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禁忌 四-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三十五章禁忌 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进来之前,岳中群正在大厅里悠闲地喝着龙井,浓郁的茶香飘在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馨香,不禁让人精神一震。岳中群看上去似乎很惬意的样子,看到剑无痕进来后,岳他呡了一口茶,和蔼可亲的问道:伯通你来了,你这样可不行,一定要学会骑马才行啊!对了,你师娘呢?

    剑无痕道:师娘说她很累要回房休息了。岳中群啊岳中群,你老婆都让我上了,你不但不知情还在这里对我假虚伪假友好,这恐怕是你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吧,如果让你知道因为你修炼了莲花宝典导致你的娇妻出轨,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不过想来以你的性格应该只是把它当作一个耻辱而已吧!

    岳中群叹道:哎,说起你师娘,我这些年来为了修炼武功忽略了她真是对不起她啊,我看你师娘好像挺喜欢你的,以后有空就多陪陪你师娘吧。

    剑无痕道:我知道了,我也快喜欢和师娘相处。他心道:我当然和师娘相处了,但我更喜欢和师娘在床上相处。

    岳中群道:那就好,为师替你师娘谢谢你了。

    剑无痕道:这是伯通应该做的。

    岳中群笑道:你确实很听话,不过为师这几天没有空教你武功,你就去找你师娘吧,她的武功不下于武功的名宿高手,她会把你调教好的。

    真是个,我本来还在想着如何寻找机会去上你老婆,你居然还为我制造机会?不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是没有那玩意了,哪里还能安慰我的美丽师娘。要想修炼莲花宝典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行?嘿嘿,幸好你修炼莲花宝典,要不然我上哪里去找一个那么好的师娘?师傅,我要好好的谢谢你,谢谢你把师娘送给我,我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不仅要为你好好的安慰师娘还要继承你的天龙会把天龙会发扬光大,有机会的话,你的女儿我也会替你照顾的。嘿嘿,剑无痕善意的想着。

    剑无痕恭敬道:伯通知道了。

    岳中群呼出一口气,悦色道:嗯,你先下去吧!

    剑无痕弯身作揖道:那伯通告退了。

    嘚!嘚!嘚!

    剑无痕上次为了采花来过这里一次,于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师娘的房间,他站在房间前轻轻敲着门框。

    “谁啊!”,一声犹如幽谷翠鸟的娇声轻轻的飘进了剑无痕的耳朵,脆耳而动听,师娘的一切都让他无比的迷恋,师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喜欢师娘的一切,师娘也很宠溺着他,所以他才会甘心来到天龙会做岳不群的弟子。

    是我!剑无痕心儿有点紧张,刚才在马上的欢爱,让他享受尽师娘温柔。他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样的兴奋之极,想到这里他的又升起来了。

    进来!她的声音明显有一丝的颤抖和慌张,但更多的是惊喜。听到剑无痕的声音,她露出一丝丝异样的神情!应该是想起了刚才在马上的欢爱了吧!一双剪水双瞳荡漾着无限的羞涩,银牙时不时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她能不羞涩吗?不要说她是在背着她的丈夫偷情,就算剑无痕是她的丈夫,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也是非常难堪的,就算是极为开放的二十一世纪也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何况她不但有丈夫,有女儿,甚至还在丈夫面前红杏出墙,她能不羞涩吗?她真的是爱惨了剑无痕,要不她也不会为剑无痕做出这么的的牺牲,剑无痕当然明白她对自己的感情,所以他非常的怜惜她,不舍得让她受到伤害。她的琼瑶小鼻轻轻抖动,脸色还有一丝红晕,头发也凌乱的,应该是没有打扮过,难道她从回来到现在都在回味刚才的滋味?

    剑无痕进来正看见她拿着一副画,画里的是一个小美女,大约十岁左右,那小美女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最是那回眸一笑,经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

    看看这个小美女美女,看看师娘,不由叹道:真美,师娘,这是你小时候的画像吗?

