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44章

    “二者遇事处理手段也一般无二,想来叫沧澜王失了这么个儿子,不会善罢甘休。”

    “不急着让谁死。”暮远佟眯着眼中暗色流转,越加的诡异莫测,“姜大将军可还在越城?”

    “是。大概再有半月,便会返回王城。”

    “好,本王便先送他个大礼!叫玄桑留在沧澜伺机行动,务必谨慎行事。桑丘,去正面会会大将军!”

    玄桑一向对傀儡术的修习更高一层,加上丢了圣女死了弟弟,他的仇恨格外好控制。

    至于桑丘,就好像在北疆之战时折损的那人一般,必要时弃了也无妨。

    自己手下有一个傀儡师便已足够。

    席柏言毕竟是在朝廷里沉浮过,对付朝臣自有一套,不过而今张扬不得,便只暗中提点鸿嘉。

    旁人以为他在帝姬府是阶下之囚,哪怕与帝姬曾有夫妻情谊,但也该不会好过。

    谁晓得他日子过得多舒坦呢。

    鸿嘉也不是蠢笨不堪的人,即便江湖上拿到朝廷来不合适,胜在头脑好,席柏言一点便通,在宫中也算如鱼得水。

    统领是对鸿嘉严苛,可其他人不敢不卖玉太师个面子,总的来说鸿嘉没遇到太大的阻力。

    暮摇婳在苏府细查下去,就查到了昔日的秦都尉,现在只是个从四品小官的秦大人头上。

    比起秦大人的降职,秦进倒是晋升了,三品荣升将军,与看好鸿嘉的那位陆将军属于同一营中。

    对秦进,暮摇婳依旧没好感,不过又不得不到秦府跑一趟。

    司法监的她着实信不过,谁能保证他们探出什么消息会不会告知暮成归,以致打草惊蛇呢。

    帖子昨日下到秦府,秦大人也答应今日与暮摇婳见上一见,然她登门,迎接的却是秦进。

    “参见帝姬。”秦进不甚恭敬地一拜,“家父突感身体不适,让末将代为招待帝姬,望帝姬见谅。”

    暮摇婳细眉一蹙,表情浅淡看不出什么,“身体不适?可叫了郎中?”

    “便是郎中嘱咐家父卧床静养,帝姬可是再怀疑末将么?”

    “本宫没说过。”看来讨厌这人不是没理由的,他真是秦大人的儿子么?

    “那帝姬是对末将有意见了。”秦进讥诮地挑了挑眉梢。

    “呵。”暮摇婳面上浮起湛湛的凉意,口中说着招待,却叫她做下都不曾,她索性自己找个位置做好。

    “秦小将军倒是有眼力见,一棵大树倒了立刻找到另一棵靠着,曾经口口声声地苦口婆心地劝本宫和席柏言好好过日子,如今反而怪本宫与他有关系了。”

    暮摇婳嘲弄地冷睨着他,“你是嫌自己的脑袋在脖子上待烦了么?”

    “帝姬你”秦进勃然大怒。

    “逆子!”秦大人的愤吼声从门外传来,紧跟着是他重重的咳嗽声,“给老子闭嘴!”

    尽管生了病,底气还是足的。

    暮摇婳向门口看过去,见着了似苍老了很多的秦大人,在侍从的搀扶下颤颤巍巍踏过门槛。

    “爹!”秦进皱眉,“你怎么下床了?郎中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

    只见秦大人目光晦暗地看了他一眼,半个字也没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