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天下第一对-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十七章天下第一对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十七章天下第一对

    她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虫周伯通还真胆大,竟真的对自己说出无礼的要求。不过他敢想敢说,也不失为一个坦荡荡的男子,比那些虚伪的男人好的多了。她笑道:周公子不知道轻语的嫁人条件吗?

    剑无痕愕然。

    来福走到剑无痕的身边,解释道:当年圣上想要立花轻语为贵妃,花轻语不愿意,但圣上的态度非常的强硬,花轻语无奈之下,就宣布说如果轻语要嫁人的话,只能嫁一个天下第一聪明人,如果有人对出天下第一对,花轻语就会认为此人就是天下第聪明人,自然会委身于他,这就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提这种要求原因。

    剑无痕问道:那岂不是便宜了皇帝老头,他把全国的才子全都绑起来帮他想不就想了吗?

    来福道:事实上,圣上也是那么做,虽然这很卑鄙,但这更能体现出花轻语的魅力,确实也是能理解的,但遗憾的是就算圣上这么做,汇集了全国了所有的才子到最后还是没有把这个天下第一对给对出来,最后圣上只能放弃了。后来圣上更是昭告天下,无论是谁

    能对出天下第一对,圣上不但不会计较,还会让此人一步登天,为他加官进爵。

    剑无痕意外道:哦!这个天下第一对是什么来头竟然这么厉害?

    来福道:据说这个天下第一对是五百年前的一位江湖绝世高手所出,这位绝世高手武功出奇的厉害,连当时武林的十大顶级高手联手也不能伤他分毫,被称为武林不可超越的第一高手,至于其它的老仆就不知道了。

    看见来福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花轻语一惊,不由问道:这位是?

    剑无痕道:他就是我的管家来福,怎么样,我的管家还好吧?特别是来福这个名字,也只有我这种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文坛巨子才能想得出这么威风的名字!你说是吧?

    花轻语一听顿时娇笑不已,取一个这么普通的名字还要说自己博古通今,他还没有见过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呢?她顿时下了一个结论,此人的脸皮比第还要厚,比天还要高。

    剑无痕一见就不服了,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不是吗?你敢说我取的名字不好吗?

    听罢,更是笑得花枝乱颤,小蛮腰摇摆不定,胸口的玉兔像是憋不住想要跑出来透透气。注意到剑无痕不爽的神情,她忙说:不敢,不敢。

    剑无痕问道:对了来福,你知道那个天下第一对在那里吗?这个小妞我要定了,师傅说,小妾用做枕头来睡觉是最舒服的了,这个美妞而哪里那么大用来做枕头肯定很舒服的,你说是不是。

    众人无语。

    来福一愣,公子的想法果然不他能揣测的,这么一个竟然只是用来做枕头太浪费了吧?

    花轻语心道:我就这么不堪么?连一个枕头都不如?

    来福道:回公子,天下第一对篇幅非常长,也被称为天下第一长对,距离老仆上次见过已经有三年了,老仆也未能全部记住!

    剑无痕哪里肯罢休,向众人问道:你们知道那里有天下第一对的全部上联么?

    众人纷纷摇头。有些人不服气道:就算有又如何?你能对得出来么?天下第一对可不像刚才的上联,当时圣上集中全国的才子,也未能对出一半,就凭你算了吧!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纷纷点点头应是。

    不过花轻语对剑无痕也有一点好感,虽然刚才剑无痕对她提出无礼的要求,她在也只是把他当作小弟弟般而已,但害羞还是有的,有哪个女人碰到这种事没有一点点的反应?

    花轻语道:周公子确定要挑战天下第一对吗?

    剑无痕道口花花的道:虽然你长得一般般,但做枕头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我晚上会失眠,你的声音挺好听的,如果天天晚上都能躺在你的胸口听你唱一首好女,我肯定睡得很舒服,哈哈,哈哈!

