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小无痕被抓住了-剑神偷香-
剑神偷香

第九章小无痕被抓住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九章小无痕被抓住了

    剑无痕艰难的吞下一口口水,喉咙艰难的蠕动着。他没有对独孤飘雪做出侵犯的行为,而是规规矩矩的为她擦干净整个娇躯,细心的为她按摩,把在干娘身上学会但不敢使用的手段全用在独孤飘雪的身上,顿时她舒服的呻吟出声来,发觉不对后随即用那嫩手遮住樱唇试图尽量不发出声音,但剑无痕的手段岂是她能抵抗的。

    剑无痕听到独孤飘雪的呻吟,就更加的用心讨好她,此时的他是真心想要让她舒服的,不由轻道:姐姐,舒服?

    独孤飘雪享受般的输出一口兰气,娇道:嗯,姐姐好久没有感到如此轻松了,谢谢无痕了。剑无痕很满意独孤飘雪的表情,乐意的道:那无痕天天为姐姐按摩好吗?

    独孤飘雪刚想说好,才想起她今天才第一次见到无痕,而且无痕好像挺不简单的样子,刚才她为无痕的乖巧所蒙蔽,现在才回想起无痕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天龙会好歹也是武林的一个有赫赫威名的大派,在江南武林更是起到领导的作用,守卫的严密纵使比不上皇宫,但也不是一般的宵小之辈能够随便进得来的,而且自己也是一个一流高手,如有人靠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但看样子无无痕似乎又不会武功,刚才就是发现“她”不会武功所以自己才会放下对“她”的警惕,她长得很漂亮,也很懂事,己看到“她”不禁想起远在天山的女儿,所以自己会对“她”很亲近。但她不愿相信无痕真的对她不怀好意,因为她是那么的喜欢这孩子,如果有“她”天天陪在自己的身边,以后的日子肯定很精彩的,想到这里不禁疑惑的问道:无痕你怎么可以深夜出来呢?你家里人不担心你吗?

    听到家人剑无痕就一脸的落寞,他的家人都在现代,但都英年早逝死。后来娶了她才让他有了家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让他放弃了在欧洲做教皇,但没想到她竟然会背叛他,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一阵剧烈的心痛,脸上满是神伤和痛苦,在这种心情之下他半真半假的说道:无痕是个孤儿,自小被师傅养大,不知为什么师傅也要赶无痕走,现在无痕无家可归了。听到剑无痕如此的命运,她那一丝的怀疑早就抛诸脑后,因为她能感觉得到无痕说的都是真的,他的眼神确实透露出深深的痛苦,或许表情可以作假,但眼神骗不了人,她的心里突然也闪过一丝痛楚。她的感觉完全没有错,剑无痕的痛苦是真的,被师傅赶走也是真的,无家可归当然也不假,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助,就算剑无影不赶他走,他也会想办法溜走的,这根本不是被动的,他是主动的,但却被他说成了主动的,主从一旦颠倒,效果自然不一样。

    没有等到独孤飘雪出声,剑无痕就道:姐姐,让无痕为你擦完身子好么?

    独孤飘雪眼睛微红,哽咽地道了一声“嗯!”,心想: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他师傅怎么就那么狠心把“她”抛弃呢?难道他的眼睛都瞎了?还是他的良心被狗吃了?要是我恐怕连一句大声的话都不敢对“她”说出口!唯恐“她”小小的心灵会因此受到伤害。不行,我一定要帮“她”,我要让她留在这里,我不
情欲漩涡全文阅读
能让“她”继续在江湖上流浪了,一个弱女子在江湖上飘飘荡荡的,如果碰到坏人那怎么办?岂不是毁了“她”的一生?如果剑无痕知道独孤飘雪这么担心他是因为害怕他碰到坏人恐怕会立刻捧腹大笑不已。笑话!坏人?还有人比他坏吗?假装女人去骗武林第一美女和他洗鸳鸯浴,还让人为他担惊受怕,难道还有比他更坏的人吗?就算有那个人肯定不是人,因为那个人会是一个死人,剑无痕怎么能让一个比他坏的人活在世上和他抢“生意”呢?

    独孤飘雪的小手在水下划过,心中一惊,她似乎碰到了一根热乎乎的棒子,这里怎么会有热乎乎的棒子?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剑无痕竟然会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本钱浑厚的男人。

    小无痕被独孤飘雪的小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本来未息的迅速在全身开始蔓延的。不对,无痕怎么会有那根东西?脑筋一转,思考一番,然后第三感觉就出台了:难道无痕是个男孩?这怎么可能?惊慌之中,她想起来了男人的第二特征而忽略了第一特征:对了,男人的喉咙是有喉结的。看了看无痕的喉咙后,嗯,确实是有喉结,啊!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惊呆了。她居然和一个男人一起洗澡,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自己的身体任由这个男人猥琐,他还抱过自己裸的娇躯,他抚摸过自己雪峰、他接触过自己身上的任何地方,虽然他没有碰过那里,但自己的密处正向他敞开着,自己的身体已经对他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就算是以前,自己也没有在灯光之下如此的向丈夫暴露身体,每次行事都是在熄灯之后才会进行的,可以说,丈夫根本没有看过自己的娇躯,而就是连丈夫都没有看到的身体却被一个陌生人全看光了,他还抚摸自己,自己也顺从的任由他的抚摸,这算是什么?自己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如果中群看见了他会怎么看待我?还能怎么看待?无论怎么看自己都是一个妇吧?有谁相信自己不是一个妇?就算有那又如何,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清白的。难道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做出这样的丑事还算是清白的吗?

    剑无痕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居然被眼前的美人突然抓住,一切都是那样的突然,他也懵了,这场电影还能演下去吗?当然能,我是谁,我是奥斯卡影帝,只是在颁奖的时候我不在场而已!再大的话天都要捅破了。剑无痕哪里还忍得住,双手猛地抱着她瞬间攻入趁着独孤飘雪惊呆之时而微张的小嘴,双手尽情的猥琐,舌头狂暴的肆掠。

    回过神来的独孤飘雪想要拼命的挣扎,但她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全身软绵绵的,大惊之下连忙运起内力,却怎么也不能联系得到自己修习二十多年的熟悉无比的曾经得心应手的内力,仿佛自己完全没有练过内力一般,没有内力的她跟一个平常的柔弱女子有何区别?有,别的女子还有拼命的挣扎,自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难道今天自己要在自己的房间受尽侮辱吗?但自己反抗得了吗?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自己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想到这里,顿时心灰意冷,面若死灰,绝望的脸上划过一行清泪。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