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蛊术-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41章 蛊术

    后来苏崇惠又买了条人命,假装是那个死刑犯,彻底将换人的事圆了过去。

    他为沧澜换下席柏言,可人家沧澜大王子亲口说人跟他们没关系,半盲人也声称自己被雇来看管席柏言。

    朝臣们基本相信,席柏言是苏崇惠的一颗棋。

    仍然犹疑不决的是暮成归,当初苏崇惠那么言之凿凿,如今事情变成了这样,他也是糊涂上了。

    而暮远佟是完全不信,哪怕席柏言醒后,在司法监监史和暮摇婳面前说,他一直是被苏崇惠控制的。

    苏崇惠不满他做了丞相,怕控制不了他,便做了伪证。

    事后留他的命,只不过是看上了他的谋略,想他继续为自己的仕途出谋划策。

    他不答应,苏崇惠就会抽打他惩罚他,甚至废了他的左手。

    暮远佟有种感觉,这是暮摇婳和席柏言联手做了场戏,演给大家看。

    目的是什么?当然与先皇的死有关。

    席柏言见过临死前的暮远苍,又很了解京藏族和傀儡师,想必看出了暮远苍中了傀儡术。

    他和暮摇婳有感情,肯定将事都跟她说了。

    那他们下一步,应该就是寻找傀儡师。

    沧澜都城。

    傀儡师化身寻常门客,王宫不好进,他便找上了在沧澜很有话语权的大王子。

    他极尽蛊惑之言,大王子明面上说说笑笑,实则三言两语便将对方所言绕了回去。

    在大王子府上重重受挫,傀儡师没放弃,马不停蹄地找上了草包二王子。

    草包不愧是草包,不仅觉得对方言之有理,还将他带到了沧澜王跟前。

    这对于傀儡师来说可是天大的方便,他小心翼翼给沧澜王下了蛊惑性的傀儡术,将沧澜王体内好斗的性子全都激发出来。

    一切进行顺利,直到大王子突然出现。

    事实上,在北胡因京藏族人吃了大亏之后,大王子便各处收集京藏族的秘闻,弄清了辨别傀儡师的法子。

    当傀儡师出现在自己府邸外时,他一眼看出对方戴了**。

    再听他怂恿自己出兵对抗大暮,他察觉到了不对。

    最后是根据傀儡师没藏好的一根手指,露出抹黑的指甲,他断定对方来自京藏族。

    所幸的是,他起初便未曾与傀儡师对视,随后谨慎留心着,没中傀儡师的花招。

    现在看自个父王的模样,明显是被不怀好意的傀儡师控制住了啊。

    他怒从心起,命人抓住傀儡师。

    沧澜王也从意识模糊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但已经被说服了,“大暮如今内斗,圣上懦弱可欺,帝姬强势无理,定会将整个朝廷挠的一团乱。我们前去攻打,定能大获全胜!”

    “父王,适才那个是京藏族的傀儡师,对大暮恨之入骨的傀儡师,他只想报仇,可不会为我们沧澜考虑。”

    “哦。”沧澜王皱了皱眉,“难怪孤方才感觉不太对劲可他说的不无道理!你刚从大暮回来不久,大暮圣上和帝姬如何,你还不了解吗?”

    “儿臣自然晓得,他们的帝姬与圣上不大和睦。只是沧澜也刚打了败仗”

    沧澜王厉声道:“一次失败罢了!哪次失败我们放在心上了?”