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碧瑶归心-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四十一章碧瑶归心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嗯……”她忍不住嘤咛一声,在这种酥麻的刺激之下,她的理智开始有点涣散,她完全忘记了聂云—-她的丈夫,她的娇躯开始轻轻地抖动起来。

    既然爱了,就让自己放纵一次吧,就当作是对他深爱着自己的补偿。聂云,是我对不起你,以后我会一心做你的妻子的,她心道。

    想开的她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娇躯,鼻息呼出的热气越来越沉重,完全投入与剑无痕的激情上去。

    剑无痕的舌头深入她的檀口之中,缭绕着她的丁香小舌,两人很不知足的深深缠在一起。“嗯……”她竟然发出了一声一声声令人**的呻吟声,她是不理会她的丈夫了,她已经把聂云抛到九霄云外去,幸亏聂云已经出去了。

    剑无痕和她慢慢的滚到床外面去,这个空间太小了,不够发挥,之所以剑无痕会和她滚到外面去,是因为剑无痕已经知道聂云不在了。看着她因为动情而粉红的俏脸,如丝的媚眼春情荡漾,娇嫩欲滴的小嘴呵气如兰。剑无痕的大手艰难的慢慢地抓住了她的腰带向外扯,在他的拉扯之下,美妇的腰带被扯落到地上,剑无痕的双手迫不及待地拉开她内里那白色的肚兜,将她的一只裸的美丽雪峰给抓在了手中,轻轻地左右挤压揉搓起来!比起刚才隔着衣服来,这更能让剑无痕感受到她的柔软,滑腻,弹性。

    当剑无痕稍微离开她时,她去的双手却忽然抱住了剑无痕的颈项,红扑扑的脸蛋尽是娇羞,但已经有了决定的她,还是勇敢的说道:我还要!就像是一个动了情的青春小姑娘一般。但是她完美的成熟根本就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拟的,她有着青春的身体和成熟的气质,她现在也只是二十多而已,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正值青春期,但因为嫁给聂云多年已经有着一股那些小女孩无法比拟的熟女气质。

    剑无痕很满意她的转变,还以为是自己的真情感动了她。他想得没有错的确是他的真情感动了她,但她并没有他想得如此不堪!她只是想好好的补偿他对她的深情,再加上她也喜欢上了他,所以才会这么主动,但也仅有一次,这一次过后她就会安心的陪在聂云身边,虽然她已经明白她没有爱上聂云,但聂云确实很爱她,如果自己也离开聂云的话聂云肯定活不下去的,她不能这么自私。

    剑无痕笑道:你怎么变成一个色女了?

    剑无痕当然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她从来没有想到接吻竟会是这么的消魂,是那麽地温馨那样的刺激,整个人也逐渐沉醉在愉悦的接吻感觉之中,食而知味的她当然没有知足,一直缠着剑无痕吻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

    渐渐地她的美好已经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此时他们的位置已经是在床上了,她很美,此时的她一脸的娇羞,脸蛋红彤彤的,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如云的发丝散在床边,小嘴吐气如兰,气喘吁吁,动情的娇躯还在轻微的颤动着,明显是还没有从刚才的接吻恢复过来,她的很是美丽,不是特别的大,也不是特别的圆,但她够挺,也够,别有一番滋味,此时高挺着的正随着她的急促呼吸而剧烈的起伏着,雪峰上长年长着的雪莲已经成熟,她在向人招手。剑无痕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温柔的问道:可以吗?

    闻言,原本已经娇羞不已的她,此时脸蛋的红晕变得更加地浓郁了,她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睁开充满春情的美丽眸子,渴望而深情的望了剑无痕一眼,然后颤动的合上双眼。在她合上的一刹那,剑无痕还发现她的眸子里还藏有一丝别的感情,他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此时不容他多想,他知道美人这样的表情已经是同意了。想到马上就可以品尝这个美女她就一阵兴奋,她是聂云的女人却爱上了自己,顿时他感到无比的自豪。

    在和她结合的一霎,剑无痕心中一震,脑中浮现出一个词:四季玉涡。

    四季玉涡是天下女子十大名器的一种,此女子其玉门看似比较宽,但当男子进入内部之後,她就会收缩又变得极为狭小,全体的形状彷佛水中漩涡,又好似田螺。当门户被敲开之後,玉门便会紧紧关起,将死命钳住,使得男性的命根子有如吹气的气球般不停的膨胀,然后紧紧地被卡紧在玉门关口,除非女子的玉门自动松开,否则一般的强壮男性是没办法拔出,也没法插入,只有那些天赋异禀的男子才能自由地活动,让女子感到快乐,否则只有向玉娇娘连声告饶,这个亦称为“田螺”。当然平常的男人也是可以自由抽动的,那就是吃了猛烈的春药。聂云就是被林碧瑶的神仙也疯狂感染了才会怎么疯狂,导致后来不能人道的悲惨后果。神仙也疯狂确实可以算得上是天下第一奇药,女方中毒竟然可以感染男方,而且可以使
狂龙掠艳sodu
男方比起女方还要来得疯狂。

    这一类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名器,在所有的男人眼中她就是一个宝。男人的一生中能遇到这个名器可以是这辈子没有白活了。可惜的是如果是一般人得到这种名器,那女子就惨了,永远都得不到快感,享受不到真正的鱼水之欢。而历史上那些荡女也是因为身具名器而丈夫远远满足不了自己,所以只好红杏出墙,背着丈夫偷情了。每一个名器都是男人的宝,同时也是女人的悲哀,除非那女人遇到了一个天赋异禀的男人。

    “啊……轻……轻一点……好大!”

