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太伟大了-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七章太伟大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狂风护法很是满意何惧惊愕的样子,心中大是畅快,他咧着大嘴露出一副与他黝黑的皮肤完全不同的洁白牙齿,得意无比的道: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很得意吗?继续啊?识相的就赶快放了我们帮主,或许我还可以为你求情留你一个全尸。

    剑无痕一听到狂风护法的话,就知道事情糟糕了。狂风护法太得意忘形了,上官兰在何惧的手中他也敢说这话,如果不是知道狂风护法本来就是这种性格的人,剑无痕甚至怀疑他是何惧的人呢!这话摆明就是在提醒何惧要抓住上官兰,不要让她跑了,留着做人质。果然剑无痕没有猜错,在狂风护法说出这话的时候,何惧紧紧抓住上官兰的命脉,双手毫不放松的把她的小手给抓出了淤血来。其实何惧现在已经不必要害怕上官兰逃走了了。因为中了神仙也疯狂的上官兰,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了,迷迷糊糊的她现在只知道自己需要有个男人来安慰她,哪里还会放开身边的异性,只见上官兰居然不顾自己被扣住的命脉,也要转过身来抱住何惧,身体在不断的与何惧摩挲着,这一切动作都表现这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深深刻在人类心中的本能,就连爱如命的上官兰也不能例外,由此可看出神仙也疯狂的厉害之处。

    看见剑无痕出现的东郭雨早已经投入剑无痕的怀抱之中开怀痛哭,而现在更是泣不成声了,看见守身如玉的娘亲居然荡的向敌人求爱,她怎么受得了,要知道她的娘亲是如何的端庄的一个人,这些年来一直为东郭铁郎守身如玉,更是江湖上有名的女士。

    何勇哈哈大笑道:现在上官兰在我手中,看你们敢不敢轻举妄动?

    剑无痕冷然一笑道:如果你五现在放了上官帮主,我还可以答应你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你就是自寻死路。

    听着剑无痕这冷酷的话,东郭雨只觉他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让自己心底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凉气之余,心中又是对他爱煞不已。剑无痕本来对何惧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他就错在抓了上官兰,上官兰可是他的岳母大人,甚至已经被他认定为他的女人了,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对他不礼,但如果伤痕到他身边的人,绝对是死无全尸。

    何况何惧狼子野心,他杀了何勇或者是何灿,或者两个都杀,他都没有意见,但想他不仅想杀了上官兰,还想娶东郭雨为妻来达到他掌控冥水帮的目的,此等恶毒的人物留在世上确是一大祸害!

    何惧笑道:别吓唬我,我是夏大的,而且这根本不是我的错,是上官兰自己往我的身上贴,我怎么赶也赶不走她,再说了这上官兰可是一个武林有名的大美人呢?而且这些年来守身如玉,尝过那滋味的她,现在做出这种事也是情有可原的。既然她向我求欢,我当然不能拒绝咯,你们说是吧?哈哈!他说完就用左臂扼住一披头散发,姿色绝美但却已昏迷不醒的上官兰,另一手还笑着隔着衣服在上官兰的上搓揉不停。

    “娘!”

    受不了这种刺激的东郭雨说着就给昏倒在剑无痕怀中,剑无痕连忙给她输入一道真气。剑无痕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这世上竟有如此不如的家伙。他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放肆,实在是不可饶恕。她……她可是自己未来的岳母啊,剑无痕越想越是气愤不已,要知道岳母的稣胸他还没有享受过呢,竟然此时被何惧趁机夺了头筹,他能不生气吗?岳母的蘇胸可是他一直在幻想的美丽风景啊!但奈何岳母的身份由不得他放肆,但现在竟然……剑无痕越想越是怒火中烧,但却又不得不迫自己冷静下来。剑无痕可真是糊涂至极,自己懂得强大的心剑之术却忘记了使用,看来上官兰受到的侮辱对他的影响很大,以至于连自己的心剑之术都忘记了。其实也怪不得他,来到这里这么久第一次真正的使用心剑就是消灭何惧的弓箭手,其他时间都没有使用过,更何况他把心剑之术作为他的最后底牌,轻易不会示之于人前,以至于他一般都没有想起,他还会这么一门保命奇功。

    现在有了底气的剑无痕目光寒冷,内中隐藏的杀机表露无遗,冷声道:你现在束手就擒吧!这样我还能给你留一具全尸!

