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太淫荡了-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二十四章太淫荡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室外,春夏秋冬已经全部瘫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一个个都面色潮红,娇艳欲滴的。春儿的小手竟在裙底下摩挲着;夏儿的纤手抱胸有意无意的碰触,这似乎是最不为人注意是一种方法了;秋儿紧紧的抱住膝盖企图用膝盖来摩擦产生快感,时而不时在轻轻呻吟;冬儿更是厉害,一只手抱着膝盖用膝盖来摩擦,另一种手则在裙子的掩护下伸进流水潺潺的小溪,不敢叫出声的她脸蛋憋的通红的,四个人的面部表情就数冬儿最**。

    而来福早就忍不住,抛下他的这个出去找女人泄火了。

    花轻语当然受不了,刚才她就被剑无痕挑起,搞得七上八下的,现在被剑无痕全部勾引起来,她的下面已经湿了,但她更受不了的是,里面的人是她的爱人和最疼爱她的紫师叔。她只好想象着里面的人是自己,只有这样她才会感到少一点痛苦。

    终于里面的**停下来了,五女皆松了一口气,不约而同在想:紫师叔该有多舒服啊!如果里面的人是我就好了。

    正待她们歇了一口气的时候,里面又响起了仙乐般的娇声。

    刚刚消下去的又起来了,五女皆面露羞色,你眼看我眼,我眼看你眼,面面相觑。

    这时花轻语她再也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不仅是在身体上,更多的是在精神上,里面的是她的男人啊?她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她要看紫师叔有没有事?她要救她的紫师叔于水深火热之中,她于是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这时剑无痕刚刚把紫夜烟征服,她已经完全不行了,刚放下紫夜烟,正感动郁闷和无处发泄的他却看到了花轻语喘了进来。

    花轻语在进来之前的想象是一回事,但一进来又是另一回事,她看见小无痕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赶快往外跑,心想:太恐怕了,紫师叔,我救不了你了。

    但进来猎物,剑无痕怎么能让她跑了,何况这还是身具贵妃穴的女人,也是他喜欢的女人!念头一起,大门便瞬间关闭,这就是心剑之术,防不胜防,万剑随心而起,心之所至,剑之所至,无坚不摧,心剑一起,四道无声无息的剑气便把大门拉上,这是绵剑气。不过此时他只是使用来关门,有点大材小用了。

    剑无痕见畏畏缩缩的花轻语,他笑了,他道:轻语,你为什么要怕我?难道你讨厌我,所以你才设计让我来救你紫师叔?

    剑无痕中说中了她的痛苦,她哪里忍得住,竭斯底里的大喊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是爱你的,我很爱你。

    剑无痕剑她这个样子心一痛,觉得自己过分了,他连忙过去抱着她,吻着她的俏脸,吻着她的泪水,细细的吻着她的樱唇,剑无痕的吻瞬间引发了她忍耐已久的,主动的伸出小手搂抱着剑无痕的脖子,两人忘情的吻了起来,憋了两个多时辰的的一旦爆发出来是恐怖,何况她还是贵妃穴的拥有者,不一会她就潮吹了,这哪里能满足得了她,只不过是让她的更加向往而已。花轻语的娇嗔比起紫夜烟来说更具诱惑力,剑无痕异常的兴奋,非常的性福。

    对于拥有贵妃穴的女子,不需要怜香惜玉,你越狂猛她就越舒服,剑无痕明白这一点,毫不客气的捧起她的丰臀开始纵横捭阖,她的呼吸完全没有规则,歌声靡靡,犯罪,听到她的欢叫,一般的男子都会直到精尽人亡才会放过她,这就是贵妃穴又叫亡帝穴的原因了。

    剑无痕将她的双腿尽量的分开,以便深入,几乎每一下都能让她死去活来,全身有如触电一般,激烈地娇颤不已,由于她的花芯极浅,剑无痕的每一次冲击都让她感受到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九浅一深,九深一浅,深深浅浅,浅浅深深,都似乎在要了她的命,花芯极浅的她完全受不了剑无痕的攻击,整个过程她都在热烈的欢叫给以剑无痕莫大的动力。

    剑无痕道:轻语宝贝,你舒服吗?

    花轻语喘着气,娇哼道:要死了,我要死了!