    师娘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道:很像是吧,她就是灵儿的画像。

    灵儿?岳灵灵,师娘的女儿?剑无痕再仔细看来一下,两人确实长得很像,几乎一模一样,看着这个小美女的画像,剑无痕脑海里浮起了一首词:美女妖且闲,采桑岐路间。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皎腕约金环。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远。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

    看着师娘的女儿,剑无痕心中一动!师娘和小美女长得这么像,一个成熟高贵,一个天真无邪。顿时一个邪恶的念头在心中疯狂地滋长着,如果将她们母女……

    虽然不知道小美女长大后会如何,但看她小时候的画像,真的这么像师娘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要知道她的母亲可是上一届的武林天仙榜的第一美女,真的这么像她娘亲至少也是一个绝色美女。这个两个绝色母女花,要是能够同时得到她们,那她们放到同一张床上,那该有多惬意?多幸福啊!男人最大的骄傲莫过于此吧?抢了别人的妻子,还把别人的女儿也搞上了。可惜不知道这个小美女去哪里了!

    师娘微微叹了一口气,微微摆动螓首,她伸出纤纤素手,轻轻的拢起了耳鬓之间凌乱的发丝,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动作自然幽雅!师娘的一举一动无不散发出一种熟女的迷人风情,让剑无痕深深的为她而迷恋。

    师娘落寞的叹着一口气,让剑无痕一阵心痛,他怜惜的问道:师娘怎么叹气了,是我让你不高兴吗?

    师娘沉吟了一会儿道:灵儿跟着那神秘人离去十年了,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能治好灵儿的病,如果治不好恐怕灵儿已经……已经不在人间了。想到这里她控制不住泛滥的泪水,顿时珍珠般的泪水从她的俏脸滑落,掉在地上发现滴滴的声音。

    剑无痕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抱住她让舒服的以为在自己的胸膛并温柔的安慰道:灵儿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师娘抬起俏首看着他的俊脸,神色有着一丝轻微的喜悦,身体轻抖急颤着问道:真的吗?她很是相信剑无痕,仿佛剑无痕说得都是真理,所以她需要剑无痕的肯定。

    剑无痕道:我怎么会骗师娘呢?

    师娘小声抽泣的道:可是十年了,灵儿还没有回来,那个人说十年后就会让灵儿回来的。

    剑无看着眼前这个忧伤不已的美人,她神伤的情绪感染了剑无痕,他的声音甚至几乎有点嘶哑了:师娘,今年还没有过呢!

    师娘幽幽道:可是如果今年过了,灵儿还没有回来怎么办?

    剑无痕沙哑的道:师娘相信我,灵儿会回来的。

    她的忧伤淡了一点,剑无痕的安慰让她找回了一丝动力,安静的道:嗯!

    剑无痕柔声道:师娘,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闻言,师娘她那美丽的俏靥之上忽然变红了,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她娇嗔道:混蛋!刚才她沉浸在思念爱女的忧伤之中,没有在意剑无痕的称呼。现在回过神来听到情郎竟然还叫自己做师娘,她心中便马上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快,是兴奋,是紧张,是刺激,是激动还是……自己都跟他那样了,他依然这样称呼自己,他明明是为了自己才拜师的,他还这样称呼自己。师娘娇嗔道:坏蛋,大坏蛋!她温柔地挥起了一双粉拳不停地捶打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就像在为剑无痕按摩。

    剑无痕虽然刚刚和师娘欢爱过一场,但完全没有发泄出来,现在看见师娘风情万种的模样,心底还没有散去的又渐渐升起。

    楚惊云缓缓收紧双臂,用力将怀中娇羞无限的师娘紧紧地搂抱在自己的怀中,一手轻轻撩拨着她的发丝,柔声道:师娘不喜欢我这样叫你吗?

    师娘娇羞的在剑无痕的怀中扭动娇躯,娇嗔道:都是你这个大
芙蓉颜色帖吧
混蛋。可是这一动作却使得胸前那高耸的的起伏不定,一上一下晃动着,荡漾出阵阵勾人心魄的迷人涟漪,**之极。可知道刚才剑无痕已经把束缚着她的白布扔掉了,现在里面是真空一片,再看着眼前这个恍若九天仙女般的容颜,剑无痕立刻有一股将她推倒在身下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

    师娘感受着他身上那股浓烈的异性气息,情不自禁地发出“嘤咛”一声,身体一阵发软,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蜷缩在他的怀中,最后翘着可爱的小嘴无力的娇嗔道:不准想那事!

