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神仙也疯狂-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八章神仙也疯狂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实不相瞒,本章节有少量删节。另外,香主非常乐意兄弟们用鲜花催更!

    中了神仙也疯狂的上官兰此时肢体已是紧缠了剑无痕的腰部,双腿上的力道没有半点放松,娇躯更是不住的扭动,口中连连发出让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会消魂的声音道:我要,我要啊,快给我啊!剑无痕当然被她的伸吟声弄得欲火焚身,小兄弟更是犹如吃了催发剂一样,长大的速度是那样的惊人,最要命的是岳母大人接下来的动作。

    接下来,意乱情迷的岳母大人将她的柔嫩的纤纤小手竟是伸进

    剑无痕明显能看见岳母眼中的狂喜。岳母大人的主动,剑无痕更是受不了,小兄弟涨得快要把外面的那层铁皮给涨破了,现在看来小弟弟已经长大了,需要换衣服了,但这种衣服哪里是说换就能换的,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更何况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谁都明白只要把炮弹给发射了,就不用换了,但问题是他不但没有发射,还越来越来涨了,所以现在说是一柱擎天也不为过。此时最让剑无痕几乎立时丢盔卸甲的是平时端庄高雅、落落大方的岳母大人竟然出乎意料蹲去。

    剑无痕和不少女人欢爱过,敢得来的姓经验也自然是丰富得很,但像独孤飘雪、花轻语等人,他们虽然爱煞了自己,却从未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荡过,没想到自己以为是姓冷淡的岳母大人就是如此的放荡不堪,看她平时的样子是多么的冷酷,失去岳父的她简直是一个冰山美人,只有在面对东郭雨的时候,剑无痕才能看到她的笑容。她现在如此的主动战斗,剑无痕一时大感刺激,神智一阵迷糊,气血直往上涌,心中的某一团火越烧越旺,双手抱住岳母大人的头部,但自己的老二仍然是“不见起色?不但不变软,甚至变得更加雄纠纠气昂昂了。剑无痕见到此时岳母大人意乱情迷的模样大大的吃了一惊,脑袋一阵清醒,已是从刚才的快感恢复过来,此时岳母分明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心里只有玉望,只想着被男人占有。所以剑无痕现在不敢立刻就为她解了神仙也疯狂的毒,因为在这个时候开始为她解毒的话,哪怕是她醒过来也会变成一个只有玉望的色女,日日夜夜只想着被人干。因为她中的毒实在是太深了,神仙也疯狂的毒素已经深入骨髓。当年林碧瑶中毒的时候,也是幸亏聂云在第一时间为她解毒,否则她也会变成一个色女,聂云更加逃不了一命。而岳母中了神仙也疯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被她强压制住,现在已经压制不了,神仙也疯狂的毒素犹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剑无痕只好吻住岳母大人,咬着她的舌尖先为她输入一丝心力,使得岳母本来狂热躁动的心脏似乎是被一块冰块冰冻着,像是被打了一记镇定剂,她的大脑渐渐的恢复了神志,但情火还是一样的旺盛,只是恢复了意识而已。

    睁开眼睛的岳母大人只发现自己的舌头被自己的女婿追逐着,连忙把剑无痕推开,可是她怎么能推的开剑无痕呢?舌头被剑无痕侵入,她不但不去阻止甚至在迎合,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总是拒绝不了这种感觉,她不敢想象自己是一个吟荡的女人,只好把这种感觉归咎于神仙也疯狂的药力。等到剑无痕吻到她呼吸不过来,他才渐渐松开她的身体少许,但双手还是环抱着她,不让她脱离自己的身体。此时她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上已衣不着体,所以双腿下意识的紧紧合住,脸上泛起的红晕在慢慢的蔓延,她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看见抱着自己的剑无痕,不由惊慌失色道:伯通,你这在干什么,快放开我,我可是雨儿的娘亲!

    汗,刚才可是你主动的呢?怎么能怪我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到手的猎物剑无痕怎会放手,就算她不愿意,剑无痕也会强上的,他怎么能够容许别人去染指美丽的岳母大人?

    看着她的胸前那高耸的钰胸正在摇摆,似乎她已经不甘寂寞向着剑无痕招手。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剑无痕忍不住直接伸手探去,爽!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那弹性十足的圣峰是多么的柔软,多么的滑腻,特别对象是东郭小美人的母亲,心情说不出的激动,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人妻下手,但这是第一次对岳母下手,这种突破伦理的激情让他的瞬间暴涨。

    被抓住的岳母娇呼一声,不知道是痛苦,是害羞,是舒服,还是刺激,或许皆有之。她在春药的刺激之下竟然就这样高朝了,她浑身抖动起来惊慌道: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我是你的岳母啊。最后一句她撕心裂肺的呐喊。

    剑无痕猛地紧抱着岳母这个美丽动人的酮体,一双充满弹性的玉汝挤压在自己的胸膛,细细的感到那种柔柔软软的、无法言喻的触感,他只要一想到这是岳母大人的娇躯,身躯就忍不住打一个激灵,身体不为人知的颤动起来,他是太兴奋了,因为他将要为自己的岳母解毒?不是,因为他将要得到了岳母的身体,那是他幻想了很久的美丽的身体,而他现在终于有机会实现了这个梦想。我怎么会变得这么邪恶了,竟然想要上自己的岳母大人,他在反省。因为我是为了救岳母大人的性命,人命关天,我自然是义不容辞。这是他反反复复而反省出来的结果。真是一个伟大的女婿!佛曰:我不入地
春宫缭乱笔趣阁
狱谁入地狱?剑无痕现在就是这样想的。

    她心中惊恐万分,自己怎么可以对不起自己死去丈夫东郭铁郎,自己怎么可以与自己的女婿苟合?那以后叫自己如何面对女儿啊?

