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众女争宠 上-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二十八章众女争宠 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大清早,红彤彤的太阳就高高地挂在东边,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把大地照得明晃晃的。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吵着,仿佛也受不了这刺眼的光芒。

    天香楼最大的房里,里面装修精致典雅,光是一张床,那床垫就全是用天鹅绒织成,镶以白山软玉,具有冬暖夏凉的奇效,价值百金。

    躺在大床上的剑无痕半睁半闭着眼睛,两手放在两名女子上轻轻揉搓,相子无比陶醉,旁边还睡了四个女性,均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之貌。

    花轻语静静的看着他,这就是自己一生的夫君。花轻语心中有着无数感叹与惊喜,多少年了,天下武林中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俊杰追求自己,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没有一人得到自己的一颗芳心。就这个看上去秀美无比,却又邪气怪异的少年,轻易的就摘得了自己那颗心,如果他就是少主那该多好啊!但现在该怎么办?如果少主真的出现了自己能抛下他吗?恐怕自己宁愿死去也不愿把身子给少主吧?那如何是好?这么多年了,少主都没有出现过,他应该不会现在出现吧?如果被师傅知道自己这样,她一定会很伤心吧?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就谁叫自己就是迷上了他呢?

    剑无痕轻轻用力抱紧了她的娇躯,那弹性十足的两座的软球,那样紧紧的贴在胸前,那柔软如绵中犹如吹气球一样的弹性,但胜过吹气球所没有的肉感,顶在胸口真是妙不可言。大手紧紧的揽在那纤细柔软的细腰上,静静的感受着那柔嫩光滑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她的美丽的脸上带着一丝红件晕,眼神含情的白了他一眼,知道他又在趁机占便宜。看他那样子,她心里也明白他对自己的痛惜与珍爱。他并没有粗鲁野蛮的上来就强取,而是轻柔中带着怜惜,看得出自己在他心中有很重的地位。

    花轻语向往的道:无痕,我觉得我已经是最幸福的女人了!

    剑无痕俯身上去含住她的耳垂,笑道:我天天都给你这样的幸福好不好?

    花轻语知道剑无痕所说的幸福是什么,不由当然霞飞双颊,啐道:你休想!

    剑无痕笑道:那我不给你幸福好不好?

    花轻语急道:不要。

    剑无痕道:那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花轻语大羞,娇道:都是你,害死我了,让我变成了一个妇。

    剑无痕哈哈大笑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妇。

    花轻语道:我就只对一个人荡好不好?

    剑无痕道:轻语真是我的最爱。

    花轻语幽幽的道:无痕,你可不能不要轻语,否则轻语真的没法活了。

    剑无痕信誓旦旦的道:相信我,如果这世界上有一个爱你最深的男人,那么那个人就是我,就是那个昨晚让你感到幸福的我。

    花轻语娇嗔道:坏人!混蛋!要了紫师叔和我还不够,还把春夏秋冬给蹂躏得那么惨,看她们的样子恐怕好几天都不能下床了。

    剑无痕无奈地道:我是被逼的!

    花轻语粉拳轻轻的拍打剑无痕的胸口,羞道:死鬼,得了便宜还卖乖!想到昨晚自己忍不住冲进去求爱的一刻,她就忍不住一阵脸红耳赤,自己怎么会那么荡呢?昨晚他可是刚刚和紫师叔做完呢!是和紫师叔耶!这太羞人了!

    看着她惹火,凹凸有致的娇躯,还有可爱娇嗔的模样,剑无痕嘴角勾起一抹荡的笑意,伸手在她丰挺高耸的上用力抓了一把,两根手指用力揉捏那娇艳欲滴的果实,弄得她娇哼了一声,才道:如果不是我,你的这里一个晚上就能长得怎么大吗?

