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鸿门宴之最后底牌-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六十一章鸿门宴之最后底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正在和何勇的娇妻李韵在她的闺房里颠鸾倒凤,两人快活无比。而且战事激烈无比,双方更是打得难解难分,犹如仇人见面,不共戴天。估计没有一方阵亡,这场战事是不可能停止的了。而李韵的丈夫何勇就在黑手帮的会客厅里与剑无痕的岳母大人上官兰斗智斗法,也是斗得难解难分,已经到白炽化的程度了,双方即将撕破脸皮,大干一场,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上一回:只见上官兰哈哈大笑道:何勇你终于露出你的狼子野心了,不过你若是想要冥水帮,你就别妄想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何勇哈哈大笑道:上官兰啊上官兰,我说你是自信好呢,还是说你是好呢?竟然敢单枪匹马来到我黑手帮,如果你是不要命了,就早说嘛,何必这么费心费力的大老远跑来我这里送死?自己在家中喝两瓶砒霜也行啊!不但有个人为你收尸,也省得我动手,两全其美,你说是吧?

    上官兰笑道:何勇,别得意的太早,现在谁笑到最后还说不定呢!上官兰心道:等一会你的毒性一发作,就让你郁闷的死去,看你还敢不敢笑得那么大声。

    看到上官兰到这个地步竟然底还这么镇定,何勇不由心道:难道她还有什么依仗?不过想到自己周全的计划,他利立刻心定了下,凉上官兰有通天的手段也不可能在自己的地盘站到便宜,但他还是害怕上官兰真的有底牌没有翻出来,如果说上官兰一点依仗都没有依然敢孤身一人前来自己的黑手帮,他是不相信的,因为上官兰从来都不是这么一个莽撞的人。但也不排除她是在摆空城计。所以心中未免稍微有点担心,但表面还是不露声色,只见何勇淡淡问道:哦,难道你还有奇招没出?那我还真的要见识一下了!请问你是如何在我的地盘取了我小命的?哈哈,上官兰你不是在做着白日梦吧?还是你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我想贵为一帮之主的你还不至于这点酒量吧,哈哈!

    上官兰冷静的道:何勇,难道你认为我一点底牌都没有就敢孤身带着雨儿到你们黑手帮吗?那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上官兰的话,让何勇半信半疑,她这样说有很大的可能是在摆空城计,也有可能真的有底牌,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怕她有什么底牌了,只要她死了的话,那她有什么底牌也威胁不到自己。想到这里他心中大定,哈哈阴笑道:不怕告诉你说,刚才你所喝的酒水我已经下了天下第一奇毒“一日含苞散”,我想凭你那三流的功力只怕现在已经发作了。哈哈!

    上官兰一惊,连忙运功,心中一震:这个何勇,可真够卑鄙的,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得出来,想当年他不是这样得到李韵的吗?哎,失策了,千防万防居然没有想到他会使出这一招,这毒居然这么厉害,自己居然差点就控制不住了,否则待会这毒一发作,她真的是满盘皆输了!上官兰的镇定功夫很好,脸上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不愧身为一帮之主,果然不凡。只见她淡然道:笑道:哈哈,何勇不愧是何勇一点也没有变,还是和当年一样的卑鄙。

    何勇当然明白她是在说起当年自己**李韵的事,不过他哪里会在意别人的闲话,甚至他还为此而洋洋得意,要不是当年他早点对李韵下手,否则他哪里能够占有这个天仙榜第八位的美人。何勇哈哈大笑道:上官兰你不用硬撑了,我们何家的天下第一奇毒,没有人能破解,否则又怎么被称为天下第一奇毒呢?

    上官兰笑道:何勇啊何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别以为只有你会下毒,说到天下第一奇毒哪里轮得到你们何家的一日含苞散,应该是我们上官家的含笑半步颠才对,我们上官家本来就是制毒世家,所制之毒除了我们的独门秘法,无人可解,武林中人无不对闻风丧胆,我们也被江湖上的朋友们抬举为天下第一用毒世家,因此武林中人无不对我们上官家礼让三分,生怕我们会对他们下毒,我们的底蕴岂是你小小的一日含包散可比的。

    何勇半信半疑,连忙运功调试,心道:嗯,怎么没事?功力没有半点损失,而且身体更是也没有丝毫大碍,看来上官兰这个臭婆娘十成是在诓自己,她定是在摆空城计,想到这里他心中大定,笑道:上官兰,你以为你说的鬼话我会相信吗?你说得那个含笑半步颠是编出来的吧,何某虽然不才,但也自认为对江湖上的大小事情了如指掌,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含笑半步钉这种毒!而我们何家的一日含苞散是切切实实的天下第一奇毒,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上官兰笑道:何勇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什么一日含苞散,什么天下第一奇毒,名字虽然好听,但一点效果都没有,我现在不知感到有多舒服,一点事都没有,我说你不会是用错了药吧?难道你用的是兴奋剂,那就怪不得了,现在我全身充满力量呢。