    “碧瑶你的仙境真美,我开始妒忌聂云了,他竟然占据了你的美丽六年而没有开发,但现在我要谢谢他,因为他把你留给我。”说罢,他便低下头吻住了那依然无比的樱桃小嘴,缠上了温热的丁香小舌。

    此时月亮已经升起,柔和的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在月光之下,安静的夜晚却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女人呻吟声。单是听见这样消魂的呻吟声就可以想到声音的主人在享受着多么大的快乐。

    聂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来的时候,你说他看见了什么?那还用得着想吗?很明显,他看见了自己的爱妻和一个不是自己的男人在颠鸾倒凤,而且还是在自己和爱妻平时经常睡的床上。但聂云他没有冲进去拉开在偷情的他们,他看见了自己最爱的妻子被剑无痕刚猛的进入又舒爽的抽出,更是看到了爱妻在剑无痕的胯下,尽情的舒叫,他敢保证这是他看见妻子最开心的一刻了,就连当年自己中了神仙也疯狂那么刚猛也没有见到妻子那么的快乐和疯狂。他强制性的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双手紧握,忍住了冲进去将他们大卸十八块的冲动。一方面他深爱自己的妻子,他知道自己不能给妻子这种快乐,既然妻子选择了这条路,他无话可说,妻子这些年来对他付出了这么多,他都看在眼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至于妻子为什么会这样,很明显都是因为剑无痕,他了解妻子,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出轨的。他很想杀了剑无痕但他不能,至少现在还不能,因为岳中群早已经看出他想要针对剑无痕,所以那天叫他留下来警告他暂时不能动剑无痕,起码要等到剑无痕帮主天龙会把两大帮派收服了才能动他。所以他在忍,等到剑无痕把东郭雨征服后,天龙会统一了江南武林之时就是他的死期,这是岳中群的底线,也是他的底线,岳中群也答应了他等剑无痕真正收服两大帮派时,岳中群就让他做副会主。所以他才忍住不冲进去把剑无痕给宰了,在他的心里,妻子重要,但武林霸业也同样重要。既然妻子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对妻子已经没有任何愧疚了,现在他可以专心谋划将来的霸业,也终于下定决心修炼莲花宝典了。对于将来他有极大的信心,区区一个天龙会的副会主之位已经不在他的眼里,他要做天下的霸主。

    聂云强忍着将要爆发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道:周伯通,等我练成莲花宝典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也要让你的妻子被千人上,万人骑,以报今日之辱。

    房间外面的聂云在强忍住怒火,在想着将来如何报复剑无痕。而房间里面的林碧瑶——他的娇妻,却在快乐的享受着他给不了的快感。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一下子被狠狠的抛上九天之上,然后又忽然如同坠落在深深的太平洋底,巨大的落差产生的快感让她欲罢不能!六年来身体之中深深隐藏着的,在剑无痕的引导之下像火山爆发一样,一下子完全爆发了出来!

    在即将飘到了极乐巅峰的那一刻,她发出了自己这一生之中最满足,最忘情的呻吟。比起聂云给她的第一次,那简直是大巫见小巫,聂云这不过是靠着神仙也疯狂的药力才能坚持了一会,但那玩意远远比不上剑无痕的硕大,无论是长度还是宽度都远远比不上,因为聂云把玩意长大时和剑无痕没有长大时是同样级别的。由此可想两人的东西有多么大的差别,剑无痕给了她多大的性福!

    “刚刚……舒服吗?”

    剑无痕搂着她的纤腰,口中呼出的阵阵热气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起了感觉。此时她的俏脸之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玉颈之下,在经过剑无痕的滋润后,她的眼睛里的幽怨已经完全消失了,此时她就像是一个初承恩泽的少妇,风情万种,散发着一种青春的气息。

    “嗯,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我还要!”她娇羞的喘着兰气说道,她希望彻底的放纵一次,一次补偿剑无痕,却没想到她越是这样就越不可能离开剑无痕,因为她不舍得。

    剑无痕热烈的亲吻着她的樱桃小嘴,重重的揉搓着她那对雪白绵软的。直逗弄得她香气轻喘,羞的闭上了眼睛,忍受着剑无痕的带来的阵阵刺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