    何惧笑道:不顾上官兰的性命就尽管来杀我吧,哈哈,大不了同归于尽,谁怕谁!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够玩弄了这视如命的上官兰,我死了又何妨!只是上官兰这么一个大美人想必你也没有玩过吧?你放心,我一个人是解不了她的毒的,你或许可以过来帮帮忙呢,哈哈!这时他把手伸进上官兰的衣服里,在她的之上搓揉不停。

    剑无痕哪里还能忍得住,我认定的女人,你也敢动,不要命了,只见他大喊一声,不可饶恕。

    四大护法和冥水帮的弓箭手等人被何惧气得身躯直抖个不停,上官兰是他们的帮主,而现在帮主被擒,身为下属的竟无能为力,只能干着急,气愤不已的他们正无可奈何时,纷纷惊愕的看向何惧的额头,只见何惧的额头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红点,何惧先是若无其事的站着,手中还抓住上官兰的秀发,目光透露出一种不知情,就这样僵直的倒了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目光透露出一种深深的惊愕和恐惧,明显是死不瞑目。抓住上官兰的他以为是万无一失了,没想到剑无痕竟有如此的神功,能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杀死。这心剑之术简直比二十一世纪的枪还要厉害,因为当敌人拿着枪的时候他还要瞄准,我们就可以在敌人瞄准的时候先一步躲闪,而剑无痕的心剑之术根本是无影无踪,不知道由那里发出也不知道是何时发出。这也许只有绝顶高手才能躲避得了了,因为达到绝顶高手,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官来确定心剑的轨迹了!本书,翠微居居cuieiju首发,其他的网站均属盗版。请大家来,翠微居居cuieijun支持本书!领不删合集联系作者,作者qq:793621795。

    剑无痕在杀死何惧的同时也把东郭雨交给了柔雨护法,然后瞬间跃到上官兰的身边,把她抱了过来,触手一阵滚烫,不由说道:怎么这样烫?此时上官兰浑身烫热,娇躯不住的扭动着,脸色通红,脸部肌肉微微有一点扭曲,看上去似是很快乐也似是很痛苦的样子。

    得到剑无痕输入真气刺激的东郭雨已经醒过来了,刚才目睹了全景的她伤心道:娘亲大是中了神仙也疯狂。

    众人皆惊道:什么?天下第一春药神仙也疯狂?

    李韵忧心道:如果是神仙也疯狂那就麻烦了!如果是少量的话,它
宠爱你无弹窗
就只是相当于一般的春药,只是稍微有一点催情的作用,只要用一种清心的功法或者是让她沉浸在冰室一段时间便会没事。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大家都知道当年她就是中了何勇的神仙也疯狂,才被何勇有机可乘的。她继续说道:如果是过量的话,神仙也疯狂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它不仅可以让女方忘记羞涩不顾一切,还可以令男方也中毒,但最重要的是,中了此毒的男方很容易就能达到极乐巅峰,而女方比起平时想要达到极乐巅峰确实却是困难一百倍,所以解这种毒起码需要三个强壮的男人,否则一个男人的话恐怕会精尽人亡。听到李韵这样说,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神仙也疯狂不愧为天下第一春药,果然厉害无比。

    东郭雨喃喃自语道:那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我娘亲被三个男人侮辱吗?娘亲肯定是宁愿死去也不会接受这样子的治疗的。东郭雨哀叫一声“娘!”,就抱住她大哭起来。

    而上官兰的躯体忽然不停的抽搐了起来,口角鲜血特微微溢出,显出毒已是发作。东郭雨转向剑无痕悲声道:伯通,你快想办法救救我娘啊!她最是疼爱我的了!求求你了,救救我娘吧!

    听着东郭雨凄凉的苦苦哀求,剑无痕突地猛一咬牙,抱起上官兰的娇躯沉声道:我来救她,我会双修的功夫,不说可以以一敌三,就算是以一敌十也不在话下,我肯定可以坚持到最后的。

    李韵惊叫道:不行,绝对不可以这样。

    剑无痕以为李韵在吃醋,神情肃穆的问道:为什么?他希望她不是在吃醋,因为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何况他喜欢上官兰这么久了,有几次和东郭雨欢爱时更是把东郭雨当成了岳母,每次这样东郭雨都被他弄得死去活来。以前剑无痕只是碍于上官兰这个岳母的身份,他才没有对岳母大人付之行动,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眼前他怎能放弃呢?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岳母大人投进别人的怀中,而无动于衷?而且还是三个男人?仔细看一下,现在唯一能做这个事的除了剑无痕就只有三大护法了,如果让三大护法把岳母大人给轮了的话,那还不如杀了他算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会觉得人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如果要他再选择一次的话,他不但要事先杀了三大护法,更要把世间上所有的男人都杀得一干二净,一个保留,哪怕是太监也不能留下,以绝后患。最近看了一本书,里面有一种秘法可以让太监重新长出那传宗接代的老二来,因此看来太监也是一个潜在威胁,更有可能已经有太监长出来了,所以绝对不能留。

