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害羞的独孤飘雪-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十四章害羞的独孤飘雪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无痕走出清心阁,看见他的管家来福惊喜的走来,心道:来福怎么会在这里?

    公子,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来福泪眼婆娑的道:公子老仆对不起你啊!

    剑无痕道:来福啊,我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拥有独孤飘雪?

    说到这一点,来福也极度佩服剑无痕,想当年他也曾经对独孤飘雪动心过,独孤飘雪的脾气和性格他都非常了解,要想她放弃岳中群和女儿爱上另外一个男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这个男子比她的女儿还要小,但现在不可能已经事实,他不相信也得相信,佩服道:公子果然是一代天人下凡,竟有如此的能耐!

    剑无痕无耻的承受了来福的马屁,道:那是,你不看我是谁啊,古今第一情圣,所有男子最痛恨的存在。

    来福疑道:为什么所有男子都痛恨公子啊?老仆委实不解。

    剑无痕道:如果你那么容易懂的话,那还要我干什么?告诉你吧,等我把世间上所有的美女都都收进我的后宫,你说他们能不痛恨我吗?

    来福谄媚大笑:公子果然有远志,如真是这样,还真的没有一个男人能无动于衷,老仆愿意为公子铺前点后,效犬马之劳,助公子完成如此伟业。

    剑无痕道:难道你想在本公子的身边喝点汤?

    来福鄂然道:公子请放心,老仆绝无他意。

    剑无痕道:看来你是想通了。

    来福恭敬道:来福本来也没有打算跟着公子做一辈子的下人,但这些天来福发现已经为公子的人格魅力和王者的气息所折服,令老仆佩服的五体投地,如今才生出效忠之心。请公子明鉴。

    剑无痕笑道:来福看来你的天分不差,这么快就适应了管家的身份,拍本公子的龙屁也拍得炉火纯青了!语气一转,寒声道:你忘了你的雪恨了吗?

    来福大惊道:公子是如何知道的?

    剑无痕道:难道你还真的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如不是独孤飘雪如此之美我怎么会听取你所言?

    来福服道:公子大才来福佩服,然后语气颓废的道:只怕老仆此生报仇无望了!

    剑无痕道:不就是岳中群吗,本公子迟早要和他对上的,到时候我顺便帮你把他给宰了!

    来福道:公子恩德老仆恐怕再世难报,但岳中群武功高深莫测,恐怕他一出关便会练成莲花宝典,更是无人可敌,老仆希望公子不要做不自量力之事,反正这些天老仆也看淡了。

    剑无痕笑道:你以为我搞上了岳中群的夫人,岳中群会放过我吗?

    来福鄂然,无言以对。

    剑无痕道:更何况我何时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想起剑无痕的神秘之处,他将来可能杀了岳中群也说不定,他说得对,搞上了别人的夫人,人家不找你拼命才怪,何况是极要面子的岳中群,如果知道她的夫人红杏出墙,恐怕他也要疯了吧,想到这里不由喜从心来。

    啊,一声惶恐的惊叫从房间里传过来。

    来福一惊,抬头一看,却是剑无痕已经在不见人影了,心中一震,好快的轻功,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他,如果用如此快的轻功进行刺杀,世间上有几人能逃得掉?恐怕是他也不行。

    房间里,剑无痕抱着惊恐的独孤飘雪安道:姐姐怎么了?

    独孤飘雪惊魂未定道:我醒来没有看见无痕,我以为无痕又要走了,和我刚才做的梦一模一样。

    剑无痕道:无痕答应你,永远不离开你,好不好。

    独孤飘雪满足的道:嗯!依偎在他的怀中,贪婪的感受他的温暖。

    剑无痕只觉得一股迷人之极的幽香传来,心里高兴极了,轻轻将她搂在怀中,感受着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剑无痕轻轻抱了一阵后,忍不住渐渐用力,她的身体紧紧搂在怀中,让那对弹跳的紧紧的贴在胸口,轻轻拗动着身体,去感受那美妙的触感,渐起,那两座高耸的软峰,在胸口轻轻摩擦的美妙感觉,美妙至极,言语不能达。剑无痕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的肩背,同时轻轻收紧,让她的硕大毫无间隙的紧贴在自己的胸膛,感受着那柔软的的触感与美妙的形状。

    独孤飘雪幽幽的声音传来道:无痕又耍坏了。

    剑无痕没有说话,而是出奇不意的伸向了她的胸前,一把将那高耸挺拔的软峰抓在了手中,右手在她胸前大肆的活动着。

    剑无痕心中暗叫过瘾,果然是武林第一美人,我爱死你了,右手在她两只直耸的峰峰抚摸揉弄着,那真实的触感,那弹跳光滑的柔软,比起开始在胸膛上那种朦胧的感觉真实多了,那美妙的形状在手中真真实实的变化着。

    独孤飘雪挣扎而又害羞的道:无痕,不要,现在是白天。

    剑无痕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只看她左边的玉兔已经跳了出来,上下不住的晃动,这是一道世界美景,位列世界十大美景之
奉子命完婚(高干)全文阅读
次,所有人都不能抵挡她的诱惑,剑无痕更不能,一把咬住把上面的葡萄,尽情的吸允着。

    独孤飘雪极力的挣扎,喊道:无痕不要。

    剑无痕停下来,柔声道:无痕喜欢姐姐,姐姐喜欢无痕吗?他问了,他又问了这个问题,她怎能再次拒绝,她怎能说不,但她还是害羞了,毕竟她是有夫之妻,之母,声如蚊:嗯。剑无痕看着她,深情的看着她,看到她心软,她想起她曾经失去过无痕,现在无痕要好好爱她她都不同意吗?但她还是害怕,因为来福在外面,现在是白天,可她更不想拒绝无痕,她道:来福在外面呢!

