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无力的独孤飘雪-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十一章无力的独孤飘雪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十一章无力的独孤飘雪

    剑无痕认真的道:那无痕开始了,待会可能会有点痛,姐姐要忍住哦!

    有点痛,应该的,看到无痕这么担心自己的模样,只觉什么痛苦都能忍受了,如果待会痛的话,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让无痕为自己担心,独孤飘雪理所当然的想着,但她不知道的是彼痛非此痛,到时有得她后悔了。所以本人忠告中国的女性朋友千万不要自以为是,会吃大亏的,如果是日本的朋友就不必了,对她们而言那不是吃亏,那是享受。

    剑无痕慢慢的扶着独孤飘雪躺下,欢喜的注视着她的眸子,像是在看一个就要得手的猎物。而在独孤飘雪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她看到的是无痕依恋和鼓励的眼神,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她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独孤飘雪闭上双眼,剑无痕暗暗苦笑:这个活太费脑筋了,还是老头子实际一点,一包贱不能移就搞上了四个美女干娘,哎,自己还是心太软了,否则早就得逞了。看来自己好像是喜欢她了,要不然自己为什么会在意她的感受?她真的不愧为武林第一美女

    ,自己喜欢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看她一头披肩秀发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刀削之背和浑圆的香肩上,两条玉臂滑腻细长,冰肤雪肌,柔若无骨,宛如两段玉藕,她那的如珠穆朗玛峰高高耸立,万年不变,晶莹的双腿细水流长,衬托着浑圆的翘臀,弹性十足。再看她如花如玉般的月容,秀丽而妩媚,透露着醉人的风情,柳眉下一对丹凤媚眼虽然此时轻闭着,但还是能强烈的感受到她会时时泛出勾魂慑魄的秋波,樱唇红润,惹人垂涎,艳丽秀美如娇艳一方的出墙红杏。不错,她将要红杏出墙,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他此时在细细的观赏,桃花很旺盛、很茂密,丝毫没有凌乱感,梳理有致,除却茂密的桃花,也是无暇的雪白,如果说世界上没有纯净物,那肯定是错误的说法,因为她的足以说明问题。剑无痕艰难的咽下涌出的口水,他发现她很美,很美,美的不可方物。这世上怎么有这么美丽的人?她是十六年前的武林第一美女,不,在自己的心里她是世界上永远的武林第一美女,而这世上最美丽的人将属于自己,将永远的属于自己。她是个有丈夫的人,她有一个乖巧的女儿,她女儿的年龄都要比他大,她甚至可能很爱她的丈夫,而她的丈夫也很爱她,但这都不能阻止他对她的占有,他对她的强烈,他对她的喜欢,他相信就算没有她的丈夫,有自己在他身边她也只会比从前快乐。就是因为他有这个自信,他才会千方百计的骗她,为的是将来没有任何的遗憾,而事实将会证明他是成功的。

    剑无痕的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但他还不能立刻进行对她的占有,没有任何的前奏,她会不舒服的。

    他蜻蜓点水的轻轻的吻了一下她,她完全没有想到,她等待着,完全不是她期盼的那样,竟是他对她的再次侵犯,在她反应过来时,剑无痕已经封住了她的樱唇,她吱吱唔唔的躲避着剑无痕的侵犯,牙关紧闭,脸色潮红,她愤怒了,但确实是无能力。

    剑无痕的大手在珠穆朗玛峰使劲的揉捏,为的就是要把这座世界第一高峰弄塌,但能屹立万万年而不倒的峰岂是一般的山峰可比,无论他怎么蹂躏,峰就是不倒,就像一个不倒翁,纵使你能让它暂时完全倒在地上,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他没有料到世界竟有如此美妙的物体,他揉过,他捏过,他拉过,他按过,他推过,他压过,他抚摸过,但就是没有丝毫的变形,唯一变的只有颜色,变得更成熟了,原来的是白里透红,现在的是红彤彤,已经熟透了!那怎么办?熟了的果实怎能随便浪费,当然是吞下口啊!他的舌头依依不舍的放弃了她的,从口腔中移到果实旁,一口咬下,把正要开口说话的她惊发出的一声不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把将要说的话又吞回去,她竟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除了喘气她还能干什么?她还能继续喘气。

