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剑无痕好男色?-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四十二章剑无痕好男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在剑无痕和他的师嫂林碧瑶第三次登上西天极乐世界后,剑无痕抱着娇躯还在颤动不已的美人,温声道:你还要离开我吗?

    林碧瑶喘着粗气,摇摇头,动情的道:现在我们这个样子,你叫我如何离开你!

    剑无痕呼出了一口气,总算让完全她放弃聂云,也完全得到了她的心。现在他终于把心里的石头放下了,整个人轻松了不少,说实话他是真的喜欢这个美人的,不仅因为她的是十大名器之一,还因为她也是深爱着他,他被她感动了!

    看见剑无痕这么着急自己,林碧瑶幸福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容犹如阴天的阳光,让人感到无比的温暖。现在她觉得放弃聂云似乎没有那么难受,那是一个很好正确的选择吧!他说得对,如果自己因为同情聂云而继续呆在他的身边,不但会深深的伤害了深爱自己的剑无痕,而且还使得自己痛苦不堪,遍体鳞伤。

    剑无痕温情道:你放心,聂云的事交给我来处理,我不会让你难堪的。

    现在剑无痕已经是林碧瑶的真天了,他说什么她都会答应的,她点点头极为依赖的道:嗯!我相信你!

    剑无痕温声道:只是要委屈你跟着他一段时间了,你一定要等我,知道吗?

    林碧瑶道:无论等多久我都愿意。

    剑无痕爱恋的道:真是个傻瓜!

    林碧瑶不依嗔道:都怪你,让人家都变傻了!

    剑无痕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个傻瓜。

    林碧瑶一脸沮丧的道:我现在后悔了!

    剑无痕紧张问道:后悔什么?

    林碧瑶见剑无痕这么在乎自己的想法,很是开心,她笑道:我后悔出了那个鬼主意,哪知道却害了自己!她的小嘴翘起来,就像一个吃醋的小姑娘,嘴嘟嘟的可爱模样煞是好看。

    剑无痕明白她是在说什么,那天她为了整自己,出了一个馊主意,让自己去勾引东郭雨,目的就是想离间自己和花轻语的感情。当时她还为自己的诡计成功而得意洋洋地偷笑了起来。她现在回想起来,无形之中却为自己找来一个情敌,吃大亏了的她心里当然不舒服了!想到这里剑无痕忍不住笑了出来,搂住她的娇躯道:看你还整我,尝到苦水了吧?

    林碧瑶气道:都怪你,要不是那天你色迷迷的看着我,我怎么会这样?她在说话的同时举起粉拳似乎很大力的打在剑无痕的身上,但到最后还是像按摩一样的力道,剑无痕很是惬意的享受着她的按摩。

    剑无痕反抗道:我明明是深情的看着你,怎么变成色迷迷了?

    林碧瑶不依不饶道:就是色迷迷,你就是色迷迷!她的小手越大越快,力道却越来越小。

    剑无痕服气道:好好,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听到剑无痕服输的话语,林碧瑶才放过他,柔情的躺在她的胸膛,贪婪的呼吸着他的男性气味。

    剑无痕道:你放心,无论我以后有多少女人,我还是一样的爱你,此生不变,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林碧瑶幽幽道: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好美的句子!这是你为我作的吗?

    看来又要盗版了,这年头为了泡妞盗版都泛滥了!

    剑无痕柔声正色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我为你做的诗,只属于你的诗,喜欢吗?

    林碧瑶的感动的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柔情万分的道:嗯!喜欢。她突然抱着剑无痕的颈项,动情的道:伯通,爱我!

    这一战,打得日月无光,天地重开,忘情地两人不知东方之既白。不可思议的是,聂云就在外面看了一个晚上,看着她的妻子如何在自己师弟的胯下婉转承欢。但最可笑的是,他看着自己的妻子被自己的师弟搞了一个晚上后,下面竟然有了一点点的反应,大概让他观看自己的妻子被人搞几个月后,估计他能完全恢复正常吧!不过这就是他最大的悲哀,有希望恢复雄风的他却是因为妻子红杏出墙,而且当他已经下定决心去修炼莲花宝典,才发现了这个意外的收获,这个本是惊喜却变成了一种讽刺。这个打击不可谓不大,现在林碧瑶已经不是他最在乎的了,他已经没有牵挂,他的心里只有雄图霸业,否则他也不会打定主意忍受因自宫带来的身体上和心里上的折磨了,本来他只需要忍受身体上的痛苦,现在却要同时面临两者的折磨,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

