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众女争宠 中-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二十九章众女争宠 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道:荡的紫师叔,你可知道你的五位乖巧的师侄已经忍不住了焚身的,不如我先去安慰安慰她们,你先忍耐一下好不好?你是师叔应该做出表率让给她们先的哦!

    她慌慌张张急道:不要,不要,我忍不住了,先给我,我要。她的手用力的按住剑无痕的头部,就是不让他离开。剑无痕细细欣赏着紫夜烟的动人娇躯,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因为昨晚的疯狂现在还是披头散发的模样,一对如画般的柳眉,眉毛很少很细。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很传神,很抚媚,她的眼里充满了情意,似是在引去犯罪。琼瑶小鼻,象徵着对性的需求永远不够。她的嘴小巧灵活,小小的,充满了诱惑。她最美的是她瓜子般的脸蛋,此时散发着的潮红。是大而且挺,圈着一层层的乳晕。一对峰峦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晶莹剔透。因为她的娇小适中、仟侬合度的大小腿,更能显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线美。尤其她一身雪白细致的冰肌雪肤,让你很难想像的到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看到这么一个守身如玉的大龄美女在向自己求爱不得的浪荡相,他的变态心里得到巨大的满足,道:可是你是她们的师叔,你怎么能这样的对待你的众多师侄呢?

    她的大眼睛似是遮上了一层水雾,春意荡漾,精致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樱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特别是现在她在求欢的媚相更是能让人疯狂。

    刚开始听到花轻语的**声众女已经是高涨了,现在有亲眼看见她的最敬爱的紫师叔在舒畅的欢叫,更是焚身,欲罢不能。激情四射的春夏秋冬四女开始了磨豆腐的大工程了,她们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辣痛了,心底深处完全被暴涨的充充斥着,一心想着要得到剑无痕的安慰,只要剑无痕再抚慰她们一次就死而无憾了,她们迅速就爬到剑无痕的身旁摩挲着。冬儿更是荡,欢天喜地的悄悄抓住剑无痕的命根,让剑无痕一阵舒爽,他没有想到这几个刚刚被他开苞的小美女竟然是如此的好色。秋儿和春儿拼命的想要把剑无痕搬过来独享,什么紫师叔她们才不在乎,她们只要剑无痕能帮帮她们解决焚身的。倒是刚刚被滋润过的花轻语没有那么迫切,双手在自己的柔软娇躯轻轻的抚摸着,轻轻的呻吟着,夏儿也在花轻语的身旁磨着豆腐。

    紫夜烟克制不住自己的春情荡漾,娇羞无限的道:我什么都不管了,快,快点,再深入一点,大力一点,哦,好舒服。

    剑无痕现在趴在紫夜烟的身下体,让抓住剑无痕的命根的冬儿什么也做不了,看到春秋二女在拼命拉起被紫师叔按住的剑无痕,她也过去帮忙并且急切地大喊道:紫师叔你放手啊,让冬儿先来,冬儿受不了了。

    感觉到剑无痕的舌头已经几乎被拉出,紫夜烟不由大惊道:快停下来,你们快停下来,让师叔再爽一会儿好么?

    看到此副情景,剑无痕兴奋不已,抱紧紫夜烟的翘臀,使她的与自己更加的接近,大舌头更加买力了。

    夏儿和
性感情人(粉红联盟系列之二)吧
花轻语做虚龙假凤之事,浑然不管这边激烈无比的战况。

    冬儿道:紫师叔,平时就你对我们最好了,你把公子让让给冬儿好么?以后冬儿都听你的,冬儿就要这一次。

    秋儿道:紫师叔,求求你了,把公子给我们,你已经享受好久,就是轮也轮到我们了。

    春儿道:紫师叔,你刚才不是说不要的吗?我们都听到了!

    看到这几个平时都听话的师侄,现在竟然要和她抢夫君,紫夜烟大急道:我几时说过我不要了,你们不要胡说,无痕,我要,你快点,用力一点。她什么也不管了!哪怕是她的师侄也没得商量。

    冬儿豁出去了,喊道:紫师叔,你在不放开公子,冬儿就不认你这个师叔了,你太痕了,一点都不像以前那样疼爱我们。

    春儿和秋儿异口同声的道:对,如果紫师叔不分开公子,我们就不再认你这个师叔了。

    紫夜烟喘着粗气怒道:你们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要背叛我?

    冬儿道:紫师叔你也不是为了一个男人不管我们了的死活了吗?我们还认你干什么?

    紫夜烟娇怒道:师叔知道师叔对不起你们,但你们给师叔一点时间好吗?师叔就可以了!

    啊!啊!好舒服!好痒啊!快点!她的手使劲把剑无痕的脑袋往下按住。她又窄又紧的深谷被剑无痕舔得舒畅无比,**连连:无痕你真厉害,好舒服,好舒服啊!

    剑无痕道:紫师叔,你哪里舒服啊?

    紫夜烟不胜娇羞闭上媚眼娇喘道: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

    剑无痕道:我怎么会知道你是哪里舒服,哪里不舒服啊?剑无痕存心让端庄高贵的紫师叔由口中说出那些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

    紫夜烟娇喘急促:羞死人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舒服啦。

    剑无痕道:你下面什么地方舒服,说出来,否则我去安慰你的众位师侄了,她们等了很久了呢!

    剑无痕每次说话,都会停下来,让她下面得不到安慰,使得她又羞又急又难受,娇羞呻吟道:你不要停下来,你太坏了,就是下面……下面尿尿的地方……舒服啦!好爽……好舒服!

    剑无痕这次没有停下来而是用腹语说道:可是你是我的未婚妻的师叔,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

    她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盪漾的妇荡女,喘道: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做师叔了,我也要背叛师门……太舒服了……我要离开师姐……离开师傅……我要和轻语脱离长辈关系。

    剑无痕道:我不能放弃你的师侄的,你能和她们一起服侍我吗?

    紫夜烟羞道:啊……!这个怎么可以?你……有了我还不够吗?

    “不够,远远不够。”剑无痕再次停下来说道。

    紫夜烟急道:快点,你怎么停下来了?快,快进去啊!我不行了!

    剑无痕逼问道:你能和你的师侄一起服侍我吗?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