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鸿门宴之尾声-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六章鸿门宴之尾声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时李韵赶到了,大喝一声道:放肆。可是已经太迟了,在李韵看见这一情景时,何惧的手掌已经接近何灿的头顶,而在李韵出声喝止时,何灿已经被何惧毙于掌下而一命呜呼了!李韵看见这一幕,顿时发出一声痛切心扉般的嘶叫:不要!我的灿儿呀!但是无论她怎么叫,都没有用了,何灿的死已经成了事实,一天之内,李韵死了丈夫,也死了儿子,而且都是被她的义子杀死的,不可谓不可悲!剑无痕来得要比李韵迟一点,他是听见李韵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悲呼才出现的。本来他不打算出现,只想在暗中观察事情的进展,但没想到会看见何勇一家自相残杀的一幕,他虽然没有看到何勇和何灿是怎么死的,但也能猜出几分,看见李韵失魂落魄、泣不成声的样子,他大是心痛,顿时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把她拥入怀中。而看到剑无痕出现,四大护法均露出狂热的眼神,他们真是太佩服剑无痕了……

    何惧笑道:哦,我看是谁呢,原来是何夫人,想不到何勇一死后,我们高贵典雅的何夫人就找到了一个小白脸,而且夫人脸色红润,是不是刚刚成就好事而大战一场啊?真是可喜可贺啊!这样看来何夫人很快就会生一个嘛,又何必在乎这个废物的死去呢?

    何惧本来只是开个玩笑,他没有想到李韵真的是找一个小白脸,而且还刚刚和剑无痕颠鸾倒凤了几次才出来。刚刚听着何惧的话时,李韵只觉被他说中心事,绕她平时镇定的功夫不错,此时也不免有点害羞,毕竟何惧说的不错,何勇才刚死,她就移情别恋。但当她听到何惧说何勇已经死了,做为何勇妻子的她非但没有不开心,反而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就像被压在胸口的大石头被放下来似的,而且她还不知道在她的心里甚至有一丝喜悦的情绪。但后来听到他那刚刚死在他的掌下的儿子来刺激他的时候,她就顾不着羞涩了,代替的是深情无比的愤怒,巨大的悲愤,脸部的表情几乎到了扭曲的程度。毕竟何勇比起她的儿子来说,她的儿子重要多了,只见她狠狠的盯着何惧狠声道:我要你不得好死。说话的语气非常坚决,异常的悲痛,看来她的确是很宠何灿,但她哪里知道自古慈母多败儿。其实剑无痕非常明白她是说给自己听的,她的意思是想让自己杀了何勇。

    何惧哈哈大笑道:如果是在三年前我对你还有三分忌惮,但现在嘛?你觉得你还打得过我吗?我看你现在哪怕连你死去的废物儿子何灿也打不过,虽然何勇那个死老鬼不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身受重伤,但他不知道却不代表我不知道,三年前你中了何勇的黑手印,能不死已经是一个奇迹,只怕你现在已经毫无内力可以用了吧,你还想要我不得好死,你配吗?如今是你为鱼肉我为刀俎,请你不要搞倒了现状。哈哈!

    李韵想不到何惧竟然这么清楚自己的伤势,看来他是图谋以久了,而何勇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真是悲哀,他一生作恶多端到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义子手中,可惜我的灿儿也因为何勇的愚蠢死在他的手上。

    虽然李韵不爱何勇,但毕竟声做了二十年的夫妻,多多少少也会为他感到悲哀,但悲哀归悲哀,要不是何勇认了何惧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做义子,她的灿儿怎么会死?所以她现在对何勇是不可抑制的恨,失去了何灿,她就和何勇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联想到二十年何勇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对何勇的恨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幸好何勇已经死了,否则还不知道李韵会如何的发狂呢!

    李韵非常了解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虽然自己的伤势已经被剑无痕用双修的手段治好,但剑无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她的伤,已经是很逆天的行为了,如果还想要恢复到巅峰的功力,那就是她的奢望了。所以她把希望寄托在剑无痕的身上,在她看来,剑无痕刚才在她的闺房露出的惊人杀气,足以说明剑无痕的武功深不可测,江湖上根本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何况是何惧一个小小的一流高手,只是她有点担心那些弓箭手而已,但如果剑无痕能够快速解决何惧的话,凭她的身份,只要是黑手帮的人都不敢不听她的命令。于是她把求助的目光一向剑无痕,希望剑无痕能够为她报仇雪恨,现在剑无痕就是她的天,她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剑无痕身上。因为家破儿亡的她如果再失去剑无痕的话,就什么也没有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sodu


    剑无痕微微一笑道:何惧,你真的以为你掌握了整个局面吗?

