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在师傅旁吃了师娘-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三十二章 在师傅旁吃了师娘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出来时,岳中群正牵着两匹马过来,独孤飘雪正在天香楼的一边等候着。

    两匹马,三个人怎么骑啊?剑无痕可不想与岳中群一起骑一匹马,要骑也与香喷喷的师娘一起纵马狂欢。看来只有先出招才能得到目的了。想到这里剑无痕马上面对岳中群道:师傅我不会骑马,是师娘载我一程吗?

    看到剑无痕急急忙忙的向她挤眉弄眼,独孤飘雪轻轻一笑道:我挺喜欢伯通这孩子的,就让他和我骑一匹马吧!

    岳中群见剑无痕只不过是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也没有在意,再说了,他还是自己的徒儿,而且这些年来他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夫人,虽然他对独孤飘雪没有多少夫妻之间的感情,但毕竟做了二十年的夫妻了,所以戒心就更少了,悦色道:既然夫人也喜欢伯通,那伯通你就和你师娘骑一匹马吧!

    见到这么容易达到目的的剑无痕立刻眉开眼笑的对岳中群道:是,师傅,师傅真好!此时岳中群扮演一个和蔼可亲的师傅确实很到位,只见他道:这有什么?我看你师娘挺喜欢你,你就多点哄哄她开心就行了。

    剑无痕暗道:我不仅要哄她量开心呢,师娘可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当然要尽心尽力的使师娘得到最大的性福。

    剑无痕对岳中群道:我也很喜欢师娘,我会让师娘天天都笑起来的。

    一条羊肠小路上,岳中群骑马在前,剑无痕和独孤飘雪骑马在后。

    独孤飘雪道:无痕,不要这样,他会看见的。

    剑无痕的一双手抚上了隔着衣服轻轻抚摩着师娘的!

    独孤飘雪非常紧张,秀靥绯红,颤道:无痕别……!丈夫就在面前,而她却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猥琐。那跟当着丈夫的面和别人红杏出墙有什么区别?

    剑无痕紧抱住独孤飘雪笑道:姐姐你好狠心,竟然一声不响的离开我,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独孤飘雪愧疚的道:对不起,我真的害怕他会知道我们的事而伤害你,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了。

    剑无痕道:师娘你放心吧,他杀不了我的。

    独孤飘雪道:你是不知道现在他的武功很厉害,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万一他要杀你,我该怎么办?

    剑无痕豪气道:或许我想要收拾他确实不轻易,但他想要杀我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独孤飘雪道:既然你那么厉害,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做他的徒弟?

    剑无痕道:师娘真的不知道我这样做的原因?

    独孤飘雪叹道:我不值得你这样为我的!

    剑无痕温柔道:我爱师娘胜过爱我自己,为了师娘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惜。

    独孤飘雪幽怨的道:那你的那个花轻语又是怎么回事?

    剑无痕道:那个是意外,我不小心对出了那个什么天下第一对,她就非我不嫁,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独孤飘雪娇道:你这个登徒浪子,恐怕是你凭借对出天下第一对的事情来强迫人家委身于你吧?

    剑无痕没有说话,手渐渐向上移去,隔着衣服抚上那高耸的,轻轻揉捏,被剑无痕触摸的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精致的脸蛋泛起的一片片的红霞,像熟透了的苹果,娇艳欲滴,让人垂涎三尺。

    独孤飘雪皓齿紧咬,低声道:快拿开你的手。

    剑无痕道:难道师娘离开我那么多天不想我吗?

    独孤飘雪娇呼道:真不知道摊上你这个坏人是不是我前世倒了八百辈子的霉。虽然是离开剑无痕几天,但她确实非常想念剑无痕的,但在丈夫前偷情的刺激让她有点欲罢不能!

