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禁忌之恋 三-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三十四章禁忌之恋 三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两人在岳中群的背后偷情皆是感到无比的兴奋,阵阵前所未有的刺激侵袭着两人的身心!马的奔跑所引起的那强刺激快感让他们几乎忘乎所以紧紧的抱住对方。

    剑无痕紧紧搂着师娘那柔美的腰臀,巨龙紧紧插在她的花源深处之中,他腾出一只手来拨弄师娘硬起的,微微一用力,师娘忍不住一声娇呼,微微闭上的那双明眸一下子睁开,她瞪着在做恶作剧的情郎,看着他脸上的坏笑,眼睛里的邪异,她媚眼如丝地作了一个娇嗔的表情,随即拼命咬住自己的下唇,忍住剑无痕带来的巨大快乐强制压制住不让自己发出那秽的呻吟声,但这样却瘙痒无比,比起体内的空虚还要来得难受,但她也不想失去体内的充实感!

    渐渐她已经忍不住低声娇哼着了,但还是丝毫不敢呻吟大大声!毕竟,丈夫的耳朵太灵敏了,以丈夫此时的功力,稍微注意都会听见的。剑无痕给她的强烈快感让她那丰腴微隆的**用力向前挺动,以求更大的快感。剑无痕也抱住她的美臀挺动,滑润窄迫的深渊紧紧地包裹着剑无痕入侵的火热。她轻轻地扭摆着丰臀,迎合着情郎!

    师娘螓首摇晃,随着骑马产生的巨大刺激感而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娇靥含春,她的俏首无力的靠在剑无痕的肩膀上,还在配合的挺动,因为马上的颠簸实在是满足不了她,更不满足得了他。但这种偷情的刺激却比任何时候都有来得兴奋。

    岳中群骑着马渐渐的已经远去,他完全不知道他的妻子的完美娇躯被他的乖徒弟为所欲为着。他的乖徒弟很是孝顺她的师娘的,总是让师娘舒畅不已,娇喘吁吁。当然剑无痕也很孝顺岳中群这个师傅,知道他不能安慰自己的妻子,所以自己为他效劳了,尽心尽力的替他安慰他安慰不了的妻子,让他的妻子忍不住发出一声声**夺魄的呻吟。

    剑无痕道:师娘,舒不舒服慢吗?

    “嗯……好舒服……不要停”师娘那吹弹可破的脸蛋之上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红晕,媚目如春,的小嘴忘情地呻吟,艰难的吸着空气,然后舒服的吐出来,如兰的香气散发在空气之中。那挺在胸前的丰硕压在剑无痕的胸膛,气喘吁吁,气若幽兰,小嘴微开微合的,眼里春情荡漾,娇躯颤抖不已,强烈的快感让她一边扭动配合马的颠簸而挺动着,因为在马上的关系,只能缓缓的抽动着,但可以很深入的抽动。这样缓慢而又深入的,加上偷情的刺激,还有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暴露,这三种感觉加起来让她迷失在这一场惊险刺激的之中!

    师娘,我要让你更舒服。说完,剑无痕再加大力道。

    “轻一点…痛…嗯…”剑无痕不但没有轻一点反而还加快了速度。

    “你这…小冤家…师娘…噢…不行了…你的太大了!”

    这事情很奇妙,以现在的认知而言,这首先取决于天赋;其次,就是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爱恋的程度;最后,恐怕才能论及经验和技巧。所谓天赋型、激情型、学养型的三位一体,大概才能达到中极致的**。剑无痕和独孤飘雪无疑可以达到的巅峰,他们有天赋,有情有欲,现在更是有技巧,在马上学会的技巧。

    据说,在我们中国,聪明的祖先创造了一部《**经》,乃至高房术宝典,对此,剑无痕是深信不疑的。以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及中国文明的博大、早熟,这样的创造,自是顺理成章。可惜时至今日,剑无痕也一直无缘得见。但他在怀疑那阴阳神功是不是根据**经而创出来的,或者说阴阳神功根本就是**经,**经能在各种环境之下使人达到的最高峰,阴阳神功也可以,现在剑无痕已经忘情于之中了。

    想起日本的业,av业,之所以能与西方抗衡,大概是传承了《**经》的精髓中的自然,这指的不是av类型或题材,而是指技巧。因为以西方人种身体的材质而言,东方人是无法比拟的。我们只能取胜于技巧。这一点,大家应该都明白,也深信不疑!

    以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的崇敬和羡慕,这并不足为奇。倒是我们自己,每每自卑于自己曾经的落伍,也就错误地以为,中国的文化落后而愚昧。殊不知,中国除了近现代科技什么都不欠缺的。特别是在道的范畴,放眼世界,恐怕是无可匹敌的!

    但就是因为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不自信,甚至自卑,使得“别人”也因此而深深鄙视我们,这个“别人”又尤以日本为甚!