    闻言,看了看自己的雪峰,在看了看在一旁的紫师叔和五位师妹,她的脸蛋顿时羞红起来,她从未想过她会是如此的荡,但这种欢悦的感觉就是让她欲罢不能。看着他,感到他的手越来越用力了,她的眼神中带着一滩春水,扫了他一眼。两人的心里都已开始动了。

    看着神态娇媚,娇羞的花轻语,剑无痕顿生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在她没有反应过来就进去,她秀眉微锁,抓住被单用力拉扯,剑无痕以九浅浅一深深的技巧不即不离的若即若离着她,贵妃穴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了。花轻语扭动身子怎么也得不到想要的爽快,难受极了。

    只见花轻语周身的慢慢变成醒目的粉红,渗出颗颗细小的汗珠,弓起纤腰、摆动**想要迎合剑无痕的动作,但她一迎上来,剑无痕就巧妙的避开。

    花轻语快疯了,她眉头紧蹙,忍不住睁开眼来,用力抓住剑无痕的手臂颤声道:无痕求求你,爱我。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剑无痕手臂,他顿时感到一股快意,一种征服的快感,就在花轻语感到空虚难受的时候,小家伙瞬间捅破花蕊。她忍不住大叫一声,痛苦并快乐着,拥有贵妃穴的人每天都要承受这种痛苦的快乐,她紧紧地搂着剑无痕,**疯狂的扭动,相当舒服。

    剑无痕笑着双手探出,握着她胸前浑圆雪白的娇嫩雪峰,用力,发动狂风暴雨似的猛烈冲击。禁不住的她**连连,臻首向后扬起而不住的摇晃,秀发飞舞,给人最大的视觉冲击。身具贵妃穴的花轻语娇喘连连,剑无痕几乎每动一下,都能使她全身颤抖,心如鹿撞,如浪潮般的快感接连不断,似连灵魂都酥麻了。嫩嫩的娇躯不住颤抖,不住,全身香汗淋漓,她的媚眼如丝,表仙欲死。

    剑无痕很有速度,随着连连不断的“噗哧”之声,花轻语从太平洋底发出愉悦的呻吟,她的美眸似睁似闭,瑶鼻微阖,檀口轻启,呵气如兰,修长的双腿紧紧的盘住剑无痕的腰,忽然一声极致的欢呼,她也不住的抖颤,温暖的娇嫩一阵快感,接着洒喷出一大股滚烫的花蜜。晶莹的从剑无痕腰间无力地滑了下来,瘫软着身子急促喘息,吐
追妻秘笈帖吧
气如兰,神色间无尽的畅快,无限的满足。剑无痕心中大荡,温柔的抚慰着,让她享受后的余韵。片刻花轻语才回过神来,娇羞道:无痕,我刚才要死了。

    这么大的一场春宫戏,睡着的五女纷纷苏醒过来,芳心春意荡漾,泛滥。但她们更多的是害怕,昨晚的伤势完全没有好,下面还一阵阵剧烈的辣痛,她们害怕剑无痕又会去鞭策她们,纷纷闭上那美丽的眼睛,继续装睡希望剑无痕没有注意到她们,可惜这注定是幻想,看她们一个个乱颤的睫毛还有潮红的脸色,瞎子也能看得出她们是在装睡了,何况是剑无痕?她们没有贵妃穴,并不能像花轻语那样承受剑无痕那么多次的宠幸,就算那里能受得了,但也一点体力都没有,她们现在动一动手指头都需要废很大的力气了。贵妃穴不愧被叫做亡帝穴,昨晚被剑无痕如此狠狠蹂躏,没有一点点的胯下留情,而昨晚她也是拼命的还击,到现在她竟然还有一战之力,这让剑无痕不得不叹贵妃穴果然强悍,可惜没有被评为十大名器,这可能是因为贵妃穴有亡帝穴之名的原因吧!

    看着为躲避自己的宠爱而装睡的五女,剑无痕一阵自豪,试问天下有哪个人能够一个晚上征服六个绝色美女?

    剑无痕的手在紫夜烟的幽谷轻滑,惹得她的娇躯一阵轻颤,顿时她再也装不下去了,睁开美丽的眸子求饶道:无痕,我今晚再给你好不好?

    剑无痕道:紫师叔你太荡了,我和轻语已经是夫妻了,你怎么能勾引我们?是不是想拆散我们之间的感情?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对轻语的爱忠贞不渝,天地可鉴。

    花轻语哭道:紫师叔,你太坏了,我和夫君早已经情定三生,我看紫师叔你有难,所以才让夫君照顾你,谁知紫师叔你竟然不知羞耻的把我未过门的夫君骗!天底下哪有像你这样做师叔的?你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啊?