    花轻语羞怒交加,她没想到剑无痕这么的调皮,去对天下第一对不是为了加官进爵,也不是为了成名,更不是为了她的美色,仅仅说为了睡觉能睡得舒服一点。

    这时程志飞(成猪肺)也忍不住道:这位小公子的想法奇特,我等不及啊!

    呼出了一口闷气,花轻语对身边的婢女道:巧儿,你去我的房间把天下第一对拿出来,给这位公子过目。那少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说话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这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只见阿碧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是瓜子脸,清雅秀丽

    是!小姐。

    声音很好听,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她的样子肯定不错,剑无痕心道,顺着花轻语的目光看去,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白里透红,眼珠子黑漆漆的却又圆又亮,红红的小嘴半张着,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显得说不出的娇媚,说不出的天真,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另有一股动人气韵。

    不一会,那位被称为巧儿的姑娘就把天下第一对那出来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她把衣袖微卷,露出肤白胜雪,嫩滑如脂的小臂,剑无痕首先注意的是她这个人而非她手上的对联,剑无痕心道:巧儿是吧?你很快是我的了,到时候我让你们主仆两人尽情的在我的胯下呻吟,想到这里,不禁露出一丝笑。这丝笑刚好被花轻语瞥见,她不由一惊:难道他真的有把握??怎么可能?应该不会,就算看完也不能这么快吧?想到这里她稍微安定了一下。

    待剑无痕看见完整的上联,他蒙了!虽然他自信他脑子里装的在前世用百度上搜索到的对联,能够应付世间上大部分的对联,但他没想到这真的被他一模一样的碰上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巧合。这对联他当然认识,而且非常熟悉,这对联在前世也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对联,而且是天下第一长联,全文一千一百一十七个字。前世初次见到此联,他也震惊无比,我想没有人第一次见识这对联不会震惊的
销魂殿帖吧
,这对联其中的一字一句一段都非常的难对,更不用说要全部对出来!不过就算前世在震惊还不如现在来得震惊,怎么自己穿越过来,连对联也穿越过来了?先是乾隆的寿联,现在是后世的世界第一长联,而且似乎花美人跳的那支舞也有问题,他怀疑那就是公孙大娘的剑器行,但剑器行是老杜看她所跳之舞有所感叹而写的,又好像不太可能。看来除非能回到唐代找到公孙大娘才能有答案了。

    来福叹道:每一次看到天下第一联,都会想到自己所识之肤浅啊,真不敢想象五百年前的那位武林奇人是何等的风采,如此大智大慧之人也怪不得他会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此段可跳过不看)

    请看上联:

    《神兵武库》,品列三千,沿洞玄朝真。

    中开华极,璧成两厢,上悬子午英册,上书法品垂章。

    洞天呈三品,九第尚详。

    为:勇、射、骑、雕、展、英、雷。

    七次域迹,重分九洞。

    贤真玄奏英泛武,华开紫极,光彪猊虎,天朝朗真:金阙横额,赤金书字乃“天阙宝刹”四字。

    堂中立“神永兵天,摩厓金械”勒石为铭。

    英册列堂前,三十六般兵,簇簇历三千。

    纵目处,金霞灿灿,寒光霭霭,锦华精凿,神器纷纷,可谓神兵久留。

    金阙恒真:

    有过顶齐眉者,杖、排、搠、镗、枪、钯、铲、戟,

    有缨幡彩络者,幡、抵、旗、伞、仪、盖、锁、拦,

    有银环金锋者,钅決、尺、索、规、钩、环、锋、钺,

    有钉肘短寸者,壶、丸、镖、钉、棒、节、牙、纹,

    有阳钢索带者,拐、盔、饼、绳、刺、矛、戈、争。

    洞天朝真,天朝朗真,金阙恒真,斯三真入境。

    三境应真,排金械而示之也:三十六般罗天界,垂象以奏金轮:

