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鸿门宴之双修原理-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三章鸿门宴之双修原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看到李韵这种消魂的表情,剑无痕情火更胜,忍不住又在她的体内种起田来。

    突然受到剑无痕突击的李韵下意识将娇躯高高拱起,形成一个挺有弧度的曲线半圆,精致的小嘴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畅的欢叫:啊……!

    但她还没有完全沉迷下去,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敢,她还是知道她儿子正在房间外面等候的,所以她不得不只好强制性压制住自己的快感,不敢叫出一点声音,小嘴紧紧抿住,咬紧牙关,这种感觉难受极了,这是只有当事人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得到的感受,我们怎么说都是白搭。当然她也兴奋极了,两种矛盾的感觉冲击她的心灵使她欲罢不能,只见她眼皮翻了翻,白了剑无痕一眼,意思就是在说:你就是个冤家,没看见我儿就在外面吗?剑无痕立时给她一个无辜的眼神: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只不过是满足你的要求而已。对于剑无痕的无赖,她只能还以一个无语的表情。虽然只是相处不到半天,她已经完全领教到他的厉害了!

    儿子就在外面,而她这个做母亲的却在里面和别人颠鸾倒凤,这种刺激产生的块感是如何,我们完全可以得到很大的想象空间!而且剑无痕给她的欢悦又不能欢叫出来,只能强忍着,还要回应儿子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阻止儿子走进来的念头,否则她的儿子就那么像平常一样推开门来就大遭了,被儿子捉奸在床的感觉如何,她还真不想去体会,现在的情况已经够她吃一壶的了!

    啊……!剑无痕突然的大力没冲击又让她再次欢叫出声。

    在房间外面等候的何灿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怎么这声音好像他虐待哪些女人时的叫船声?难道娘亲此时正在被人虐待?别开玩笑了,在黑手帮的地盘,有谁敢搞娘亲?何况娘亲的武功这么厉害!最终他还是选择相信他的娘亲,不敢怀疑她的娘亲,而是问了一句道:娘,你没事吧?

    娇喘微微,缓过劲来的李韵,喘着粗气道:灿……儿,你……先去吧,娘……亲……马……上就到。剑无痕心道:等我搞完亲,那亲就有空去了!嘿嘿,我怎么这么邪恶?

    那通往仙境的南天门较小,里面又极有弹性,紧紧的夹着青龙,那种酥麻感让剑无痕忍不住舒缓一声。

    何灿疑惑地道:那,娘亲你快点,孩儿告退了!他真的不能不怀疑她的娘亲啊,娘亲这喘着气说话的样子分明与自己搞那些女子时的说话的情形一模一样啊!但娘亲怎么会背叛爹爹呢?不会的,娘亲大门不出,一个朋友都没有,怎么会出轨呢?难道是有采花贼敢潜进我们黑手帮采了娘亲?不可能,如果是这样,娘亲怎么不反抗呢,凭娘亲的功力谁可以对她霸王硬上弓?“啪!”,何灿打了自己一个巴掌,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可以怀疑自己娘亲红杏出墙呢?娘亲是那样的端庄淑德,高贵典雅,而且和爹爹的感情这么好,试问怎么会背叛爹爹呢?是自己多想了吧?想不到何灿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也是很孝顺他的娘亲的。但没有想到他的母亲的确在里面和一个陌生人共度**,他更没有想到,这一次,是他的的母亲主动求欢的。

    房间里的李韵察觉到她的儿子何灿终于出去后,心一松懈,突然浑身一震,接着整个娇躯剧烈的抽搐,然后弓起的娇躯瘫软了下来,体内阵阵紧缩,夹着小剑无痕舒服不已,源源不绝的琼浆玉露从那神秘的仙境涌了出来,李韵只觉正强烈蠕动的嫩穴里一下失去了青龙的充实感,心中空虚的唔唔连声不断,一双俏目也爽快的有些失神。

    剑无痕俯身将炼化的元阴真气吐入她的小嘴,李韵乖乖的将自己小嘴迎上去,然后觉得一股冰凉的气流度入自己的口腔之内,随即顺着经脉流经全身的各大穴道,只觉舒畅无比,自从中了何勇的黑手印以来,她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的轻松过,似乎剑无痕给她的就是琼浆玉露,能肉白骨医死人,尝到甜头的她紧紧的缠住剑无痕的大舌头贪婪的将剑无痕渡过去的真气全吞了下去,剑无痕催动阴阳真气,让两人的真气紧密联结在一起。这就是双修的功效了,其实双修的原理很简单:乘气动静生阴阳,阴阳之分为天地。未有宇宙气生形,已有宇宙形寓气。从形究气曰阴阳,即气观理曰太极。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意思就是说:男为阳,女为阴,男女双方用双修产生的元阴、元阳之气流转全身的奇经八脉,运气一周天阴阳之气便会遍布全身,用心法运行真气,阴气、阳气便会互相转化,最后合二为一,阴阳之气成也,即气观理曰太极,两仪立焉。