    想到这里,脑袋里的道德伦理暂时战胜了神仙也疯狂的药力,由此可看,她是多么的一个人,现在她的神志更加的清醒了,一双玉掌拼命地拒开他的胸膛,不时握掌成拳,不断地捶打着他的肩膀,拍打他的后背,可是这柔弱无力的粉拳就像在帮剑无痕搔痒一般,不但不能撼动他的身体,还让剑无痕产生更大的,剑无痕觉得自己越看越邪恶了,怎么自己就好这一口?他又在反省了!

    反省再次失效,因为他一定要救岳母,就算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观察着她那愤怒却无助更是羞涩的表情,剑无痕的又涨了几分。本书,翠微居居首发,领不删合集联系作者

    岳母惶恐大声喊道:那你快放开我,我是雨儿的母亲,你不能这样!

    此时她的俏脸微露愠色,因惊恐而身体产生阵阵的颤抖,脸上的红晕蔓延到脖子下了,既是害羞也是愤怒。她在强压制住自己的快感和神仙也疯狂带来的作用力,紧咬住牙关,试着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的两条雪白修长的夹住剑无痕的,所以分得开开的,具有无法言语的诱惑力,与其说是她分开还不如说是剑无痕的硬顶开她的。

    剑无痕用无比肯定的语气道:岳母大人,你中了神仙也疯狂,我不能见死不救,我一定要救你。

    听剑无痕说起,她才记得她是中了春药,而且还是天下第一药神仙也疯狂,刚才在道德的束缚之下,她稍微清醒了过来,现在她又开始迷迷糊糊了,情火已经是控制不了。她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汝房正被他的胸膛挤压得扁扁的!小腹之上甚至感觉什么!她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大?她当时虽然看见过剑无痕的武器,但那毕竟是视觉上的感受,又怎么比得上现在这种真实触觉的感受要来得强烈。所以她的小溪又不争气的流水潺潺了。此时她丝毫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因为她怕只要她一动她就会彻底被情火吞没,趁现在她还有一丝清醒,艰难说道:伯通,我们是不可以的,你出去吧,我宁愿死去也不想和你做这样的事情的,你这样叫后如何面对雨儿啊?此时她的身体已经不是她可以控制得了的,开始了不住的扭动、抽搐。本书,翠微居居cuieiju首发,其他的网站均属盗版。请大家来,翠微居居cuieijun支持本书!领不删合集联系作者,作者qq:793621795。

    剑无痕道:岳母大人,我是不会放弃的,你知道,当我看见雨儿无助的眼神时,我的心就一阵剧痛,当她开口叫我帮你解毒时,我已经明白了,我不能拒绝她,因为我根本拒绝不了她,所以我一定要救你。

    上官兰一阵惊愕,问道:竟是雨儿让你救我的?随后她自言自语道:雨儿真傻!她现在也一定很痛苦吧!此时她抬起头来,眼神坚定,摇摇头拒绝道:你还是放弃吧,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这样救我的,何况神仙也疯狂的毒,不是一般人能解。我不想雨儿守活寡。

    剑无痕狠下心道:岳母大人,你也知道神仙也疯狂需要不止一个男人才能解毒,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在我的面前的,要么,你让三个男人去为你解毒,要么我自己为你解毒。

    听到剑无痕这么说,她就更加的惊慌了,守身如玉的她怎么能让三个男人去与她呢?可是剑无痕又是她的女婿,这可是违背伦理道德的。但她现在的脑子里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迷惑她,让她赶快和剑无痕,她现在已经快要奔溃了。

    剑无痕抱起岳母大人,轻轻含住了她的两片唇片,舌头顶开牙关,直逼京都,与她口中的芳香小舌纠缠在一起,感受到怀中玉人的身体轻轻的震了一下,剑无痕顿时狂猛起来,犹如狂风暴雨般的在她的檀口之中肆掠,尽情的她檀口之中的津液,而后又通过舌头送回去,他的一双魔爪也在岳母身上的敏感地带处来回抚弄。

    铁郎,我完了,我对不起你,我竟然被雨儿的男人侵犯了。她已经忘记了在这之前已经和剑无痕接吻过一次了。

    不,我不能这样子,我不能对不起铁郎,更不能对不起雨儿,她咬了咬舌尖,顿时恢复了一丝清醒,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顿时推开剑无痕少许,使得两人的嘴分离了开来,她喊道:快住手,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剑无痕把身体完全压下去,感受的柔软,脑袋放在离她只有一寸的上方,邪笑道: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不止是因为你长得很美,还因为你是雨儿的母亲,所以我不惜一切特要得到你,而现在你中了毒,我是不会让你死的,更不会让任何人染指你,所以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得到你,你的身体,包括你的心注定是我的。

    剑无痕在她胸前高高耸起的之中深深嗅了一口,说着便一手翻开了她那白色的肚兜,她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她口中依然在反抗,但是却已经失去了实质行动了,因为她的身体在迎合着。兄弟们,把鲜花留下啊!香主先谢过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