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愧疚的紫夜烟-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二十二章 愧疚的紫夜烟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温柔的把紫夜烟放下柔软而宽大的华床上,挥手发出一股劲气关了房门,看见紫夜烟一副决然的样子,他没有多说,轻搂着她的玉颈,轻轻的在她的娇唇点了一下,便吻下去,发现她贝齿紧闭,他没有继续,而是轻轻的吻着她的唇片,她的瑶鼻,她的脸蛋,而后吻在她的玉颈,发现她轻颤了一下,他便明白这就是她的敏感点了,于是他非常温柔的吻着她的玉颈,吻着,点着,添着,舔着,很快她的玉颈布满了他的口水,湿湿的感觉让她一阵酥痒,脸蛋红红的像熟透的番茄,这种诱惑力是没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住的,也包括女人,女同胞是怎么样练成的?就是这样练成的。

    她很紧张,紧抓住床单,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她紧张,随即便迷失在剑无痕营造的温柔陷阱中,身体松弛了下来。

    她真的很漂亮,吹弹得破而又柔嫩光滑的娇躯如白玉凝脂般,雪峰一颤一颤的,裸露着的一双修长晶莹的**,秀美精致的莲足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本来她的大眼睛似笑似俏似妖,现在已遮上了一层厚厚雾珠,精致小巧的嘴角还是紧紧的闭合,极易起男人强烈的征服**,细细的腰肢仅堪一握,浑身散发出一股成熟处女所特有的馨香韵味!这是一个成熟的媚艳尤物,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气息,牵动着剑无痕的神经。

    如此精巧的小嘴不细细的品尝,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剑无痕道:张开你的小嘴好么?我想好好的品尝。

    她怎么可能让那讨厌的舌头伸进去呢?于是她的牙关咬得越紧了。

    剑无痕道:如果我尝不到你的小嘴,我不满足我就会找轻语索要的,你张开它好么?

    听到剑无痕要那花轻语代替她,她怎么会答应,如果这样岂不是白费功夫?她屈辱的微微张开,眼神也狠狠的盯着剑无痕。

    剑无痕没有在意她的眼神,他先是吻着她的眼帘,她的睫毛,再回到她的樱唇,却发现她又闭上了,他的舌头顶开唇片在牙关里扫了一圈,又道:你真的要我去找轻语吗?

    她艰难的张开嘴,屈辱的泪水又掉下来了,不过此时和刚才不同的是她闭上了双眼。

    剑无痕道:不要闭上哦,我呆会再回来。她就一直轻张着唇片,等待剑无痕的归来。

    剑无痕温柔的吻干她的泪水后,又回来了,不知为什么,她竟有一丝感动,她疯了,她竟然感动?

    剑无痕吻上了她的小嘴,不费力气的钻进她的嘴里,慢条斯理的地一丝丝汲取她檀口中的甜津,她是小舌头不停的逃跑,伸缩,而他的大舌头就不停的追逐,缠绕,一追一跑,就像两只缠绵的小蝴蝶在翩翩飞舞。她的小手已不知不觉的伸到他的背后抚摸着,她是无意识的,也是下意识的。她的大脑没有发布命令,但她的身体已经在条件反射。

    虽然剑无痕吻得很温柔,但毕竟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她发出细细的娇喘,吐出馨香的气息,混合一阵阵的处女幽香传过来,让剑无痕心都酥软了,他的眸子却望着她那抚媚的泪容,想起刚才她梨雨带花的倦容,他感到心痛,他一定要让她幸福,他在心里暗道。眼光飘过她那在雪白的后颈上披散着她那乌黑发亮的秀发发,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挺拔的酥胸。

    剑无痕道:你恨我吗?

    紫夜烟还没从刚才的湿吻恢复过来,脸色还是潮红的,微喘着兰气冷冷的道:我恨不得生煎你的皮,吃你的肉,你不得好死。

    剑无痕盯着她的眸子,笑道:可是我喜欢你,自从在大厅里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鼻子,喜欢你的小嘴,喜欢追逐你的小舌头,你的一切你我都喜欢。所以我才会想着在你死前得到你,这样我此生就无憾了!