    剑无痕慢慢收紧手臂,感受着她乱砰砰的心跳,用力的抱紧师娘使她更加贴近自己的金箍棒,嘴上调笑道:难道师娘不想吗?

    师娘风情万种的剑无痕了他一眼,娇嗔道:色狼,大色狼。剑无痕抓住她的小手轻轻吹了一口热气,然后吻了一下,在紧握在手中,笑道:如果我是色狼你是什么?色女吗?

    师娘的粉拳立刻捶打在剑无痕的胸膛,娇嗔道:坏蛋,大坏蛋!她的力道比起夜总会那些三陪女的按摩还要来得轻,就像轻轻的在剑无痕的身上抚摸一样。看着这么一个美妇人,武林第一美女,人妻人母在自己的怀里撒娇风情万种的迷人模样,剑无痕心中不由泛起莫大的自豪感。

    剑无痕搂抱着成熟美艳的师娘,大嘴吻上师娘那微微生气而翘起来的红嘟嘟的小嘴,舌头趁机而入。

    师娘嘤咛的一声,娇躯不住在剑无痕的怀里扭动着,引起他的火气不断的上升。“别,嗯……”那酥麻的感觉让师娘一下子变得敏感起来,而当男人的舌头冲入自己的檀口之中时,师娘很是温顺地张开了贝齿,任由剑无痕顺利进入,吸允着自己的津液!她的丁香小舌迎了上来,主动跟男人的舌头搅在一起!

    两人的四唇相接之时,他们的身体仿佛都产生了一股电流,如酥如麻,让他们渐渐地沉浸于其中。刚才得到男人在马上滋润的师娘开始变得燥热敏感了起来。师娘发觉自己好像已经开始迷恋上这一种偷情的刺激,她每次听到情郎叫一声师娘,她都会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兴奋感。我是不是很荡?她在心里暗问自己,如果不是,我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做出这种事情?背叛丈夫去和情郎偷情是她应该做的吗?他说得对,我是爱他的呢!

    师娘的意识恍恍惚惚这之中像是受到了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她的行动,让她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只知道本能地迎合着剑无痕的吻,她一双雪白的藕臂环住了剑无痕的脖子。她对于剑无痕的全然没有抵抗力,只有乖乖的接受的份。她的理智真的迷乱了,她轻轻在挣扎着,因为她害怕丈夫会进来。可是身体抵挡不了剑无痕的,她浑身酥麻酸痒起来,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浑身都颤抖起来!那一种自己从来就没有从丈夫身上享受过的快感迅速腐蚀着她仅有一丝的理智!……删!

    剑无痕轻轻地亲吻着她那玉致晶莹的耳垂,布满红晕的腮边,裸露的削平玉肩,迷人的锁骨……删!然而就是这一具青春与成熟两种矛盾气质的娇躯,曾经顺从地在自己的胯下唱征服,真是说不出美味,无法言语的美妙。

    “无痕不要这样,太、太羞人了”师娘的语气很轻,她既没有什么挣扎,也没有什么迎合。看上去却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意思,她的小手轻轻推着剑无痕,似是要把他推开来,但是谁都知道这样的力道太小了。最后她停靠在剑无痕的怀里任他施为,忽然她觉得他的怀抱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暖和安全,让她依恋,让她神醉。这一种被拥抱着被保护着的温暖感觉让让好想就这样让他一直抱着自己!