    剑无痕轻轻的摩擦着成熟娇媚的师娘的,然后大手伸进裙子里贴着渐渐的往上移动,只感觉到她的高挺此时竟然紧紧的缠着一块白布,剑无痕不由暗叹暴殄天物了,如此波涛汹涌的气势却被紧紧的掩在那白布内,不知上天造物者如果知道不知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神态,我以后都要欣赏这美好的风景,我不仅眼看,手也动,细细的抚上她那动人之处,滑腻酥香的滋味涌上心头,真乃是人间极品。他一把把白布一拉开扔在路上随着风飘走。

    “师娘,你的真美,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缠起来了好不好?剑无痕一边细细的体会这种蚀骨**的舒爽,一边在这个娇羞不堪美人的耳边低喃着,顺便让舌头舔弄着她灵巧晶莹的小耳,带给她更高的一浪潮。

    原本因为骑着马晃动不已的雪峰此时在他的手里变化着各种形状。惹地独孤飘雪成熟丰美的娇躯轻轻地不住颤抖着,无力的她靠在剑无痕的胸膛上,但因为两人同骑一匹马的原因很难看得出来,现在的马已是在只觉得驾驶了,幸好老马识途跟着岳中群走。

    独孤飘雪心脏砰砰的直跳,在丈夫面前被人调戏的她非常害怕被丈夫发现,他的秀眉轻皱,国色天香的娇容之上挂着紧张与娇羞,她轻轻地娇呼道:无痕快放手,不要这样!会……会被他发现的!她说的很小声,生怕被丈夫听见。但她越是这样说,剑无痕就越刺激,在自己师傅的面前玩弄他的妻子,想想他都无比的兴奋,也渐渐升起,不由大力的揉捏起来。

    而他的师傅,她的丈夫正在前面骑着马,浑然不知道他的妻子在被侮辱,还为自己收到了这么乖巧的徒弟而高兴,完全不知道正是这个乖巧的徒弟在凌辱他的妻子,也就是他徒弟的师娘。

    看着那端庄典雅的妇人髻,感受那被衣服包裹着的奥妙身段,摸着胸前那高耸的被他揉得鼓胀的,沉甸甸地渐渐的越涨越大,整具柔软的娇躯就在剑无痕的怀中依偎着。

    独孤飘雪在剑无痕的之下,成熟的娇躯轻轻地颤抖着,恍若天仙般的玉容之上泛起了一圈圈的羞涩红晕,娇羞不已!剑无痕一只手继续在她的逞威,另一只手却在她的裙底下触摸着她的,偶尔滑过她的幽谷。成熟丰韵的师娘不得不情不自禁地发出“嘤咛”一声的呻吟,脸上的红晕已然蔓延到了玉颈之上,每次幽谷被剑无痕突袭的,她总是剧烈的颤抖着,现在已经微微湿润了,多年没有过欢爱的她被剑无痕滋润过之后,就经常怀念这种欲生欲死的滋味,现在她就在剑无痕的怀中任他所为,而自己就在丈夫的面前被他任意轻薄着。丈夫对此却浑然不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悲哀!她害怕丈夫会发现,她更害怕会永远的失去剑无痕,她失去过一次,她不想再承受那种滋味,所以现在她更多的却是一种红杏出墙的刺激快感!这种亲密地偷情让她浑身恍若触电般抖动!浑身无力的她只能任由马随着岳中群跑,她已经驾驶不了了。

    剑无痕的爪子继续在娇媚的师娘哪里大逞威过足手瘾,他的大嘴在美丽动人的师娘的耳垂吹了一口热气道:师娘,你那里湿湿的哦。

    “无痕,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师娘满脸通红,自己的玉兔被男人抓在手中尽情的玩耍,自己的被男人不时侵犯,这种在丈夫面前偷情的刺激感觉让她浑身的毛孔都在紧张地颤抖起来!她的丈夫就在前面骑着马,她是一个有夫之妇,她是一个有女之母,她是武林第
皇商猎妻全文阅读
一美女,她不是不知羞耻,但她任由这个男人在自己的之上随意猥琐,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他丈夫的徒弟。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刺激?这种禁忌使她产生了巨大的兴奋感,欲罢不能。但她实在是太紧张了,因为这随时都会被丈夫发现,一旦发现以丈夫的武功她和他都是逃不掉的,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偷情,她心惊胆颤的和马上偷情,这种红杏出墙的奇妙快感让她欲罢不能!

