻轻的扭动起来,而过了一会儿,撕裂般的痛苦已经渐渐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快感。痛苦并没有维持多久,仙境之门这剑无痕的≈≈,快感开始产生,也慢慢的从水帘洞滋生,并逐渐蔓延、湿润丈母娘的仙境之门。快感接连不断的向她袭来,一波还没有平息,一波又来侵袭,一波接着一波,快庚越重,欲仙欲死。

    “轻…轻一点…哦…又捅破了…”

    岳母现在媚眼如丝,美丽的眸子里满满的一江春水,幽幽的盯着身上的男人,要是从前,打死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会被自己的女婿坏了身子,破坏了自己的名节,而还不止一次的占有自己的身子。

    “岳母大人,是不是开始舒服了?”,不止岳母开始舒服,剑无痕也舒服的想要飞起来,和岳母大人进行鱼水之欢,感受着≈≈被她的紧紧的夹着,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丈母娘的好像水一样紧紧的把自己的≈≈包裹着,四周还有一些像触手的物体不断按摩着剑无痕的≈≈,丈母娘的美妙如斯!

    丈母娘一双结实圆润的美腿紧紧的缠在剑无痕的腰上,娇躯直打罗嗦,仙境还不断的分泌着琼浆玉露,抚媚的脸蛋布满了红霞。她的娇躯不断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剑无痕双手捧着她的翘臀,活动起来,真是美妙无比的触觉,还碰触出一种啪啪啪的声音,这种声音犹如一种催情剂。而剑无痕注视岳母的眼睛时,她的那一双美目好像要把自己的魂魄都勾进去似的,丈母娘就不住是抽搐着,剑无痕每一下都能使得她不住的抽搐,时时处于一种巨大的快感之中,而不能自拔。

    “嗯,好女婿,轻点,弄痛你的丈母娘了”,上官兰已是陷入意乱情迷之中了,什么也不记得了,不,她是什么也不想管了!

    剑无痕的一双大手自然也没有闲着,来来回回游走在丈母娘动人的娇躯之上,兴奋异常,想起第一次看见岳母的时候,还因为她是一个端庄而高贵美妇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如同莲花一样的圣洁,而且因为她的身份更是让剑无痕不敢有侵犯之意,只能在心里当作意对象,而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岳母大人被他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有一种变态的快感,在二十一世纪时,他哪里想过这种**的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他的身上,而还深深的陷了进去,而且他希望永远的陷进去,能够一辈子都占有岳母大人,他的兰儿!

    丈母娘欢叫的频率也不由得再越来越高,呻吟的分贝也越来越尖,一声声的娇吟起来,剑无痕看着岳母的红唇,大嘴忍不住吻在上面,不断的用舌头着她的贝齿和嘴唇,趁着她娇吟之际,剑无痕乘机攻入她的檀口之中,不断着她口中的甜美津液,感觉到岳母的小舌头在畏畏缩缩的逃避,借我玩会欣喜若狂的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大舌头在里面不断的攻城掠地,随着舌头不断的和那逃避的小舌头接触,她感到了一阵阵的电流,随后渐渐的放弃城池,放任自己的小舌头被自己吸允,舔舐,最后剑无痕很是宝贝的把她的丁香小舌含在嘴里,没有停止过挺动。速度已经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入,每一下都能深深的捅进丈母娘的,甚至穿透而过顶入心脏。

    丈母娘的很是配合,随着剑无痕的挺动而不时紧缠,松开,十颗如水晶般的脚趾头也逐渐弓了起来,紧紧的勾住他的腰部,结实的也轻轻的抬了起来,以便让自己≈≈的每一次都深深的挺入到她的深处,丈母娘的娇吟声已经渐渐尖了起来,明显是将要达到**的预兆,如同水蛇般的柳腰也是疯狂的扭动着,以便得到更大的快感。此处有删词。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