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鸿门宴之不能说的秘密-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二章鸿门宴之不能说的秘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何勇板着一副冰冷的臭脸,不屑地道:上官兰你就别吹牛了,虽然我的一日含包散奈何不了你,但你所说的什么含笑半步颠不一样是中听不中用的东西吗?

    上官兰笑道:如果不信,你尽管试试!

    “啊!哟!”

    上官兰忍不住娇呼起来,声音听起来甚是是消魂,再加上她的美貌和身份,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立刻扒开她的衣裳,压在她的身上狠狠的蹂躏的强烈冲动。这时她已经控制不住体内的瘙痒和空虚,站着的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整个人变得无力了起来。东郭雨看到母亲这种异常的情况,不明所以的她,只好连忙扶起她担心问道:娘亲,你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上官兰知道女儿是在问自己怎么会发出怎么消魂的声音,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只好羞涩的摆摆手道:别慌,娘亲没事!只是身子有点发软,发烫的感觉,她心里也不得不佩服道:一日含包散果然有点门道,连家族的秘法也完全抑制不了他的毒性。上官兰哪里知道,如果这是毒的话,想必以上官家族的秘法应该是可以应付得了的,但问题是她现在中的不止是毒。上官兰的脸色渐渐的越发变得红润起来,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是在想起一些不堪入目的羞人的事情来,弄得她羞涩不堪,不能自已。

    何勇一看上官兰这个样子,就知道她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一点事都没有,至少他的药还是有点效果的,想到这里他就一阵阵的兴奋。他刚想哈哈大笑来讽刺上官兰,但想到上官兰给自己下的毒,心中一惊,竟是不敢笑出声。只好板着脸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痛快,强忍住笑意道:原来你早已经中了我的一日含包散,弄得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我真下错毒了呢,现在我可算是明白了,不是我下错了,而是你确实是有点能耐,竟然能够解开了一日含包散其中最致命的毒素,可惜的是你万万想不到一日含包散里面含有天下第一吟药神仙也疯狂,因此一日含包散不仅是一种致命的毒药还是一种极品春药,纵使你有通天本事能解得了我的致命毒素,但你也绝对解不了里面的神仙也疯狂,否则神仙也疯狂也不会独领几百年。神仙也疯狂的药力如何,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当年的桃花岛岛主东后俏皇瑢的弟子林碧瑶中的也是这种毒,而为她解毒的聂云的下场如何,一般的武林人士或许会不知道,但你上官兰和林碧瑶是闺中好友,不会不知道吧?

    上官兰愤怒的道:原来当年传的好事都是你做的!我一定杀了你,为碧瑶报仇。

    何勇得意的道:不错,林碧瑶的毒是我下的,可惜被聂云破坏了我的好事!你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有什么资格为他们出头?哼,他的脸部肌肉一抖一抖的,在不停的抽搐。这就是很想笑出声,却又不能笑的痛苦了。含笑半步颠不愧是上官家族花费那么多精力才研究出来的奇药,实在是有点能耐的。

    上官兰怒道:想不到你用卑鄙的手段得到李韵还不够,还想去继续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上官兰想起自己的底牌,稍微放下心来,但对于她自己的命运她是真不知会如何了,你叫她去哪里找三个男人为她解毒啊,如果真要为找三个男人她解毒,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想到这里,她就一阵茫然,她已经做了死的准备了,她是万万不可能让别的男人玷污她的身子了,她不能对不起东郭铁郎,她要为东郭铁郎守身如玉,如果真需要男人来为她解毒的话,她会以死来保住自己清白的。

    何勇哼道:我虽然卑鄙,但我也得到了李韵,而杨逍是正人君子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我关在地牢?如果今已经不能人道,武功全废!说道这里,何勇的心里最畅顺了,杨逍本来是天之骄子,如今却被他整成这个样子,他觉得他的功劳很大呢!他越是畅快,脸部的肌肉抽搐的越是厉害,一抖一抖感觉很不爽,只好通过不停的哼出声来,释放自己心中的快意。