    何惧明显没有见过剑无痕,但他还没有把剑无痕放在心上,不说剑无痕看起来没有任何武功,而且年纪还那么小,就算有武功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但看着剑无痕那镇定的样子,也不免心生疑心,问道:你是何人?

    剑无痕道:我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最大的依仗没有了,我想知道你会不会像一只狗一样来求我放过你?

    何惧不屑道:笑话,现在一切都是我说了算,将来也是我说了算,你的牛皮还是不要吹的太大好一点,难道你就不怕被人人笑话么?

    对于他的自信,剑无痕只能无视,然后隐晦的给了狂风护法一个暗号。

    得到暗示的狂风护法,大手一挥,顿时刚才在屋顶拉弓搭箭的弓箭手立刻转移目标,箭头从对准四大护法的方向全部瞄向何惧。

    看到自己人居然倒戈相向,何惧大吃一惊道:怎么会这样,他们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兄弟,怎么会背叛我?

    狂风护法见到何惧这个样子,真是畅快无比,刚才他太憋气了,不由得意洋洋的道:何惧,你的手下自然是不会背叛你的,但你看清楚点,他们真的是你的手下吗?你不会得意糊涂了吧?连是否是自己的手下也分不清楚?哈哈哈哈!

    何惧仔细一看,心中大震:果然不是自己的手下,不由惊道:难道他们?

    狂风护法笑道:不错,他们全去见阎罗王了,如果效率快点的话或许他们已经投胎重新做人了。听到这个消息,对于何惧来说不疑一个晴天霹雳,身子不禁晃了晃,没想到这么快就从高高在上的山峰掉下来,这巨大的落差,还真不好受。

    狂风护法看见何惧这个样子最解气了,说道:你没有想到吧?当你把你义父何勇的人换成自己人的时候,我们也暗中杀了你的人,并且假扮成你的人埋伏在这里。哈哈!

    何惧道:不可能,你们怎么会有哪个实力?就算你们四个一起上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死我们的人,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的死去?

    狂风护法不屑的说道:我们冥水帮的实力哪里是你这个小毛头可以想像得到的。狂风护法说完这话,脸皮有点红,看到剑无痕一个调笑的眼神更是瞬间通红,其实冥水帮还真的像何惧说的那样,没有什么实力。他知道这一切应该都是剑无痕做的,而剑无痕刚才的揶揄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证明,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当狂风护法带人来到埋伏地点的时候,何惧的人已经全都倒在那里了,狂风护法唯一做的就是命令手下的人全都换上黑手帮帮众的衣服来迷惑何勇等人。只是他极度不明白剑无痕是怎么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无息杀死这么多的弓箭手,而且还瞒过何勇这个超一流的高手,要知道只要达到超一流的境界无论是功力还是五官的感觉都能有很大的提升,只要剑无痕在杀死何惧的人时,他们发出一点声响,何勇也能发现。除非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杀了他们。而事实就是这样,当狂风护法来到现场的时候,何惧的人还是摆出潜伏的姿势,看样子他们就是在不知不觉中死去的。死症均是后颈处有一点红点,像是被一个善用细剑的高手用剑尖一剑刺入后颈,而且看血迹的凝结程度,他们还是在同一时间中死去的。得出这个结果让冥水帮的四大护法纷纷骇然不已,他们哪里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神乎其然的剑法。而且他们都没有看见剑无痕身上有任何兵器,真不知道剑无痕是如何做到的。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但这对剑无痕来说那就再简单不过了,他使出虚空无影了无声无息的来到黑手帮的人手的后面,然后心诀一发动,精气神锁定所有的弓箭手,心剑一出,他们便无一幸免的去见阎罗王了,但剑无痕也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厉害,发出这一剑他的真气已经用去了一半,如果他再发一剑的话就要耗光真气了,任人宰割了。谁叫他为了省事,一次性发出那么多剑,而且要求剑剑都准确的刺入敌人的后颈,甚至为了避免何勇的发现,更是小心翼翼,这么一下来更是大汗淋漓,精神萎缩。不过他还是很臭美的,为了给李韵美人一个美好的印象,他还懂得去稍微打扮一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