    在和师娘独孤飘雪、师嫂林碧瑶两人隐秘地卿卿我我的度过了几天后,剑无痕恋恋不舍的走了,在走之前还到天香楼去策马奔腾一番,把几女弄得死去活来的。这一次剑无痕要走是因为东郭雨在扬州举行了一个
随身空间红楼之林辰玉笔趣阁
诗会,据说这是一个告别诗会。这是剑无痕的机会,夺取她的芳心的机会。东郭雨在扬州颇有名气,不仅是因为她是上官兰的女儿,而是因为她的文采出众,年方十六就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再加上她貌美如花,出生不凡,也极有学武天赋,性格开朗、活泼可爱,她就像一个长不大的邻家小妹妹,受到许多贵族公子的宠爱,而那些公子简直把她捧到天上去,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很多人都为她感到不值,他们都知道她要嫁的夫君何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没有人能帮助她,在江南除了天龙会没有人斗得过黑手帮,没有敢和黑手帮的少主抢女人,除非他不要命了!何况这是上官兰提议的,而且东郭雨为了抱住父亲留下的冥水帮也同意了,大家也都明白东郭雨是被逼的,被现在的形势所逼的。

    此时剑无痕身着一身白色锦衣,但不知为什么被撕成片状。他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似乎永远地围绕着一股亲切的气息。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寻常的青年男子披头散发,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他这样反而清雅俊美之极,全无半分散漫的感觉,直让人觉得天底下的英俊男子合该都似他这般披散头发,才称得上是美男子。

    剑无痕不是一个人,他的身边有一个忠实的跟班:来福。

    来福对公子的举动总是参不透,猜不着,不由问道:公子,你为何不换一身衣服?

    “呃!你不觉得这样很帅么?”剑无痕随意的说道。

    剑无痕这是有苦说不出啊,昨晚他和六女玩得太疯了,可以说是玩到通宵达旦啊!有一点是剑无痕万万想不到的,才不到半个月,几女居然就饥渴得如同豺狼饿虎,看到剑无痕丝毫不管天色以及场地,还没有进房间,剑无痕身上的衣服居然全她们撕成片状了。他本以为自己有预留的衣服,却想不到芥子戒空空如也。后来只得穿上这件“战衣”赴会了,不过他更加没想到的是,因为他在武林中创造的神话,使得后来武林中人包括许多才子纷纷以这种破烂片状的衣服为荣,一时掀起一阵穿破衣服的潮流,一些与时俱进的裁衣店独出心裁的设计了许多风靡一时的衣服,他们都有一个特点:片状。

    来福调笑道:如果公子以这副形象去勾引那些深闺怨妇保证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剑无痕不屑的道:以本公子的魅力,那些贵妇还用得着我去勾引?只要我动一动手指头,她们就会自动乖乖的送上门来。

    来福强忍住胃中的翻腾的胃水,对于自家公子,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看透了他的无耻,但他终于发现学问果然是永无止境的,公子的无耻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来福将上下而求索。他不能不佩服啊,人的脸皮竟然还可以厚到如此程度!实在是人类史上的一大奇葩!

    跟随剑无痕这么久了,也观摩学习这么长时间了,以来福的资质当然不是一无所获,毕竟他是王榜第三的霸剑龙天,说起天龙会会主岳中群可能还有些人会不认识,但只要说起霸剑龙天,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霸剑出,风云动”,说的就是龙天。在剑无痕身边呆久了,再次听到剑无痕的臭屁之语时,来福已经有了不少抵抗力了,已经能够强忍住在胃里翻腾不已的胃水,表情保持无限的恭敬以及欣敬,一脸谄笑的道:那是,以公子的魅力,老仆认为根本不需要公子动手指头这么麻烦,恐怕只要公子一个眼神,无论是深闺怨妇还是未出阁的大家闺秀,不论男女老少大小通杀,上至九十高龄下至三岁儿童,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地上爬的,只要是能动的,根本没有一个能够抵挡得了公子一个眼神的魅力,老仆对公子的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有如黄河发了一发不可收拾啊!

    听到来福的马屁,让剑无痕极其古怪的看着他,他怎么不知道来福就有这个天分?要不我专门成立一个极品门,就让来福去调教他们,想必将来江湖上一半的花朵都是我极品门的吧,要是那样还有谁比得上极品门的强大?又是一朵受到剑无痕摧残的美丽花朵啊!连来福这么老实的人都受到这的污染!想到这里,剑无痕双眼发光的盯着来福,就像看着一个猎物一样。

    来福被剑无痕看得心里发毛,难道咱家公子好男色?自己长得这么健壮肯定被他看上了,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不由微微向倒退一步,神情古怪的大量着剑无痕,颤道:公子,你不是对老仆有什么非分之想吧?先说明了,老仆是至死不从的。

    “噗咚!”

    剑无痕忍不住摔倒在地,真是险些没有被气得吐血三升,本公子如此正常的性取向,这来福居然敢误以为我喜欢男人,还是他这个老男人,他的想象力也未免太丰富了吧?想我昨晚才刚刚征服了六个美女竟然被人误会自己喜欢男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