    她只觉得他的每一此抽送都似乎要撕裂自己身体般,随着她的大力抽送,那疼痛感更是强烈不已,说不出的快感伴随着撕裂的疼痛,她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一般,渐渐变得麻木了下来,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不经意看见了剑无痕飞快的在自己的急速的猛烈的挺动,一下子羞涩不堪。

    剑无痕把阴阳神功的内力传到小剑无痕里去,内力流转一圈,小无痕便长大一圈,接着也长高了几分,待觉得这已经是花轻语承受的极限后便停止涨大,腰部微微向后,小剑无痕也随着腰部的向后,而伸出来微微顶在洞口。

    花轻语瞬间觉得无法言语的难受,体内有着一股巨大的
难道偷心也犯法txt下载
空虚感,急需剑无痕的填满,此时她无力的娇躯也变得有力气起来,疯狂的扭动希望能得到多一点安慰。

    感觉到已经差不多了,剑无痕使劲一挺,小剑无痕瞬间穿过石壁,越过溪流,来到花丛,时间并没有一丝的停留,小剑无痕直穿过她的花芯一直通到内脏,插到胸口。

    花轻语只感到自己的灵魂像是脱离了身体一般,脑袋一片空白,她已经没有感觉了,也没有思想了,她似乎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不再逗留在人间。一分钟后,她终于回过神来,她终于感到体内被顶到胸口的充实感,巨大的满足感,她似是要乘风归去,辞别人间的一切,做一个无欲无求的神仙,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人间最大的快乐,在人间再也没有什么是值得她留恋的了,在达到人间的极乐巅峰后,除了死还有可以引发她的动力和激情么?就仅仅一下,只是攻击一下,她就全身起来,如喷泉一样,水喷涌而出。剑无痕哪里肯就这么放过她,只是一顶她已经受不了了,现在他每一顶都用尽全力,尽量全根没入,每一下都顶捅破花芯顶到心脏。在这种攻击下,她又哪里承受的住?顿时进入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界!她的舒畅全都表现在她的脸部,除了撞击的声音什么声响都没有,这种极爽的感觉叫是没有用的,因为呻吟已经不能表达她所达到的巅峰欢悦,所达到极致愉悦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似是遇到极大的烦恼事一样,似是遇到极致的喜事一样,似是受到极为痛苦的病魔折磨她一样,似是在死去的那一霎那而恍然大悟悟通了人生的哲理的那种释然一样,总之人世间所有的表情在她的脸上都能找得到。她时而紧皱眉宇时而轻舒眉头,她时而小声抽泣时而放声大哭,她时而伤心落泪时而开怀大笑,她似是在悔恨也似是在缅怀,每一招表情都不会在她的脸上停留超过三秒,演化了整个人生的喜怒哀乐等。她溪中的溪水永无止境的向外流,潺潺流水没有停歇过。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快乐?除了她自己知道,谁也无法体会,连剑无痕这个缔造者也无法体会,反正她比他自己要来得舒服十倍以上,男人就是为女人服务的,他是这样想的。

    希望花轻语进去解围的四女却听见更加大声的**,她们一个个的都忍不住“尿尿”了,一个个的瘫在地上,神情无比的**,她们怎么能忍受得了?刚才她的紫师叔已经让她们到了爆发的边缘了,现在又来了一个更加强劲的,光是听声音都能她们身体乱颤。夏儿首先捞过界仙手放在冬儿的胸上,她是看看冬儿是否能像里面的几位那样**的**,这样确实比起独自偷偷摸摸的爽的多了,冬儿舒服的呻吟了起来,见到有效的春儿、秋儿纷纷效仿,她们就在门外各自做那些虚龙假凤的事,四个各具风情的小美女在地上磨豆腐,想想地楼兴奋不已,如果剑无痕见到的话,恐怕他会丢具贵妃穴的花轻语不管,先征服完那四个小美女。

    剑无痕觉得今天真是太有福气了,两个绝色美女都是那么的尽情,让他那么的尽兴,简直比苍井空还要放得开,比武藤兰还要浪,不过她们的浪荡都只是因为他一个人,别人只会仰望他们的女神,而他能尽情的享受他们心中的女神,皇帝又如何?他看去的女人还不是在他的胯下呻吟?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有巨大的成就感,第一次产生皇帝也不过如此的想法,又涨几分。

    室外的冬儿哪里忍得住,自己在外面磨豆腐怎么也是不够尽兴的,越磨就越空虚,越失落,体内空空的感觉让她感到难受极了,她很想有个人能够填满她的空虚,她没有空思考自己是是一个浪荡的人了,只想填满体内的空虚,她真的受不了了,紫师叔在里面,花轻语师姐也在里面,难道自己就不可以?她们可以享受这么大的幸福难道自己就不可以么?她现在只恨为什么自己被师姐抢先一步去享受,而她自己在这里受折磨!幸福是自己争取的,所以她要进去,一时间,她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力气,推开了夏儿冲了进去。她不管,也不想管那个在正被剑无痕鞭策得死去活来师姐,她现在只需要男人,她只需要面前这个男人,她只需要面前这个好强大的男人,如果要找一个借口的话,她会说:师姐,我来救你了!

    剑无痕在冬儿打开门的时候就知道她已经进来了,冬儿是四人最强的一个也是最美艳的一个,她发起情来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开放,看起来她只有二十岁左右,但功夫已经有一流高手是水准委实不简单,天香楼果然人才济济。

    看见冬儿进来剑无痕再次涨了几分,把胯下的花轻语爽得竭斯底里的**,被一个陌生的小**观看,剑无痕能不火气大涨吗?一上来,花轻语就爽得不知西东了,没过一会儿她就昏过去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