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鸿门宴之李韵情深-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四章鸿门宴之李韵情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此刻她总算是看清了自己的心了,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离不开这个冤家了,想到这里她顿时忍不住哭了出来,但就是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哭呢!剑无痕只好轻轻搂抱着她细细的安慰着。

    风平浪静后。

    李韵静静躺在剑无痕的胸前,还略微抽泣的声音道:无痕,我是不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剑无痕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柔声安慰道:你只要记住,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就够了,其他的你都不要管,一切都交给我,知道吗?

    李韵担心道:可是我已经有岁了儿子,而我的年龄也比你大那么多!我们是不可能的,如果被何勇知道,你会被他杀死的。

    说起这个剑无痕就有冲天怒气,这么好的一个美人儿就这么被何勇给迷了,就算迷也要等我来迷,他有什么资格?他不知道天下的美人早就被我预定了吗?他杀气腾腾的道:我不会让何勇好过的,不说他**你,就说他三年前打了你一掌,他就被判了死刑!

    李韵慌道:你打不过他的,你不要去找他好不好?

    剑无痕瞬间露出一股杀气,然后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三千发丝无风自起,他脸色严峻的道:就凭他,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

    李韵也不禁剑无痕的气势所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暗暗惊道:这冤家的武功竟然是如此高强,我从来没有都见过这般厉害的高手,哪怕是江湖四大高手也不过如此吧?四大高手说的就是东后俏皇瑢、南帝段皇爷、西皇欧阳疯、北圣宏漆宫。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单单是凭着气势,就已经让她不能有反抗之心,提不起一点与之对抗的勇气,这太可怕了吧,他才多少岁?最多不过十八岁吧?她万万没有想到剑无痕才十三岁,不过如果她知道剑无痕竟然比起她还要小这么多的话,恐怕她又要胡思乱想了!她不禁心道:难道现在武林的年轻高手已经泛滥了?就凭他刚才露出的这一手,何勇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怪不得他这么自信,枉我还为他担惊受怕。想到这里,她幽幽道:何勇他终究是我的夫君,他虽然在二十年前对我使出了那样的手段,但他确实对我很好,他很爱我,现在我背叛了他已经有愧于他了,我不想看见你杀了他,而且他是灿儿的父亲,我更不想灿儿没有父亲。求求你不要杀他好不好?就当是我对你要求,唯一的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我不要杀他们,我就,我就答应你一辈子安安静静的做你的小娇妻,不离不弃。她的脸蛋露出了一圈圈的红晕,可以想象她说出这话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的,如果不是她真的爱煞了剑无痕,她怎么会敢去面对道德和伦理的约束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看到李韵楚楚可怜的样子,剑无痕真的不忍心拒绝她,如果他不答应她的话,恐怕就算以后两人在一起也会留下一道疤痕,这会是她心中永远的一个疙瘩,她甚至最后会郁郁而终。剑无痕明白,哪怕自己再有魅力,她在再爱自己,她也不可能在半天之内为自己做这么多,放弃自己的丈夫,甚至放弃自己的儿子,谁也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何况她很爱她的儿子,甚至已经到了溺爱的地步了,她这些年为了何勇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自己儿子,她求杨逍保护何勇不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么?她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而现在剑无痕怎么能要求她放弃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跟自己走?就算自己这样要求也只会失去她,她做出这样的让步已经是很难为了,她摆明已经爱剑无痕爱到骨子里了,否则她怎么会做出这样大的让步。

    想到这里剑无痕柔声道:只要他们不来找我麻烦,我答应你,不杀他们。

    李韵很敏感的捉住了剑无痕的语病,急道:不行,无论怎么样,你也要答应我不能杀他们,求求你了。她无助的泪水涌了出来,看得出她真的很愧疚,很矛盾,剑无痕感到老头对她真的很不公平,让她承受了那么多,她本来是一个天之骄女,不应该受这种苦的,都是何勇惹的祸,剑无痕眼里的阴霾一闪而过,但看到她无助的眼神时,心而立时软了下来,温声道:你太傻了,不要哭了好么,你哭得叫我心儿都碎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听到剑无痕终于答应了她的要求,她顿时露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幸福的靠在剑无痕的胸膛道:无痕,谢谢你,我也答应你不去见他们,以后就一心一意的做你的小娇妻,你说好不好?看见她现在容光焕发的幸福模样,剑无痕心中暗暗有了一个决定:绝对不能再让她受到委屈。

    剑无痕笑逐颜开,笑道:好,好,当然好了,你说什么我能反对呢?我一说不,你又要哭了,我还不是立刻缴械投降吗?

    李韵娇媚的白了剑无痕一眼,抚媚而深情的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剑无痕道:因为我爱你啊,小傻瓜!剑无痕爱恋的揉了揉她可爱的小脑袋,只当她是一个爱撒娇的小女孩,她也很是享受剑无痕的宠爱,因为这样她能够感受到剑无痕对她的深深的爱意,只有在此时她才感到原来自己也可以是一个最幸福的人。

    李韵问道:那你为什么会爱上我?我的年龄恐怕
都是春药惹的祸最新章节
比亲也要大!说到这里,她的娇躯没由来一阵颤粟,担惊受怕的道:无痕,我怕。

    剑无痕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慰道:你不要想得太多了,迟早会把你的小脑袋给想糊涂了,以后把一切的事情都交给我,你只要快快乐乐的做我的小娇妻就行了,知道吗?