    剑无痕凝视着师娘娇羞嫣红的脸蛋,如丝的媚眼内里秋水荡漾,表露出娇羞无限的神色!看着她这种羞赫媚态,他忽然轻笑道:师娘怎么害羞起来了?刚才在马上你都敢做,怎么在自己的房间你就不敢了?师娘你放心吧,师傅说他对不起你,让我好好的照顾你,我当然要听师傅的话的。师娘抑制不住发出一声声的娇嗔呻吟,娇羞的脸蛋之上露出了动人的红晕,红霞布满她的玉颊灿如春红,为她增添了迷人妩媚的少妇风情。她微微抬起螓首,清眸流盼,含情凝睇,白了剑无痕一眼,双眸之中尽是说不出的柔情,表现出万般风情的师娘低声娇羞地说道:你就知道作弄我,哪有人像你这样照顾师娘的?都照顾到床上去了!她如莲的双臂不由自主地环上了他的脖子,深情的凝视着剑无痕那包含情意的深邃眼眸,带有一种邪异的神情;凝视着一脸坏笑的俊美脸蛋,她真是爱惨这个臭小子了!她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静静地靠在他的怀抱之中,感受他的温暖,倾听他的心跳!

    剑无痕的邪笑更加灿烂了,惹得她羞意更胜了,调笑道:师娘你有所不知,刚才师傅说你这些年来都没有得到过快乐,就我多多陪你,让你不要这么寂寞,弟子怎能违背师傅的命令,对于师傅的命令弟子当然是和坚决的执行。于是弟子想来想去,要让师娘快乐,就只有这个办法了,现在看起来确实有效,师娘快乐多了。

    剑无痕的这话可把她逗了一个脸红耳赤,不胜娇羞的道:坏蛋,你师傅让你多陪我说说话,你却故意曲解你师傅的意思把你师娘给弄,你该当何罪?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可以原谅你一次,这一次就不告诉您的师傅了,你快把师娘放下来。待会你师傅来你就死定了。

    剑无痕的嘴角却是在微微扬起,眸子里一股邪异,嘴角的那丝坏笑让她迷醉不已,笑道:师娘你舍得弟子走吗?师娘的小手挽在剑无痕的腰部,她微微依偎在他的胸膛,娇羞的喘着粗气道:混蛋,师娘都是你的人了,也不知道要怜惜师娘,你师傅也是的,真是笨死了,居然把一个色狼送到自己妻子的手里,让自己的妻子受尽你这个小色狼的侮辱。

    剑无痕仔细地打量着师娘,只见她一头向后高高盘起的乌黑柔顺的秀发已经非常的凌乱,吹弹得破的脸蛋布满了淡淡的红晕,充满万般柔情的美眸又羞又气,似是会说话的。精致玲珑的琼瑶小鼻吐气如兰,湿润可爱的樱唇似张似合似是在发出无声的呼唤,一片如凝脂白玉,已经半开裸露在半空中。婀娜多姿的身材曲线美妙。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师娘实在是太美丽了,她时时刻刻都能牵动着剑无痕的神经,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让他焚身。

    “啊!”师娘双腿紧闭,纤纤素手轻轻压住剑无痕的手,禁忌的快感让她终于喊出声来:无痕,不要,好羞人啦!

    对于”我受不了了”这种露骨的语言师娘还是羞于出口,剑无痕心知肚明,用舌尖在她的唇间着她的丁香小舌,一手抚上那的。师娘浑身一颤,皱起了秀眉,剑无痕轻轻用劲,体会着她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

    师娘闭上美目,吐着香气,明显已经默许了情郎兼徒弟的轻薄。

    “师娘,我的好娘子,你是我的,就算师傅也不能把你抢走”剑无痕深情的呼唤着师娘。每一个深情的呼唤,都让她娇羞无限,体会着禁忌的快感……

    “你真霸道,人家被你害惨了!”师娘的语气很轻。

    剑无痕渐渐褪去师娘的衣裳,圆润滑腻的顿时展现在眼前,雪白的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白乳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成熟芬芳。师娘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

    师娘娇喘道:不要,不要,不要……但小手紧紧搂着剑无痕的脖子。

    剑无痕温柔而爱怜地看着捧起了师娘那她娇艳欲滴的脸蛋,深情的注视着她,眸子里有一丝邪意,坏笑道:我的宝贝师娘,你真的不要吗?他的另一只手在她的布满红晕的俏脸上轻轻抚摸,是那样的温柔,其中的柔情不言而喻。

    师娘白了他一眼,娇嗔道:坏蛋,你明知故问!

    剑无痕嘴角扬起的坏笑更浓了:师娘,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你不高诉我,我怎么知道呢?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