    大概在日本有识之士的眼里,中国人大抵多是些拿着古董当垃圾的败家子,而不知能在古董的基础上,探索、创造出价值——甚至,不知道古董本身就具很高价值。

    话题扯得太远,言归正传吧。

    此时师娘美艳媚荡的小嘴急速地呼着气,只见她星眸半闭,红唇微张,的檀口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剑无痕迅速吻住了小姨的香唇,舌头顶入她的口中,师娘没有抗拒而是主动的迎上小舌头而他缠绵。

    师娘用力地拥着剑无痕,用两条粉臂紧缠住他的脖子,的香唇狂吻着他,不知谁才是主动。他如饥渴的沙漠游民喜获甘霖般狂吸猛吮她檀口里的甘露津液,啧啧之声此起彼落,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两人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粗重起来。

    剑无痕忘情地含着师娘滑滑腻的小舌头,疯狂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师娘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热情的深吻着。师娘主动地回吻着剑无痕,口液源源不绝绝地送入对方的口里,两人皆忘情地纠缠一团。

    直到两人都吻到呼吸困难,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分开的舌头还互相牵着一丝银丝。师娘的脸蛋无比的羞涩通红,腹下有着一团团的烈火燃烧着,花蜜不受控制不断地涌出,沾湿了马背,马背上的毛闪了一滴滴从师娘那里流出的液体。

    看着师娘**的脸蛋,还有她强自忍住不敢发出的呻吟声,剑无痕抑制不住自己的爱意,温声道:师娘,你叫出来吧。

    师娘痛苦的摆摆头,喘着粗气道:他会发现的。

    剑无痕道:师娘你放心吧,他已经走远了,只要他不凝神静听的话,他是不会听得见的,再加上我们骑马的嘶叫的声音会那你的呻吟声掩盖住的,你放声叫吧!

    师娘惊喜的问道:真的吗?哦……哦……!听到剑无痕这样说她已经忍不住低声呻吟着。

    剑无痕道:我怎么会骗你呢?就算是岳中群会发现,他也不忍心让师娘为了他而苦苦忍耐了,不由说出一个善意的谎言。其实以岳中群的武功十里之内的任何动静是绝对瞒不过他的,不要说他们只相隔三里左右。但有一件事是真的,只要岳中群不去凝神细听是不会发觉的。

    师娘得到剑无痕的肯定立时不再去抑制自己的快乐,忘情的呻吟出声。其实她也是知道岳中群会听得见的,但她太相信情郎了,以至她自己不想去思考,把身体和脑袋的支配权都叫给了剑无痕。

    “啊!美……好美啊!我要死了……!”,师娘摇头**,纤纤小手还在紧紧的抱着剑无痕的腰部,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分开,分开的那一刹那真是太难受了,刚刚因为技术不够纯熟而导致有过一次分开的她不想再去感受那种空虚的感觉,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肯松开抱着那爽紧抱住剑无痕的的腰部的小手。

    剑无痕一边飞快的挺动,一边用力的拍打
痴心王爷悍王妃sodu
马背,希望马能跑快一点,颠簸一点,这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他狠狠的打着马背,在马一声嘶叫声中,马飞快的奔走起来,越跑越快,两人的快感越来越大,而距离岳不群的距离也越来也近,距离回到天龙会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无痕……我要……死了……要死了”,师娘忘情的娇喘,她已经不管是否回到了天龙会,因为喊出了第一声,她完全抑制不了第二声,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偷情的刺激让她忘乎所以!

    师娘,叫出来舒服多了吧?剑无痕鼓励道。

    嗯,真的……好舒服……好舒服!师娘忘情的叫着。

    剑无痕继续怂恿师娘道:师娘你大声叫吧,师傅不会发现的,让我们尽情的欢爱吧。剑无痕狠狠的拍打着马背,让吗越跑越快,渐渐赶上了岳中群。

    嗯,你用力点……我要死了……要飞了!师娘一声叫了出来已经完全不能抑制自己的,完全投入了进去。

    剑无痕道:师娘,你希望我再深入一点吗?

    嗯,再深……入一点……把师娘捅死算了……师娘不想活了……啊!你捅烂师娘的花芯了!看着昔日的武林第一美人,平时端庄高贵的美妇人,现在在自己的胯下尽情的呻吟,剑无痕感到无比的自豪,至于岳中群就让他吃屎去吧,他怎么舍得让这么好的师娘忍受十年的寂寞,受尽了抑制折磨。现在把释放出来的师娘是多么的美丽动人,迷人抚媚!

    剑无痕道:师娘你对我真好,什么都依我,现在甚至背叛了师傅在他的背后和我欢爱,师娘的大恩大德我不得不保,我今天一定要让师娘快乐到极点。

    师娘娇羞道:你不说了,我受不了!

    剑无痕道:我说,我就是要说,师娘对我这么好,我不止要说我还要做。

    “嗯,你不要再说了,羞死人了!”

    剑无痕道:师娘舒服吧,我以后都让你这么舒服好不好?我要替舒服好好的补偿你。

    师娘不用你补偿,你快点就可以补偿师娘了,啊!好爽!