    剑无痕再次在师娘的耳边呼出一口热气后,便咬着师娘的耳垂,因为在骑着马奔波的条件下,被咬住耳垂的独孤飘雪感到一阵疼痛。不由娇呼:好痛。剑无痕的手继续尽情地在她曼妙的成熟之上尽情触摸着!师娘那耸挺的玉兔,让他无比的留恋,移开了一下下又舍不得再次回来细细揉捏,感受她的柔软滑腻,说不出的美妙,而且还是在她的丈夫,自己的师傅是面前,刺激之极,兴奋之极。

    师娘娇羞道:无痕,快快放手了啦,他要发现了。师娘那酷似粉妆玉琢般的俏脸之上泛起了阵阵红潮!那双秋水盈盈的明眸秋波暗送,霞飞俏脸,揉合得天衣无缝的脸蛋娇艳欲滴,泛起了朵朵绽放的红晕之花,叫人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

    “师娘不要违背你身体的想法了,让我们在马上痛痛快快的欢爱一场好吗?不要想起师傅,也不要想起你女儿,就只想着和我欢爱!”

    师娘脸蛋上的红晕更是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耳根子上了,精致的耳朵就像吊着一颗熟透了的葡萄。剑无痕轻轻的吸吸允着她铺满红晕的可爱耳垂,轻轻舔弄着那微微发红的温香软肉,耳边已经在响起更激情如潮的呻吟声,师娘的身体在被焚烧着,她的意识却是清醒的,有几分渴望,几分希冀,因为她一直都在渴望着男女的情爱欢合,自从上次与剑无痕欢爱过之后更是日思梦想,此时再次真实的去体会与感受着,她似乎已经忽略了她的丈夫,她似乎在无视在前面骑着马的丈夫。

    “无痕,不要,太羞辱了”,她最上这么说但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反抗,反而微微的迎合。

    她能够真切的知道那个男人已经搂住了她的腰身,抚上了她的圆臀,攀上了她的高挺,滑过她的神秘花源,在一步步走向她身体的动人之处,一种剧烈的骚痒立刻在身体四周散漫,把她带回那种熟悉的感觉,她太熟悉这种感觉了,自从那次和他偷情过后,她就再也忘不了这种醉生梦死的感觉了。

    但难道她要把最美丽最引自己为骄傲的女人成熟身躯交到这个深爱的男人手里,任凭他去疼爱吗?就在丈夫的面前和他欢爱吗?在丈夫的面前和别的男人偷情的刺激让她兴奋之极,简直比起剑无痕还要来得兴奋。剑无痕颤抖的双手激动地一捏,顿时让靠在自己的怀里的师娘发出了一声不可抑制的惊呼!

    “无痕,弄痛我啦!”师娘此时似乎已经将在前面骑着马带路的丈夫给无视了!她脑海中只有抱着她这个让她欲仙欲死的男人,她越陷越深了,她泥足深陷了,就算他要在丈夫的面前她一起也拒绝不了吧!

    “师娘你太美了!”剑无痕的双手全部伸进她的衣裳内,尽情的玩弄着她那美妙的,柔软,滑腻,弹性,数不尽的美妙,说不出的**,在前面骑马带路的师傅浑然不知她的妻子的美妙正在被他的弟子尽情的肆掠玩弄。而她的妻子也几乎丧失了理智,不再管他是否在前面,可能她认为就算被发现一起去死也在所不惜吧!在这一刻,她所有的理智都在崩溃了,代替的是深深的,她太爱这个男人了,以至端庄高贵的她就算在丈夫面前和这个男子欢爱也不想拒绝。

    剑无痕很喜欢在师娘的耳朵里吹着热气,双手留恋的玩弄着高耸而富有弹性的,虽然她生过一个孩子,但美丽的没有一点点的下垂依然是那样的高耸入天,极为美妙,真是爱不惜手。可怜的岳中群,妻子在我手中,在我怀里任我玩弄你也不知道。

    “无痕,你不要这样,他会发现的”师娘只觉得自己的耳朵不断传来阵阵火辣辣的气息,还有那酥酥麻麻的感觉!