    剑无痕引导李韵体内来自于剑
情锁为君心笔趣阁
无痕体内的阳气从吓体带上舌头,然后从李韵的舌头流入剑无痕的舌尖,再从剑无痕的舌尖流经奇经八脉和全身大位,最后化为阴气汇集在丹田,而剑无痕体内的阴气也同样通过舌尖流经李韵奇经八脉和周身穴位,最后化为阳气汇集在丹田,如此循环,三十六小周天之后,两人同时进入玄之又玄的境界,两人同时缓缓的飘于半空,四处发出淡淡的光芒,灰白两色相互交替,两人皆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无悲无喜,无色无相双修对于功力的提升的确是比平常苦练高出几倍的速度,特别是第一次,得到的好处更多。可惜李韵的元阴在二十年前已经被何勇采了,否则以她身具双珠戏龙这种极品名器,足以让剑无痕突破现有的境界达到绝顶高手了。刚才第一次双修的时候,两人得到的益处较多,不过现在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效果并没有刚才的好,但也将李韵的伤势恢复得**不离十了,如果他们再双修两个多月的话,李韵的功力就能完全恢复,甚至突破到超一流的境界,毕竟她处在一流高手巅峰已经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她在三年前身受重伤恐怕她到现在已经达到超一流也是说不定的,毕竟她的天资比何勇还要好,只是她没有何勇那么勤奋修炼而已。

    两人从那种混混沌沌的境界中醒过来,小无痕还在李韵的体内,看着身边的美人,剑无痕情火顿生,小无痕快速壮大,啊!李韵感到体内的充实不由惊叫一声,睁开秋水盈盈美眸,发现剑无痕正炙热的眼神盯着她,她虽被盯的有些羞赧,心底却十分喜悦,她把俏首转过去不敢看他的眼睛,但由于刚才双修的作用,两人微微心有灵犀,她可以强烈感受的到剑无痕那富于侵略性的目光真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她的脖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头垂的更低,尽是几分小女人的柔媚。此时剑无痕的手还在她的胸前,一捏,又是一声娇嗔。剑无痕道:刚才舒服吗?

    “你还说,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李韵已美得浑身酥肌麻,欲乘风归去,又恐尽失鱼水之欢,不舍剑无痕给她的充实。

    剑无痕笑道:刚才要不是我停下来,不知你的儿子听见没完没了的叫船声,会是怎样的表情?

    李韵娇羞的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还说,突然停下来,我难受极了,当时只想着立刻去死了算了,我哪里还想到灿儿会来?没想到和你做那事,竟是如此的快活,只觉以前和何勇做的这么多次都白做了,亏我还这么主动!

    剑无痕怒道:何勇这匹夫,待会我就要收拾他,竟然霸占了我的美人二十年!

    李韵笑道:什么叫做你的美人?何勇才是我的丈夫,我会和他做那事那是自然的,这一次我已经对不住他了,要不是为了杨大哥,我怎么会这样做?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我现在已经无法面对何勇和灿儿了!

    剑无痕怒道: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了吗,我说救杨逍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你永远的离开你丈夫,你儿子,永远不能跟他们见面。难道你忘了吗?

    李韵沉默了一会道: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为什么要说这话了。

    剑无痕紧紧的搂抱住这个人妻人母,道:不,你完全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只是让你离开他而已,我要的是你离开他们然后来到我身边,做我的妻子!

    李韵道:这不可能,我绝不答应!

    剑无痕道:你别骗你自己了,你是喜欢我的!

    李韵怒道:你别自恋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喜欢你的。不知为什么她说完后,她心里感到一阵苦楚,还微微心酸,再加上稍微心痛,三种感觉一同袭来。她现在也不知道她自己的话是否是真的了,连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了,她不由扪心自问道:难道我是真的喜欢上他吗?我们才见过一次面!

    剑无痕翻过身来压在她的身体上,深情的注视着她,双手轻轻地捧着她的俏脸,声音带有磁性,极尽温柔的道:你这样骗自己,难道好受吗?你可知道,你说这话的同时心痛的人不只是你自己,还会有一个人的心他比你更痛,因为他了解你,他明白你的心,知道你心中所以,因此他不仅承受着属于他自己的那份苦楚,他是在承受着两个人的痛苦。他的声音很有感染力,说是闻者落泪也不为过。

    听到剑无痕这样伤情和深情的话语,李韵说不感动是假的,看着他柔和的脸庞,深情的目光,那里面似乎有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魅力,让她深深的为他着迷,不可自拔,此刻她总算是看清了自己的心了,她知道自己是离不开这个冤家了,想到这里她顿时忍不住哭了出来,不知道是为什么哭呢!剑无痕只好轻轻搂抱着她细细的安慰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