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上门的美女易品尝-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二十六章上门的美女易品尝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的手贴着冬儿的冰肌雪肤细细地抚摸着,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柔滑细嫩,接着双手再次滑向她的……她的圣女峰实在是让他迷醉不已,柔软高耸,而又嫩滑,弹性十足的峰顶端长着两粒娇嫩的雪莲,在微微的颤抖着,熟透了,确实是熟透了,甚至还带着一丝芳香。

    期待而又紧张迷惘的的小美女她白嫩的上被激起一丝丝的电流,直把她弄得浑身芳心如遭电击般直打颤,娇躯也不住的颤动,但她更多的是感到刺激和渴望,她的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了。

    这时她的颤抖的幅度更加的大了,却是剑无痕的一只大手已插进她的衣服的里面,从来没有异性的触摸的她,现在被剑无痕在里边尽情的玩弄她的……,她当然会忍不住颤抖,而且她的双腿绷得紧紧的,被异性触摸到冰清玉洁的身子时她忍不住娇呼一声:啊!她的越来越深了。

    当剑无痕把手移向的时候,她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的小蛮腰猛的一挺,细长光滑的粉腿猛地一夹,把剑无痕正在游动的手紧紧地夹在了中,就差一点就进去了,她不由呼出一口气,暗道:还好,还好!心儿砰砰的跳个不停!硕大的高峰随着她大力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这是一道绝美的风景。虽然她刚才在非常期待着剑无痕的,但当剑无痕真的如她所愿时,她也免不了一番害怕、羞涩、紧张、刺激。

    忽然她感到身体一凉,原来剑无痕已经把她的身上仅有的亵衣和肚兜不经意地扯了下来。这时她的娇躯上露出了全貌的雪峰更加的吸引人,更加的具有诱惑力。雪峰在肚兜里憋了那么长时间的气,怎么能不怒气滔天?于是在肚兜被掀开的一刻“她”犹如狮子扑食怒跳耸出,上下剧烈的跳动着,似是在向人们示威:知道怕了吧?

    这高峰看来是天下第一峰了非,还有比她更高的吗?晃动的晃得剑无痕眼睛都花了,差点就把眼睛给闪掉了,让他迷醉不已,眼球一刻都不舍得放开。

    但他怎能让如此绝色的美景在他面前怒气冲冲?当下就……小美女的绝美娇躯兴奋得乱颤不已,溪中早已流水潺潺,她兴奋的想道:来了,幸福来了!我好兴奋哦!

    此时她娇羞清纯可人的冰肌雪肤闪烁着极美的光晕,晶莹剔透而线条奥妙的晕红如火,清纯的美眸含羞紧闭,细细黑黑的睫毛紧掩着那双藏着荡漾春水的美眸正在不住轻颤,娇美的玉颈之下是柔弱的细削香肩,香肩之下最引人入胜的是那对已熟透了刚才却舍不得去采摘的红葡萄,这时的葡萄正散发出的味道,颤动的果实似是在悄悄的绽放。

    红葡萄是之下是纤纤细细柔柔弱弱仅仅禁得起剑无痕一握的嫩嫩柳腰,雪白晶莹的平坦小腹,是一片神秘的原始深林,很深的深林,果然是深林。她的两条细细美腿紧紧的合上,遮住最神秘最美丽的景点,一双三寸金莲玉滑细削、骨肉匀匀、柔肉无骨、光辉嫩白、晶莹剔透,在这般的美景之下。剑无痕只好……

    芳心娇羞不已,花靥红晕满布,玉颊娇晕无限的小美女忍不住大声欢呼,她的紧张、她的、她的轻颤,都是她欢悦的体现。

    剑无痕贪婪地闻着她的娇兰般的体香,顿时小剑无痕被刺激得火气暴涨,整个身体就像要爆炸了一般。

    小美女这时感到他的身躯已经压在自己的上,紧紧地贴着了自己雪白娇嫩的。那一根硬硬的热热的东西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令她心惊肉跳,芳心含羞万分,她娇羞地脉脉暗暗想道:就是这东西让紫师叔和轻语师姐幸福的吗?嘿嘿!待会我也可以幸福了!她在偷笑,她觉得她很聪明,因为夏儿、春儿、秋儿还在外面苦苦忍耐。想到待会她的要被这东西进去,她的粉脸更羞更红了,娇躯又是一阵的轻颤。她道:好紧张哦!嗯!我就可以享受紫师叔和轻语师姐的那种幸福了,好期待哦!

