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鸿门宴之各出奇招-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五十三章鸿门宴之各出奇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刀皇剑圣如此,何勇尚且不怕,居然宁愿和他们打上一架也不愿意说出刚才的违心之言,由此可想,这话是多么的难以说出口,要非何勇的功力深厚恐怕也会像两个小辈一样大吐特吐了,毕竟他自己是当事人。不过最难受的还是东郭雨和何惧两个功力尚浅的小辈,这不,刚才不过是吐而已了,现在却羊癫疯在发作了,只见他们俩的身体抽搐不已,嘴角甚至有一丝白色的不明物质溢出来,不知是否有这么厉害呢?

    何勇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货色?可以说他的废材之名,除了他的母亲李韵之外,其他人都是一清二楚的,更不用说何勇这个做父亲的了。他的文采确实是很不错,但那只是限定在“靡靡之诗”这个范围内,像万恶吟为首、好女等,确实已经炉火纯青,但那些有点正常的诗句就想都不要想了,哪怕是何灿自己认为是最正经的一首也是带有禁字的。至于武略,应该大概可能会比傻姑好上那么一点,也就是那么一点而已!傻姑应该许多人都会认识,因为她在金老先生的书里面出现过。也就是说他与那个傻姑的智商相差无几,甚至可能还要弱上一两分也不出奇,这个需要两人同时出现pk一下。再说到拿过最佳好人奖,那纯粹是何灿花钱买通裁判所然。至于说什么救过几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全都是放屁,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何灿当时确实救了几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但不是他救的而是何惧救的,而且救了她们之后,何灿更是强行把她们带回家中狠狠的折磨了几天几夜,后来那几个女子竟受不住清白被褥的打击纷纷自杀身亡。由此可知,何灿所做过的“好事”是罄竹难书啊!如果一般人说到一半,肯定会走火入魔而死,绝不能像何勇这样面不改色的说出来,而且当事人还是他的儿子。由此可想,他能说出怎么一段赞美的话语来,他的功力该是多么的惊人!奸雄!枭雄!他的无耻程度几乎胜过剑无痕,甚至与之平分秋色,至少来福是远远不如的!

    上官兰听到何勇这样不知廉耻的称赞自己的儿子,终于不顾形象的把口中的美酒吐了出来,顿时无语。心道:何勇的功力竟是如此的高深莫测,怕是不止高我一筹,幸亏我有一个天下第一聪明人的女婿否则今天还真的应付不了!上官兰正色道:是啊!令郎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雨儿嫁给他是她的福气啊!

    何勇笑道:既然上官亲家也是和何某一样的想法,那就太好了,咱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上官兰心道:终于来了!她口中说道:是啊,想不到咱们都想到一块去了!

    何勇露出怀缅往事般的神情雨,很落寞的唉声叹气道: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们都已经老了,不中用了,不复年轻的精力咯,现在老夫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走几步都感觉气喘吁吁,头脑晕乎呼的,都快成老糊涂一个了。所以就想把帮中的内务交给灿儿,灿儿聪明绝顶一定是可以大理的蒸蒸向上的。而且灿儿他很孝顺,一直想为他的泰水大人尽点绵薄之力,于是他就告诉我,让我转告亲家您,想要替亲家您管理一下冥水帮,我想由灿儿来打理两帮的事务,那是最好不过了,凭他的才智把两帮发展为武林第一大帮肯定不是问题,这样的话,一来可以让我们两帮的关系更加的融合,化解掉往日的恩恩怨怨,二来,我们也可以享享清福,两全其美!不知亲家意下如何啊?啊?

    上官兰心想:这个老匹夫果然厉害,明明是自己想要我的冥水帮偏偏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如果让你的废物儿子来管理偌大的两个帮派,我敢保证,不出一个月,黑手帮和冥水帮都要面临解散的危机。

    如果剑无痕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说:靠,人可以无耻,但不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啊,
湘女多情之八天七夜无弹窗
竟然只是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不行,你死定了!我怎么能允许有一个将来可能会超过我的人存在呢?

    上官兰道:这个就不必劳令郎费心了,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现在还有几分力,管理小小的冥水帮还是足足有余的,这万万不敢劳烦女婿啊!再说了,灿儿他一个人管理黑手帮已经是日理万机了,我看灿儿他就是一个极为负责的年轻人,现在负责任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我也很是看好他。但如果他为了我们两帮的事务劳心劳肺,鞠躬尽瘁英年早逝的话,我就太对不起他了,何况我最对不起的还是雨儿,如果为了自己的私欲让雨儿守活寡的话,这让我这个做娘亲任何是好啊?

    好你个上官婆娘,居然诅咒我而英年早逝?我忍了,待会看你怎么死?

    何勇摆摆手道:这有什么,我们是什么关系,大家都这熟了,用得着这么见外吗?再说了,我们还是亲家啊,灿儿他肯定会很乐意为亲家大人您效劳的,至于灿儿太负责任这个缺点,我也确实很是为他烦忧,但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看雨儿她很是懂事,必会在灿儿身边多多劝劝他的,这样一想我就没有任何担忧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来,我们继续喝酒!

    何勇这个老匹夫,可真够狠的,软的不行,接下来,就来硬的是吧?

    上官兰忙应道:实不相瞒,我也是觉得自己不复年轻,没有年轻时的精力了,也是时候享享清福,过一些逍遥的日子了,所以我已经退位让贤,就在前日已经把帮主之位交给大长老了,现在冥水帮已经不是我做主了,否则我也不会孤身带着雨儿前来了,以后我们母子俩就要寄居亲家了,还请何亲家不要嫌弃才是啊!

    何勇哪里想到上官兰居然来这么一招,一时语塞,既然现在冥水帮都不是她做主,那么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上官兰这一招如果够毒,釜底抽薪啊!不过要何勇相信上官兰的鬼话,肯定是不可能,扯了这么久现在也该是翻脸的时候了,紧接着只见何勇脸色一变,不复刚才的亲热,冷冷淡淡的道:上官兰,你也不用再对我打哈哈,在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做主,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把冥水帮交给我,或许看在我们还是亲家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你就不要怪我不近人情!何勇变脸的速度快得不像话,简称变色龙。

    上官兰露出释然的神情,这才是何勇嘛?刚才的亲热可是令我毛骨悚然啊!她大笑道:哈哈,何勇你终于露出你的狼子野心了,我还以为你还能忍耐一下呢,是我高估你咯,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过你想要冥水帮,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你别妄想了,这永远都不可能的,别以为我会怕了你!

    剑无痕对这庭院鬼斧神工般的设计并没有多少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美人喜欢这里,然后他就可以凭此来揣摩美人的心是如何,然后再对症下药,进行窃玉偷香的事业。

    他走到那一座歇山顶式的小楼,五楹两层,翘用飞檐,像蝴蝶振翅欲飞,非常别致,根据剑无痕的经验,李韵的香闺应该就是那颇为雅致一间,里面透着一股成熟美人的幽香,经久不散,剑无痕立刻断定美人一定在里面,发现门没锁,心中暗呼:真是天意啊!于是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是灿儿吗?你等一下,娘这就出去会会她,称一称江湖上称赞不已的红粉帮主上官兰到底有多少料到!觉得到有人进来,李韵不由问了一句。声音犹如空谷幽灵,清脆悦耳,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在剑无痕听来,还带有一种催情的味道,小剑无痕立刻起了反应,光是声音就有这么大的威力,那么真人还会差达到哪里去?yy了就那么一下下,他就已经感到兴奋无比,某种冲动似乎已经无法抑制!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