    紫夜烟呆了,她哪里听过这么感人的情话?从来都没有人说过喜欢她呢!而他说他喜欢她,很喜欢她,他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喜欢她吗?她对他的恨正一点点的减少。

    压在她的身上的剑无痕知道她言不由衷,微笑道:可是你刚才的表现不是这样的,你很喜欢我吻你,你的小舌头也喜欢和我追逐,缭绕,这样的表现就是恨吗?那你继续恨我吧!你越恨我我就会感到越幸福。

    紫夜烟大羞,无言以对,她刚才确实如同剑无痕说的那样,甚至还要不堪。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道:我一点也
1女7男sodu
不恨你。额!剑无痕在她的耳垂边轻轻吹了口气,轻道:你能告诉我你的闺名吗?她嘤咛了一声道:我叫紫夜烟。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她知道她的心里不愿拒绝他的要求,她也不知道是否恨他。

    剑无痕很激动,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喜道:太好了,烟儿不恨了我。

    紫夜烟知道中计,恼羞成怒,冷着脸道:你这辈子都别妄想我会原谅你。

    剑无痕的脸一下子写满了悲伤,眼神落寞,伤感,奥斯卡影帝绝对没有这种技术,前一秒还是兴高采烈,下一秒就伤心欲绝,他声音嘶哑的道:烟儿,你真的不肯原谅我吗?我只是喜欢你。

    她不明白,她不明白他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该伤心的人不应该是她吗?怎么他好像比我还要伤心呢?她不知道,在她想这些的时候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感动了吧?

    她呆然的看着他抱着她的后背躺在她的双峰之间,他的有点声音哽咽,就像一个受伤得不到安慰的孩子。是啊!不是他像一个小孩,而是他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小孩做错了事,有什么是不可以原谅的呢?更何况他是为了她,他是喜欢她!突然她感到胸脯一丝丝冰凉的感觉,那是泪水?他哭了?他为什么哭?是因为她吗?是因为她说了什么吗?对啊!小孩子是很敏感的,她那样说他他肯定很伤心的吧?那她为什么要恨他呢?轻语一点事也没有,她的手下也没有什么大碍,她的伤好像是她自找的!那她为什么还要恨他呢?

    她不知道在她想这些的时候,剑无痕也在暗暗想道:心动了吧?

    想到这里,她多愁善感了起来,她感到愧疚,她觉得她对不起她,反正她都要死了,为什么还别人陪你去伤心呢?她是纤纤小手颤抖的伸过去抚摸他的背,用细如蚊的声音道:我原谅你了!

    剑无痕抬起头来,他看起来很高兴,笑容笑得很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一下子感染了她,她觉得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她已经能安然的去面对死亡了。

    剑无痕紧张的问道:你能再说一次吗?

    看到他的紧张模样,她觉得她是幸福的,她微笑道:我不怪你了。

    剑无痕飞快的吻了她的鼻子,喜道:我就知道我的烟儿最好了!

    紫夜烟小嘴一翘,怒道:谁是你的烟儿了?

    剑无痕埋在她的双峰,脑袋不停的在之间摩挲,呢喃道:你就是我的烟儿,我最爱的烟儿,烟儿是我的,烟儿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

    紫夜烟心道: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呢!如果有他在身边,应该会很幸福的吧?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憧憬的微笑。她黯然心道:可我恐怕熬不过今天了,我不想死得那么快。她紧紧的抱着剑无痕。

    似乎觉察到她的异样,趴在她身上的剑无痕抬起头来,发现她的泪水又溢出,不过这一次不是屈辱,不会委屈,不是心伤,而是留恋

    剑无痕道:烟儿你为什么哭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那你打我,你打我好不好?我不会还手的。

    听到他这么说,她的泪水狂涌出来,忍不住搂抱着剑无痕大声哭了起来。

    剑无痕翻身把她抱着,让她舒服的躺在自己的怀中,让她舒适的靠在自己的胸膛好好的发泄。

    发现了剑无痕深情的眼神,她留恋的说了一句:我不想死。便继续大哭了起来,看到她双肩不停的耸动,剑无痕一阵心痛。

    他扑身把紫夜烟压在体下,张口就在她全身上下亲吻起来,大口吻干了她的泪水却留下了他的口水,他的一双怪手也没闲住,一只手尽情揉捏着紫夜烟的双峰,一只手在紫夜烟的全身上下游动着。

    她的脸上的红潮渐渐升起,身体的热度也升高。

    她的顺从刺激得剑无痕欲念高炽,脑海中顿时除了性激情外,混然忘除一切,全副身心都非常的投入。

    黑森森的丛林,散发着催人兴奋的引诱,让剑无痕见了喉咙里也发出“咕噜,咕噜”声。但她似乎放不开,本来放松的身体也绷紧了起来,似乎知道已经到了重要关头,她的玉门关紧紧闭上,虽然她也动情了,但还是紧紧的合上,没有一丝缝隙。她的睫毛也在轻轻的颤动,手紧抓着床单,但她不阻止在她身上有所动作的剑无痕,她很矛盾,体会到她的心情,剑无痕没有强迫她,她也因此甜蜜了一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