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无力的碧瑶-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三十九章无力的碧瑶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暮色降临,人们纷纷点起灯火。

    岳中群的书房设在二楼,而他的睡房在二楼,距离独孤飘雪的房间有一刻钟的路程,大约有两里路。

    岳中群拿着一张羊皮状的纸张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只见他来回度步在思考着什么,口中时而不时喃喃自语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已经把内力练到了超一流巅峰的程度,但这剑法还是一直不得其法。这些招式看起来普普通通,使出来也没有什么威力。我已经把剑法练得滚瓜烂熟,但这威力比起江湖上那些卖艺的剑法还略有不如,这简直不可思议,这里面肯定是有着我暂时参不透的玄机!

    中群,中群!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岳中群的耳朵。

    岳中群大惊,她怎么来了?自从我出关以来,她都没有来过我这里,怎么突然今天来了?难道是有什么事?在岳中群思考的一瞬间,独孤飘雪已经把门推开来。岳中群不做他想,立刻把手中的羊皮纸张从窗口扔下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夫人啊,你怎么来了?

    独孤飘雪怒道:还不是你,三让伯通去勾引人家小女孩,这种事你怎么做得出?

    岳中群恍然大悟,看来她是为了伯通来的,这确实符合她的性格,淡然道:其实我也是不愿意的,但伯通硬是说要为了我这个师傅尽点绵薄之力,我这个做师傅的看他这么迫切的样子也不好拒绝他,是吧?岳中群很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还说得理直气壮的,果然不愧为武林第一“君子”,名不虚传啊!江湖上传闻岳中群与独孤飘雪成婚多年,一直相敬如宾,两人不敢跨越雷池半步,夫妻两人还分房而住。许多大儒纷纷号召天下人向岳中群学习,因此岳中群被成为武林第一君子,因其善用剑,故而被称之为君子剑。

    独孤飘雪道:这真是伯通愿意的?

    岳中群道:我的为人你不是不知道,如果不是伯通的坚持,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去的,这样他怎么对得起轻语姑娘?而且我也不屑于用这种方法取胜!胜之不武啊!

    林碧瑶这么说,已经说明她多多少少对剑无痕也有了一丝情意,最起码她被感动了,爱本就源自于感动。剑无痕知道这事已经成了一半,他也不着急,看见这么痛苦的林碧瑶,他心里也不好受,安慰道:你是最圣洁的人,也是最美丽的人,你不要对自己怎么没有自信好么?看见你怎么伤心,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人,是一个,因为美丽的仙子之所以会哭那都是因为我,你打我吧,你用力的打我吧,我毫无怨言,都是我自己的错,是我不该爱上你。他一边深情的说道,一边那拉起林碧瑶的芊芊素手用力的在自己的脸上刮几个巴掌,回过神的林碧瑶慌忙的用力缩回小手,然后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抽泣道:你怎么这么傻,你不痛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的心就更难受,你忘了我好么,不值得的,你还有大好的前途,不应该为了我一个有夫之妻这么消沉的,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魔鬼。

    嘚嘚嘚,两人都听到了脚步声,两人像是在偷情一般,双双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呼。砰砰砰!那是一阵敲门的声音,只听:碧瑶,你在吗?

    林碧瑶哪里敢应声,看见聂云似乎要进来,剑无痕连忙抱着林碧瑶急中生智的滚到床底下。在这同时聂云进来了,他似乎很不解为什么林碧瑶不在房里。剑无痕带着邪异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一个成熟抚媚的美少妇,目光中的深情夹带着深深的,这体在在那一对高耸的神峰之上!

    剑无痕紧紧的把她抱住,两人的身体此时就相互碰触在一起,她的丈夫,剑无痕的师兄就在眼前。剑无痕轻手轻脚的翻身过来,背后顶在床底处,床底很低,所以使得剑无痕和她的身子几贴在一起,她的胸前撑起了的高高耸起,挺拔,脸蛋红彤彤的,活脱脱的一个因为偷情而不胜娇羞的成熟美妇人。

    看着就在眼前的聂云,还有身下因为害怕丈夫误会自己偷情而大气都不敢呼出一口只用内力屏息的美人,这一种偷情的刺激感觉让剑无痕的情火越烧越盛。虽然林碧瑶对剑无痕有很深的好感,但在丈夫的眼前,她还是不能释怀剑无痕那种裸的目光,那是一种充满占有欲的眼神,她不由怀疑,她是不是看错人了,剑无痕怎么会有这种眼神,刚才看着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清澈和深情。不过她哪里知道此一时非彼一时,有哪个男人看着被压在身下的娇羞美女不动的?何况这个美女的丈夫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种偷情的刺激感经常会使人欲罢不能,而剑无痕似乎渐渐的喜欢上了
赤雪情焰吧
这种感觉,自从和师娘自私岳中群的眼皮底下偷情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喜欢上了这种偷情的感觉,这很容易让他产生深深的兴奋感,不只是他自己甚至连独孤飘雪也喜欢了这种偷情的感觉,她每次听到剑无痕喊她师娘,她都会忍不住一阵兴奋和娇颤。