    这样说不正是表示同意吗?剑无痕大喜道:来福是我的手下,自然是懂事之人,他不会进来的。感觉到她的身躯轻颤,无痕道:姐姐,你还记得吗?我们那天做的事,无痕很舒服,很舒服的,姐姐也像无痕一样舒服吗?

    想起那天的缠绵,她就一阵羞意,不过她那天确实感到无比的舒爽,那种感觉是岳中群不能给她的,她从来都没有那么舒服过。她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别人的侵犯下感到舒服,这让她无法接受。不过现在不会了,她喜欢无痕,喜欢无痕的,喜欢无痕的侵犯,真的喜欢,她的心确实是这样想的,哪怕她不会说出来。前些天她一直都在回想起这些事,这能让她感受到一阵阵的甜蜜。她害羞的应了无痕一声:姐姐喜欢无痕。虽然她没有直接说她很舒服,但剑无痕已经知道了她心中的感觉,剑无痕道:姐姐,让无痕好好的爱你,让我们一起舒服好么?无痕现在受不了了,无痕想要永远的拥有姐姐,永远的

    独孤飘雪嘤咛一声摊在剑无痕的身上。她同意了,她竟然同意了,她竟然同意了让一个不是她的丈夫的男人去侵犯她,她很乐意的让丈夫之外的男人侵犯她,她是高高在上的盟主夫人,也是不可侵犯的副盟主,更是武林中人日思夜想的美人。但现在她竟然幸福的接受着丈夫之外的男人的侵犯。

    得到美人的应许的剑无痕快乐的呼叫起来,双手轻轻搂住那柔软的细腰,口中感受着那光滑柔嫩的脸蛋,密密的亲吻着怀中的美人,身位人妻的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红晕,被这个小自己二十余岁的男孩那样轻柔的亲吻着,心中羞喜交加。

    剑无痕静静的温柔的亲吻着她的,两人没有说话,正是别有暗自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剑无痕心头一热,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轻柔的吻了上去那看着那娇嫩极具诱惑力的樱唇。轻轻的似乎怕惊吓到了佳人,剑无痕发现自己心里很激动,真的很激动,虽然这已经是第二次享受这美人,但这次是她心甘情愿的,没有一丝的心理负担,完完全全的为自己放开。剑无痕当然是无比的兴奋,她毕竟太美了,对于她的美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感到厌倦,除非是岳中群。只见她轻轻闭上了美目,红红的脸蛋美极了,像熟透的无暇圣果,她此时正一副一副任君肆意垂怜的样子。

    此时美人的表情,把男人心里那心底出的全都引发出来。他轻轻的将那两片迷人的红唇含在口中,用舌头轻轻的品尝,又香有甜,说不出美妙,似是不满足,又重重的品尝,大口吸允,缠绕,追逐。她那因为害羞而躲起来的丁香小舌被剑无痕肆意的品尝着,她和岳中群似是没有接吻过,她的吻很生疏,让剑无痕大感意外,难道说古人都不会湿吻?那有福了!

    剑无痕自豪的道:姐姐,你好美,无痕好喜欢。

    独孤飘雪害羞的闭上眼睛,不敢与这个比她小了二十多岁的欢家对视。

    她脸蛋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香肩,雪白透着淡淡的粉红,接着剑无痕把她轻轻放在床上,两人的衣服一件件的落下。

    剑无痕吻着她的圣峰,吻着圣峰上的圣果,使她的娇躯不住地颤动。

    剑无痕道:姐姐,你喜欢无痕这样吻你吗?无痕好喜欢这样吻你呢?姐姐太美了,姐姐全身的每一个地方,无痕都喜欢。

    独孤飘雪嘤咛道:无痕,姐姐很难受,不要这样

    独孤飘雪难受的样子极了,剑无痕最喜欢独孤飘雪的就是她的不胜娇羞,她的害羞的样子足以让武林所有的样子为她大打出手,甚至兄弟相残,这已经不是可以用言语哭能表达出来的美,那是一种超脱人世间的美,美得惊心动魄。

    剑无痕笑道:姐姐,无痕要吻你的花园了!

    独孤飘雪大惊,那天他这样做她已经羞涩了好久,不由又羞又惊娇叫:无痕不要,那里脏。

    剑无痕道:怎么会呢?姐姐在我心里是最圣洁的,无痕最喜欢姐姐那里了。

    独孤飘雪真的很害羞,但她阻止不了他的入侵,因为他已经走马上任了,她剩下的只是舒爽的娇嗔

    无痕,姐姐走了,姐姐怕岳中群知道我们的事会伤害你,所以姐姐要回去发展自己的势力与他对抗,等到姐姐有能力保护你,再放下一切事情好好的做你的小娇妻。

    看着独孤飘雪写的信,剑无痕露出邪异的笑容:你注定是我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