    李韵惊道:无痕,你千万不要使用双修神功,神仙也疯狂能被成为天下第一春药并非浪得虚名,这这种春药原本是当年的一个采花的门派创出来的,他们也有双修的功夫,中了这种春药的人,如果使用双修神功来解毒的话,只会把女方的元阴全部吸尽,对男方来说倒是可以功力大进,但女方便会因此而死的。

    刚才自信满满的剑无痕懵了,想不到神仙也疯狂竟然如此厉害,看来聂云救了碧瑶还能捡回一条小命确实命大了。怪不得老头子不停的叮嘱他,如果使用神仙也疯狂的话,千万不能用过量,否则小命不保,以前他还呲之以鼻,现在他是明白了。

    剑无痕不由问道:那怎么办?我能看我的岳母大人就这么死去吗?如果岳母大人逝去的话,雨儿一定是痛不欲生的。现在就算代价再大我也要试一试了,剑无痕还在心里加了一句:只要能够品尝一下美丽的岳母大人,就算立刻死去我也愿意。典型的一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登徒浪子。

    李韵知道剑无痕心意已决,便叮嘱道:你千万要小心点!

    狂风护法点点头道:帮主真是找了一个伟大的女婿啊!如果我有闺女,我一定要把闺女许配给他,这么好的女婿上哪儿找去?

    柔雨护法也在心里暗道:想不到,他竟会为了帮主而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他还那么年轻,真是太伟大了!雨儿总算找了一个好夫婿,只是希望他会没事吧。此时她多年未启的芳心似乎悄悄的打开了一扇大门而不自知。

    天雷护法和紫电护法皆点头赞道:难得啊!

    剑无痕没有没有说话,只是对刚才狂风护法的话有一丝畏惧:,看狂风护法这模样,生的闺女也好不了哪里去吧?难不成蹦出来一个活生生的恐龙,那还不如去自杀,一了百了。剑无痕抱着上官兰走到这里最近的一个房间,关上门后,便扯去了裹在上官兰身上的破衫。虽然她中了神仙也疯狂这种天下第一吟药,但不知是为何剑无痕竟能看出她天仙一般的脸蛋儿是羞答答的,按理说她应该是不知道害羞才对,看来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岳母真的很美,剑无痕单单是看着她那一对春水盈盈星眸,已经情火暴涨;还有她娇巧曼妙的神肌仙体,全身的冰肌雪肤没有一点瑕疵的地方,更是叫剑无痕贲张;泛着红晕的冰肌雪肤,衬托起那乌黑茂盛的原始森林,原始森林之中有一条小溪,溪中还流水潺潺,不得不叫人为之而消魂!一双修长疯狂的扭动不已,玉门关似开未开,这说明神仙也疯狂的毒素已经渗入骨子里了。

    再看她藕臂雪白莲手剔透,香肩柔腻圆滑,冰肌玉肤,滑腻似酥,细润如脂,粉光若腻,曲线修长优雅。胸前高耸的峰峦,成熟透顶,饱实,这是岳母才有的成熟魅力和丰腴韵味。两粒粉红色如同两颗圆圆的大葡萄,竟也流出了一丝乳白的液体。

    上官兰此时肢体已是紧缠了剑无痕,没有半点放松,娇躯更是不住的扭动,口中连连发出让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会消魂的声音道:我要,我要啊,快给我啊!说着时已是双手往剑无痕的跨下的宝贝掏去。剑无痕此时更是被上官兰的动人悦耳的伸吟声和浪荡的动作,以及她那迷人的酮体引得欲念大起,情火越烧越旺,一想着她是自己的女人东郭雨的母亲,那小兄弟更是抬头挺胸,竟是几乎按捺不住,剑无痕不由心想:难道我这是太心急去救岳母大人才会这样?嗯,一定是这样,岳母大人对我这么好,我这般心切的救她也是在情理之中!怪不得他们都说我太伟大了呢!原来自己是当之无愧啊!

    来福似是感应到剑无痕的说话,在客栈喃喃自语道:怎么突然间心神不宁啊?难道是公子的无耻神功又更上一层楼了?那公子的功力也进展得太快了吧?这还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得到的吗?不行我也要勤加练习公子传授给我的无耻神功才行,否则以后连做管家的资格没有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