    林碧瑶看着压在自己的身上的剑无痕,感受到他的那种充满着强烈占有欲的目光,那是一种像是要把自己吞下去的感觉,她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因为凭她的丈夫的武功,在这么近的距离,无论她有什么动作,聂云都会发现,她只好把头摆向侧边,尽量逃避剑无痕的杀人眼神,明珠皓齿紧闭,娇躯没由来一阵轻颤。

    自己的丈夫就在眼前,而自己却竟然跟着丈夫的师弟躲在床底下,虽然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越轨的事情。在这么一种气氛的衬托之下,还有两人躲在床底下这种环境之下,如果被人看见了,如何向人解释说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会有人相信吗?不,因为她自己也不会相信。更不用说剑无痕说过他喜欢自己,而且丈夫也不知道这件事,她更不会告诉自己的丈夫说你周师弟喜欢自己,所以今天才会……这一切的解释都显得那么的无力。

    “砰砰!……”林碧瑶只觉得自己的心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剧烈跳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充斥着她整个大脑,就连六年前她被采花贼下了春药她也没有这么紧张,就好像他们正在偷情似的。不错,他们确实是在偷情,因为剑无痕就算来和她偷情的。再说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没有真的偷情,也没有人会相信,特别是聂云更不相信,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符合逻辑,妻子长得这么漂亮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喜欢,他很清楚妻子的魅力,就算剑无痕已经有了花轻语再想着他的妻子也非常的正常,男人嘛,谁不是整天在外拈花惹草的,有一句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而妻子多年的寂寞他是了解的,耐不住寂寞去找男人或许她做不出,但送上门来的就说不定了。聂云知道自己不能事,妻子会出轨他很容易的找到理由,这一切都太正常不过了!林碧瑶也是想到这一点,所以她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她此时更是双腿紧紧合上,不敢呼吸,胸前那高耸的此时微微上下起伏,看到剑无痕越来越盛的目光,她紧张的看着剑无痕,担心剑无痕真的会在这里对她不礼,如果是这样她真的让他为所欲为了,在丈夫面前她怎么敢出声和挣扎呢?

    但看着这么美丽的就在眼前,剑无痕哪里会放过呢,这么好的机会都放弃那还是他的为人吗?至于美人的紧张他才不在乎,至于会不会被发现他也不会管,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伸出那双咸猪手放在那期待已久的美景之上,轻轻的揉捏着,触手一片柔嫩,的弹性十足,说不出的美妙,而这一切都是在她的丈夫前做的,想到这里他控制不住,用力了一点,逼得她脸部涨红的,似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她的的眼泪顿时无声的落下,她阻止不了压在她的身上的男人的所有动作,就算她深爱着的丈夫就在眼前,她也只能任他在自己的娇躯之上为所欲为,她不能出声反抗,她更不敢。只能无声的落泪,她连呼吸都不能正常呼吸,只能运转内力屏住呼吸。

    触电一般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稍微扭动着娇躯,几乎要呻吟出来。她无法推开这一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自己可是一个有夫之妻,丈夫就在眼前,而现在竟然被自己丈夫的师弟这样的侮辱!她羞得无地自容,她很想要用力的推开这个压在她的身上的男人,但她的动人娇躯在剑无痕的魔掌之下却逐渐变得无力瘫软起来,她的身体仿佛失去控制一般,那些熟悉的快感像是要把她给吞没了,整个身体渐渐的变得火热起来。

    她迷人的娇躯以及在她丈夫面前偷情带来刺激让剑无痕兴奋不已,他的嘴更是在那美丽的山峰之上撕咬着。剑无痕的侵犯带来了巨大的耻辱,但是却有同时带来了她一直期待的快感,这种在梦里想了多次的快感一步步的把她内心最深处的渴望给引发出来,让她又想起了六年前和聂云合体的那一刻。一直以来她都过着活寡的生活,一直都没有得到过男人的滋润。清醒过来的她娇羞不已,她竟然在自己的丈夫面前想着那羞人的事而且对象还是丈夫的师弟,在道德的约束之下让她感到无比的耻辱,她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放荡的女子,怎么这么不堪引诱,此时她的脸蛋就像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苹果,垂涎欲滴。

    剑无痕对她可一点也不客气,颤动双手捧着一对雪峰,轻轻的揉着,不时捏着两点花蕾而转动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