    太乙金玄枪,金波滚龙刀,紫极灵霄剑,太玄金平棍,虎尾金瞳鞭,飞天追魂叉,

    金封降魔杵,太岁量天尺,子午定金铲,凤环金轮镗,阴阳同体环,双锋紫金夺,

    浪沉七星矛,安天龙虎仪,龙尾喝魔钩,子午镇天戟,镔铁金封锏,金角龙纹刺,

    玉殿金环幡,金甲通明仞,金蛟飞虎钺,铁甲昆仑镢,太乙阴阳把,削金浑天截,

    飞天紫眉杖,夜杖跨虎拦,太乙袖仞锋,子午流星胆,劈金双浑斧,落宝金钱带,

    鸡爪印金镰,飞金涉银索,丝眉印金锤,子午钉封钅決,碧眼蟠龙拐,镇元晃金绳,

    窥三十六般兵中,已非器中之器,

    即玉殿金环幡,飞金荡银索,镇元晃金绳

    别称金环玉锁,别称捆仙绳,束妖锁。

    噫!兵泛陈陈,睹一璋而朗神。

    第一洞天御赐金编细书为目,乃第一洞天神品:

    〈妃环杖〉,杖长六尺,中分为机,两端各佩飞环三枚,按三才为象。

    环阔四寸,六爻为形。

    飞举时阴阳各变,法可应敌,法可奏律,以声振金玉。

    技以劈、砸、滚、抵、摇、击、振、带,八法相荡,互为神功。

    金阙立目乃:〈玉虚妃环杖,金环六爻仪〉,纳字神勇为科,以“展、英、雷”三目为法传金械。

    定力中以六爻之环飞天羽峙。

    一杖纳在壬督,合为中脉。

    六环显化,震动人天,大小弥宫。

    大者可弥宇宙而奏**之势,小者缩为芥子落入中宫黄野。

    为象乃一杖振六环,六环为锋为仪。

    为锋者响荡,玉振金声而撼玄穹;为仪者摆布,阴差阳错,以示天象。

    大则真天法象,小则武林神器,兹列洞天一品。

    “丁排紫眉杖”金阙立目乃:〈飞天紫眉杖,环啄金杆钩〉,杖长三尺,左右二枚。

    手握玄封之都,乃呈金环之象。

    中起通天一柱,乃历金锋铁质。

    眉钩以阴阳而化形,斜封护顶。

    环阔四寸,眉长四寸。

    应击起法,各佩其锋。

    打穴击刺,挑勾拦截,劈砸为封。

    法象为仪,横竖天真。

    移左右二仪同飞迸奏。

    历合真天,乃示惊绝。

    大则天地振动,小则左右为锋。

    在黄庭海底,以物示形,以见玄机幻化。

    剑无痕道:嗯,这个上联确实是有点长,很麻烦!真的很麻烦!

    花轻语笑道:周公子不必放在心上,五百年来,青铜帝国人才辈出,仍然没有一个人能把天下第一对给对出来,就算周公子对比出,也没有人会小看你,公子放弃的话,轻语仍会答应你一个合理的要求,决不食言。

    成猪肺(程志飞)道:轻语姑娘如此大度,猪肺佩服不已。

    众人纷纷赞道。

    剑无痕语出惊人:谁说我对不出了,我只是觉得这个对联太长,写下来是很麻烦的,这么麻烦的事我当然要考虑一下。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骂他不识抬举。

    唯有来福暗暗心惊,难道公子真的知道?公子说过他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这次应该也不例外。但这太匪夷所思了吧?这是五百年前来没有任何人能对得出一半的绝对!他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在这个时候恐怕连字还没有识全吧?

    花轻语道:难道到现在周公子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吗?如果周公子嫌弃麻烦的话,轻语可以代劳。她真的是怒了,自己如此的款待他,他还不识抬举!

    剑无痕笑道:看不出你这么快就有做我的小妾的觉悟,看来花这么多时间在这里我并没有吃亏,要知道我一分钟几十万银子上下,本来我还心痛这呢,看到你这么懂事,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这个小妾了。

    所有人都当他在放屁,鄙视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