    上官兰嘲笑道:想不到,你居然连保护你二十年的杨逍也下毒手,果然够狠毒。可惜杨逍痴心一辈子却换来了这个结果,我真为杨逍感到不值。

    何勇快意的道:知道就好,看在你长得挺标致的份上,待会你春毒发作时,就让我来帮帮忙吧,只不过为了不重复聂云的下场,我是不敢独享你的身体的,但不是还有惧儿和灿儿吗,我们父子三个分担一下应该还是可以解了你毒的,你有福了,能够得到我们父子三人的宠幸,否则你不但要忍住情火的折磨,最后还会玉火焚身而死,试问我们父子皆是怜花惜玉的人,又怎么会舍得让你怎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玉火焚身而死呢?不说我们是已经这么熟了,就算我们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我们也是不会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的,谁叫我们就是善良的人呢!

    上官兰强忍住骚动不已的身体,狠狠的道:就算我死也不会便宜你们。

    何勇道:这可由不得你,我虽然中了你的含笑半步颠,但我只要不走半步,不露出笑容就不会有事,而你就不同了,中了神仙也疯狂,呆会等到药力完全发作,恐怕你看见一只狗,你也会乖乖的任它来上你。

    上官兰大惊失色,她现在已经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体内的瘙痒和空虚让她急需有人去填满,而且她多年没有过,情火一旦被引发,如今更是不堪忍受!她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放着那天剑无痕和她的女儿活色生香的那一幕,心道:伯通的那根东西真大,比丈夫的大得多了,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不知道他的东西放进自己的嫩小会怎么样呢?会不会插坏了自己?她脸蛋越来越变得通红!难道我是一个吟荡的人吗?自己怎么会想起女儿和女婿做那羞人的事来?这肯定是神仙也疯狂搞的鬼,神仙也疯狂如果名不虚传,自己已经快要沉迷下去了。

    诚然,神仙也疯狂的确是很厉害。但神仙也疯狂也只是将人的无限放大而已,如果你一点玉望都没有的话,那自然不会
大亨的戏言全文阅读
中毒,但只要是个人她都会有玉望的,只是有的人玉望比较淡而已,但就算是性冷淡她也是有玉望的。上官兰会想起剑无痕和东郭雨欢爱的场面,实乃她自己的原因,如果她没有这个想法,神仙也疯狂是不会带她进去那个场面的。不过她是不知道自己竟然本来是有这个的想法的,就算是知道她也承认的。,这么难堪的事她怎么会承认呢?一定会找借口去否认才是。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自己真的要受到何勇父子的侮辱吗?要是那样,还不如让自己死了算了,可是她现在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着急的向东郭雨道:雨儿,快,快杀了娘亲,娘亲控制不住了,娘亲不能让任何人侮辱!东郭雨遇到这种情况,一时六神无主,要她杀了她的娘亲,她怎么做得出来呢?上官兰的意思她很明白,娘亲是死意已决了,她说的不能被任何一个人侮辱就是她的决定了,她能体会娘亲现在的心情,视如命的娘亲怎么能够允许三个男人来侮辱自己呢。如果不与男人,她娘亲一样是要死,她现在只盼着剑无痕能立刻出现,为她解决眼前的难题了。

    剑无痕心头大荡,只是觉得自己把敌人的妻子滋润的容光焕发,美丽动人,心中大大的自豪,有些偷了人家老婆的刺激,还有一种搞上了情敌的母亲的新鲜感,心中大是兴奋,不由一臂环住她仅堪一握的柳腰,将她嫩脸贴到面前,贴着美妇人的耳垂温情温语道:方才美是不美?

    李韵玉容愈晕,含羞啐道:你好说,羞死人了。此时的她真的很美,容光焕发的她看起来更加的娇艳欲滴了,如果你跟武林同道说她是一个近四十岁的女妇人,保证会被人用口水淹死:你这个骗子,以为老子的眼睛瞎了么?还是以为老子糊涂了?这女娃子分明和我家闺女一样娇滴滴的,怎么会是一个比我还要大的臭婆娘呢?