    熟透的果实果然美味,他似乎尝到了一丝的甜意,他闻到了浓郁的芳香,那是一种什么香味?那是**?那是奶香?那是淑女的
穿越大家族最新章节
体香?都是,三者皆有之。那是夹着三者而形成的一种能催情的无名香气。他贪婪的吸允着,刚才被他蹂躏的珠穆朗玛峰爆发了,那是她对人类破坏自然的惩罚,于是海啸发生了,原来海啸是这样练成的。不过他喜欢这样的灾难,只见喷涌而出的奶水洒了他一脸,但还不停歇,继续爆发,这恐怕是自从人类诞生以来发生的最壮观的、最浩荡的、破坏力最强的海啸了。为免浪费,他立刻堵住海啸的源头,大嘴一张把所有的“海水”全都吞了下去,海啸的持续时间竟然达到了一刻钟之长,喷水量比平常高十倍之多,幸好被平息了。肚皮长得满满的他还不满足,把残留在她的身上的汁液全都一点点的舔舐干净。很快,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样子,狂暴的来,悄悄的去。

    她愕然,她发呆,她害羞,无痕在喝她的生命果汁,他竟然一丝也不胜的吞了下去,真的那么好喝吗?自己是怎么了,体内好空虚哦!怎么好像一下子把十多年的积蓄一下子用光了似的,我的那里好像是空空的,是没有了吗?是被无痕喝光了吗?他怎么这样啊,他是不是说要为我恢复功力的吗?他怎么可以又来侵犯自己,让自己那么的难受?自己竟然抵挡不住一个男孩的侵犯。中群,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剑无痕打了一个饱嗝,轻抱着她动情的娇躯,迎上她的充满春水的目光,她快要奔溃了。她几乎绝望而无力的问道:无痕,你怎么可以这样?剑无痕神秘的道:嘘,等一下姐姐就知道了。

    等一下我就知道,知道什么?难道无痕真的是在为我恢复武功?

    剑无痕这次没有揉捏她的雪峰,他温柔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又吻住了她的嘴唇,一只手顺着香肩一直滑到,留恋了一下,又向上活动,最后停在神秘的,是时候一探究竟了,他在口踌躇着,手指轻轻的颤抖,似是害怕。

    她惊呆了,无痕要干什么?他是不要,千万不要,无痕,我求你了,求你了,不要进去,不要进去好么?真的不能进去的,只要你不要进去,今天你对我做的我都原谅你了,都原谅你了,好不好?可是她的嘴被剑无痕给绑住了,她说不了话,她只能无力的乞求着,乞求着无痕能听到她的心声。

    可是已经迟了,她无力,她害怕,她乞求,千万不要,啊,事实并不能如她所愿,他真的进去了,他的中指已经进去,五年来没有接受过任何男人进入的她,此时被他的中指深深的没入,所以她情动了,她了,身体忍不住剧烈的抽搐着,娇躯轻颤,气喘吁吁,吐气如兰。剑无痕更是及时的让她的樱嘴重获自由,让她呼叫出内心深深的欢悦。她的脸上滑落一行清泪,心道:中群,真的对不起,我已经不再清白了,中群,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我啊!你快点来救我,你可知道你的娇妻受尽了侮辱,你可知道你的娇妻已不再清白,你可知道你妻子将受到更大的屈辱?如你知道,那你快来救我啊,否则你的妻子就彻彻底底的不是之身了,你的妻子就要忍受其他的男人的侵入了。

    剑无痕把中指伸出来,抱着她无力的娇躯,轻轻吻,悄悄的吻,温柔的吻,深情的吻,吻着她的眼帘,她的睫毛,她的瑶鼻,她的脸蛋,她的玉颈,她的唇片。他深情的说了一句:姐姐,我好喜欢你是。

    她无力的道:无痕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继续好么?姐姐不要武功了,你快停下来好么?剑无痕道:无痕一定要帮姐姐恢复武功,无痕知道姐姐是很在乎的,无痕喜欢姐姐,姐姐也喜欢无痕,所以无痕要为姐姐恢复武功。

    剑无痕完全忍不住了,他已经忍了好久了,他不能再忍了,他为她已经做得够多了,从一开始就压制着自己的,如今如果再不释放,就出问题了,他爬到她的中间,用手抬起她的娇臀。

    她知道他的意图,她知道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她惶恐的叫:无痕,不要,不要,姐姐求你了,不要

    剑无痕道:大嘴一张,添了一口,她的娇躯微微颤了一下,他太起头来,道:姐姐,无痕明白的,师傅说,女孩子说不要就是要,姐姐肯定很想要吧?姐姐不要急,再等一下下,就可以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