    剑无痕道:师娘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了自己。说着他一口咬住了师娘的耳珠,双手继续在师娘她那成熟曼妙的之上抚摸了起来!这一次剑无痕的动作变得粗猛了起来。

    在这种环境的刺激之下,剑无痕身下那灼热坚硬的擎天之柱已经怒火冲天了!剑无痕解下了自己的腰带,释放出了自己的庞然大物,微微抱起师娘的美臀,让师娘的翘臀坐在自己的硕大之上,自己已经感到师娘的幽谷流水潺潺了,还觉阵阵脂粉幽香扑鼻而来,感觉真好!。

    “无痕,不要调皮了,快收回去,他会发现的。”她惊慌失措的道,她没想到情郎竟会如此的胆大包天,竟然在丈夫的背后掏出武器,而且还放在自己的最羞人的地方。独孤飘雪心跳动得像小鹿乱窜,背部紧贴着情郎的,他轻微翘起的火热也贴近她浑圆的美股,因为自己穿着裙子的原因,他的火热隔着亵裤碰触了自己的。

    感觉到男子的武器在摩挲了自己的,时而不时在碰触自己的水帘洞,她欲罢不能。自己的丈夫就在前面!而自己却却不管丈夫如何只管着与另一个男人偷情!此时的师娘感到既兴奋,却又害怕!她就在丈夫的背后与情郎偷情,情郎的武器已经放在自己的神秘之处,大概背着男人偷情就是说在男人的背后偷情吧!偷情的刺激与压力在她的心中激烈地争斗着。她却并没有阻止她深深爱着的情郎的进一步侵犯,反而微微向后翘起润圆的**与情郎更加的接近一点,她也想要情郎的武器来安慰她呢!

    自己的金箍棒就在师娘的最的了,而师傅就在前面,时而不时的一次奔波颠簸会让他的硕大贴着师娘的亵裤顶住洞口进去一点点,然后在师娘一声舒服的呻吟中又抖了出来。

    “师娘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剑无痕越来越兴奋,手上的力量一点点的加大。

    “哦,痛,无痕,轻一点,那里痛”师娘已经忍不住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会受不住的。

    “师娘,你是痛,还是舒服啊?”,剑无痕只当师娘的求饶是舒服的呻吟声音,力道在大一点点。

    舒服……!啊……!剑无痕加大的力道终于让她忍不住大声地痛呼出声。

    岳中群练成了莲花宝典后,功力大增,耳朵自然也是无比的灵敏。虽然骑着马掩盖了声音,当这次师娘的娇呼实在是太大声了。当他听到了妻子的痛呼,不由勒住马,缓缓前行,等待妻子跟上来。

    看到岳中群停下,剑无痕连忙把手从衣襟里伸出来挽着师娘的腰部,把头贴在师娘的娇背上。

    “夫人,你怎么了?”岳中群很关心的问道。

    感觉到剑无痕的武器还在自己的摩挲着,看到丈夫过来后,武器竟然越来越大,越来越涨了,火热的武器顶住自己的洞口,洞口的水迹已经在流动,让她不敢丝毫的乱动,她怕她一动的的话她就会忍不住呻吟出声,紧张的她急中生智道:没事,伯通他害怕骑马,我为了赶上你,骑得太快了,他一害怕就紧抓住我,弄痛我了。

    把花花草草全都扔过来砸死香主,让香主幸福的死去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