    剑无痕闻着小美女那可以让人醉生梦死的娇兰般幽香,听着那越火越浪越荡的美妙音乐,看着那娇艳欲滴的娇靥满是情动的潮红,充满春情的美眸似有春泉在流出,瑶鼻微微冒着香汗,小嘴时而轻张时而微合,小舌头偶尔跳出来在唇边散散步
暴君试爱笔趣阁
,剑无痕非常明白不仅自己忍不住爆发的,小美女也是焚身了,毕竟这种自然而原始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

    这一次为了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幸福,所以她没有像刚才一样微拒,而是温顺乖乖的把身体的支配权交给他,露出一副楚楚动人的娇美花靥,睁开充满盈盈春水足以将任何男人融化的星眸,渴望的看着他。到了此刻,她已经不管自己是否是一个小娃,她也不管他是否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耻放荡的女人,她只要尽快的享受期待的幸福,她只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的让他填满她那空虚的幽谷,好让她的心里不再是那么的难受。因为现在她难受极了,比刚才在外面的时候还要来的难受,如果一直是这样的难受的话她宁愿不要进来了,谁知道进来后不但没有幸福而且更加的难受呢?还不如在外面和夏儿磨豆腐呢!她微微后悔的想道。

    剑无痕柔声道:那我进去了?你准备好了吗?

    冬儿欢喜的呻吟道:嗯!嗯!终于要来了,我等了好久了!快点!她在心中大叫。

    剑无痕立刻二话不说扒开她的双腿,一声巨鸟终于飞归了巢穴,一股暖顿然涌上剑无痕心头,舒服得他也禁不住“喔”的一声呻吟出声来。

    正等待幸福的冬儿感觉到已经微微被充实的幽谷,不由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娇啼,随后她却没有期待到她想要的幸福,而是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那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辣痛,眉头一皱,一声痛呼:好痛,好痛哦!怎么不舒服啊?她发出对命运不公的呐喊:不公平,轻语师姐和紫师叔都那么舒服,我怎么这么痛苦啊?我不要了,我不做了,你快点把它伸出来啊,好痛的。忍不住痛苦的她当下娇首一垂一口咬住了剑无痕肩头的肌肉。一股鲜红的处子落红从她那狭窄、娇小的幽谷之中溢出来,滴在洁白床单上,床单上已经有三处落红了,鲜艳刺目,有的像一朵梅花,有得像一朵玫瑰,有的像一朵映山红。各自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美丽风情。

    剑无痕听到冬儿大叫除了无语还是无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过无语归无语,下面的动作可没有丝毫的停顿。

    开始她还疼痛得俏脸变形,但过得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她也渐渐的终于感受到了她想要的快乐,主动的配合剑无痕腰肢直挺,口上更是**声声,胸前的两只圣峰在她娇躯的抖动中也一跳一跳的,活生生的两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她的幽谷显得紧窄万分、狭小非常,尝到滋味的她更是如被电击,柔若无骨的雪白轻颤不已,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僵直地紧绷着,白玉般的纤纤素手似地紧紧抓着床单。

    冬儿虽然不是十大名器,但是也是一种民间盛传的名品,这种女人宽度无论事前事后她的宽度都是一样的,里里外外也都是一样的宽度,但深度极大,宽度极小,所以,很不容易到达花心,一般尺寸的男人,甚至都没办法破她的处女之身。碰到这类女人,既短又粗的男人怎么横冲直撞,都是白费力气,把自己磨擦得皮破血流也进不去。好不容易进到里面时,往往都已满身大汗,全身瘫软,四肢无力,那里还有后劲完成好事呢?女人也一样,拥有这种器官的她很强,如果没有进去处女膜里面直捅花芯她都没有办法达到,但因为她的花芯极深的原因,导致她敏感度超级的高,只要一捅到花芯她就会立刻。弄明白结构的剑无痕自然不会那么快让她达到,头尖一转,小剑无痕立刻转弯避过花芯,让冬儿爽得**连连。

    剑无痕道:舒服吗?

    冬儿娇呼道:嗯!嗯!嗯!嗯!救命啊!救我!……心中大呼:幸好我进来,太值得了!好爽!果然好爽!。她得到了,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她迷失了,迷失在在汹涌澎湃的之中。奥妙的雪白愉悦地随着他在她的抽动而咬得配合,他越来越快,越来越重,越来越猛。她被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的电流弄得一阵狂喘娇啼,仙姿玉容般的俏首僵硬的向后扬起,星眸中闪烁着一股狂热的之焰,她那乌黑发亮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四处飘荡着,甚至落在她的口中的长发她也暂时顾不着了,雪白的上渗出一层层细细的汗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