    ……

    就在离岳中群只有一里的距离离天龙会也只有一里的地方,师娘的暴涨到了极点,在师娘一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爽呼声中,一股热泉从她的幽谷涌了出来,喷洒在马背上。剑无痕左手及时抓住缰绳的向后拉动,右手大力的拍打马背,使马在师娘呻吟的同时发出一声巨大嘶叫声把师娘的叫声给掩盖住,在让马发出嘶叫声的同时,剑无痕迅速把师娘的身体转过来,恢复刚才剑无痕靠在她的背上的姿势。险,真的非常险,时间把握的刚刚好一秒也不差,想要马和师娘同时发出声音,还要在发出声音的同时与师娘的位置对换才能骗得过岳中群,因为听见这么大的嘶叫声,岳中群肯定会往回望的。剑无痕也只是有三成把握而已,为了让师娘得到快乐,就算只有三成的把握他也要一试,幸亏老天垂怜,剑无痕成功了,他成功的骗过了岳中群,成功的在岳中群的眼皮底下尽情享受他的动人娇妻,他的女儿的母亲。

    剑无痕猜得不错,在师娘的快感达到巅峰的一刹那,岳中群勒住驶向大门的马回头看向剑无痕这边,不过现在看到的两人除了独孤飘雪的脸色比较潮红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疑点。因为刚才独孤飘雪的脸色也是非常的潮红,岳中群又再次认为这是剑无痕紧抓住妻子把妻子给弄痛了,等剑无痕骑着马缓缓来到岳中群面前的时候,岳中群也不由肃然道:这么大的一个人居然连骑马也怕,真不像话。看见剑无痕还在紧紧的贴在妻子的背后,他也不由怒道:还不赶快下来。

    这时他们哪里敢下来,如果两人分离的话,岂不是什么都穿帮了?此时马背上全部都是他们两人的。而且此时剑无痕的金箍棒还是像一个擎天柱一样,不但没有丝毫的变小,甚至在看见岳中群之后被他刺激得更大了。而独孤飘雪本来就作贼心虚,看到岳中群丝毫不敢与他对视,在感受到剑无痕的火热变大后,她的身体一阵阵的发热发软,忍不住一声呻吟,只见她嘤咛一声就无力的瘫软着。幸亏有剑无痕紧紧的抱着她,否则肯定会穿帮的。

    剑无痕装作惊魂未定的样子,双手紧紧的抱住独孤飘雪,颤抖的道:师傅,我很害怕。

    听到剑无痕的话,独孤飘雪终于稍微恢复过来,圆谎道:中群,不如你先进去吧,待会我带这小子进去就行了。

    岳中群听到妻子说话,立刻悦色了起来,这些年他实在是对不起他的妻子,自己长年闭关丝毫不管天龙会的事情,也幸亏有妻子管理着天龙会,才把天龙会打理的蒸蒸向上,反正他弥补不了妻子哪方面的事情了,也只好在这些小节方面尽量迁就了。当下和颜悦色道:那我就先进去了,伯通你也太不像话了,竟然把你师娘弄的这么痛,也不知道爱惜你师娘,刚才为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要温柔一点。岳中群这个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发觉到自己妻子的异样!他完全没有往那一方面去想!他甚至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一个刚刚受的徒弟的徒弟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享用他的妻子,抚摸他的妻子的每一片,亲吻过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吻过的神秘花园,也享受了他十年来不能享受的快乐。

    我那里弄痛师娘了,我不知道把师娘弄得有多舒服,我也听话啦,我很温柔的对待师娘的,也不知道多么的爱惜她。剑无痕无声的抗议着。

    待岳中群走后,两人皆呼出一口憋着的气,身子松软了下来。

    剑无痕笑呵呵的道:师娘,刚才刺激么?

    独孤飘雪娇羞的呼出一口冷气颤道:差一点就没命了,你还那么的调皮!

    剑无痕道:师娘不是很享受么?

    独孤飘雪幽幽道:我这辈子算是毁在你的手里,我怎么都拒绝不了你的要求,今天我竟然在丈夫面前做出这种事来!

    剑无痕得意的道:因为师娘爱我嘛!

    独孤飘雪道:你别得意忘形,如果刚才稍有不慎,我们就死定了。

    剑无痕道:不是有我在嘛,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保护你的,有我在岳中群伤害不了你的。

    独孤飘雪深情的道:我就是被你的甜言蜜语骗到手的。

    剑无痕笑道:不仅是甜言蜜语吧?

    独孤飘雪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娇羞的道:坏蛋,贼。

    剑无痕道:如果我是贼你是什么?妇还是荡女?

    独孤飘雪低声紧张问道:你真的觉得我是一个妇吗?

    剑无痕肯定的道:你是妇,我是奸夫,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上天注定的,谁也分不开我们这对奸夫妇。

    独孤飘雪道:我愿意做你一个人的妇。

    剑无痕叹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独孤飘雪叹道:可惜我是做不了你的妻子了。

    剑无痕怒道:谁说的,你今生注定就是我的妻子,谁也抢不走。

    独孤飘雪感动的道:我感受到你对我的深情了,只怕后是对你日思夜想了。

    剑无痕盯着她的道:我也对师娘日思夜想的。

    独孤飘雪低下俏首脸色绯红,娇道:你就只会想着那事儿,哪里会想我了?

    剑无痕道:都想,都想!

    两人悄悄的收拾一番后就进入了天龙会。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