    紫夜烟又羞又惊又愧又气,眼睛紧紧闭上,娇躯微微颤抖。她知道她的师侄说的都是真话,确确实实是她和剑无痕先上大床的,也确实是她首先得到了轻语师侄的夫君的身体,想到这里她怎能不羞?怎能不惊?怎能不愧?遇到这种事她能不害羞吗?这可是违背人伦的,如果被江湖上的人知道的话,肯定被人用口水给淹死。不要说江湖上的人是否知道这件事,就算她的师傅或者师姐知道她做出这种事也肯定会把她给逐出师门,要知道在江湖上被逐出师门对武林中人来说是一个最大的惩罚了,一般来说,大部分的武林人士是宁愿死也不愿被逐出师门的。她更气的是明明知道她对这件事很是回避,不敢面对,羞愧不已,她的师侄还配合剑无痕一起来作践她,这算是什么?一个是师叔和一个是师侄,她们竟然一起和一个见过一次面的男子?而且还不止一个师侄,一共五个师侄,天香楼最有潜力的五个练武奇才都断送在自己的手上了,没想到这次自己带她们出来竟然是全军覆没!一同葬送在一个男子的手上,可是现在还有回头路吗?经过昨晚的荒唐,恐怕五位师侄都对他情根深种了吧!还有哪位师侄是可以摆脱得了他的手掌心的?自己就更不要说了,自己早已融化在他的柔情之中了!那种神仙般飘飘然的滋味更是让自己欲罢不能。

    剑无痕伸出充满甜津的手指放在紫夜烟的小嘴上,笑道:紫师叔,你坏坏哦,流了那么多的水。是不是很想要你师侄的男人去抚慰你啊!剑无痕的手继续她的敏感点,让她的渐渐升起,玉壶中的水已经涨满而溢了出来了。

    紫夜烟娇喘道:无痕,不要弄紫师叔了。她的欲念高涨,娇躯阵阵颤抖,左翻右转,眉头蹙皱,深渊底处如虫咬蚁啮般骚痒难受,双手十指用力抓刮起被昨晚已经抓破了的床单。

    看着这个冰山美熟女露出与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荡媚态,剑无痕的心里极度舒爽满足。紫夜烟本来就不是天香楼的妈妈,她只是为了好好保护花轻语才客串一下而已。剑无痕笑道:紫师叔,我能在你的五位师侄面前亲亲你的花源吗?

    闻言,紫夜烟大羞大骇不不已,昨晚的放纵她现在回想起来还脸红耳赤,她也不知道昨晚她她为什么会那样的放荡,被五为师侄的**声激起的她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知道把体内的空虚填满再说!反正当时的五位师侄都昏睡了过去,而现在她的五位师侄听到剑无痕说这句竟不再装睡纷纷睁大眼睛来看她们师叔的好戏。

    剑无痕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大嘴一长向她的花源扑去不由惊羞交加,惊慌她连忙娇叫道:不要,好脏的。

    剑无痕道:师叔的花源怎么会脏呢?肯定是最干净的。说完剑无痕是大舌头渐渐深入,弄得紫夜烟娇喘连连,昨晚才刚刚被剑无痕破身的她在以前哪里体会过这种欲仙欲死滋味,而一直被她认为是身体最脏的那个地方现在竟被她的师侄的男人在那里尽情的舔舐着,不由娇羞万分,但却使她感到更加的刺激,违背人伦的刺激,不由弓起以便剑无痕能更加的深入,填满她的空虚。

    剑无痕道:紫师叔,我把您伺奉的还可以吧?

    紫夜烟娇羞道:嗯!无痕,用力一点…好痒…师叔好痒。她的俏首后仰,娇躯弓起,一双美腿紧紧的撑在床上使得腰部高高的向前挺起,得不到满足的她呻吟狂颤,娇喘吁吁,香汗淋漓,似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已经管不了在一旁的五位师侄了,忘情呻吟道:无痕,再深一点,好痒,好舒服。渐渐她的娇喘呻吟很快变成了不可抑制的叫,令人尤其兴奋。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的呻吟,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剑无痕的口水流过之后她竟然感到没有那么的疼痛了,她的幽谷在剑无痕的大舌头的下连呼快活,完全已把贞节伦理之事抛之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