    李韵幸福的道:嗯!

    看着李韵这个中年美妇人像鸵鸟一样幸福在自己身边躺下,剑无痕色心大起,刚才的纵欲明显还没有尽兴,目光依然在对方身体重要部位上回来扫射,他突然侧起身体在李韵耳边嘀咕了一句:你的气血还没有畅通,我来帮你按摩,为你舒筋活络调理身子,好吗?

    李韵当然是很甜蜜的答应了,而且还幸福的滴下了一滴清泪,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这么安心和幸福,就像飘荡在外的游子回到母亲的怀抱,她只觉得找到了一个能够躲避一辈子的臂弯,能让她安心的依靠在那里不再畏惧风雨的侵袭。在古代一般是男尊女卑,女子讲究三从四德,出嫁从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勇这般自大,一副大男人主义,哪里会像剑无痕这般细心的呵护自己。何勇虽然对李韵很好但也只不过是从古代的标准来看而已,顶多对李韵嘘寒问暖就已经很不错了,像剑无痕一样放弃男子汉的尊严为李韵按摩那就想都不要想了。剑无痕爬起来将身边女人柔软的身体扳过来,让其身体向下趴着,然后就伸出双手开始为女人揉捏各大筋脉,不时输入一丝阴阳真气透过身体深入内脏。只见剑无痕选择性的在不同的穴道之上输入不同量的阴阳真气,然后阴阳真气从各大穴道渐渐汇集到丹田,不停的旋转着,渐渐形成一个阴阳的太极鱼的图案状并继续旋转,不时从太极鱼的两点衍生出一丝丝的阴阳真气源源不断的滋润着李韵的娇躯,改变她的身体,改善她的资质,她的资质本来就是上上之选,现在被这个太极鱼时时刻刻在改善中,必定会变成不世奇才。如果照这样下去,再加上双修的话,不出两个月,李韵不但能恢复到从前,甚至机缘到的话还突破一流巅峰的极限达到超一流的境界,而且以后练功也会事半功倍。

    而此时,李韵只感到自己身体一凉,紧接着就又随即覆上了一层温暖,却是男人正用掌心摩娑自己娇嫩的肌夫,并且从自己圆润的肩头一路缓缓下滑着她的手臂与腰肢,说不尽的怜惜与珍爱。这应该是所谓的全身按摩了吧?

    感受到男人对自己的爱护,闭着眼睛享受着对方优质服务的李韵不由“嘤”轻声呻吟了一下,脸上那种笑容是那么舒展。

    “怎么样,舒服吗?”

    感觉到男人在自己耳边哈气,感觉到体内一种骚痒正在快速向全身漫沿的李韵心中顿时一阵悸动:“嗯,真舒服!”

    我还能让你更舒服,你要不要再试一试?

    在黑手帮这个臭名昭彰的古代型黑帮呆了这么久,李韵自然能够听懂剑无痕话语中隐晦表达出来的意思,而且她刚才也没有尽兴,拥有极品名器的她本来就需求惊人,再加上她三年禁欲,刚才怎么能这么快就满足得了她,于是朱唇微张,娇羞无限,慵懒地回了一句道:你还有力气全都使出来就是了!

    "我当然是有力气的,我是怕你受不了!"

    面对一脸吟笑的,她自然知道对方是在逗弄自己,于是就如同十八岁小姑娘一样撒娇,道:“不来了,你这个坏家伙就知道欺负人家!”

    “不欺负你,我还能去欺负谁?

    微微一笑,剑无痕就低头吻住了女人娇嫩的朱唇,并且将舌头强行顶进对方嘴中品尝她嘴中醉人的芬香,一双色手也再次袭向了身边美人儿的,那柔软的感觉让他血液立刻沸腾起来。而此时,嘴中溢出压抑伸吟也显得格外吟蘼,似乎在渴望身边男人能够更进一步。

    微眯着眼睛,看着女人嘴中正带着期许的伸吟望着自己,玉火焚身的剑无痕这个时候那里还忍得住,低下头去就重重吻住她的唇,脖子,以及任何一个,一双原本在对方胸前肆虐大手也悄悄钻过她的腋下,然后用力抱着跟前这位正期待着自己宠幸的美少妇,仿佛想将她整个人彻底揉进自己体内一般。

    时间在一秒一秒流逝,青春激情在熊熊燃烧,在男人富有侵略性的全方位打击之下,李韵早已将所为的端庄高贵典雅伦理道德等丢在到了脑后,动情的从嘴中发出一阵阵压抑喊叫:无痕,狠一点,我受得了……放开心胸的她真的是让剑无痕心情舒服畅快而又无语呢!

    听着女人似乎来自喉咙深处的嘶吼,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会忍不住立刻提枪上阵的,但剑无痕觉得时候还不到,还想逗弄她一下,笑道:何勇和你的儿子都在外面等急了吧?你不是答应你儿子说要出去会会上官兰吗?

    李韵娇羞难堪道:你,到底给不给?信不信我把你那玩意给割了,让你祸害不了人!

    剑无痕哈哈大笑道:你舍得吗?这可是可以让你欲生欲死的东西呢!

    李韵羞意更胜,但终究体内的虚空瘙痒太盛了,为了得到剑无痕的充实,她爬起来摇着剑无痕的的手臂,像一个小女孩般撒娇道:快点嘛,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再来一次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