不要诱拐我sodu


    听上官兰这么一说,何勇也不由怀疑是否用错了药,否则都过了这么久了,早就发作了,以前用的时候都是百试百灵,完全没有出现过现在的这种情况。他哪里知道上官家浸瘾毒术数百年,底蕴之深哪里是他想得到的,他用一日含包散对付一般的江湖中人自然是百试百灵,但上官兰使用上官家家传的秘法还是可以搞定的,不过一日含包散的确有两下子,虽然她将体内的毒素慢慢的清除掉,但不知为何,自己还是感到一种瘙痒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不像是毒药但能让自己浑身发软,就算自己用上家传百试百灵的秘法也无济于事。

    上官兰继续道:不瞒你说,我上官家的含笑半步颠虽然不在江湖上扬名,这不过是因为这是我们的最新发明,目前还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不过现在你有这个机会第一个做我们试验的小白鼠也是你的福气了!哈哈!

    何勇笑道:鬼话连篇,你吓不了我的,实不相瞒,我们何家的一日含苞散是采用七七四十九种不同的毒虫,再加上鹤顶红提炼七七四九天配制而成,无色无昧,杀人于无影无踪。

    上官兰笑道:我们上官家族的含笑半步颠是采用蜂蜜、川贝、桔梗,再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毋须冷藏也不含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闻喔!

    何勇胸有成竹的道:吃了一刻含苞散的人,一刻之内就会武功全失,经脉逆流,胡思乱想以至走火入魔最后全包散而死。

    上官兰肃然道:没错,而中含笑半步钉的江湖朋友,顾名思义是不能行前半步或者面带笑容,否则最后也会全身爆炸而死。这时只见她面带笑容的道:实在是武林中人居家旅行。

    “杀人灭口的。”何勇说完这句后,和上官兰不约而同齐道:必备良药。

    何勇脸色很难看,不过他还是半信半疑,因为他不知道上官兰是何时向他下毒的,也不知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法向他下毒的,不由问道:我和你一直保持着距离,身体上没有任何的接触,你难道也能够向我下毒?

    上官兰笑道:很简单,因为含笑半步颠的毒性是通过气味来传播的,你刚才不是闻到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吗?那对不起了,因为那就是说明你已经中了含笑半步颠。

    何勇道:上官兰你果然够狠,居然狠心把自己的女儿也拿来做试验。

    上官兰笑道:你错了,这里的人只有你是中毒的,你的义子何惧和我的女儿都没有事!

    何勇道:我不相信。

    上官兰笑道:由不得你不相信,含笑半步颠的传播是靠融化在酒水里,酒水带有含笑半步颠飘散在空气里,一般人闻到这种味道只会觉得精神一震,没有什么大问题。而喝了酒的人闻道这种味道的话就会立刻中招,我女儿从来不喝酒,而你的义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喝,所以在场的人只有你中了含笑半步颠。

    其实原理很简单,含笑半步颠本来是没有什么毒性的,但融化在酒精里面后,便能产生一中剧烈的毒性。喝酒的人,口腔里含有酒精,含笑半步颠的气味就会随着风带起的气流飘进人的口腔里然后融化在口腔的酒精里,顺着喉咙进入体内,而不喝酒的人也会中毒,但中了少量的含笑半步颠并无大碍。之所以上官兰说闻到气味便会中招是因为她不明白酒精的特性。不过都差不多。

    何勇不死心的道:既然这样,你不是也中了含笑半步颠吗?你既然敢以身试毒就一定有解药。

    上官兰道:你错了,含笑半步钉是我们上官家族的新药,你是第一个试验的,为了对付你,我事先拿来用,目前还没有研制出解药!

    何勇道:你果然够痕,居然以身试毒。

    上官兰道:你又错了,既然我敢下毒,又怎么会没想到这一层呢?上官兰来回走几步演示给何勇看,气得他脸色憋得通红。

    何勇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上官兰道:很简单,因为我们位置的不同。

    站在何勇一旁的何惧突然道:风,是风向的原因,义父站在逆风的一边,而上官帮主站在顺风的一边,风从上官帮主的一边吹到义父大人的一边,所以风把含笑半步颠带给义父,而上官帮主并没有中毒。

    上官兰笑道:久闻何勇有一义子何惧,天资过人,文武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何惧比起你的那个废物儿子好多了!

    何勇语塞道:你,顿了顿,随即只见他板着脸道:上官兰你别吹牛了,你再说下去的话,相信牛皮都被你吹破了,虽然我的一日含包散奈何不了你,但你所说的什么含笑半步钉不一样是中听不中用的东西吗?

    能看到这里的兄弟们必是支持香主的了,不胜感激!希望各位兄弟能把基础鲜花投给香主。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