    这确实不能怪那为仁兄如此说道,只看李韵美人一双雪白娇耸的高峰之上长着一对玲珑剔透、娇小玲珑的雪莲,羞羞答答地娇挺傲立,偶尔随着微风而娇羞的轻颤着;一对娇嫩柔软的嫩球旁有一圈淡淡的嫣红,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纤娇软柔的如织细腰仅堪一握,给人一种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她的表情又有一种让人想要对她进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的感觉,两种矛盾体的结合深深的吸引着剑无痕的眼球。再往下就是一片雪白晶莹、娇嫩细腻的,之上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李韵娇滴滴的嫩手挽着剑无痕的后颈,迎上他深邃的眸子羞道:我还要,再来一次!

    好,如你如愿!剑无痕的情火旺盛着呢,盛情难却啊!刚才他只不过是热身而已,不,连热水都不算,现在听到美人的请求,他是那个兴奋啊,一下子又进去开战了。如果上级对下属的命令,所有人都像剑无痕一样执行的那么彻底的话,中国何愁不强大?对于剑无痕来说,美人求欢,那是来者不拒,但求何防?

    李韵也放开声喉,大声申吟着,抑制不了的块感已经充斥着她的整个大脑,除了挺动美臀还是挺动美臀,一切的动作都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那种何勇从来没有给过的这么强烈的块感,刚刚被剑无痕滋润过一次的她食而知味,更是如同豺狼饿虎般想要榨干剑无痕的精力,双腿紧紧的盘在剑无痕的腰上。每次想到在他的胯下的女人是敌人的娇妻,情敌的母亲,剑无痕立时龙腾虎跃起来,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剧烈,不断地给美妇人强而有力的冲击。使得她不胜体力的娇喘着,快乐的伸吟着。虽然她经不起剑无痕的鞭策,但娇躯却又如水蛇般紧紧地缠着剑无痕,不停地扭动身体疯狂的迎合。剑无痕敏感的感觉到她的花源内不断地收缩蠕动着,似有无数张小嘴在着自己,一阵阵极度酥麻的感觉从把深渊传来,更是刺激他的动作不禁越来越刚猛了起来!这让他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报复敌人以及情敌的快感!

    就在李韵即将冲上云霄达到极乐巅峰的时候,剑无痕居然就这么突然的没有一点预兆的停下来了,前一刻还是狂风暴雨般的冲击,下一刻就风平浪静了,这种巨大的落差让李韵难受极了,空虚极了。欲求不满的她只好自己努力扭动着娇躯来求得小小的快感。她的眼神让剑无痕好像有一种犯罪的感觉,似乎不能让她尽兴是世间上最大的原罪了,那种欲求不满的眼神似乎何等的强烈,似乎还带有一种仇恨的味道:你再不给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对了,就是这个意思,她的需求太大了,身具二珠戏龙这种极品名器,需求不大那才怪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哪个女子遇到这种情况不会生气呢,这是最难受的一刻了。但剑无痕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呢?这里面当然是有原因的。

    就在这时,一个突然的男性声音传了进来,娘,爹爹让我来叫你出去呢,你准备好了没有?

    在床上开战的两人傻了,不,应该是说欲求不满的那个玉女彻底傻眼了,她和奸夫在自己的房间里偷情被自己的儿子发现,这是多大的难堪?而且儿子来了,她还不自知,还强烈的要求奸夫继续在她的身上纵横捭阖,给予她最强劲的冲击,最大的块感,而此时剑无痕还用揶揄的目光盯着她,摆明就是在说:你是个不知羞耻的玉女哦!剑无痕早就知道有人进来,只是他想到这人竟然是美人的废物儿子何灿,这让他有一种巨大的刺激感:看你还敢染指我的雨儿!嘿嘿!此时李韵脸上的羞意浓郁得像是的脑袋一样,红晕一圈叠着一圈,一层又一层,娇艳欲滴,可爱极了,特别是刚刚她的那种欲求不满的表情,配合起自己的羞涩更是令让着迷。

    看到她这种表情,剑无痕情火更胜,忍不住又在她的体内种起田来,他是一个务实求真的农民,不求富贵只求三餐温饱,但在此时此景,两人的快感更胜刚才,所以说做这种事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场合的,特别是那些本钱不够的男人,就更加需要对场合的知识进行深深的研究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